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八章还是做学生吧

    朝臣们一时没听清?!

    闽王自曝其短,承认自己不是个男人了?!

    太后恨得牙根痒痒,为了阿阳值得吗?

    不嫌丢人!

    老太后活这么多年就没似今日这般丢人。(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啪啪啪,老太后气极了狠狠拍打穆地主,一边骂:

    “你说啥?说你不行?你要脸不?被人知道了俺还怎么活?你是……是想逼死俺!”

    太后声音比闽王还高,方才没听清楚闽王哽咽,经过太后大嗓门宣传,朝臣也都知道了啊。

    给老穆家做臣子真是太难了。

    从草根爬上皇位的家族就是不一样。

    老太后是疼儿子呢?还是坑儿子呢?

    穆地主忍着疼,捂着脸继续哽咽,“二哥,弟弟只求二哥这件事了,把阿阳留给我……”

    “二郎,阿阳是我的儿子,我已经……已经退了让了,二郎若记得我一分好,把阿阳给我留下,小五这脾气没阿阳照看,我真是不放心。”

    万娘娘死死拽住皇上,泪眼婆娑恳请。

    杨皇后虽然没有说话,但皇上觉得她也是想要阿阳的。

    太后狠狠抽打穆地主的手停了下来,理了理散乱的头发,从地上捧起凤冠,歪歪斜斜戴到头上去,缓缓说道:

    “皇上还认俺,把穆阳给地主,他吃了俺不少鸡蛋,今日才说不是俺孙子,便宜都让他占了去。”

    穆阳:“……”

    “你敢说你没吃地主偷偷塞给你鸡蛋?点心?小时候嘴巴甜儿,你说保证孝顺地主一辈子,这话俺可都记得!”

    太后指着穆阳,眸子颇为复杂,有疼,有悔,亦有几分无奈:

    “你不是皇上的种,不是俺亲孙子,地主想要认你为义子,你不能偷偷跑了,做人不能没良心!”

    太后一把扯住穆阳,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万娘娘众人,“阿阳是地主的义子,这事哀家说得算,不答应俺,俺带地主一起撞死在你们面前。”

    朝臣:“……”

    皇上清楚自己老娘不是开玩笑,按着刺痛的太阳穴,压住奔涌的情绪,说道:“好,好,阿阳记在老三名下,是闽王义子。”

    穆阳嘴唇刚启,太后一把扑上去,身子灵活堵住穆阳的嘴,不让穆阳出声,强硬逼迫穆阳点头,对皇上说道:

    “阿阳答应了,看他多高兴能拜地主为父……”

    穆阳不是挣脱不开太后,不知为何总有一股无力。

    太后另外一只手在穆阳后背狠狠掐着,乖孙子,听话!

    有鸡蛋吃哦。

    穆阳:“……”

    皇上手掌拍了拍额头,万娘娘失落松开拽着皇上的衣摆,泪珠粗粗滚落,说不出的难过。

    “阿娘,别伤心了,四哥还是我四哥。”五皇子秦王大咧咧说道:“只要情分还在,四哥是您养大的儿子,不必在意名分上的区别,四哥没有阿爹血脉,他也是我亲哥。

    有些人纵然同我是亲兄弟,未必拿我当弟弟,我也不稀罕他!”

    太子:“……”

    “扶我回去。”万娘娘把手伸向秦王,哽咽道:“阿阳没了,皇后之位丢了,我无需再留下了。”

    皇上很想拽住她的手,秦王方才对太子颇为不屑,总不能刚立太子,就扫太子面子。

    “你……你回去好好歇息,朕一会儿去看你。”

    皇上第一次觉得心悦太多女人很麻烦,一个个都很有个性,不似后宫其余妃嫔只取悦他。

    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侍寝时,他随意发泄,事后也不需要过多上心。

    “秦王留下。”皇上不敢去看万氏,沉声道:”他得留下来叩见太子,阿晨性子好,认他这个兄弟,当他年少无知,不同他计较,他要明白分寸,他大哥是太子!

