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续卷之 绝胜篇 第43章 日出(完)

    “娘亲……”码头上,诺儿张开手,跌跌撞撞地向我跑来。我蹲下身,一把抱住他,亲上他红润的小脸蛋儿:“宝贝儿,想死娘亲了……”

    “娘亲……呜呜……娘亲……”诺儿放声大哭,紧紧地抱着我不肯松手。我心中一酸,我的诺儿一定吓坏了,我从来没有离开他这么久过,真不知道我的宝贝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他心里有多害怕?有多惊恐?我抱紧他,心疼地哄道:“乖,宝宝别哭,娘亲再也不离开诺儿了,再也不离开了……”

    “姐姐!”小红扶着老夫人走过来,我抹了抹眼泪,抱着诺儿站起来:“娘,我……”

    “回来就好。”老夫人笑盈盈地看着我们,她身旁的安大娘上前一步,看着我身侧的安远兮,眼圈儿一红:“远兮……”

    “娘,让你担心了。”安远兮扶着她的肩,脸上带着歉意。看来他对安大娘很好,他借了安远兮的身体,显然也承担了安远兮的责任和义务,他从小孤苦,此际有个娘亲真心疼他,想来他也是珍惜的。

    “崎儿,你辛苦了。”老夫人温和地对安远兮道。安远兮摇了摇头:“大嫂能平安回来就好。”

    大嫂?我转头看他,蹙起了眉。这些天他可没这样叫过我,怎么一面对云家人就变了?安远兮避开我的目光,敛了眼睑,看不到眼中的神情。我轻咬着唇,想起之前玉蝶儿提醒我的话,难道安远兮也有顾虑吗?

    “安大姐,码头风大,我们先回船上去。”老夫人对安大娘道,“崎儿和叶儿刚回来,也要好好休息。”

    云家准备了两艘大船,一艘是接我们的,一艘是送安远兮聘请那些雇佣兵回国的,安远兮履行当初的合约,在听潮岛准备一艘船给他们之后,合约即可结束。玉蝶儿不愿跟云家人处在一起,乘了雇佣兵的船回天曌国。临行前,玉蝶儿语重心长地道:“花花,若是云家不能接受你们,便和书呆子私奔吧,天下之大,哪里没有容身之所?”

    “我考虑一下。”我笑着敷衍他。玉蝶儿认真地看着我,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高气傲,一定不屑这么做,唯有自求多福了!”

    “谢谢你,花蝴蝶!”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心中感激,“你也保重!”

    回到船上,见安远兮和云修在船舱等我。见我进来,安远兮起身道:“大嫂,有件事要跟你和修叔一起商量。”

    又是大嫂!以前不觉得,这会子听到“大嫂”这两个字竟是格外刺耳,不知道我以前称他为“小叔”的时候,他心里是否也是我现在这种感觉?当着修叔的面,我不好瞪他,只得做出平静的样子:“什么事?”

    “之前我曾跟修叔说,若是我们回不来,让他带诺儿去**。”安远兮道,“如今是否还要继续前往?”

    侯府的产业此次为了救我,已经倒卖掉一大半,只留了给隐势力打掩护的一些暗桩生意,房产只保留了沧都侯府、蓠芳别院、京城侯府和玉雪山傲雪山庄。侯府没了令人眼红的财富,在天曌国不是很安全么,怎么安远兮会这么问?

    “发生什么事了?”我敏感地问。

    “我向九王求证过茶壶的事了……”安远兮停顿了一下,“不是他做的。”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你是说……”

    不是他做的,那就只剩下一个人,当今天子。我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寒,六年前,他六年前就在布置这件事了,那时候他甚至还没有登基,就在准备扶他上位的老爷子身边安穴了锦儿那个眼线。四年前,他刚刚登基不久,就已经想好要整治云家,取老爷子的性命了。那个人,一切妨碍到皇权的人和事,他都不会放过,都会摧毁。我咬紧唇,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我怎知我的存在,有朝一日会不会变成他心里的一根刺?他会不会像对付老爷子那样毫不手软地将我拨除?

    “九王的话,可信吗?”我心里挣扎着,费力地道。安远兮静静地看着我,淡淡地道:“他没有骗我的理由。”

    失望夹带着恐惧,令我心中凉透,我缓缓转头看向修叔:“修叔,你觉得呢?”

