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7章 魔教教主天下第一(16)

    玉狸公子不是被吓大的,霍垣看起来也不凶,威胁人时也轻飘飘没甚威胁力,可往往这样看着无害的人,切开来才是黑芝麻馅。(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尽管内心给霍垣盖了戳,玉狸公子也没立刻老实,他是一个聪明圆滑的人,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夫人可想知道为何教内守卫如此松散?”他问。

    霍垣揣着手懒懒撩眼皮,毫不留情戳破他的意图:“你在岔开话题。”

    玉狸公子一噎,有些无奈,还有些哭笑不得:“在下若说当日去秋水山庄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夫人可会相信?”

    霍垣白了他一眼,“你为什么去抢沈清逸我管不着,也没兴趣知道,我只要知道当日确实是你掳了人,和我家教主无关,把你交给欧阳知义也算是给个交代,其他事我们不操心。”

    玉狸公子:“……”不知为何,对着这一位,他颇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完全使不上劲的无力感。

    他正思索还是得靠自己逃离,他虽伤得不轻,但身上带了药,只消状态好一些趁人不备,就可离开,他自信他的轻功在江湖上鲜有人能及,只要让他把握住机会……

    还没思索完,霍垣冷不丁的靠近并在他周身几大穴道啪啪拍了几下,拍的他整个人差点疼晕过去,而疼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几下封住了他的内力真气,没有真气调动,他的轻功就是纸上谈兵。

    霍垣还幽幽说:“我家教主说,对待敌人一定不能心慈手软,不过我也是刚刚跟我家教主学的点穴,手法不精,可能有点疼,你多担待。”

    这次玉狸公子是真吐血了,被气的,气狠了,他真晕了过去。

    霍垣看着被气晕过去的人,心情颇好的拍拍手,心道:果然跟着自家男朋友学,不靠武力仅凭一张嘴就能把人给气死,可惜他功力还是差了些,要换成霍闲,指不定人能直接气死。

    招来两个暗卫把玉狸公子拖下去后霍垣又带着两个暗卫溜溜达达去逛落霞山,霍闲说了,他不在自己这教主夫人得支棱起来,毕竟自家产业,可不能叫其他人堕了名声。

    教主夫人半夜巡视,自然也发现了端倪,比如,守卫没动静,并非偷奸耍滑,而是昏迷了。

    教内的事务如守卫轮值守夜一事,是由现在基本被架空权利的骆乘风负责,守卫无论是轮值还是出事,他都有负责的义务;此外,守卫昏迷,如果不是玉狸公子下的手,那么问题只有可能出现在内部,霍垣第一个想到的是霍闲再三叮嘱他一定要警惕的巫医,而提到巫医,就不得不关注他的徒弟殷翎。

    霍垣对殷翎的观感还算不错,但若触及原则性问题和伤害到霍闲利益,他才不管对方是谁,都得付出代价。

    巡视到一半,就有人耐不住寂寞跑了出来,不是他人,正是骆乘风。

    骆乘风并非自己来,他还带了十数名下属,当他看到霍垣身后的暗卫时,眼中闪过一抹戾气,阴阳怪气道:“没想到他居然真将死士留给你。”

    “不留给我难道留给你?”霍垣睨他。

    骆乘风冷笑:“以为留两个死士给你就真把你放心上?把你留在落霞山,就是对你最大的不在乎。”话语间,他朝身后人示意。

    这位同样不是一个遵循反派死于话多的反派,两句话毕,直接动手,忠诚地执行了何为能动手绝不逼逼。

    霍垣眯眼看一眼那十来个人,下巴微抬,道:“你们若是弃暗投明,及时收手,本夫人就不与你们计较。”

    举着刀剑冲过来的人会被他这轻飘飘一句说动?嘲讽脸甩脸上信不信?

    霍垣:……信。

    他耸耸肩,往后退了一步,几乎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隐没在黑暗中的暗卫们齐齐现身,明面上霍闲给了他八个暗卫,但以霍闲对他的重视程度,自然不会那么“小气”。

    不仅不小气,便是霍闲那里,留的都没霍垣身边暗卫多。

    骆乘风瞳孔放大,更出乎他预料的是,有两名暗卫从他背后突袭,这两名暗卫是霍闲放到他们身边名曰保护实为监视用的,而在那之前,他分明已经不着痕迹给他们下了毒!

    巫医,一定是巫医给他的毒有问题!!!

    骆乘风心里暗恨,手下却一点不含糊,他虽没练过《罗刹心经》,但死士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由他管,训练套路再清楚不过。

    既然霍闲那么看中那个小白脸,那么,小白脸就是突破口。

    骆乘风眼中闪过厉茫,紧接着他内力一放,到底是多年的老油条,能在左尊主位置上待那么多年,不管脸皮功夫都已经练出来,震飞两个年轻的死士还是绰绰有余。

    他直奔霍垣而去,脸上凶相毕露,而在他看来,这一击必然得手。

    强大的内劲在两名护在霍垣身侧的死士上前时霸道地再次将他们震飞,掌风直袭霍垣面门,但在距离霍垣不到一丈时,他所以为会看到青年脸上的恐惧惊慌并未出现,反而是……跃跃欲试?

    没错,就是跃跃欲试。

    如果骆乘风能够再沉得住气一些,结局可能就不是现在这样。

    怎样的结局?

