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二章 大唐或许会更加强盛吧

    “先生!陛下已让学生任侍御史,且让学生巡按京畿道!”

    这一天,马周穿着一身新官服,兴奋地跑来了连山庄。(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作为寒门士子的他能骤然成为朝廷新贵,对于他而言,的确算是一件扬眉吐气的事。

    所以,马周也就第一时间想把这个消息分享给自己的老师。

    “师父!弟子已被陛下任为下府果毅都尉兼兵部员外郎!”

    与此同时,苏定方也跑了来,神采奕奕地走到李崇面前,禀报道。

    坐在热炕上的李崇颇为意外,接着,就笑道:“很好,都当官了!到底没让我失望!”

    说着,李崇就看了马周一眼,道:“御史官,品级虽小,权力却很大,你又巡按京畿,足可见陛下对你的信任,要好好做官!”

    “学生谨记!”

    马周回道。

    接着,李崇又看向苏定方:“身兼文武两职,看样子陛下对你的期许也很大,没打算只让你带兵,将来或许有出将入相的可能!”

    “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若非师父,学生不会知道天下之大,大唐之伟!陛下也就不会让学生一曾与大唐为敌之将,掌舆图与边防镇戍这样的机密事。”

    苏定方说着就直接毅然跪了下来,眼含热泪:“请师父受弟子一拜!”

    李崇忙扶起了他:“不必如此!不必如此!以你的能为,做兵部员外郎是绰绰有余,按理,做兵部尚书都是可以的,陛下还是小气的,如果为师是陛下,就让你直接做兵部尚书!”

    “师父谬赞,弟子愧不敢当。”

    苏定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一句。

    这边,马周也跟着说道:“学生能有今日,也全靠先生栽培,巡按御史之制度也是蒙先生点化,方才得以使陛下认为学生可用,总之,若无先生,学生一介寒士,根本没机会认识褚公、欧阳公等大儒,也不能够使学问有所精进,而在科举中得以出头!”

    “亦请先生受学生一拜。”

    马周也跟着跪了下来。

    李崇也忙扶起了马周:“不必这样!等你当了宰相时,再给为师磕头也不迟!”

    接着,李崇就又道:“既然你们俩都做了官,那今天我们就庆祝一下,吃个烤全羊!”

    “那学生去劈柴!”

    马周说着就转身而走。

    他现在已经喜欢上了劈柴,在李崇这里,柴基本上已经都是他来劈。

    “不用了!李将军!你家的柴已经被我劈好了!”

    薛仁贵这时候从窗外探出一个脑袋来,且笑着回了一句。

    马周因此颇为失落。

    这明明是我的活。

    这个薛仁贵怎么可以抢我的活?

    这让我怎么表达对先生的孝心?

    “师父,我去打水!水缸里的水应该快用完了。”

    苏定方一直会主动给李崇家里的水缸添水,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一份孝心,所以,现在见马周说要劈柴,也就主动说要去挑水。

    “不用了,水,我也已经挑啦!”

    薛仁贵这时候也回了一句。

    苏定方也如马周一样,顿收脸上的喜色,不满地看了薛仁贵一眼:“挑水明明是我的活!”

    而这时候,薛仁贵已看向李崇,笑问道:“李将军,既然要庆祝,要不要我进山去打些野物回来,让您尝尝鲜?”

    “不用了!你想让我做你师父,直接拜师就行,何必如此。”

    李崇回了一句。

    “那不行!我上次有眼无珠,拒绝了您,实在是惭愧,如今为表达我自己的诚意,且我薛仁贵家道中落,也拿不出像样的束脩来,如今不给您做活三月,彰显不了我拜师的诚意。”

    薛仁贵回道。

    李崇见此只得道:“随你吧!”

    接着,李崇就问着马周和苏定方:“对了,我还没问你们,陛下这次怎么突然让你们这些中第者这么快就补了官职?不是,应该等吏部考选吗?”

    “崔衡等世家大族出身的官员因《光华报》的事,要求朝廷查抄光华书铺,严办褚公,陛下大怒,下旨杖杀崔衡、曹鸿、王宪三人,且对为他们求情的五百多官员直接动了刀兵,为不使朝政紊乱,故下旨直接让我们这些科举中第者入仕。”

    马周回道。

    李崇听后点了点头,心里犯疑道:“倒是奇怪!李世民居然会这么狠辣?比历史上明显要暴戾许多啊,竟直接动刀兵杀百官!这是我熟悉的那个大唐吗?不过,挺有意思,这样的李世民或许会让大唐更强盛吧,毕竟竟真的允许《光明报》存在,甚至不惜用最强硬的手段对付世家大族!”

    ……

    “父皇怎么会这样做?五百多名官员啊,居然说杀就杀!”

    李泰这里从逃回来的卢言口中得知李世民直接动刀兵驱赶为崔衡等求情的官员后,也大感惊愕。

    “臣等不知道陛下是为何如此袒护褚遂良这个奸臣!甚至因这褚遂良而如此不顾及我世家大族之尊严!殿下,如今只能请您想想办法了,崔公他们若真的被杖杀,大唐就真的要失去天下世家之心啊!”

    卢言说着就因此痛哭流涕起来,然后朝李泰拱手道:“请殿下为我们做主!”

    “请殿下为我们做主!”

    “请殿下为我们做主!”

    “请殿下为我们做主!”

    同卢言一起逃回来的一干文官皆跟着喊了起来。

    李泰见此忙道:“诸公且请冷静!本王虽说是皇子,但到底不是天子,并不能为你们做主啊。”

    “哼!既然天子如此残暴不仁,还不如我们这些世家就直接起兵造反,拥戴殿下做天子!让太上皇下诏废了那暴君!”

    郑洎因自己叔父被程咬金砍死,而心中对李世民的怨愤也就更深,所以,此时在李泰如此说后,便如此说了起来。

    “这个还是从长计议吧,首先这与孝道不合,其次,我们这些人,若真刀兵相见的话,不是关陇贵族的对手!以我之见,不如先忍让一时,暗中布局。”

    冯察这时候说了起来。

    “忍?要忍到什么时候,萧公、盖公、封公、王公等皆因他而亡!现在崔、曹、王三公也将被他杖杀!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回乡率部曲起事!”

    郑洎回道。

    “冯公说的对!人家褚遂良都会拉拢墨家,收将门子弟为学生,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与关陇贵族结亲?就算不能拉拢李勣、程咬金、秦琼这些秦王府旧人,以前太上皇的人还是可以拉拢的,与这些关陇贵族结为姻亲,许之以利,使其为殿下效命,共诛奸臣,岂不是好事?”

    这时候,卢言说了一句,然后问着李泰:“不知殿下认为如何?”

    李泰听后点首道:“大逆不道之言不可再提!广交同道之人,才是正经!还请诸公谨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