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8章 年华似水

    绿韭看许东阳一眼,觉得最近在家里被人觉得烦躁,女的呢,最好是有点自己交际,第二天她就先去单位去了。(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得销假是不是,大领导见到她,还笑着问了一句,“好没好?”

    “好了,现在工作感觉浑身是力气了。”

    老大就笑了笑,绿韭先去人事那边,递交假条过去,一路上遇见人很多,她打招呼的人就特别多。

    一趟下来得一个小时,潘芳芳现在调动了,两个人聊一会儿,绿韭觉得好久不吃饭,“晚上吃饭啊。”

    “行。”

    再去喊人一起,其实真的想喊的没有几个,男的女的不一样。

    男的呢,年纪越大,他的饭局就越多,然后各中朋友也越多,越来越多。

    女的呢,是一个精简人的过程,二十岁可能是一桌子女的七八个一起玩,三十岁的时候可能就三四个,等四十岁发现,你闺蜜聊的最好的,可能就一两个了,而且这一两个,能基本满足你日常心理需求了。

    潘芳芳近期孩子上高中了,就比较给力,她可算是熬出头了,“行,晚上去,我可算是好了,现在晚上十点去接就行了,不用一天三个点了,可算是解放了。”

    你不知道啊,上小学还好,最起码晚上不上课,初中的话,八点多就得去接晚上,这个点,可以让你下班了什么也不用干,就回家做好饭,然后接孩子,然后孩子回家吃饭,然后你开始干家务。

    老公的话,她老公当初是挺会的,挺好浪漫的,什么小气球什么小灯光的,都很分氛围的,所以有些地方呢,不满意也结婚了,不能样样都满意,最起码对自己可以,就是当初彩礼不想给。

    有点事情做晚上就比较好,潘芳芳撸起来袖子,她热,有火,“你说要男人什么用的,干什么什么不行的,家里都得我来干,大冬天我去接孩子,骑着车去接,得提前二十分钟到吧,冻的都哭了。”

    人老公呢,工作调动一下,人家忙工作去了,每周末才回来,你说享福不享福。

    “我现在才觉得我亏,结婚都是女人吃亏。”

    那时候给小花什么的给哄住了,当牛做马的现在。

    绿韭就爱听她说话,挺直接的,这人不玩虚的,有什么说什么。

    郭姐呢,这都快退休的年纪了,真的看这俩人从年轻时候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算了吧,你别说了,谁不是带孩子的,你指望男的带孩子,他给你工资就不错了,有的男的工资都不给家里。”

    “也是,他工资都给我的。”

    老公这么多年,已经吐槽到不想吐槽了,就说孩子,这话题就是这样的,不是围绕着家庭,就是围绕着工作,绿韭划拉自己手机,穴一句话,“你看,红叶,我们周末去看红叶吧,枫树很多。”

    “如果再来不及看秋天,秋天就过去了,我一直生病,都没有来得及去看。”

    两个人四只眼睛,看着她举着的手机屏幕,挺美的,话题就暂停一下,“去,赶紧去,你每年都喊着去看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秋有什么好看的,什么是秋。”

    听潘芳芳一脸的暴躁,绿韭比划了一下,很得意,“就是叶子黄了,红了,然后枯萎了,五颜六色的季节,色调是莫兰迪色的,像是夕阳变成了深橘红色,火烧云卷着秋香像炊烟一样的暖,还有——”

    “你别说了,快吃饭吧,我听你说一句也不懂。”潘芳芳举着筷子,撇了绿韭一眼,这人,她也不知道从年轻时候怎么跟她玩一起去的。

    绿韭脾气现在好得很,“好的,吃饭,那我们到时候去,谁开车啊?”

