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2章 两位老夫人

    “是大伯的座驾,真宏伟啊!”波色耕看着在云海中前进的庞然大物,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慨一句。(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以前还觉得自己的波色岛属实不错,三桅货运帆船已经是比较大型的船只了。

    但与面前的五桅战舰金羊号一比,简直就是玩具车与真车之间的差距,那种气势、吨位、体型,乃至姿态上的碾压态势,实在太突出了。

    “或许这就是勋爵酋长的荣光吧。”塔克文喃喃自语般的附和道。

    万灵邦国有四级贵族爵位。

    大酋长!

    勋爵酋长、勋爵地主!

    酋长、地主!

    容克地主!

    勋爵酋长与酋长,在这套贵族爵位体系中,只差一个等级,但却有着本质上的差距。

    通常情况下,贵族想要弥补这种差距,可能需要十代人乃至几十代人,在战场上努力拼搏,才能用鲜血换来——即便秀丽岛勋爵酋长爵位,传承自部落时代,但为了维系这份荣耀,历代大力金羊氏族子弟,可没少在战场上流血搏命。

    没有无数大力金羊氏族子弟的汗水与血液,金羊部落就不可能成为万灵邦国的行省之一,早就和其它古老部落一样,烟消云散了。

    “呜呜呜!”

    随着五桅战舰金羊号抵达码头,号角最后一次响起,并在码头人员的旗语引导下,停靠向指定的码头区域。

    几十名健硕的金羊号船员,直接背着缆绳跳下来,然后一起使力,将已经失去动力的金羊号,拉到最后的修正区域。全程没有需要码头人员操心,金羊号自己的船员就搞定一切,娴熟而又快速,体现出极佳的战斗力。

    紧随金羊号其后,黑羊号和鳐星号依次停泊在码头两边。

    再后面就是秀丽家族的护卫帆船燕翎号,缤纷岛酋长缤纷罗的座驾落英号,铁蒺藜岛酋长蒺藜音符·大力金羊的座驾马蹄铁号,以及对虾岛酋长青虾鼎基的座驾青虾号。缤纷罗、蒺藜音符·大力金羊、青虾鼎基,和波色耕一样,都是秀丽兵戈·大力金羊的酋长爵位封臣。

    这边停泊好所有帆船。

    那边金羊号已经放下结实的木梯,男仆女仆的搀扶下,一位戴着女士鸟翎高帽的年迈贵妇人,小心翼翼的踩着梯子走下来。

    在贵妇人身后,是一对年迈的贵族夫妇,没有用人搀扶,而是夫妻两人互相搀扶着走下梯子。

    仅这三位贵族,就带来了前呼后拥的一大批仆从、护卫。

    波色耕早早就守在梯子的末端,看到三位老人,与前身的记忆略作对照,便深呼吸一口气换上一副热情动容的微笑表情。

    同时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身后随从基永加扛着的稻草骑士汉考克:“不想脑袋被拧下来,就按照我的吩咐做事。”

    汉考克动了下眼睛,有气无力的回应:“无礼……明白了。”

    这个时候,第一位单独的年迈贵妇人,已经走下楼梯,一眼就看到波色耕,然后张开手臂,高声呼喊起来:“瞧瞧瞧瞧,我可爱的小猴子波色耕来迎接我了,骑士荣光眷顾,我的波色耕小猴子,还是那么英俊!”

    说完,她不等波色耕回话,就一把抱住了波色耕,再伸手想够着波色耕的脑袋。

    波色耕只好欠下身子。

    然后年迈贵妇人就使劲揉起他的小麦色头发,把向后梳得整整齐齐的发型都揉乱了,揉了足足十秒钟才放开。

    波色耕这才说得上话:“祖母,欢迎来到波色岛。”

    这边是波色耕的祖母,秀丽家族的老寿星,整个金羊部落地位最崇高的风阵萍老夫人。

    这时候,随从基永加扛着的稻草人骑士汉考克,无奈的跟着喊道:“老夫人吉祥!”声音尖锐,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实际上,当基永加扛着稻草人时,就已经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毕竟这太抢镜了,如此热闹又严肃的场面,竟然会混入一只破败不堪的稻草人。

    “啊!”风阵萍老夫人吓了一跳,“这是什么?”

    “我是高贵的稻草骑士汉考克!”

    “这……”

    波色耕赶紧解释:“祖母,这是一件诞生在岛上的一件物宝,稻草骑士汉考克,我带它过来向您讨个口彩。”

    “竟然是一件物宝,真是神奇。”风阵萍老夫人想要仔细看一看稻草人,但又想起什么,拍了拍波色耕的肩膀。

    波色耕会意,上前一步,来到另一对年迈夫妇的面前,前身鞠躬:“外祖父、外祖母,欢迎来到波色岛。”

    “快让外祖母好好看看你,孩子,这些年一个人生活,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外祖母汤剂玛丽老夫人,脸上同样是宠爱的慈祥,她身上的衣着不如风阵萍老夫人华丽,比较朴素,但掩盖不住贵妇人的气质。

    “老夫人如意!”汉考克又尖叫一声。

    汤剂玛丽老夫人身边的年迈老贵族,没有打扰自己妻子与外孙的寒暄,大步走到稻草人面前,审视着稻草人,口中哈哈一笑:“有趣,真有趣!”

    安慰好外祖母汤剂玛丽老夫人。

    波色耕转身对年迈老贵族喊道:“外祖父大人,请您代为照顾祖母和外祖母两位老人家。”

    外祖父红树飞鳐点头:“去招呼你的,不用管我们几位老家伙……老夫人,波色耕这孩子身上的骑士荣光,比想象中还要多啊。”

    风阵萍老夫人和汤剂玛丽老夫人,手挽着手,凑近了去观摩稻草人,笑道:“小猴子这么英俊,骑士荣光多些宠爱也是对的。”

    波色耕在一旁招了招手:“塔克文老师。”

    塔克文立刻领会,整了整自己燕尾服的领结,凑上前去,笑容满面的说道:“两位老夫人,红树爵士,鄙人塔克文,是波色耕酋长的家庭教师。波色岛百废待兴,条件简陋,礼仪疏漏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红树飞鳐直接摆手:“这是我外孙的领地,我们老家伙过来,就是来自己家了,你不用来招待我们,去吧。”

    塔克文尴尬一笑。

    道了声歉,便又退了回来,跟着波色耕去迎接其他人了。

    ……

    红树飞鳐夫妇,被邀请乘坐金羊号,所以与风阵萍老夫人一道下船。金羊号剩下的贵宾,就只剩下正在下船的这一对。

    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夫妇。

    贵妇人衣着华丽,不输给风阵萍老夫人,鸟翎高帽更加鲜艳,尤其是其中一根湛蓝色鸟翎,散发着阵阵诱人的气场,使人眼睛离不开它。即便波色耕,也足足在湛蓝色鸟翎上停留了三秒钟,才挪开目光。

    贵妇人挽着手的中年骑士,龙行虎步,气度俨然。国字脸上目光犀利,仿佛能看透人心,让人不敢与他有对视。

    等这对夫妇下了楼梯,波色耕又是深呼吸一口气,欠身一躬,朗声道:“大伯、大伯母,欢迎来到波色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