    对上霍垣的掌风,骆乘风只觉陷入强大内力的海洋,汹涌澎湃的内力裹挟着罡风从四面八方将他围困,挤压,那一瞬间,他感觉全身骨骼连同五脏六腑在内都被挤成肉饼。

    骆乘风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飞出百米远,落在地上时连滚数圈,喷出一口血,连思考霍垣为何有那般高深内力的时间都没,两眼一闭,晕死过去。

    霍垣收回手,面上淡定,心里直呼过瘾,过瘾之余还有些意犹未尽。霍闲跟他说《星辰诀》主练内力,招式是其次,他是觉得《星辰诀》上有剑法,肯定剑招更厉害,现在一看,果然,他不该不相信男朋友的话,男朋友的话从来没出过偏差。

    他练《星辰诀》将将四十天,就这四十天,他已经能一掌把骆乘风拍飞,而骆乘风的武功放江湖上怎么也排得上一流高手。

    emmmmmm……

    究竟是《星辰诀》太过逆天还是骆乘风太不抗揍呢?

    如果霍闲在场,肯定会给出第三个回答:宝贝儿,《星辰诀》强大,骆乘风也抗揍,关键在于你体质逆天,用四十天学会正常人十年都不一定能学来的内力对付骆乘风,活该骆乘风遭殃。

    别说骆乘风,就是暗卫们也罕见地有了惊讶的情绪,他们跟在霍垣身边的时间并不长,尽管如此,他们对这位教主夫人有无功夫还是一清二楚,依着霍垣那沉重的脚步,根本不像是有武功在身。

    骆乘风会那么自信,亦是吃了对霍垣判断出错的亏。

    霍垣一掌解决骆乘风,还意犹未尽,可惜,霍闲在落霞山留了整整二十名暗卫,哪怕现在仍有两名暗卫未现身,一人一个对付骆乘风那些普通手下也是绰绰有余,他没有再出手的机会。

    骆乘风被拖抹布一样拖到霍垣面前,暗卫抱拳,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

    霍垣刚准备吩咐随便找个地方关着,一想这个世界是武侠世界,有功夫就挺难搞,所以他走上前,照着之前点玉狸公子穴道时顺便用骆乘风练了个手。

    可怜骆乘风本来重伤昏迷,霍垣这没轻没重的几下又把人给拍疼醒了,但霍垣一点负罪感都没,又顺便叮嘱暗卫:“小心点,别把人弄死了,回来教主要生气。”

    骆乘风一口气堵在嗓子口,又硬生生气晕了过去。

    暗卫把骆乘风拖下去后,一直负责盯梢巫医和殷翎的两名暗卫也来了,而且他们手里拎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巫医。

    看到巫医,霍垣便皱起眉,他问:“老家伙做了什么?”

    没等暗卫回禀,巫医突然笑了一声,他的笑声苍老诡谲,听在人耳中令人毛骨悚然,而当霍垣看清他那双阴鸷眼睛里的疯癫和畅快后,心下不由一咯噔。

    巫医嗓音嘶哑说:“霍闲回不来了,哈哈哈哈哈,他永远也回不来了,这是他的报应,他的报应!”

    霍垣额上青筋突地冒出来,俯身将巫医拎起:“你对他做了什么?”问完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噬心蛊!是不是噬心蛊?”

    巫医唇角带着笑,他的眼神怨毒:“老朽活了八十七岁,从未有人敢对老朽不敬,霍闲既动到老朽头上,老朽自然回报。”不过他也是遗憾,因为他分明还给骆乘风提供了那么多掌控罗刹教的条件,骆乘风居然还失了手,朽木不可雕!

    霍垣基本得到结论,巫医能够给霍闲教训的方式无非毒和蛊,最保险的必是蛊无疑。

    “殷护法在何处?”霍垣将巫医扔在地上,问暗卫。

    暗卫回禀:“近日在外走动的殷护法是侍女假扮,殷护法下落不明。”

    霍垣眉头轻蹙,吩咐道:“传话下去,将落霞山搜遍,务必将殷护法找到。”

    暗卫听从命令行事,并没有提出怀疑诸如殷护法是否在落霞山的可能。

    “老朽今日落到你手里,是你捡了便宜,不过,有霍教主给老朽陪葬,老朽死也瞑目哈哈哈哈哈哈……”巫医又诡异的笑起来。

    霍垣冷哼一声:“臭老头,以为转移话题就能让我忽略殷护法吗?你最好祈祷我不会找到她,否则,给你陪葬的人里绝对有一个她。”

    闻言巫医终于敛了笑,“这一切都是老朽所为,她想要阻止老朽取噬心蛊母蛊,是老朽趁她不备将她打晕喂了药,你若敢伤她,老朽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呵。”霍垣轻蔑地呵了一声,“你都不怕被你害死那些人做鬼来找你,我还怕你做鬼找我报仇?”稍一停顿,讽刺道:“你想让我家教主陪葬?你配吗?”

    巫医扯起唇角,阴森森道:“噬心蛊母蛊老朽已交予雷皓兴,霍教主必死无疑。”

    霍垣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了握拳,面上装的冷静:“那我倒要留着你这条老命,让你看看我家教主是如何完好无损回教!”

    转过身,他的脸就沉了下去,心里直骂:霍闲,你行的,看我回来不揍你!!!

    霍闲:阿嚏——

    一定是小祖宗想我了,得赶快儿回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