    他再胡乱说话,不是对他大哥不满,是对太子无礼,是对朕立阿晨为太子不满。”

    万娘娘捏了捏儿子的胳膊,示意他压下火气,说道:“臣妾遵旨。”

    穆阳挣脱开老太后的钳制,后腰被老太后掐紫了,招手道:“小五你过来,同我一起向太子殿下行礼。”

    “去吧。”

    万娘娘含泪点点头,撇下儿子,独身一人离开。

    秦王嘟着嘴,愤恨不平走到穆阳身边,特意发出很大的声音,跪下来,“臣弟给太子殿下磕头了。”

    “五弟快快起来,孤并非……”

    “臣弟不敢非议太子殿下,父皇误会了,臣弟是拿程风家里事做比,程风大哥对程风不太好,算计过程风。”

    秦王抬起稚嫩单纯脸,眨了眨眼,“太子殿下忠厚仁义,一直记得阿娘养育之恩,对兄弟们宽厚仁爱,弟弟们没有不服太子的。”

    “二哥,三哥也开口多说说太子的好嘛,父皇愿意看到咱们兄弟间亲密无间,一起辅佐太子殿下。”

    二皇子魏王嘴角抽了抽,三皇子赵王扯出一抹文雅的笑:

    “小五说得是,大哥处处都好,对兄弟好,对父皇孝顺,对臣子宽容,于国有功,臣弟一直很信服太子殿下。”

    杨皇后嗤笑一声,眼波流转,“你养的好儿子,一个个都出类拔萃招人喜欢,历来讲究长幼有序,大皇子做了太子,二皇子魏王——”

    魏王猛然心头一跳,抬眼看向杨皇后。

    不得不承认,此时杨皇后极有魅力,难怪父皇那么喜欢。

    而且杨皇后不仅有杨家旧部势力,有北地百姓对杨家几代人守护北地的感激,她本身就是一个武道高手,对政务上也是精通的。

    杨皇后一人培养出穆阳!

    魏王觉得此生最大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了。

    纵然他天赋不如穆阳,功劳不如穆阳,可只要杨皇后肯栽培他,他哪怕才学上比不上穆阳,还比不上太子了?

    抛弃生母投奔杨皇后难免被人诟病,在争夺皇位的道路上,总要做几件违背心意又不得不做的事。

    巨大好处放在眼前,他生母齐妃若是疼自己,一定会支持自己。

    “你可愿意做本宫儿子?”杨皇后眉眼弯弯,说道:“本宫不勉强你,你若不愿,本宫绝不强求。”

    “皇后娘娘。”穆阳先于魏王开口,沉声道:“您为中宫皇后,按制皇上所有的皇子都是您的儿子,您不必非要弄一个去您名下。

    您觉得怀孕辛苦,生儿子危险,养儿子不易,您大可把皇上所有的儿子都当作自己儿子,只要您能善待他们,他们不敢不孝顺您。”

    言下之意,只要杨皇后给他们好处,他们就是杨皇后孝顺儿子。

    皇上捋须点头道:“阿阳说得在理,便是太子,不也是你的儿子嘛,你多疼疼太子,多教导他治国,以后他敢不孝顺你,朕打断他的腿。”

    “我可不敢把太子当成亲儿子!”杨皇后笑嗔道:“他心里一直记得着生母呢,这一条不也是皇上最看重的?他对万氏……啧啧,太子只有皇上能管。”

    太子:“……”

    他深深感到了杨皇后对自己的恶意,偏偏无法辩解。

    杨皇后对自己有成见的女人一直呆在阿爹身边,再没有阿阳帮自己周旋,阿爹能一直相信他吗?

    太子后悔了,不该轻易舍弃万娘娘!

    杨皇后笑盈盈说道:“靖王已是闽王的义子,同皇上的关系远了些,皇上的家务事,你不要再多嘴了,你看看朝臣哪个似你一样,阻止本宫?”

    “既做了皇上的侄子,就要有侄子的样子,谨守君臣本分,一再冒犯本宫,你当闽王能护住你?

    闽王认你为义子,指望着你为他养老送终,别到最后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孤独终老。”

    杨皇后嘲讽撇了闽王穆地主一眼,穆地主知道这是给自己警告,尽量让穆阳别坏她的好事!

    ”本宫就想要一个放在名下的儿子,算是给我杨家找一个继承人,皇上不肯答应我吗?杨家的旧部对承嗣杨家香火的执念,比我这个杨家女还要深。”

    “二皇子——魏王。”

    皇上沉思一瞬,开口道:“齐妃也说说,你舍得把魏王交给皇后?以后魏王只是皇后的儿子,同你再无关系?”

