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4章 第 184 章

    老宋家从上到下,或许只有宋延安还在固执地认为佳佳是吉安的对象。(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项小羽拿这个屡教不改的臭小子没办法,弄不清他如此固执己见的原因,便只好反复叮嘱他,不许在佳佳跟前胡说八道,否则万一被佳佳爸爸修理了,她是不会管的!

    “我没在她跟前说,”延安挨到妈妈身边,盯着她切西瓜,“我只跟你说了。”

    “跟我说也不行,你从哪里学来的词?知道对象吹了是什么意思嘛?”项小羽用屁股撞了他一下,将这粘人精弹开,“站直了好好说话。”

    延安摸了摸被撞的肩膀,又半点不记仇地重新靠过去,笑嘻嘻地分享他听来的八卦:“辛奶奶家小静阿姨的对象就吹了,她还得找新对象。辛奶奶说吹了就是闹掰了,不能结婚的意思。”

    “我是送你去学钢琴的,不是让你听闲言碎语的。钢琴还没弹明白,没用的知识倒是记得清清楚楚。”项小羽用沾着西瓜汁的手指,没好气地在他脑门上点了点。

    “我,我不小心听到的!”延安抬手胡乱擦了一下脑门,就将脑袋探到菜板前,“啊呜”一口咬下一块西瓜尖。

    项小羽将那块西瓜递给他,让他到一边啃去,想到他刚刚的爆料,便好奇地问:“你哥跟佳佳怎么啦?佳佳怎么不来家里玩了呢?”

    “他俩闹掰啦!”延安蹲在地上啃西瓜,还不忘叹口气,为难道,“他们吵架,我都不知道要站到哪边了!”

    “哪边对就站在哪边呗。”

    “那我觉得他们说的好像都对呀。”

    项小羽好笑道:“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主见!”

    小孩还不知道主见是什么意思,傻乎乎地咧着豁牙子笑了半天,又去啃西瓜了。

    “吉安为什么跟佳佳吵架?”

    项小羽对儿子吵架的原因比较好奇。

    作为提早出生了十几分钟的哥哥,吉安向来很照顾弟弟,所以这孩子长到这么大一直很能包容其他小朋友。

    即便在幼儿园里遇到了特别不待见的小孩,他顶多是疏远人家,不跟人家玩,但是很少会开口吵架。

    若是被惹得不耐烦了,他会越过吵架这一步,直接跟人干架的。

    所以,项小羽这个亲娘,还是头一回遇上吉安因为跟人吵架而独自生闷气的情况。

    “佳佳听我们讲了青蛙王子的故事以后,就说想当小公主,但我哥哥说小公主不好,不让佳佳当。”

    “小公主为什么不好?”

    延安吭吭哧哧解释半天,项小羽还是没太听懂。

    这个故事是双胞胎最先学会的外国童话,而且已经可以很熟练地用英文背诵了。

    上个礼拜他们在班级里用英文讲故事,还被小琴老师重点表扬了,额外给了每人两朵小红花。

    小哥俩回家以后,美得直冒泡,跟爷爷奶奶显摆完,还往海浦打了电话,与还在办公室加班的老父亲显摆了一通。

    故事被讲了那么多遍,项小羽还从没听吉安说过,他不喜欢里面的小公主。

    将切好的西瓜端出厨房,她挑了一块最大的递给吉安。

    然后纳闷地问:“宝宝,你不喜欢青蛙王子那个故事里的小公主吗?”

    吉安瞧了坠在后面啃西瓜的弟弟一眼,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喜欢啊?”

    “她遇难的时候,青蛙帮助了她,但她说话不算话,拿到金球以后就不想跟青蛙做好朋友了,一点也不诚实。”

    “她是小公主,年纪还小呢,她的国王爸爸纠正她以后,她就改了呀!”项小羽试图替小公主辩解几句。

    “可是青蛙王子还是青蛙的时候,她可嫌弃青蛙啦,还把它摔了出去。等到青蛙突然变成了王子,她又要跟王子结婚……”吉安露出一副很不理解的表情。

    项小羽心说,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可能小公主就是看脸吧。

    “宝宝,青蛙就只是一只青蛙而已,你不能要求小公主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一只青蛙。没人能真的做到与青蛙共用一个餐盘,睡同一张床。”

    项小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跟学龄前儿子探讨这种问题。

    正常的小朋友,难道不是看到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满足了吗?

