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0章 我好看吗

    三天后。(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陛下,陛下!”白金汉宫近卫队队长带来了一个喜讯,他掌心贴着左胸,行了个礼,“洛斯修殿下回来了!”

    卡迪拉斯的战神回来了!

    自从洛斯修成了俘虏,陛下的子民们都有些人心惶惶,不少人自主为他祈祷,若说国王是国家的顶梁柱,那么洛斯修就是这个国家的心脏。

    宫殿之外,伊弗莱落后半步站在洛斯修的右手边,在洛斯修的左边,是另外一位骑士,欧里诺。

    他是洛斯修忠诚的部下。

    在他的协助下,他们一路上快了不少。

    宫殿看起来典雅又高贵,伊弗莱的视线四处流转,雕像高大,喷泉流淌着清澈的泉水,骑士们四处巡逻,看起来比他之前待过的城堡气派许多。

    洛斯修扫了一眼视线都快黏在宫殿中的伊弗莱,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袖子,像个调皮的小孩惹出事情想要吸引到注意力,当伊弗莱转过头来,他又低下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做过的样子,安静又乖巧。

    “哪儿不舒服吗?”伊弗莱问。

    吸引伊弗莱注意力这种事,不也是这两天第一次发生了,洛斯修时不时就会拉他袖子,说有什么地方不太舒服,这导致伊弗莱形成了条件反射。

    洛斯修:“这儿好看吗?”

    “还不错。”

    洛斯修还没说话,进去通报的人不过片刻就出来了。

    “洛斯修殿下,请随我来。”

    两人的话终止。

    三人一道进入殿内,伊弗莱也见到了洛斯修的父亲,那位国王陛下,他戴着皇冠,发鬓与胡子发白,身上气场庄严而隆重,他目光慈祥,从上面下来,扶住了准备行礼的洛斯修。

    “我的孩子,欢迎回家。”

    “国王陛下。”欧里诺行礼,伊弗莱在一旁跟随着行了个骑士礼,国王这才将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在伊弗莱的身上多停留了两秒。

    在信使传回来的信中提到过这位勇士,正是他救出了洛斯修。

    “陛下,这是我的朋友,伊弗莱。”洛斯修向他父亲介绍道。“也是我的骑士。”

    他话里不着痕迹的透着占有欲,国王留意到他用了两个称呼来介绍伊弗莱,伊弗莱自身并未察觉有哪里不对,在他心中,他确实是洛斯修的朋友兼骑士。

    “日安,陛下。”伊弗莱自我介绍了一番。

    “噢,伊弗莱,这是个好名字,感谢你把我的孩子带回到我的身边。”国王陛下叫来了人,让他带领伊弗莱去往休息的地方,道他一路回来辛苦,让他好好休息。

    伊弗莱看了洛斯修一眼,似乎是在和他确认,洛斯修弯了弯唇角,颔首了一下,伊弗莱才跟随着那人离开,国王将这一幕纳入眼底。

    他的王子殿下似乎很重视这位骑士。

    金碧辉煌的宫殿,用来待客的房间也不差,伊弗莱一身灰尘,只想先洗个澡,他算得上是卡迪拉斯的贵宾,这个小小的请求很快得到了回应,下人们还帮他拿了干净的内衣,衬衫柔软又亲肤。

    洗完澡,伊弗莱站在全身镜前,整理着他身上的衣服,水中放了香料,这会儿他身上都是香味了。

    他闻了闻身上淡淡的香味,想起近来贵族之间流行泡牛奶浴,听说那样会让皮肤变得更白,不过如果是洛斯修的话,他应该不需要变得更白了……

    “啪”的一声脆响。

    伊弗莱抬手拍了一下额头,一脸木然。

    想什么呢。

    两个小时后,伊弗莱再见到洛斯修,他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过来,衬衫马甲很合身,繁琐的设计让服装看起来很华丽,长靴踩在地毯上,没有打出什么声音。

    他带着吃的过来了,“先垫垫肚子,等会儿和我去一个地方。”

    伊弗莱也没问去哪:“好。”

    洛斯修顿了一下,将蛋糕送到他唇边,“要试试小点心吗?”