    齐妃双眼含泪,缓缓跪了下去,磕头道:“臣妾愿意将……魏王交给皇后娘娘抚养,皇后知书达理,博学多才想必不会亏待了魏王。”

    她不答应,皇上不高兴,亲生儿子也会不高兴。

    魏王一直想争,这一次没能争过大皇子,错失太子之位,好不容易又有机会,她忍着剜心一样的疼,也得把儿子送给杨皇后。

    杨皇后低头把玩着手串,漫不经心说道:“本宫可以养魏王,本宫当日如何教养穆阳,以后只会更用心教导魏王。

    本宫不信你,别是本宫把魏王培养成才,如同太子一般,你跳出来得了所有好处。”

    齐妃身子一颤,哆哆嗦嗦说道:“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臣妾……要臣妾去……”

    ”魏王,你说呢?”杨皇后颇有兴趣,“你别发誓说,只认本宫,不认生母,本宫是不会相信的,孝顺生母纵然违背誓言,老天爷都会原谅你。”

    魏王抿了抿嘴唇,说道:“我信奉律法,一直坚守律法重于一切,在宗室族谱上记上一笔,儿臣能做到孝顺母后。”

    “看来你愿意做本宫的儿子。”杨皇后说道:“不过本宫还要再看看你是否机灵孝顺,更改宗谱的事倒也不着急。

    不过,齐妃——放你出宫,此生本宫还活着时,你不可踏入京城,此生不同本宫相见,你觉得怎样?

    你先别哭,好似本宫非要抢你儿子,你愿意,本宫教养魏王,不愿……不是还有三皇子同惠妃。

    五皇子秦王太蠢,不得本宫的心意,六皇子除了年岁小了点,也还成,只要不是奶娃娃需要本宫多费心。”

    惠妃狠心跪倒在地,道:“臣妾愿意出宫,一辈子不回京城。”

    赵王云淡风轻的脸庞多了一丝阴霾,心头又有一阵阵的滚烫。

    野心的火焰灼烧着他,杨皇后就是恶魔化身,不停勾引出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

    偏偏杨皇后给得太多了,无人可以拒绝!

    齐妃慌忙说道:“臣妾愿意离开皇宫,愿意发誓一辈子不踏入京城,魏王殿下……是皇上第二个儿子,端正耿直,最是孝顺,恳请皇后娘娘善待他。”

    齐妃砰砰砰给杨皇后磕头,磕出了血。

    魏王幽幽叹了口气,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皇后娘娘选三弟吧,我不愿意奉您为母。”

    齐妃哭得不能自抑,“不,不可以……你不该这么做。”

    魏王抱住了生母齐妃,所有的不甘在搂住生母时,释怀了。

    他不敢保证以后不会后悔,此时此刻,他绝不愿让生母狼狈孤独一人出京去。

    虽然他是万娘娘养大的,十多岁上,阿爹才接回了生母,他们母子之情算不上深,但血缘无法分开,母子何时都是母子。

    杨皇后心头堵得难受,挥袖道:“算了,本宫一个都不要,本来是好事,弄得生离死别似得,你们都是好人,就本宫成了恶人。

    本想试试养儿子会不会比教养学生省心点……哪知,别人的儿子都还记得养育教导之恩,本宫的学生——只记仇,不记恩。”

    杨皇后瞪着穆阳,“看什么?就是在说你!”

    穆阳淡淡回道:“您早把我逐出师门,早已没有师生之谊,您以何身份教训我呢?我同杨家之仇,一辈子都解不开。”

    杨皇后:“……”

    她更气了,一直占据主动,被穆阳一句话堵得死死的。

    皇上沉重的心绪好转不少,能治杨皇后的人只有阿阳一人。

    “朕从未听说杨家女公子把阿阳你逐出师门,阿阳身为男子当大方一些,当日杨少主危机关头才做了错事,同你老师无关,她为你做了报过仇。”

    皇上轻笑一声,“以后不如你继续做她学生,其实朕说一句实话,阿阳还记得仇恨的话,做她学生正适合。”

    “穆北玄你什么意思?想让他气死本宫不成?”杨皇后怒气冲冲走了出去,衣袖翻飞,“不可能,这辈子本宫都不会再教穆阳!”

    皇上再次捋了胡须,一提穆阳,她必发火,抚掌说道:“阿阳以后对皇后可行弟子礼,帮朕——看牢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