    吉安很认真地说:“但它是一只会说话的青蛙!跟别的青蛙不一样!国王爸爸教训了小公主以后,她也没有改好呀,她是被逼着跟青蛙做朋友的,对青蛙一点也不好。我要是王子,才不会跟她结婚呢!”

    “……”项小羽提醒道,“是小公主让它从青蛙变回王子的,这算是有救命之恩了吧?”

    吉安坚守底线地摇头:“那我可以给她多多的钱。”

    “可人家是公主,也很有钱的!”亲娘再次提醒。

    吉安抿着嘴坐在那里生闷气,西瓜也不吃了,冥思苦想有什么办法可以代替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项小羽没想到她儿子竟然会因为一个童话故事的结局而苦恼。

    不过,这也让她突然意识到,吉安已经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了,并不是以前那个随便什么故事都可以打发时间的小宝宝了。

    项小羽试图开导开导钻牛角尖的儿子,“那个故事太短了,有很多内容被省略了,兴许王子本人很喜欢小公主呢,否则他怎么就偏偏选中了小公主帮他打破女巫的诅咒呢!你也说啦,他是一只会说话的青蛙,其实他也可以试着找别人帮忙的……”

    闻言,吉安瞬间就蔫儿了,而一旁用一颗大门牙啃西瓜的延安却嘎嘎嘎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呢?”

    延安坐在沙发上,一边嘎嘎嘎,一边晃着脚丫子说:“佳佳也是这么说的。她说青蛙王子就是觉得小公主长得好看,才让小公主救他的,变成人以后,还偏要跟小公主结婚!”

    所以,两个小孩你来我往地吵了起来,都说对方不是好人……

    项小羽:“……”

    小孩子的世界,她已经看不懂了。

    “佳佳只是想扮演小公主,你就让她当嘛,干嘛给人家泼冷水,说一些扫兴的话!”

    你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娶媳妇!

    吉安鼓着嘴想了一会儿,最终退让了一小步,妥协道:“她如果只是想当公主的话,可以当白雪公主。”

    项小羽:“……”

    小孩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

    不知吉安是怎么跟佳佳说的,反正项小羽隔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又在自家客厅里见到了小吃货佳佳。

    三个孩子已经重归于好,毫无芥蒂地凑在一起看电视了。

    佳佳见到项小羽进门,将黏在电视荧幕上的视线收回,很有礼貌地跟小项阿姨问了好。

    “小公主来啦?”项小羽笑着打趣,又将刚买回来的奶油蛋糕放到茶几上,让三个小朋友分着吃。

    “阿姨,我不是小公主,我是白雪公主啦!”佳佳很欢快地答。

    项小羽夸了她两句,又逗着她说话:“那我家吉安和延安,谁是王子啊?”

    “他们都不是王子!”

    吉安将注意力从电视上分出来一些,解释道:“我们是小矮人!白雪公主和小矮人是好朋友!”

    “……”项小羽看向前几个月还自诩是小王子的延安,问,“延安,你也想当小矮人啊?”

    延安没什么所谓地说:“嗯,我当小矮人也行,反正我们不是一个故事里的,白雪公主这边人数不太够,小琴老师让我们凑个数。”

    项小羽:“……”

    她已经分不清儿子们对于童话到底是沉迷还是清醒了。

    佳佳从自己的小书包里翻出一个牛皮纸包,递给项小羽说:“阿姨,这是我妈妈让我带给你的。”

    “你妈妈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啊?”项小羽笑着接了过来。

    佳佳总在他们家吃饭,陈妍时不时就要做一些吃的东西送过来,两家也算有来有往了。

    “这次不是我妈妈做的,”佳佳在牛皮纸包上使劲嗅了嗅,陶醉地说,“这是我姥姥做的香肠,可香啦,我自己就能吃一整根!”