    “我自己来。”他接过他手中的小蛋糕,放在唇边咬了一口,细腻的奶油与蓬松柔软的蛋糕胚相结合,味道比他从前买的那些好了不少。

    洛斯修说过几天的晚上会举办一场接风洗尘的晚会,“你想到处逛逛吗?”

    伊弗莱:“可以吗?”

    他嗓音里带着点不确定又期待的语气。

    “是你的话,可以。”

    一句话里加了特定的词,就会变得含义不同,特殊而又暧昧。

    洛斯修抬眸,就对上伊弗莱一张微笑期待的脸。

    伊弗莱:【●v●】

    这家伙,好像根本没听出什么特殊含义来,对宫殿的兴趣似乎更大,完全陷入兴冲冲的状态里。

    洛斯修:“……”

    门外传来了欢快的脚步声,伴随着仆人的呼喊。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请慢点,不要跑……”

    “洛斯修哥哥!”

    门“唰”的被人推开,门口,穿着蓬蓬裙的少女一头棕色卷发落在肩头,浅棕色的眸子亮晶晶的,一脸开心的模样,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

    这位是卡迪拉斯的四公主艾莉安,洛斯修的妹妹,她提着裙摆,小跑着走了进来,“洛斯修哥哥,我好想你!”

    “公主殿下!”仆人也在后面追了上来,“抱歉,洛斯修殿下,公主殿下听到你回来的消息,太开心了,我们一时没有拦住她。”

    洛斯修道:“艾莉安,你该好好学学礼仪了。”

    艾莉安撇了下嘴,“然后像那些贵族一样的装模作样吗?我才不要学那么无趣的东西。”

    她看到洛斯修身后的身影,随意的瞥了一眼,因伊弗莱样貌英俊多看了两眼,好奇的问洛斯修他是谁。

    “这是我的骑士。”洛斯修道。

    “你的骑士?”艾莉安道,“我以前从未见过他,我听父亲说,是一位勇士将你拯救了出来,就是他吗?”

    公主对英雄救美总是有那么一些特殊的情怀,她一双眸子好奇的在伊弗莱身上转悠,随后就被挡住了视线,洛斯修站在了那名骑士面前,问她来这儿干什么。

    “洛斯修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艾莉安说,“你现在就这么对待你亲爱的妹妹吗?你看看我的脸,这些天我食不下咽,都瘦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

    伊弗莱看着公主那张肉乎乎的脸,实在看不出哪里只剩“骨头架子”,他想他该重新定义一下这四个字。

    洛斯修:“不要胡闹。”

    伊弗莱发现洛斯修在他面前和在别人面前是不太一样的状态,他在属下面前冷漠威严,在他的父皇面前稳重端庄,在艾莉安面前是严谨的哥哥。

    百变王子吗。

    但看公主毫不怵他的骄纵模样,伊弗莱大抵看得出来,洛斯修在艾莉安眼中定然是个好哥哥。

    艾莉安除了前面两眼见到了伊弗莱,后面都被洛斯修挡的严严实实,她最了解她这位三哥哥了,从小喜欢的东西就不喜欢和别人分享,看样子他的哥哥很喜欢这位勇士,这让她对对方更好奇了。

    洛斯修打发走了艾莉安,带着伊弗莱去了教堂。

    宽敞宗教的教堂在举办一场仪式,洛斯修换上了一身洁白圣袍,站在中间,接受教皇的接风洗尘,圣水洒在他身上,他们嘴中念念叨叨。

    伊弗莱站在一旁,感觉到洛斯修的视线时不时的飘过来,仿佛在确定他是否在原地。

    “伊弗莱先生。”欧里诺站在伊弗莱身旁打了个招呼。

    伊弗莱:“这是在做什么?”

