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95章 第二百九十五声

    惠嫔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住了。(wap.k6uk.com手机阅读)

    荣妃站住脚步,侧过身看向惠嫔,唇角噙着笑意,“惠嫔妹妹要是有空,不如管管自己的事吧,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这些事叫万岁爷知道了,不定又要恼怒你了,你说是不是?”

    惠嫔勉强道了声是。

    荣妃微微颔首:“妹妹哪日有空再去本宫那里做客吧,本宫还有事,就先走了。”

    “姐姐慢走。”惠嫔攥紧了手里的帕子,说道。

    荣妃一行人远去。

    白夏等人不敢言语,惠嫔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牙齿紧咬,骂了一声贱人。

    雅莉奇的婚事定下来,内务府就忙活开了。

    九月份的时候,大福晋生下个小阿哥,阖宫同喜,便是康熙,也为长子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嫡子高兴不已,赏赐给大福晋不少东西,甚至对刚出生的小阿哥也是恩宠有加,将先帝爷留给他的一把小刀作为礼物送给了这个小阿哥。

    一时之间,小阿哥的出生力压雅莉奇的婚事,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因小阿哥刚出生,洗三礼没大办,满月的时候,各宫妃嫔才带着礼物亲至,大福晋刚出月子,脸色还有些许苍白,面容更是瘦了不少,可从眉眼的笑意,谁都看得出她的欣喜。

    她跟在惠嫔身后,负责招呼来往的宾客。

    阮烟心里不禁暗道,这年代,当人家媳妇难,当皇家的儿媳妇更难,不生出个儿子是没办法交代的。

    她对大福晋道:“恭喜你了,本宫带了些燕窝来,这东西是最滋阴的,每日里叫人炖上一盅,对你身体也好。”

    “多谢贵妃娘娘。”大福晋屈膝道了谢。

    她生的几个格格也跟着有模有样地行礼道谢。

    阮烟瞧着心里喜欢,招呼梳着双丫髻的大格格上前,“这是大格格吧?都这么大了,眉眼真英气。”

    大格格大大方方地给阮烟行了礼,“乌布里给娘娘请安。”

    哈宜瑚跟和卓都忍不住瞧这位和她们年纪相差不大的格格。

    “乌布里给两位姑姑请安。”大格格行了礼,朝哈宜瑚她们露出个笑容。

    哈宜瑚跟和卓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阮烟忍俊不禁,这辈分差的。

    哈宜瑚跟和卓都是姑姑了。

    也是,谁叫万岁爷孩子多,就拿去年刚生下了的十六阿哥来说,论岁数都能给大阿哥当儿子了。

    阮烟道:“你们跟乌布里去玩吧,仔细着些,别胡闹。”

    哈宜瑚眼睛立刻亮起。

    乌布里本来负责的就是招呼今日来的姑姑们,见得了准话,就带着妹妹们和哈宜瑚她们去后院。

    孩子们一走。

    花厅一下安静不少,阮烟和安妃寻了座位坐下,今儿个满月礼办的不小,大阿哥还请了升平署的过来唱戏。

    男女有别,大阿哥自然去前头招呼阿哥们,内院则是由惠嫔和大福晋来招呼。

    阮烟喝着茶,旁边小钮钴禄氏就冷不丁说了一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儿个是惠嫔摆酒呢。”

    “咳咳咳。”

    阮烟险些没呛死。

    见周围的人都看过去,她不动声色地将茶盏放下,拿帕子轻轻擦拭嘴唇,“这茶太烫了。”

    众人没多想,收回眼神。

    阮烟这才没好气地给了小钮钴禄氏一个白眼,“你可险些害死我了。”

    小钮钴禄氏呵呵笑道:“是你胆小。我这话可没说错,今儿个分明是大福晋的日子,她倒好,连儿媳妇也要争。”

    阮烟听了这话,下意识地朝着大福晋跟惠嫔看去。

    大福晋跟在惠嫔身后一步之处,惠嫔招呼人,她在旁边打下手,人不和她说话,她就自觉地不多说什么,相比起惠嫔的滔滔不绝,可不显得今儿个惠嫔才像是主人公似的。

    阮烟摇了摇头。

    没过多久,人就到齐了。

    小格格们也都回来落座了。

    戏折子送了上来,大福晋会做人,先把戏折子递给了小钮钴禄氏。

    小钮钴禄氏笑道:“本宫也不知道什么戏好看,你们看着点就是,说起来,今儿个正经事是要看下小阿哥,大福晋可别小气,快些把小阿哥抱出来给我们瞧瞧才是。”

    大福晋笑道:“适才他睡下了,因着他脾气大,被人吵醒定要哭闹不休,既是贵妃娘娘想看,妾身叫人去抱过来。”

    小钮钴禄氏不意这里面还有这么个原因,她忙道:“原是如此,本宫说怎么没瞧见小阿哥?既然是睡着,就别惊扰了他。”

    “不妨事,妾身叫人去瞧瞧,若是醒了,抱过来给诸位娘娘们看看也是该的。”大福晋回答得很有分寸,“毕竟今儿个娘娘们送来这么多些礼物,他年纪小不叫他磕头,怎么也得叫他见见诸位娘娘才是。”

    众人都面露笑意。

    大福晋侧过头,吩咐花叶去瞧瞧。

    没多久,花叶带着个抱着襁褓的奶嬷嬷上来。

    大福晋亲自接过手,众人瞧过一眼。

    “小阿哥的眉毛长得好”“这眼鼻倒是像大福晋,将来也是个长得俊的,”“瞧这胳膊腿儿,一看就有劲”……

    听着众人的好话,大福晋脸上笑容越发真切。

    小阿哥也不怕人,大概是刚睡醒,睁着眼睛到处瞧,惠嫔心里得意不已,“钦天监都说这孩子的八字好,将来肯定有大富贵。”

    屋子里安静一瞬。

    宜妃唇角翘起,似笑非笑,大富贵,生在皇家还有什么是大富贵!