    延安拆台道:“你每次吃香肠都是吃一整根的,从来不剩……”

    佳佳小丫头立马横眉立目地瞪了他一眼。

    项小羽没理会三个孩子的眉眼官司,给他们准备好水果零食,也给二黑分了一个苹果,便回房间工作了。

    省大新闻系会给学生安排两次实习机会,一次在大三下学期,是短期实习,一次在大四,实习期会长一些。

    很多同学已经开始争取自己下学期的实习单位了。

    不过,项小羽还在犹豫,如果只有一次实习机会的话,她是必定要争取去广播电台的,但是既然有了两次机会,那她就想去看看报社里是如何工作的。

    “你要是想去广播电台工作,就目标明确地盯住广播电台,不要三心二意。”孟玉裁听了她的打算劝道,“这两次实习,加在一起也不足半年,这半年是让你熟悉环境,熟练业务的。等到毕业分配到单位,就可以直接上手工作了。而且你的实习单位很有可能就是你未来的工作单位,两个单位的就业方向不一致,万一被分配到了报社,你怎么办?”

    “学了好几年的新闻,我就是好奇报社里的工作。”

    “如果只是出于好奇,就没有必要浪费这次实习机会。”孟玉裁建议道,“你要是实在想去报社看看,可以在寒暑假的时候,自己找个报社实习一段时间。我跟曲艺报社的副社长还算熟悉,到时候可以请他帮帮忙,去他们报社学习几天。”

    她平时很少过问儿媳妇的学业和工作。

    大学生在她这里已经是很有能力的大人了,所以,儿媳妇如果不开口的话,她通常不会穴手对方的工作。

    这次会主动相劝,也是想让她少走些弯路。

    项小羽对婆婆的提议有点动心,又不太好意思用她的人脉关系。

    “我这样过去,会不会给人家报社添麻烦啊?”

    孟玉裁笑道:“省大新闻系的高材生往年都是他们抢着要的。这个报社不算大,每年能分配到他们那里的新闻专业大学生只有一两个。只要你能写出像样的稿子,他们就是欢迎的。”

    “妈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干,不给你丢脸!”项小羽郑重地保证一番,又兴冲冲道,“那我明天就去学校把实习意向表填了,都选广播电台。”

    孟玉裁笑了笑,不放心地叮嘱:“你就选省广播电台,海浦那边的先不要选了。无论是什么系统的工作,都是下去容易上来难。宋恂虽然在海浦工作,但是等你毕业的时候,还不知是什么情况。你不要为了迁就他,就放弃更好的工作机会。省广电的平台是下面的地方台不能比的,如果有机会去省台,还是得争取去省台。即便以后想回海浦,你从省台调过去,资历也不一样。”

    项小羽被婆婆关心了一通,心里暖洋洋的,揽上她的臂弯不住点头。

    *

    这件事婆媳俩谁也没跟宋恂说,等到十月份,听说媳妇的第一个实习单位被定在省人民广播电台电视部门的时候,还替媳妇高兴了一番。

    “第一次去实习,你自己买几件漂亮衣裳穿吧。”宋恂在电话里说。

    项小羽心里熨帖,嘴上还要反驳道:“我们刚去实习一般都是当实习编辑的,整天做案头工作,穿那么漂亮给谁看啊!”

    “打扮得端庄漂亮点,也能吸引领导的注意嘛,万一就选中你去当主播了呢。”宋恂逗她,“到时候我也能在电视里看到我媳妇了。”

    “哈哈,那行,我去买两身漂亮衣裳穿穿,也给领导们一个慧眼识珠的机会,争取让你早点在电视里见到我。”

    夫妻俩相互调侃了几句,直到宋恂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项小羽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

