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四章 面具之下

    那个女孩好像处在昏迷之中。(看啦又看小说网)

    “不要!不要!”

    女孩的呓语声响起,脸庞微微向着林若水转动了过来。

    大得出奇的眼睛!带着倔强的嘴角!

    那正是婉儿师姐!

    所以......

    这阵法正是为了药老为了解决婉儿师姐体内的血液问题而设的。

    而这阵法的目的正是为了逆转!

    不是逆转生死,而是逆转血脉。

    而自己正是这逆转血脉的提供者。

    不知道自己的血脉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啊!对了!

    王廷秀说过,自己和婉儿师姐一样是单木灵根,恐怕正是因为这样吧!

    也许同是单木灵根,血脉会更加相符吧!

    还有那虚伪的王廷秀,连灵植园的任务都是他给自己介绍的。

    那就意味着早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盯上了自己。

    哈哈!

    是我蠢笨!

    眼睁睁的就被人家算计在内,钻进人家的陷阱里去了。

    我真可笑啊!

    没想到摊上了天漏之体已经够倒霉的了。

    好不容易补上了天漏之体,自己的修仙之路眼看着就要走向正轨。

    却又被人盯上了血脉。

    凭什么啊?

    凭什么你看上了我的血脉,我就得乖乖地在这等着被你放血!

    我才不要!

    就算我死也不要你得逞!

    大不了玉石俱焚,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林若水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愤怒的火焰在她心中熊熊地燃烧,燃亮了她的眼睛,也烧得她全身都有了力气。

    她要把这连在自己手臂上的红线都撕烂、踢烂、踹烂、捣烂!

    要把这所谓的逆转血脉的阵法都毁掉才好!

    林若水胡乱踢腾着,身体猛地一扭,在半空中翻了个身,一扭脖子,用牙齿咬住连着自己身体的红线。

    她要把这红线咬烂!

    林若水剧烈的动作引起了房间里另外一个人的注意。

    那人从帷帐后慢慢走出。

    “别再挣扎了!这红线你是咬不烂的。”

    “这红线浸了霹雳兽的鲜血,还有符咒的加持。”

    那人不急不躁,缓缓道来。

    林若水往红线的另一端一看,果然,上面贴着一张黄色符纸。

    符纸上画出的鲜红的印记彰显出符纸的效力。

    那人正是在悬崖底下和王廷秀在一起的那个人,依然带着面具。

    “你以为你戴了个看不清面容的什么鬼面具,我就不认识你了!”

    “你的声音我可是记得记得牢牢的。”

    “药!老!”

    林若水猛然提高了声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

    面具下的脸色悚然一惊,面具便已裂开了两半。

    这面具正是用狡兽的兽皮所制作,隐蔽性极强,任何人都无法看透面具下的面容。

    但是,这个面具有一个最大的缺点。

    那就是面具的主人不能被人叫破真名。

    一旦被人识破真正的身份,面具就会自动裂成两半。

    裂开的面具忽然下落,那人连忙接住,随即,却又想起自己的脸上毫无遮挡物,一时又慌忙用手挡住脸。

    林若水欣赏着这人小丑般滑稽的惺惺作态,忍不住又想讽刺两句。

    “别装了,也别挡了,我早就知道是你了。”

    语气冷得要把人的骨头冻死。

    药老转过身,并没有直视林若水的目光。

    “哼!知道是我,那又怎样?”

    “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

    “这个阵法我设置的是单向逆转血液,你也不看看自己,血液马上就要流干了!”

    药老说完,再也不看屋内一眼,转身打开房门离开了。

    林若水低头看向自己,手臂上的皮肤变成松松垮垮的,上面布满了皱纹。

    血滴声依然“啪嗒”“啪嗒”有规律地传来。

    体内的生机也在慢慢的流失。

    催命般的水滴声折磨得林若水心烦,她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全身的血液都在向着伤口处慢慢地流去。

    她看不到的地方,小小的心脏里,几滴心头血被一道黄色的光芒围绕着,牢牢地封锁住,不让其往体外流去。

    那光芒强大而柔和。

    “若水师妹!若水师妹!”

    “你醒醒!”

    耳边传来焦急的声音。

    林若水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婉儿师姐在喊自己。

    “对不起!若水师妹!”

    “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爹非要这么做的!”

    “我现在就来救你!”

    说完,木婉儿就在红线上挣扎了起来。

    可是,好像也没有什么结果。

    “婉儿师姐,那儿有张黄符!你先把黄符烧掉试试!”

    林若水出声提醒。

    “呃......我好像使不出灵力了!”

    木婉儿一脸歉意,急得眼底竟浮现出点点泪花。

    此时,窗外已传来了脚步声。

    林若水明白,肯定是要药老来了。

    林若水最后闪过一个念头。

    赌一把吧!

    她决定长话短说。

    “我死后,不要烧我的尸体,我要土葬!一卷草席就行!”

    “答应我!”

    木婉儿噙着泪花缓缓点头。

    药老就在这一刻破门而入。

    “婉儿,你看看你!刚才你又做了什么?”

    “我就是不想要这样!”

    木婉儿面对父亲,梗着脖子,倔强地说。

    “我不管你想不想,我一定要救你!”

    药老说着又加固了一下红线。

    “别再挣扎了,婉儿。你的灵力,我也封锁了。这阵法我一直在监督着,只要有人试图破坏,会第一时间传到我这里。”

    “现在我会一直守在这里,直到阵法结束,血液传递完成。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林婉儿又跟父亲吵吵嚷嚷起来。

    可是,林若水却听不到了。

    她闭上眼睛,嘴里默默念着什么。

    ......

    阵法一直运行流畅,继续想要抽取心头血液,忽然,好像被一阵黄色的光芒阻挡了一下,随后又恢复正常。

    药老正被女儿吵得心烦,不知道要拿女儿怎么办,忽略了这一丝不正常。

    “女儿,你就听爹一次吧!”

    “听你的!我就是太听你的,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木婉儿扭过头,一滴眼泪划过她的眼角,横向越过鼻梁,在脸色画出一道透明的痕迹,最后隐于发丝之间。

    “变成今天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木婉儿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