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章 百二秦莞终属楚

    出租车上,秦莞很紧张。(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此时已是夜晚九点,不同于锦城,华亭的夜晚,有点冷清。

    没有夜市,没有路边摊,这让秦莞拖延时间的打算落了空。

    她知道,今晚将要发生什么。

    她期待着,也恐惧着。

    一路上,秦莞紧紧抱着吴楚之的手臂。

    随着远处酒店的灯火越来越近,吴楚之感觉手臂处传来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终于到了。

    还是到了。

    秦莞忐忑不安的跟着吴楚之下了车,脚下却是一个踉跄,跌进了吴楚之的怀里。

    听着她的杂乱的呼吸,吴楚之知道她很紧张。

    但也知道总有这么一遭,只是轻轻的抱着她。

    待到秦莞呼吸稍微平静了些,吴楚之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走着。

    秦莞早已失去思考能力,将一切交给了他,默默的跟着他走着。

    没过多久,秦莞终于发现,前进的方向并非酒店。

    吴楚之带着她来到了江边,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

    理了理秦莞的秀发,看着灯光下她那亮晶晶的唇膏,吴楚之品了上去。

    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但秦莞依然红着脸,软软糯糯的。

    看着怀里软萌的佳人,吴楚之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屁股,惹来秦莞的一阵娇羞。

    和煦的晚风拂过她的发梢,对岸的传来灯光下,秦莞美的不可方物。

    吴楚之恍惚了,前世今生的秦莞,此刻在他脑海里不断重迭着。

    两小无猜的时候,

    青梅竹马的时候,

    品尝禁忌的时候,

    黯然离去的时候,

    悲伤重逢的时候,

    幸运重生的时候,

    而后叠加在了眼前的少女身上。

    他爱着每一个时刻的她。

    望着眼前的佳人,吴楚之嘴角噙着笑,“秦莞,我爱你!”

    这句话在秦莞耳边炸响了,她已经等这句话等的太久太久。

    甚至她悲观的认为,可能只有结婚时才会听见这句话。

    因为吴楚之在演讲时说过,“我爱你”这三个,这辈子就应该只说两次。

    一次是结婚时,

    一次是死去前。

    她还记得那年,当他在台上说出这句话时,台下的几个闺蜜都说这是最浪漫的情话。

    当时她就不爽了,她想的是每天每时每刻都能听到,这才是最浪漫的事。

    就当她以为,哪怕是今晚这个女孩一辈子最值得纪念的时刻,他都不会说出口时。

    吴楚之给了她一个惊喜。

    此刻她眼里迸出的光,让吴楚之深深的痛悔着。

    早干嘛去了?

    秦莞双手环住他的肩颈,“吴楚之,我也爱你!比你爱我更爱你!”

    吴楚之不想去争辩谁爱的更多,专心的品起了她的唇膏。

    唇膏变咸了,因为混合了秦莞的泪珠。

    他捧起她的小脸,双手大拇指轻轻的给她拭着泪。

    秦莞喜极而泣,“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

    吴楚之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珠,“莞莞,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的吗”

    秦莞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初中?”

    吴楚之摇了摇头。

    “高中?”

    吴楚之还是摇头?

    秦莞羞涩起来,“小学?”

    吴楚之没让她猜下去,因为走占大神不允许。

    “是上辈子,上辈子我就爱着你。”

    秦莞哭笑不得,“骗人!那你说说上辈子的事。”

    吴楚之把她抱在怀里,开始编了起来。

    “前世你和我依然青梅竹马,不同的是,我为女子,你为男子。”

    秦莞笑了起来,连连催他继续。

    “那是古代,我们结了婚,婚后情投意合、伉俪情深。不过你的母亲却认为你沉溺于温柔乡,不思进取误了前程。逼着你休了我。”

    秦莞拧了他一下,她老妈哪有那么坏。

    “然后你在家族的压制下休了我,另娶了一个女人。我也另嫁了。”

    “十年过去,我们意外重逢,但我们彼此依然深爱着。你写了一首词送给我。而见到这首词后,我感慨万千,一病不起,郁郁而终。”

    秦莞眯着双眼,脸色不善,“这首词是不是,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吴楚之奇了,“咦?你知道?”

    秦莞大怒,“就知道你在骗我!这是陆游和唐婉的事迹!”

    一边说着,秦莞一边打着吴楚之,太可恶了。

    吴楚之暗忖,其实前世不就是错错错吗?

