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78章 第一次解毒2

    第480章第一次解毒2

    不管是什么,只要能让他断肢再生就行。(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只是,断肢再生是逆天而为,怎么可能呢。

    苏小鹿皱了皱眉头,她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除非世界定律失常。

    就像是她上辈子彻夜不眠所追的那些末日、无限生存的那些小说,如果世界变成这样,那普通人都开始激发异能了,断肢未尝不可再生。

    但这种几率等同是世界毁灭,至少他们老死都不会发生。

    苏小鹿皱眉,因为她觉得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毕竟上辈子的她,亲眼见证过全球疾病,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包括末世。

    “小鹿,你在想什么?”

    周挚开口问,他觉得苏小鹿一下子沉闷了,他突然很想知道她在想什么。

    苏小鹿回神,她笑了笑说:“我就在想,如果真的遇见书上写的事情会怎么办。”

    人是复杂的,看着很弱小,却又很坚韧强大。

    周挚失笑:“真的遇见了,应该会很害怕吧,人为了追求利益,可以克服恐惧,但当没有利益了,恐惧就会在心里蔓延,所以最后依然是毁灭。”

    “但这只验证在本就无情的基础下,真正有情者,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更信这一点。”

    书上那薄情寡义的书生,本就没有情,所以利益之上,尽显丑陋。

    苏小鹿看着周挚,心里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忽然觉得周挚有点可爱。

    苏小鹿抿唇,将脑海怪异的思绪甩开,她转移了话题说:“该吃饭了。”

    吃完饭,就要准备药浴。

    哪有空想这些。

    两人一起吃饭,周挚吃的很缓慢。

    苏小鹿把菜夹在他碗里,都是他喜欢吃的。

    两人安安静静的吃饭,在其他人看来,莫名觉得很温馨。

    巫先生摸了摸胡子,啧啧好几声:“可真是妙哉啊。”

    “巫先生,此话怎讲?”

    金六等人都不解。

    巫先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开口:“你们又没有喜欢的姑娘,当然不懂了,润物细无声,我只能感叹这一句,咱们王爷,实在是高明。”

    周挚对苏小鹿,从没有说明喜欢,但在许多的细节里,这不就是喜欢。

    而苏小鹿,也没有说过喜欢周挚,但她屡屡出手,就是现在,连周挚喜欢吃的菜都记着,这不就是记在心上了么,虽然没有言明喜欢,但喜欢就是这样的。

    关心和在意。

    吃完饭,周挚就开始泡药浴。

    苏小鹿一边加水一边打瞌睡,周挚也睡着了。

    时间一到,苏小鹿就让金六金七把移到床上去,她则是打开了医药箱,将细小的刀具都拿了出来。

    “苏姑娘,这是……”

    金六等人不解,以往不是泡了药浴就行了,怎么今天不一样了。

    “该将毒素逼离身体了,他醒着的时候,不会同意我动他的腿,现在他睡着了,感识全无,我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苏小鹿淡淡的说。

    周挚看似阴鸷成熟,但实际上也有小孩心性。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给看腿,但解毒是必须要看的。

    苏小鹿干脆也不说了,左右他都不会知道。

    金六等人都傻眼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苏小鹿也有这么腹黑的时候。

    几人都默不作声,默契的当作此事没有发生。

    周挚安静的躺在床上,只着里衣,空荡的裤管很空,苏小鹿将它们撩上去,就看见了青紫的膝盖肿胀,周挚的一双小腿全无,只有黑紫的肉团。

    苏小鹿眼睛都没眨一下,拿了小刀下刀,割开一个小口,一根银针就扎了进去。

    另一边也是如此。

    只见银针逐渐变黑,这个过程很缓慢,两根银针黑透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过去了。

    苏小鹿取了银针,又扎入了两根银针进去。

    天亮了,两根银针又黑透了,苏小鹿继续扎。

    这期间,苏小鹿还要不停的给周挚把脉,偶尔还要塞一粒药丸进周挚的嘴里。

    整整三天,苏小鹿自己都瘦了一大圈,直至两根银针扎进入之后,几个时辰都毫无变化,苏小鹿将银针取出,一边打哈欠一边说:“给我准备的大鱼大肉准备好了没有?我要饿死了,困死了,累死了。”

    若不是有内力支撑,她都熬不下去。

    “已经准备好了,苏姑娘马上就可以去吃。”

    金六等人无比恭敬,苏小鹿的全心全力,他们都有目共睹。

    苏小鹿,值得明王府所有人恭敬对待,她救了周挚的命。

    苏小鹿捏开周挚的嘴巴,给他嘴巴里塞了一粒药,然后就出门回房,大吃大喝一顿,躺上床就开始休息。

    她太累了,一睡着,神识就沉入空间修养了。

    有灵气滋润,疲惫渐渐从身体里消失。

    等她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她洗漱一番,吃饱喝足之后才去看周挚。

    周挚还没醒,但面色已经恢复正常了,他呼吸均匀。

    这第一次解毒,将他体内的毒素去了五分之一,他的身体明显的好转起来。

    剩下的毒素,依然是封在他双腿上。

    周挚睡着不醒这几天,苏小鹿就把他收藏的许多异闻传都看完了。

    有的是撰写的故事,有的是疑似神话的记载。

    像是南海惊现飞龙,在雷雨之中飞天直上,被雷电劈的坠亡,尸骨几百长。

    祁州洪荒,冲出一条金色大蛇,鳞片闪光,头顶鼓包好似要长角等等。

    苏小鹿把周挚收藏的这些都看了个遍。

    神话异闻,她和大众一样,也喜欢看。

    六月初四,周挚醒来了。

    刚醒来,他就开口问:“苏姑娘呢。”

    守着他的金七抿着笑意回答:“苏姑娘在藏书阁,这几天都在藏书阁,叫她练剑她都没答应。”

    “我睡了多久?”

    周挚皱了皱眉头,敏感的从金七的话语中捕捉到了‘这几天’,他拧眉问。

    “睡了整整七天了。”

    金七如实回答。

    说实话,周挚睡这么久不醒,他们心里都担忧,现在看着周挚醒来,悬着的心才放下去。

    七天,那是挺久的。

    金七倒了水来,他开口说:“这几天苏姑娘经常会用药水润你的嘴,主子应该不会觉得嗓子不舒服,但这水是苏姑娘一直备着的,说醒来就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