    潘芳芳心疼油费,想公交车去。

    绿韭死活不愿意,“要走很久,而且下山会很累的,要是再坐公交车。”

    “让许东阳开车去。”

    绿韭鼻子轻轻哼一声,“我得自己去,可不想带着他,他这几天,我跟你讲,对我态度很不友善。”

    几个人一起咿呀了一声,“也就是他脾气好,我跟你早离婚几百次了,我一天跟你日子过不下去。”

    潘芳芳话最多,因为嘴最快。

    郭姐总拉架,“行了行了,吃饭呢,我让我家开车去。”

    两个人这才各自满意的,安稳坐下来吃饭,绿韭是不太谈起来家里人的,因为没有什么好谈的,老公要吐槽,无非就是昨天对自己态度不好,前天走路踩着她鞋子了。

    鸡零狗碎。

    说孩子,就是老二胖了能吃,沛沛在外面很努力。

    太具体的,她也说不上来,这人活的就很佛系了。

    很有品位的,大晚上的喝了两杯啤酒回家,到家就喝水,一杯一杯的。

    看许东阳还在沙发上看电视呢,绿韭心里就有点得瑟,嗯,知道我重要了吧,没跟你一起吃完饭失落了吧,空虚了吧。

    平时都不看电视在沙发上等的,都去卧室看的,今天跑外面看,她可不甩人。

    美滋滋洗澡去了,出来看许东阳已经在卧室了,人回卧室看电视了。

    不经心的问绿韭,“晚上吃什么了?”

    “你不要管,我吃的可好了。”

    许东阳忍气吞声,“嗯,那肯定的,没有白花的钱,外面饭肯定比家里好吃。”

    绿韭这会儿心里就爽歪歪,走男人的路,让他们无处可走,她以后隔三差五出去聚餐,让你嫌我烦人。

    爱搭不理的,自己擦护肤品,很投入了,觉得心情好,喝了酒,然后洗了澡,皮肤一级棒啊,很陶醉的状态下护肤了。

    结果后面脖子就给人一把捏住了,许东阳狞笑,“你耳朵呢?”

    另一只手捏着她左耳朵,绿韭仰着脖子减轻压迫,脸露出来对着许东阳,吓死了,赔笑,“这呢,这呢,我想着护肤了跟你说,你看你着急的。”

    “问你,吃的什么?”

    “你先松开。”

    许东阳不松,绿韭就哄人,这女人嘴特别会说,“哎呀,疼了,我们家帅哥啊,你轻一点,你看看你们家仙女脖子这么细,要断的呀——”

    呀——

    许东阳松开手,绿韭就跳起来躲开了,一边腿撞着凳子,一边鬼喊,“狗屎,我今晚吃狗屎。”

    恶狠狠的,我就不说,问就是狗屎。

    叛逆起来,我连自己都骂。

    许东阳胳膊长腿长,就拽她,她蹦哒来回跳,嘴里哎呀哎呀的配音。

    眼看着要到墙角了,马上就怂了,“我错了。”

    干脆利索,也逃不过一把好拧。

    阿姨拍了拍老二,自己竖着耳朵听了一下,翻个身继续睡,心里唏嘘,多大了,俩人还跟小孩一样。

    嗷嗷的天天闹腾,你别给孩子吵起来了。

    女的力气在男的面前,就跟没有一样,绿韭蹭蹭蹭的趴在床上,自己玩累了,气喘吁吁的,额头上又带着汗了,开空调,自己歇口气,爬起来靠着枕头,“今天算你赢,我今晚可不跟你一起睡,你自己不要靠着我,得有距离。”

    许东阳哗啦拉夏凉被,自己躺下来,占一半,斜眼看她,意思是谁怕谁。

    绿韭也一抖擞被子,躺下,一半床,并且还翻了个身。

    都觉得自己可牛掰了。

    闭着眼睛,绿韭脚趾头来回晃荡,美滋滋的。

    也睡不着,但是就想这样闭着眼躺着,很舒服,特别放松,脚丫子想怎么得瑟就怎么得瑟的。

    空调不冷不热的,一点点被子贴着脸颊,像是贴在云层里面,飘飘然的惬意。

    “你生病的时候,我给你——”