    “夫人,如今侯府在天曌国别无牵挂,不如带小世子去**看一看,只当巡视名下产业,再作定夺。”云修道,“侯府那边我已经布置好了,只需让留守的下人到时侯上禀朝廷,夫人带着小世子远游,归期未定。”

    修叔说得不错,云家有这么多产业在**,我们都没有去看过,至于是不是长留在那里,以后再说吧。我点点头,当即做了决定:“好,我们按原定计划去**。”

    “七日之后即有一场风暴,我们还可以在听潮岛休息几日再出发。”修叔笑道,“我先出去准备。”

    安远兮跟着修叔出去,我唤住他:“远兮,我还有事同你说。”

    他站在原地,没有走过来。我蹙眉嗔道:“你站着做什么?坐啊。”

    “大嫂有什么事?”安远兮没有落座,垂着眼睑道。我心中的火“哧”地一下冒出来了:“你干什么这样子?大嫂大嫂的,你存心噎我是不是?”

    “你本来就是大嫂。”安远兮面对我的怒气,显得很平静。

    “你什么意思?”我心中一沉,浮出怪异的感觉,“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很清楚。”安远兮静默片刻,道,“我很清楚,不管我以前是谁,我现在是云崎,是云家的二公子,是你的小叔,永远都不会改变。”

    “你什么意思?”我的脑子完全转不过弯,像个傻子一样重复地追问。

    “我的意思,就是以前种种,从现在起结束。”安远兮漠然地道,“从今以后,我们只是叔嫂。”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脑子仍旧有些发懵:“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他垂着眼睑,平静地道:“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说完,他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船舱,我在极度的震惊之下,竟然忘了阻拦。难道这些日子以来,我和他的情愫涌动,都是我会错了意吗?我不相信他真的放下了,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真的可以说放就放吗?他是在报复我吗?还是他也有和玉蝶儿同样的担忧,怕云家会反对,才故意这样说?震惊之后,渐渐回过神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我不会给他机会退缩的,我一定要问清楚原因,我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问,就痛痛快快地放手。

    然而想找个单独询问他的机会竟是那般不易,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找不着他,能见到他的场合,都有其他人在场,不是安大娘,便是老夫人或者修叔。他根本就是存心在躲我,有别人在场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简直客气生疏到了极点,没有人在场的时候,也不知道藏到了哪里去,我根本找不到他。我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他绑起来打一顿!安远兮!你好样的!你给我记住!

    这样过了几日,修叔指挥我们的船往**启航了。船在海上航行了一日,在一处海面上停下来,据他说,今天晚上就会有一场风暴,只要将船开进风眼,便能进入时空之门。晚膳后,修叔让大家都呆在自己的船舱里,关好门窗,不准出来,也不准点灯。我抱着诺儿坐在床上,望着渐渐黑沉的船舱,心中不是没有一丝惊惶的,虽然修叔穿越时空之门已经很有经验,不过海上的风暴有多恐怖,我前世在电视上已经见识过了,我们的船能不能平安穿越,我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安大娘有安远兮陪着,我让小红陪着老夫人,此次本来是预备逃难到**,所以除了铁卫和云修云德父子,修叔没有再带侯府的其他下人了,毕竟**是云家的大秘密,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铁卫是云家的死士,自是无妨。

    天已黑尽,船舱里一片漆黑。突然,天空中劈下一道明亮的闪电,闪电的蓝光从门窗缝隙间闪过之后,一阵轰天的雷声炸响在大船周围,诺儿被惊雷炸醒,害怕地抱紧我:“娘亲……”

    “别怕,娘在这儿……”我紧紧地抱着他,轻声哄道,“诺儿别怕……”

    大雨倾盆而下,舱外狂风大作,我听到哗哗的雨声和呼呼的风声,船身剧烈地摇晃起来,忽左忽右地倾斜。我抱着诺儿,在床上竟然坐不稳,赶紧摸黑下床,抱着诺儿缩到船舱一角。幸好这艘大船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船舱内的家俱桌椅全都是固定在地板上,摆在桌上的器物也早听修叔的话收了起来,所以船虽然摇晃得挺厉害,倒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掉到地上摔碎,或者家俱什么的随着船的倾斜左摇右摆。