    欧里诺:“陛下特意为殿下安排的,祛除殿下身上的污秽,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待遇。”

    这代表着国王的重视与宠爱。

    洁白的圣袍在身,洛斯修宛若一尘不染的圣子,散发着神圣的光辉,昳丽的面庞无悲无喜,垂眸静静站在原地,将他拉入人间都似是在玷wu他的圣洁,这是无法私藏的美丽。

    真漂亮啊。

    欧里诺看着伊弗莱有些出神的眼神,挺着胸膛骄傲道:“殿下真厉害,你一定也这么想吧。”

    半晌,他才听到伊弗莱“嗯”了声。

    回到王宫之后,有专程的医生来给洛斯修看伤,他身上的伤伤得严重,而且反复发炎,没那么容易好,医生开了药,需要每天早晚上一次药,还有内服的药,早中晚服用三次。

    国王陛下得知过后很愤怒,来探望过洛斯修一趟,二人不知在房中说了些什么,陛下离去时,脸上已窥不见喜怒。

    伊弗莱搬到了洛斯修的房间边上,住在了他的宫殿中,洛斯修把上药的事儿交给了他。

    入夜之后,两人共进晚餐,啃了好一段时日的粗糙面包,今天洛斯修让人备的晚餐很丰盛,面包很柔软,口感非常好,鱼肉也很美味。

    伊弗莱的注意力尽数被食物吸引。

    洛斯修挑了刺,将鱼肉放在了伊弗莱面前的碟子里,桌下的腿轻轻勾了一下伊弗莱的小腿。

    他从前见过某位贵族和他的贵夫人做过这种暗度陈仓的事,便在这个时候突然兴起了。

    伊弗莱用餐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过来,洛斯修支着下巴,银色长发散落在肩头,“好吃吗?”

    “还不错。”伊弗莱道。

    膝盖在桌子底下被触碰了一下,伊弗莱将嘴里的食物吞咽进去,对面的洛斯修唇边带着得体的微笑,桌下却做着不太得体的事情,一心两用的为他挑着鱼刺,似乎还有些乐在其中。

    “殿下,你……”伊弗莱欲言又止。

    洛斯修偏头,脸上带着无辜的笑容:“怎么了?”

    他不做的太明显的话,伊弗莱总是不会察觉到他的用意。

    伊弗莱看着他的表情,摇了摇头:“没什么。”

    “等会记得来我房间为我换药。”

    “好的。”

    “伊弗莱。”洛斯修忽而又叫了声他的名字。

    伊弗莱看向他,“嗯?”

    只见洛斯修站起身,上半身探了过来,手里拿着丝绸手绢,在他唇角擦拭了一下,“沾到了呢。”

    他的这种行为让伊弗莱感到似曾相识。

    伊弗莱想起自己也为他做过。

    不愧是他默契的好兄弟。

    “谢谢。”他道。

    洛斯修将手帕叠了起来,放在一边,撑着下巴望着伊弗莱进食的脸,男人吃起东西来,也是叫人很有食欲,明明是很普通的食物,可他吃的却很香,单纯的在享受着美食。

    真单纯呢。

    晚餐之后没多久,伊弗莱就从仆人手中拿了药进了洛斯修的寝宫,洛斯修站在全身镜前,洗过澡后换上了浅金色的睡袍,银色长发半湿的落在身后,银灰色的眸子从镜中看了伊弗莱一眼,抬手解开身上的扣子。

    伊弗莱给他换过很多次药。

    洛斯修坐在柔软的床边,伊弗莱蹲在他面前,将托盘放在一旁的桌上,伸手先将洛斯修身上缠绕的纱布解下。

    洛斯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见他专心致志的在上药,抬起腿,踩在了男人的膝盖上,圆润的脚趾都泛着粉嫩的颜色。

    伊弗莱一顿,将他的脚放回到了拖鞋里,“会着凉的。”

    可老实不过片刻,洛斯修又抬腿勾了一下他的衣摆,“伊弗莱,我好看吗?”

