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82章 安冉离开

    等到了陶紫的屋子,离秀才开口道:“那莫语给我的感觉实在不太对,陶妹,谨慎为上。(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她顺手将一边的小狐狸搂到怀里,坐在椅子上问道:“哪不对劲?”

    “出现的次数太少了。”

    陶紫笑道:“我倒是没感觉。”

    离秀听到这话,忍不住吐槽一句:“得了吧,自从门派成立开始,你有几天是待在门派的?要能有感觉才奇怪。”

    “他出现次数当真很少?”

    他毫不犹豫的回道:“我只见过他三次。第一次是刚刚过来这边时,第二次是你被程真君带走的时候,第三次就是现在。”

    陶紫皱起眉头,神色也凝重起来:“这人跑这边来就是为了窝在屋子里?”

    离秀摇了摇头,道:“不是,从第二次见他之后我就起了警惕,在屋外放了些东西,用来观察他有没有出门。结果发现他经常消失,但他消失的时候没人察觉,哪怕是岳真君在的时候,也没察觉。”

    她垂眸思索起来,很快下了决定:“我会让人看着他。”

    “不赶出去吗?”

    陶紫忍不住笑了笑,道:“若是他背后有人,那么没了他也会来新的,倒不如放在明面上盯着;若是无人,青亚和阿兄联手总能按下他。最重要的是,哪个修仙者没有秘密?只要他对逸散门无恶意,秘密再多也无妨。”

    离秀想了又想,道:“行吧,听你的,毕竟这莫语到目前为止也没做过不该做的事情,就是神秘了些。”

    “你收收情绪,该摆的模样还是要摆。”

    他挥了挥手,道:“放心便是,既然他会进入逸散门,那么无论私下里怎么想,明面上该有的笑容绝对少不了。”

    陶紫颔首,又道:“我会叮嘱越善他们警惕些,不过寻常不在时,还得你多注意。”

    “行。”离秀起身离去。

    等门关上后,小狐狸从她怀里挣脱出来,道:“真留着那莫语?你也不怕有问题。”

    陶紫笑着捋了一把小狐狸:“直觉告诉我,他可以信任。修士有秘密,太正常了,况且,单论秘密,谁比得上我?”

    小狐狸哼唧了一下,也不言语。

    她又道:“小狐狸,我问你些事情。”

    “你说。”

    “那个揽月是什么人?”

    小狐狸哽了一下,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道:“我二叔。”

    陶紫想起当时遗迹内还有一名被唤作三叔的九尾狐,便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一个三叔?”

    它随意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三叔实力远不及二叔。”

    谈到这,陶紫就不再问了,出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第二天清晨,韩越善跑来找她,道:“师姐,我按照你的意思将莫语记为长老。”

    她随意嗯了一声,他压低声音,又道:“这莫语竟然是灵寂期的。”

    陶紫这回真诧异了,道:“花僧也是灵寂期的,就是不知这两人谁更强。”

    “莫语吧,看起来他比花和尚靠谱。”韩越善说到这,顿了顿,又道,“程真君给兮静请了一个师傅,说是专门做蛋糕的,三个月后过来。听安冉说,程家极为擅长蛋糕制作。”

    她看着韩越善心有余悸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没事,兮静很快就能学会。”

    他恹恹的点了点头。

    程安冉探进头来,陶紫笑着招了招手,道:“安冉,怎么了?”

    “陶姐姐,我是来告别的。”

    她问道:“嗯?怎么了?”

    程安冉郁闷的走过来,趴在桌子上,道:“我父亲紧急传话让我回去修炼,今天就得走了,还没玩够呢,这才待多久。”

    陶紫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是该修炼,听你父亲的,回去吧。”

    她闷闷不乐的应下来,又道:“陶姐姐,父亲说了,等我到了旋照期就能再来逸散门,你们等我。”

    “好。”

    兮静眼泪汪汪的送走程安冉后,立刻抹去眼泪,重新欢蹦乱跳的冲向厨房,韩越善黑了脸,跟上去连声道:“咱等做蛋糕的师傅来了再练,行不行?”

    “不行,绝对不行。”

    韩越善换了一个语气,严厉道:“你还修不修炼了?”

    兮静严肃道:“每天都有修炼,我是拿闲暇时间来做蛋糕的。”

    眼看着拦不住她,他整个人都萎靡起来,好在陶紫开口道:“兮静,师姐要看一看你的符修得如何了。”

    听到师姐的话,她顿时放弃做蛋糕的念头,道:“好的,师姐,那我跟你过去。”

    韩越善朝陶紫丢了一个感谢的目光,她颇有些哭笑不得,细想起来,兮静对蛋糕起兴趣似乎跟她有关,但逼他吃蛋糕,纯属是他嘴欠的缘故。

    兮静在符修一道上果然有极大天赋,短短几年时间内,她已经能以筑基期的实力画出旋照期才能画出的符。

    陶紫忍不住夸了好几遍,又叮嘱道:“在外人面前需要藏着些,知道吗?”

    “嗯嗯,师姐,你放心!”

    兮静一走,程无仇就过来寻她:“阿紫,你之前说挑拨剑宗和明岚宗关系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陶紫一挑眉头,道:“没听到风声。”

    他含笑道:“有些事情,哪里能从一开始放到明面上来,自然要等到时机成熟。”

    她算了算时间,忍不住道:“旭甲门的速度倒是极快。”

    听到这话,程无仇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听先生说,暗地里挑拨关系的不止旭甲门之人,甚至于那妄绪本身对明岚宗就没有好感。”

    陶紫慢吞吞道:“谁知道呢,反正这明岚宗无恶不作,妄绪这一君子对它没好感再正常不过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小妹的肩膀,道:“旭甲门帮着掩去了好几个挑拨之人的痕迹,阿紫,多教教,那些人差点就漏了马脚。”

    陶紫伸手道:“地点、时间、事情。”

    “一会就给你,别急。”

    一个月后,明岚宗某峰长老同剑宗一名执事起了冲突,出窍期长老重伤金丹期执事,惊动两宗少宗主出面处理此事。

    同月,周将遗迹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