    然而船越来越晃,似乎在海面上旋转起来,我抱着诺儿躲到柜子角,借着它和船舱壁制造出来的狭小空间稳住身形,令我们不致随着船体的左摇右晃倒来倒去。诺儿害怕得哭起来,我心中也惊惧不已,一边低声哄他,一边暗自后悔此次的决定,万一我们避不开风暴,不能成功通过时空之门怎么办呢?我应该再多考虑考虑,不该这么轻率的。突然,船体在急旋中猛地一下剧震,将我和诺儿弹出柜角,向着倾斜船舱的低矮边滚去,诺儿吓得大哭,我吓得大声尖叫,护住诺儿的头和身子,抱紧不敢松手。

    “叶儿!”舱门被撞开,飓风夹着瓢泼大雨扑进船舱,迅速打湿了地板。安远兮快速奔进来,借着闪电的光线发现我们滚动的身体,立即奔过来,扶起我,将我送到舱角,然后奔到门口迅速关上船舱门,用粗大的门栓将舱门锁紧,再转身向我奔来:“叶儿,你没有没事……”

    “别过来!”我瞪着他,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你别过来!”

    诺儿在我怀里哭,安远兮语气焦灼:“你怎么了?”

    着急的时候就是“叶儿”,没事的时候就是“大嫂”,这男人真龟毛!我翻了翻白眼,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你不是要守叔嫂之礼吗?你跑到我船舱里做什么?”

    他似乎噎了一下,诺儿听到他的声音,哭得更大声了:“叔叔……”

    “诺儿……”他试着往前走,我尖声道,“别过来!”

    “叶儿,你别闹了,你有没有受伤?”安远兮不顾我的尖叫走过来,正好船体又剧烈地摇晃了一下,他没站稳,一下子扑到我面前,焦急地道,“诺儿怎么哭得这么厉害,是不是伤着了?”

    我心中一惊,赶紧问诺儿:“诺儿,你有没有哪里痛?”

    他摇头,扑到了安远兮怀里,哭道:“叔叔,诺儿怕怕……”

    “别怕别怕……”安远兮摸着他的手脚检查了一遍,确定他没有受伤,松了口气,伸手往他身上一点,诺儿的哭声顿时停止了。我一把抱过诺儿:“你干什么?”

    “我点了他的昏睡穴,省着吓着他。”在黑暗中看久了,安远兮的五官渐渐能看出几分,他的衣服似乎被雨打湿了,我从他手里抢过诺儿的时候,碰到一片湿凉。船体又剧烈地一颠,眼看着我不受控制地就要撞上一角的柜子,下一秒,我和诺儿已经紧紧地被拥进安远兮冰凉的怀抱里,只听到“咚”地一声闷响,安远兮的背已代替我撞上了柜子。

    “你没事吧?”我赶紧抬头,听声音可撞得不轻。安远兮将我拥得更紧:“没事。”

    我沉默下来,咬紧唇,半晌,启唇道:“为什么?”

    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我一定要问清楚,谁知道风暴肆虐后,我们还有没有明天?谁又知道到了明天,他会不会又跟我划清界线?安远兮沉默着,不回答我的问话,我又气又委屈,使劲儿捶了他的胸膛一下:“说话啊,为什么?什么以前种种现在结束?什么从今以后只是叔嫂?你为什么要说这些浑仗话?既然这样,你还跑来做什么?你管我是死是活?你想怎么样?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说啊……”

    我越说越气,一下又一下地捶他,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安远兮抓住我的手,将我拥紧,语气带着一丝痛楚:“叶儿,别这样……”

    “你是不是怕老夫人反对?”我伏在他的胸前流泪,几天来的委屈涌上心头,我呜咽道,“我们可以想办法,可以求她,争取得她的谅解。就算她不谅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怎么可以试都不试,就退缩?就放弃?你怎么可以这样……”

    “对不起,叶儿,对不起……”安远兮抱紧我,低声哀求,“别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别哭……”

    “你到底怕什么?”我抬起脸,泪眼婆娑地看他,“你真的不要我吗?”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才想通,鼓足了勇气跨出这一步,你反而要退缩?安远兮蹙着眉,表情挣扎,他张了张嘴,又咬紧了唇,半晌,才费力地道:“叶儿,你起过誓的……”

    我怔了一下,他别过脸,困难地道:“你断发明志,绝不二嫁,否则不得善终……”