    “经理,你今晚约了跟炼油厂的孔厂长见面!”孙翊进门提醒。

    宋恂看一眼手表,已经快六点了。

    这所谓的见面,就是凑到一起打牌,他今天有点懒得动弹,不太想去。

    为了解决燃料紧缺的问题,他这几个月偶尔会去炼油厂孔厂长组织的牌局上打打牌。

    牌桌上基本都是与孔万霖相熟的几个公司和工厂的经理厂长。

    宋恂前几次去打牌,牌友都不固定,只有孔万霖像个秤砣似的,每次都稳稳地坐在牌桌上。

    不过孔万霖还算有分寸,牌局没有彩头,就是纯打牌。

    更像是为了让大家交换信息而临时组织的平台。

    输牌的那家下次请客就是了。

    所以,宋恂才会坚持了下来,每个月去他的牌局上露面一两次,听听最近地区里的新鲜事。

    前段时间塑料包装厂的建厂审批通过了,他一直在忙建厂的事,前两次的牌局都没去。

    孔万霖打电话来说,今天的牌局定在炼油厂招待所,意思就是上次的牌局是他输了,这次轮到他请客。

    宋恂今天确实应该去给他捧捧场的,但他心里实在提不起什么劲头。

    一帮男人凑在一起打牌,抽烟的人是少不了的,他每次从烟熏火燎的牌局回来,都感觉自己是一盘腊肉。

    孙翊看出了宋恂的犹豫,心知他不太想去,便劝道:“经理,你要是不想去打牌,不去也没什么吧?咱们跟石化公司的供油合同已经签了,现在柴油供应紧张的问题缓解了不少,炼油厂的油对咱们也不是太要紧了。”

    宋恂揉了揉太阳穴说:“咱们以前也不是没跟其他单位签合同,签了合同也可以毁约。人家就说拿不出油来,你还能拿枪逼着他把油交出来不成?干企业跟持家一样,不能借一升米做一顿饭,即使没有存粮,也得确保找得到粮源。万一哪天石化公司那边出了问题,咱们也能及时找到替补。”

    他跟孔万霖打了好几个月的牌了,一次也没提过供油的话题,就是单纯的打牌。

    一是因为跟石化公司签了合同以后,柴油供应还算正常稳定,二是因为以他们当时的交情,即便他提了,也是被婉拒的下场。

    毕竟每天找到炼油厂头上的单位实在太多了,他想答应也答应不过来。

    既然公司里的柴油供应不着急了,他与人往来的目的性也就没那么强了。

    这才能让孔万霖隔三差五地打电话约他打牌。

    不过,今天宋恂不太想去,正要拿起电话,推了今天的牌局,却听办公室的门被人急切地敲了几下。

    孙翊拉开门,进来的是渔轮修造厂的厂长文涛。

    “老文,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宋恂见他满头大汗,赶紧问,“出什么事了?”

    “宋经理,对不住,我这有个急事想请公司领导帮帮忙。”文涛摘下眼镜,用袖子抹了一把汗。

    “你坐下慢慢说吧。”

    “宋经理,公司在锦州那边有没有业务?或者认不认识能在锦州铁路部门说得上话的人?”文涛刚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

    渔业公司跟那边没什么业务往来,几乎没怎么联系过,宋恂将水杯推给他,问:“到底怎么回事?”

    “公司不是动员大家向外横向联系嘛,我们厂供应科联系了那边的一个钢厂,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来一批钢材。没想到起运的时候卡死在锦州车站了,我们派了两拨人去当地提货,结果都没提出来。”

    “你派出去的人还在当地呢?”

    “对,你也知道钢材是紧俏物资,我就怕有人盯上这批货想截胡。”文涛抹了抹额上的汗说,“这样的事这两年没少发生,光是我听到的就有三四起了。钢厂那边不负责运输,今天打电话来说,如果咱们再搞不定车站,这笔订单就只能取消了。关键是,厂里还等着这批钢材办事呢!渔轮的订货合同都跟人家签了,没有了这批钢,渔轮交付就成了问题。”

    文涛也是没办法了才求到宋恂这里来,他们是第一次跟对方合作,在当地基本就是两眼一抹黑,一时找不到能说得上话的人。

    就指望着公司这边能帮帮忙了。

    宋恂跟公司的其他几位领导说了这件事后,大家纷纷想办法托人找关系。

    他拿起电话拨给在锦州附近船厂工作的几个同学,可惜人家跟铁路部门也没什么联系。

    “老文,这事你先别着急,我最晚明天中午给你消息,”宋恂靠坐在座椅里,敲着手指思忖片刻,便起身拿起外套说,“你回去休息一下,等我通知吧。锦州那边咱们从来没来往过,我找其他人帮忙问问。”

    *

    宋恂最终还是去孔万霖的牌局赴约了。

    炼油厂招待所这两年的效益挺好,而且厂长还经常在这里请客,所以装潢设备都属于中上水准的。

    虽说是输牌的人请客,但也只是提供一个场地而已,大家都是来打牌聊天的,没什么人有心思喝酒吃饭。

    宋恂进门的时候,屋子里烟雾缭绕,牌局已经开始了。

    坐在上首的卷烟厂厂长贺学锋,见了他便打趣道:“小宋,我们可都商量好了,下次说什么也得见识见识你们渔业公司的招待所长什么样!”