    许东阳的声音在夜空中一下绽放,一点睡意也没有,冷冰冰的对着眼前这个白眼狼说话。

    白眼狼觉得这是施恩图报,并不屑一顾,嗓子眼的小曲没忍住哼出来了。

    许东阳沉默,又加一句,“当年你去医院发烧,死皮赖脸躺我值班室……”

    施恩图报可以,玷wu我人品不行,绿韭豁然翻身,跟个鸡蛋一样滚过去,抱着许东阳胳膊,“你话怎么说的,怎么说的,我跟你说,那是我生病了,没病床给我。”

    她也想躺着啊,也想舒服一点,就蹭一下呗。

    许东阳给她挪动了一下脑袋,“是的,你说的都对,我以后可不敢说你了,你看你能的。”

    安稳好她脑袋,然后一下子戳过去,她脑壳也轻,轻飘飘的一下推出去,不像是里面有水的样子。

    他觉得两个孩子,没有一点点继承妈妈的性格,老二这孩子逻辑很鬼才,沛沛就更不用说了,做事沉稳大气,处理事情带风。

    不过有一点沛沛跟妈妈很像,脸很像,尤其是嘴巴跟眼睛鼻子。

    小小的嘴巴,小小的鼻子,大大的眼睛,但是组合在一起,就不显得小巧,非常的舒服。

    跟绿韭那尖酸刻薄的嘴,无理取闹的心可不一样。

    沛沛要八年在那边,再回来的时候,正当年华。

    一个女孩子,有时候也很难过,等过圣诞的时候,那边很开心,她跟同学有一起庆祝,很丰盛。

    因为有时差,结束的时候那边已经很晚,但是给绿韭电话很正常,“妈妈,我有点想家了,今晚很热闹,东西很好吃,但是我有点想我的家乡,那中想念你知道吗?”

    绿韭轻轻的嗯一声,“知道,极致的狂欢过后,一群人的落寞。”

    很流行的,狂欢是一群人的狂欢,孤独是一个人的孤独。

    她提了下声音,“沛沛啊——有时间安排一下休假,回来一下吧,妈妈最近学锅包肉,我觉得很好吃啊,你来尝一下。”

    “好——”

    沛沛是年前回来的,她把创新项目时间提前安排了一下,这样时间会空出来一段时间。

    绿韭其实之前做成功一下,但是本次由于太想表现自己了,里面加了菠萝芒果一起炒的,味道非常独特。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菠萝跟芒果一起吃,真的难吃,难怪大家平时不这么搭配。”她给自己洗白,也想表现好一点,让大家为自己厨艺惊艳一下。

    一边飞快的筷子选出来菠萝,放老二碗里,“你多吃水果,妈妈做很好吃。”

    老二也不傻,他吃的很精明,一下恼了,不好吃给我吃,“我也不吃。”

    绿韭没想到他今天很硬气,灰头土脸的倒了。

    恶狠狠的,“这次探亲你们都不要去,我自己去。”

    沛沛吃东西比较慢,一口一口的,她时刻关注老二干饭,那个样子真的是看的旁边人很辛苦,太大口了,太快了,“慢一点。”

    老二也叛逆,眼白给沛沛一点,故意逗她的,你越说,我越来劲,自己表演了手抓饭一脸闷。

    给沛沛膈应到了,别过来脸去,“妈妈,我觉得可以不用带他,有点脏。”

    绿韭本来不想带的,但是刘玥想老二去。

    她想着人多力量大,就带着吧。

    要先从东城绕一圈,年前要去给贺奶奶烧纸上坟的,三叔那边身体说不太好,喝酒喝太多了年轻时候伤到了,也要去看看。

    她跟三叔那边,年纪大了,走动的还是比较频繁的,过节不一定去,但是过节是一定去一趟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跟许东阳去,两个孩子,一个是没有空,一个是不想带。

    今年第一次这么齐全一家四口,一家都怪高兴,很珍惜彼此相处的日子,绿韭也温柔了很多,许东阳跟沛沛说,你妈像是刚恋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