    不过莞莞打*还是挺疼的,他赶紧起身转身就跑。

    秦莞也迈开了大长腿。在后面追着

    玩蛋,莞莞开启了暴力模式。

    追着追着,两人就回到了酒店门口。

    秦莞惊诧的发现,自己也没紧张了。

    回到房间,两人就开始整理行李箱,准备洗漱。

    大热天的,跑的全身是汗。

    要住至少两三天,秦莞还是决定,把行李箱里面的衣服挂起来,有些衣服褶了不好看。

    她站在衣柜前挂着,吴楚之蹲在行李箱前递着。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咦?这是什么?”

    吴楚之惊讶的看着行李箱角落里一个长方形盒子,上面写着钢苯洞洞叁。

    他惊呆了!

    这玩意儿怎么会出现在莞莞的行李箱里面?

    秦莞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她连忙抢了过来,埋着头糯糯的说,“我妈塞进来的……”

    走占大神提示,这几天秦莞的体温,较医学低温相的温度要高0305度,所以这个盒子很有必要。

    今天没时间买,吴楚之其实不太想将就酒店提供的,第一次嘛,总要尽善尽美。

    所以其实,今晚他是想睡个素的。

    没想到丈母娘给了神助攻。

    吴楚之心里笑开了花,岳母万岁!

    他拉过了秦莞,抱在怀里,从她手里取过小盒子,扔在了床上。

    “走,先洗枣枣,然后我们研究一下说明书再使用。”

    吴楚之拥着秦莞进了浴室,路上衣服撒了一地。

    虽然都有点迫不及待,但两人洗的很认真,很仔细。

    揭开凉被,两人藏了进去。

    依偎在吴楚之的怀里,秦莞拆开了盒子,认真的研究起了说明书。

    看着盒子上的图案,秦莞脑袋一抽,“楚楚,你看这像什么?”

    看着临时抽风的秦莞,吴楚之有点无可奈何。

    但还是得配合啊,毕竟是第一次,要是过几次,他才不管那么多。

    “没觉得像什么啊?”

    秦莞得意的笑了,“楚楚,像不像ysx,定义域在﹣π,π?”

    吴楚之仔细一看,还真的是。

    数学是性感的,数学是浪漫的,数学的图像让人沉醉。

    其实吴楚之还有更好的图形表达式:

    x22y13x2y31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这个图形表达式超出了秦莞的理解范畴。

    ysx这个图形表达式从秦莞的嘴里说出来时,吴楚之正在谈论着ysx。

    两人就sx和sx这两个函数展开激烈讨论后,依然无法说服对方。

    于是吴楚之决定换个方式来谈论这一严肃的数学问题。

    1、y1sx,定义域为π,π

    2、ysx,定义域0,1π

    两大精妙的图形表达式重叠在一起时,会构建出怎样的图形呢?

    答案令人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楚楚,你要永远爱我!”

    “莞莞,我永远爱你!”

    这一刻,在这个多维的宇宙空间里,此时发生了许多相同的事情:

    穆瑶从季末手里拿过了小盒子,直接丢回了抽屉;

    路漫兮唉声叹气,突然转了个身把小明压倒;

    小山村的夜里,辰南和梦可儿手牵手,走进新房中;

    萧楚女疼的揪住了陈斯年的胳膊;

    萧蓉鱼正在说,小陈,你压倒我头发了;

    姜红芍对着面前的男子道,“没关系,在下姜哥,担待得了!”

    姜秋以把小手搭在了陈闻的肩膀上;

    张俊正在进入苏菲的世界;

    方少云和正在写227230章;

    江渺和苏怀粥正……哦,此时他们还很纯洁……

    ……

    各个画面里,人与人是不同的,幸福的瞬间却是相同的。

    唯一不和谐的是,一头紫色神龙翻滚在云彩之上,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一百遍啊一百遍!一百遍后又一百遍!”

    吴楚之按照紫色神龙说的一边画着图形,一边在秦莞的耳边说着,“莞莞,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换做史记应该怎么写?”

    处理了大量的数学图形,秦莞的cu早已超负荷运行,说不出话来。

    吴楚之得意的说着,“吴楚之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

    见秦莞不解,吴楚之深深的凝望着她,“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莞终属楚。”

    话音落下,一将功成万骨枯。

    秦莞的cu过载了,系统开始了重启。

    三次过后,系统罢了工。

    ……

    吴楚之想说些什么,秦莞却早已昏睡过去。

    天高三千,地厚五百,不及你我白头一世情。

    他笑了笑,拉上凉被盖好彼此,也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