    大福晋忙打岔道:“额娘,我看小阿哥要困了,让奶嬷嬷抱他下去睡觉吧,省得他等会儿哭闹扰人。”

    惠嫔没多想,颔首道:“那就把小阿哥抱下去吧,嬷嬷可仔细着些,等会儿把门窗关上,别吵着了他。”

    奶嬷嬷答应一声,抱着小阿哥下去了。

    阮烟挑了一出《看钱奴》,就把戏折子给了旁人,让旁人挑选。

    升平署很快演上了,这一出戏出自《搜神记》,大概是升平署的太监们刚学会的,比起以前看多了的《桃花扇》有趣多了。

    阮烟等人都看得有些入神。

    前面阿哥们却比她们这边热闹多了。

    大阿哥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日摆酒设宴,那更是满脸的春风得意,拉着几个弟弟们喝酒。

    胤祺几个年纪大的,还算比较客气,倒是胤禟这些个小的,难得有机会灌大哥的酒,一个个恨不得和大哥痛饮三百杯。

    “大哥,我敬你,祝您以后子孙满堂。”胤禟提起酒壶,就给大阿哥空了的酒杯又满上了。

    “好,好,小九这句话说得我爱听。”胤褆打了个嗝,说道。

    胤祺忙劝道:“大哥,您可不能再喝,再喝就要醉了,胤禟,你也是,你胡闹什么,大哥都喝多少酒了!”

    胤禟梗着脖子,“我这也才刚敬大哥酒啊。”

    “你……”胤祺动怒,就要训斥。

    胤褆摆摆手,醉眼朦胧,一个踉跄险些摔了,旁边胤禛忙扶了他一把,胤褆站直后,道:“五弟,九弟刚敬我酒,你怎么拦着不让?我还没醉呢,今儿个就算咱们都醉了也无妨,都在这里歇下便是!”

    胤祺一时间有些无语。

    胤禟却仿佛得了依仗,大声道:“就是,咱们又不是外人,醉了怕什么,大哥今日大喜,有了嫡子,咱们高兴,多喝几杯有什么。”

    “对,九弟这话在理。”胤褆重重点头。

    他拿起酒杯,对胤禟:“九弟,就冲你那句话,这杯我干了,你随意。”

    他一鼓作气,直接把一整杯子酒给干了。

    那酒杯可不是寻常大小,而是胤禟和胤?这两个促狭鬼,不知从哪里搜寻来的牛角杯,一杯足足得有半壶酒。

    其他兄弟见了,越发起哄,有要行酒令的,有要射覆的。

    胤礽神色淡淡,只是瞧见胤褆脸上的喜色时,眼神有些难看罢了。

    宴席在黄昏时候才散。

    大福晋和惠嫔送走娘娘们,正要去瞧瞧儿子,前面刘启正就跑来了,满头大汗,打了个千,“福晋,大阿哥喝醉了。”

    大福晋早猜到会有这么一遭,她不慌不忙,对刘启正道:“四阿哥可醒着?”

    “四阿哥没喝几杯,自然是醒着。”刘启正回答道。

    大福晋道:“那你就去跟四阿哥说一声,说托他让阿哥们都散了。”

    刘启正怔了怔,心下疑惑,但他没多问,毕竟大福晋素来是个有主意的人,他答应一声,去了前面,悄声跟四阿哥说了一声。

    四阿哥果然没推拒,点了下头,起身招呼道:“我看时辰也不早了,咱们也该散了,皇阿玛今日虽许咱们放纵一日,可今日的功课可不能落下。”

    功课两个字,一下子让还想玩乐的胤禟等人清醒了。

    就连胤褆也都醒了三分酒意。

    “四哥说的是,咱们都走吧。”胤福说道。

    他喝的也不多,此时帮忙吩咐太监们搀扶自家爷回去。

    大福晋听闻前面阿哥们都走了,心里才松了口气,就瞧见刘启正搀扶着大阿哥进来了。

    大阿哥喝得满身酒气,大福晋刚上手去扶着就闻到了,她皱了下眉,对花叶吩咐道:“去把醒酒汤拿来。”

    “我没醉。”大阿哥挥手,醉眼惺忪。

    “好,爷没醉,您再多喝一杯好不好?”大福晋可不会傻到去和醉了的人争执,笑着安抚了一句。

    大阿哥果然没kang议了。

    等醒酒汤端来,大福晋亲手接过,吹了吹,喂了大阿哥喝下,又伺候他换了衣裳,等忙活完,已经是戌时了。

    大福晋起身要离开,手腕却突然被大阿哥抓住,她侧头看去,“爷?”

    大阿哥睁开眼,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大福晋,“这些年爷让福晋受苦了。”

    大福晋心里一酸,在床榻旁边坐下,“爷怎么说起这样的话?夫妻之间,哪里有什么受苦不受苦的?”

    “是我对不住你,”大阿哥握着大福晋的手,“为了嫡子,你……”

    “爷,”大福晋打断了大阿哥的话,“都过去了。”

    她拿帕子轻轻擦拭去大阿哥额头上的汗,“往后,臣妾只盼着爷和孩子们能平平安安,就再无什么期望了。”

    大阿哥心里越发酸涩,他嗯了一声,“我定不会辜负你。”

    他会让大福晋、让他的儿女们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