    伊弗莱抬头看着他,“好看,殿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洛斯修问。

    伊弗莱:“我在给你上药。”

    “你看着我。”洛斯修执拗道,白天里的那种伪装尽数褪去,留下的是那个本性暴露的王子殿下。

    “我在看着。”伊弗莱说,他忽而凑上前,洛斯修一时没有防备,往后退去,一下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伊弗莱的手支撑在他脑袋旁边,洛斯修和他那双清澈的琥珀色眸子对上,眨了下眼睛,身上绷带散落在床上,银色发丝铺展在他身后,仿佛一幅美丽的壁画,夹杂着情与欲。

    伊弗莱伸手,碰到了他的脸,洛斯修闭了下眼睛,伊弗莱替他将眼角落下的一根睫毛摘下,道:“你真漂亮。”

    洛斯修睁开眼,看着他将那根睫毛握在掌心,伊弗莱的声音低沉磁性,说话放低柔了嗓音,听着便是温柔又深情的语气。

    “无论任何时候。”

    洛斯修眸子微睁,心跳得快了起来。

    伊弗莱起了身,洛斯修撑着床起身时,掌心按压到了一个凉凉的圆形东西,有些硌,他握紧拿起来一看,是一枚熟悉的蓝宝石扣子,扣子后面还有独特的蔷薇花纹路。

    “这个……从你身上掉下来的?”洛斯修问。

    伊弗莱扫了一眼,摸了一下口袋,摊开掌心道:“是我的。”

    “这是我的扣子。”

    “你之前说不要了,所以我剪下来了。”

    “为什么?”

    “它看起来很值钱。”

    “但你好像并没有卖掉它。”

    伊弗莱顿了一下,“不想卖了。”

    洛斯修没有再追问下去,低头抚摸着那颗蓝宝石扣子,把扣子放在了伊弗莱的掌心,道:“过几天晚宴结束之后,你来我的房间找我。”

    “嗯?”

    “之前谈好的报酬,我会如约给你。”他说,“这几天我也许会比较忙碌,如果你愿意等待的话。”

    “报酬”两个字在洛斯修的唇齿间暧昧不已。

    粗神经的伊弗莱这一回终于感受到了洛斯修话里的暧昧,他踌躇了一下,道:

    “你会给我金币吗?”

    “是的,很多。”洛斯修说,“多到……能让你满意的程度。”

    “好的。”伊弗莱放下心来。

    *

    晨间的鸟鸣悦耳,白鸽站在屋顶上,伊弗莱早早的醒来,在回廊的门口看到仆人端着托盘站在洛斯修房间的门口。

    该换药了,可洛斯修还没醒。

    仆人有些奇怪道:“洛斯修殿下自八岁起就没有睡过懒觉了。”

    “我进去看看。”伊弗莱道。

    这是洛斯修给他的特权,允许他进出他的房间,伊弗莱担心他出了什么意外。

    “那就拜托你了。”仆人将托盘交给了伊弗莱。

    伊弗莱推门进去,房门重新合上。

    房内窗帘紧拉,柔软的大床上拱起,洛斯修卷缩着身体睡着,看起来睡的十分的不舒服,眉头紧皱在了一起,脸上还覆盖着一层薄汗,嘴唇紧抿,浑身处于紧绷的状态。

    伊弗莱将托盘放在一边,蹲在洛斯修床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洛斯修殿下……”

    洛斯修猛然睁开了眼睛,呼吸又粗又沉,视线停留在伊弗莱的脸上。

    伊弗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拽着手腕扯着上了床,压在了床上,银发垂落,扫过伊弗莱的颈间。

    “洛斯修……”

    “嘘……”洛斯修食指抵在他唇边,低头亲吻他的脸颊。

    洛斯修这浑然是霸王硬上弓的模样。

    “伊弗莱……”他在他耳边叫着他的名字。

    “殿下——”

    “你别……别这样,放开我……不要这样……”伊弗莱翻身擒住洛斯修的手腕,将他压在了身下,脸上绯红,“别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这样显得我很长_(:з」∠)_

    今天有点忙,没有检查,有错别字的话等明天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