    我瞠大了眼,原来他是怕这个?他是怕我违背誓言,不得善终?一时又好气又好笑,绝不二嫁的话只是为了拒绝乌雷诓他们的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在云峥墓前发过那样的誓。他竟老老实实地信了?不过,气过笑过之后,感动却从心底蔓延出来,我抚上他的脸,将他的脸掰过来:“远兮……”

    是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奇异的遭遇,所以知道这世上真有漫天神佛,所以知道世事皆有因果,违誓必遭报应,所以你才害怕,又想将我推开?我心中满是酸楚,远兮,你记错了,我发的誓,是“生为云家人,死为云家鬼”,而那个誓言……我幽幽低叹:“那个誓言,云峥已经不让我遵守了,你可以不用担心。”

    他睁大了眼,狐疑地看着我,显然并不相信我的说辞:“你不用这样,叶儿,其实,只要你平平安安的,能够让wo日日看到你、守着你,我已经很满足了。在海上这些天,我很高兴……也自私地想把这样的日子多留几天,但是回到听潮岛,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了,叶儿,我会把这段日子记在心里的……”

    傻瓜!笨蛋!我听不下去了,直接勾下他的脖子,咬住他的唇,堵住他那些自以为是的话。他的身子僵住了,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唇紧紧地抿着,我惩罚似的啃咬他的唇,他的唇瓣微微一颤,我轻轻吮住,他的唇好冰,软软的、麻麻的、柔柔的,待他的唇暖起来,我松开他,凝望着他的眼睛,轻声道:“我在冥王那里,听到云峥转世前,留给我的话……”

    安远兮的呼吸一顿,语气有一丝轻颤:“他说什么?”

    我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他说,满目青山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

    安远兮的身子微微一颤,深深地看着我,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我望着他,轻声道:“远兮,我不想骗你,我仍然爱着云峥,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可是,云峥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人,他让我重新相信这世间还有真挚的爱情,我永远忘不了他。”

    “我也不会忘了他。”安远兮将我拥紧,低声道,“我感谢大哥,在我伤你最深的时候,有他爱你、照顾你、给你幸福,我很感激他。”

    “远兮……”我的喉咙一哽,感觉眼眶发热。安远兮语声带上一丝暗哑:“我不会要你忘了大哥,我会和你一起把他记在心里,随时提醒自己,我要好好对你,绝不能做得比大哥差,不让你再受一丝伤害,我要随时记着,大哥在看着我。”

    我微笑着,泪如雨下。够了,够了,我叶海花,何其有幸,这一生,能爱上这两个男人,并得其所爱。我曾经不懂,穿越时空,两世为人,历尽艰辛,我寻找的到底是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风暴奇迹般地过去了,门窗的缝隙中透进曙光,我将熟睡的诺儿轻轻放到床上,转过头,见安远兮已经打开舱门。温暖的阳光射进船舱,我踏出舱外,海面风平浪静,暮色还没有完全退尽,雪白的海岛在微亮的天空盘旋,发出悦耳的鸥鸣。云修走过来,见到安远兮踏出我的舱房,眼神微微一诧,立即恢复了平静,不动声色地道:“夫人,我们已经穿过时空之门,这里已经是**的海域了。”

    “是吗?”我有一丝欣喜,忍不住奔上船头。甲板仍然湿漉漉的,偶见几条被暴风刮上来死在甲板上的海鱼,与暴风雨搏斗了一夜的水手们正在做着清理善后工作。远处,红彤彤的太阳正缓缓地冒出海平面,我想奔上前,观看难得一见的海上日出,脚下踢到一个东西,咕噜噜地滚到船舷边上。低头一看,见是一个大海螺,我怔了一下,我认得那种海螺,那是我曾在凤歌那里见过的吟风螺。我走上前,捡起那个海螺,这个吟风螺比我在凤歌那里见到的那个还要大,大概是被昨晚的暴风刮到船上来的。想起这海螺的奇妙功能,我将它放到耳边,想收听一下远处的声音,可是听了半晌,这海螺里除了“呜呜”的海风声,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异响。我觉得诧异,拿着海螺对准船舱,看能否收到船舱里的声音,可听了半天,还是只有海风声。我拿着吟风螺仔细翻看,没错啊,这明明就是在凤歌那里见到的海螺,怎么一点声音都收不到?奇怪!