    宋恂呵呵一乐,大方道:“行啊,你们今天都加把劲儿,我要是输了就自掏腰包,请你们去尝尝地道的南湾海鲜。”

    他打牌的成绩一直处于中游,不是第二就是第三,既没大杀四方,也从没请过客。

    大家一开始还没察觉,前段时间突然有人说,还没见过渔业公司的招待所长什么样呢。

    众人这才惊觉,宋恂跟他们玩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一次客也没请过。

    所以,最近大家的一致目标就是把宋恂干趴下,让他请客!

    谁知道这家伙这个月都没露面,孔万霖电话催了好几次,今天好不容易把人喊出来了。

    孔万霖的秘书自动将位置让给宋恂,又忙里忙外地给几人端茶倒水上水果。

    宋恂玩笑道:“小郑这个地主之谊尽得好,比你们孔厂长热情多了。我这里不用你忙,你跟小孙出去玩吧,都是年轻人。”

    房间里安静下来,贺厂长才笑着问:“小宋,你最近忙什么呢?喊了这么多次也不见你出来!”

    宋恂随手打了一张四条,答道:“船厂那边有点事,弄了一批钢材卡在外地的车站了,就在忙这个呢。”

    “呵呵,钢材啊,不用问,肯定是被人盯上了。”孔万霖慢悠悠地摸牌,嘀咕道,“商品经济好是好,就是有些人开始不讲规矩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还是让厂里注意点吧。”

    宋恂点点头,“船厂的业务员已经过去了,具体消息还没传回来。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得在当地找个能在交通运输线上说得上话的人才行。”

    “正该如此!”自行车厂的魏刚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朝中有人好办事嘛。”

    宋恂码了一会儿手上的牌,打出一张一万。

    只听对面的贺学锋突然惊喜地喊道:“碰!”

    而后笑着对宋恂说:“小宋,从你手上碰牌可不容易啊!哈哈哈!”

    宋恂心说,我要是总能让你碰牌,你这会儿还能这么快乐么……

    他笑了笑问:“老贺,听说你以前在辽宁的烟草公司干过挺长时间?锦州那边你有熟人么?”

    “有是有,不过,现在已经退休了。”贺学锋抽空瞅了他一眼。

    “退休了不怕,老同志更能说得上话嘛。”宋恂又给他喂了一张牌,笑道,“你帮我们跟老同志联系联系,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有啥重谢啊?你先说说。”

    “我请客,去我们渔业公司的招待所吃一顿南湾年菜怎么样?正宗的‘八鲜过海’,海鲜全是现捞的!”

    贺学锋又碰了他的牌,心情不错,便笑吟吟地答:“一顿可不行,三顿还差不多!”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2914:58:40~2022-04-3015:38: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水滴石穿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胖金、半颗山竹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洋葱100瓶;巴啦啦80瓶;医染溦笑、rrofhz60瓶;小熊杯、挪威的森林、弌乁攺弋、琉璃50瓶;王子呵呵呵40瓶;鱼鱼鱼呀38瓶;格格莁、阿畔的猫、蓝蓝酱30瓶;方也、艾利、啊炤小可爱、su.、一一、cypherfnm、修修哒、西罗今天暴富了吗、21266445、ai、3626597920瓶;局外人、阿初、潇潇、小樂兒、我胖林呀、25469051、56204360、月、糖不苦、3395640、41048378、橘猫喵喵、风烟俱净、wenny、珊瑚海里珊瑚虫10瓶;天天向上的嘟嘟8瓶;啾啾啾啾啾啾啾7瓶;白萝卜6瓶;靛青蓝、让让、夏天又要来了╭(╯ε、煮酒品香、无双&卡卡、我来转转、浅陌、lucy、遥远星空5瓶;一叶落4瓶;nuannuan、ee3瓶;樱桃小丸子2瓶;爱你哟、晨熙麻麻、清扎、宅啊宅、芃芃、乐趣、小王子的易只烊、healer、最初的梦想、玖兰fre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