    “你在干什么?”安远兮见我拿着一个海螺摆弄,上前道。

    “真奇怪,这种海螺,我明明在凤歌那里见过,可以听到远处的声音的,可是现在除了‘嗡嗡’声什么都听不到。”我把海螺递给他。安远兮接过来,看了一眼:“这是很普通的吟风螺,我从来没听说过这螺可以听到远处的声音。”

    “怎么会,我那日明明听到……”我猛地顿住,瞠大眼,似有所悟。那日我在凤歌那里,用吟风螺听到了月家姐弟与鬼面人的对话,才开始怀疑安远兮与楚殇有关系,如果这螺根本没有收声的作用,那我怎么会听到那些对话?

    “你听到什么?”安远兮问。我迟疑了一下,轻声道:“我听到月娘和你的对话,说你是楚殇。”

    安远兮的眼神微微一敛:“怪不得……你那日回来,让我查楚殇是不是真的死了,就是听到他们的对话?”

    “嗯。”我的脸微微一热。安远兮翻了翻那个海螺,淡淡一笑:“螺是普通的吟风螺,不过,这海螺可以用来施展一种催眠术,让被催眠的人听到催眠师想让他们听到的声音。”

    “呃?”我怔了一下,这么说,我那日听到那些声音,是因为我被催眠了吗?催眠我的人,是……凤歌吗?可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让我听到那样一段对话?难道……我的眼睛蓦地睁大,难道他知道安远兮就是……楚殇?可他怎么会知道,因为安远兮身上令他觉得似曾相识的气息吗?如果仅仅是这样便让他认出楚殇,那凤歌到底……有多爱他?我思绪纷乱,心里犹如一团乱麻,如果凤歌知道安远兮就是楚殇,为什么又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知晓呢?他是什么意思呢?是见到安远兮在浣月亭买醉,想帮他了结这种痛苦?还是想让我原谅他?我完全猜不透凤歌的想法,凤歌,他是一个谜,我从来没有看懂过他,或者永远也看不懂他。

    “远兮,你知道……”我抬眼望着他,轻声道,“凤歌爱着你吗?”

    安远兮的眼神微微一闪,淡淡地“唔”了声。我幽幽一叹,低声道:“我们都亏欠了他。”

    安远兮沉默地转脸望向海面,不发一言。我走到他身旁,与他一起望着海平面上冒了一半的太阳,轻声道:“我想,我要更努力,至少,不能做得比凤歌差。”

    “叶儿……”安远兮转头看我,语气百味杂陈。我微微一笑,轻声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

    “嗯。”他轻轻点头,我望着海平面上已然冒出大半个头的太阳,启唇轻唱:

    欲辨难辨你一脸风尘,犹如欲辨难辨我命运。

    易摘难摘那天际风云,犹如易近难近眼前人。

    患难长路中,各自寸步难行,

    如果这是爱,甚么比抱拥更真。

    欲问难问你可有可能,犹如易觅难觅过路人。

    路若长若短,注定继续同行,

    难得你共我,从过渡寻觅永恒。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在路途上一双一对,但背影相差算多不算多。

    欲问难问你可有可能,犹如易觅难觅过路人。

    路若长若短,注定继续同行,

    难得你共我,从过渡寻觅永恒。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漫漫途上风声交错,像唱出彼此未唱的歌。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在路途上一双一对,但背影相差算多不算多。

    漫漫途上风声交错,像唱出彼此未唱的歌。

    太阳完全跃出海面,瞬间放出万道光芒,最后一丝暮色被逼退,天空烧着红彤彤的朝霞,海水也被染得通红,海鸟在欢快地翱翔,海风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转过头,迎上安远兮情浓得见不到底的目光。微微扬起唇角,握住他的手,十指交错,紧扣,我深深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已经注定与他同行,或者我们还会遇到困难遭遇挫折,或者我们还要经受磨难经历艰辛,但只要他的眼前只有我,我的背后总有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路再长再短,有他陪我一起谱写人生的传奇,我穿越千年的时间、隔世的空间而来,寻找的不就是心底最初最美的梦想吗?

    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

    浮生一梦醉眼看,海如波,心如皓月,雪似天赐。

    你自妖娆,我自伴。

    永不相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