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9章 129

    三千世界修行者不计其数, 修行方式更是千奇百怪, 虽说万千法相, 殊途同归,可能抵达终点的终究是少数。(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有选择为神身化法则不得轻易离开世界的, 自然也有受不了约束,证道长生后会游历三千世界的,证道时间越长, 消息越灵通,对位于最顶端的那几位大神自然也会如数家珍。

    比如,几乎在长生者中人尽皆知的战斗狂——戮恶。

    战斗狂千千万,可丧心病狂到他这种地步的人, 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 五根手指都数的过来。

    ——有高手就上,没有高手创造高手也要上!

    在挑战完长生者中的所有知名高手后, 不甘寂寞的他就找上了长生者中的一个炼器师, 散尽家底让对方打造了许多“法宝”。

    ——这些法宝没有别的作用,主要就是甄别三千世界中的特殊道体和特殊天赋之人。

    这三千世界并不是每一个世界都适合修炼, 而如果有特殊体质天赋的人降生在这样的世界,那他天赋再强也没有用, 而他让炼器师炼制的法宝就是为了给类似这样的人一个机会。当这些有特殊体质,特殊天赋的人爆发出强烈的意愿,那法宝就会觉醒, 给予对方变强的机会。

    第二个作用就是, 这些法宝会不断督促这些契约者不断变强。

    而契约者不断完成那些任务其实是在为最终任务做铺垫。

    契约者选择签订契约, 那就是和戮恶有了因果,对方通过法宝证道成为长生者若是想再进一步,那就要选择和他了结因果。

    而这个了解因果,完成最终任务的方法就是——打败戮恶。

    这个做法简直是‘恶毒’啊!

    戮恶是一般人能打败的吗?他证道多少年了?手下败将有多少?为了有架打,用出这种方法来让人找他打架。

    而你以为打败了他就算了结了?!

    是个知道戮恶本性的人就知道这么想的有多天真,你打败了他,说明你的战斗天赋不输给他,是个非常强劲的对手,有了这样的对手,戮恶的战斗**只会越来越强,追在你屁股后面也要打败你,你就是躲到犄角旮旯里他都能把你翻出来和你决斗。

    就算他再次打败了你,你的名字也已经成功上了他的小本子上,在往日的日子里,都会得到特殊关照,比方说,每过多少年,他就会跨越不知道多少个世界找到你,和你“切磋”,督促你进步。

    这样的战斗狂简直让人闻之色变,远远看到就恨不得绕道走,提到他的名字都要压低声音,就怕他从哪一个角落里钻出来阴森森的说一句,“比一场?”

    还有一些不知道真假的小道消息声称,许多大佬都被他搞出了精神衰弱,还有几个世界的战神在被骚扰了数次后,干脆的把他设置为拒绝往来客户——世界拒绝他进入。

    这样一个人,特色太鲜明了,事迹也很容易打听。

    江晚在几个高魔世界遇到了长生者后就知道了自己的债主是谁,每个知道她和戮恶有因果纠葛的人听到后就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同情之色。

    ——太特么的惨了!

    她倒是不觉得如何,在最初,确实是他给了她踏入道途的机会,欠了因果,肯定是要还的,在境界稳定后,就开始找这位债主还债,戮恶可是大名人,走到哪都是闲人退避的姿势,可三千世界实在是太大了,消息通传不便,再者,戮恶一般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除非他碰到了一个棘手的对手,等到打败这个对手才会离开。

    往往江晚刚听到他的消息,对方就已经走了。

    这让她花了比预计更长的时间才找到戮恶。

    还见到了一个以为再没可能见到的人。

    这是一个高魔仙侠世界,分为仙、人、魔...、鬼、妖、灵六界,仙界在诸界之上,高居九天,人界多修士以飞升至仙界为荣,而作为最为庞大的一界,人界还与妖界,鬼界有通道,多有妖鬼通过通道前往人界,所以人界是多种族混居。至于灵界缥缈难寻,甚少人知道入口,而江晚到的时候,仙魔大战刚刚结束,魔界惨败,魔帝据说到现在都在昏迷不醒,人界之中的魔修数量骤降,偶然有魔修露面,也都是夹着尾巴状态,人人都在歌颂仙帝的英明。

    江晚的打扮和气质和魔修绝对搭不上边,别人一看就觉得是哪一个仙门大宗的高徒,一路所行遇到的人对她都十分恭敬,这一日,她就听到外面的惊呼声,推门一看,就看天边日光大盛,六条金龙拉着马车从空中经过,煌煌之威让普通人不由的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敬畏的叩拜。

    问了才知道,这是仙帝出寻,听说是受妖皇相邀。

    鬼界姑且不说,妖界向来喜欢在仙魔两界摇摆,这次也没有站队,只可惜魔界这次败的太快,魔界之主都险些挂了,妖皇哪里还敢矜持?正好是他的千年大寿,就给仙帝递了帖子,而这也是一件大事,据说许多人界大能也受到了邀请前往妖界。

    根据江晚最近得到的消息,如果戮恶还没有离开,那就还在这个世界,以他的性格,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事,江晚结了钱就朝着妖界的通道而去。

    妖界热闹非凡,到处都是装饰,还有小妖在嘀咕前两天妖皇为了迎接仙帝而摆出的阵仗,过了两日都让人回味不已,还有人在说仙帝的风采如何出众。

    江晚没有收到请帖,自然进不去的,不过她结识了一个仙门弟子,对方愿意带她进去,不过这里毕竟是妖界,这次不说仙界,妖界,就是灵界鬼界都来人了,人族虽然也来了,可来的并不是很多,座次也不算很好,江晚也不在意,她主要是为了找人。

    等到宴会开场,羽族的乐师开始演奏,百花齐放,百鸟齐飞,在座的纷纷起身,看着两个身穿华服的男人并肩走来。

    冷不丁看到其中一人脸的江晚:“……”

    而对方显然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她,轻轻挑了挑眉,忽然高声道,“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

    无论是和他并肩的妖皇还是周围小心偷窥这位仙帝的人全都一愣,不明白他忽然说这些做什么,就见他轻笑一声,继续道,“……适合故人重逢。”

    “乖徒儿,还不快过来。”

    什么?

    徒儿?仙帝有弟子吗?怎么没有听说过?

    这次愣住的时间更长了。

    在这位刚结识不久的好友的不可思议的视线中,江晚抬步走了出去,一直走到仙帝面前,“师父。”

    妖皇打量她,心里嘀咕一声,朗声道,“原来是仙帝高徒!”

    心里虽有诸多疑问,这场合却不适合再问,和仙帝一起落座,江晚自然做不了原先的地了,在仙帝旁加了一把椅子,一场宴会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打量她,修为不说,光是仙帝徒弟这个身份就足够让她的地位独特,那个仙门弟子一场宴会下来也是懵的,别人朝他打量,可是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些仙界而来的人同样也懵,对别人的打探支支吾吾,他们也是今日才知道陛下有徒弟的!

    等到宴会结束,江晚自然跟着仙帝回仙界,两人坐在白云歌那辆显眼至极的马车里,

    仙帝陛下懒洋洋靠在那,轻声道,“原来你是来找他,不是来找为师的啊,为师真的好伤心。”

    声音幽幽,“当初你离开为师还找了你那么久,以为你遭遇不测了,你居然没有给为师做一声,真的让为师好生伤心。”

    江晚道,“你认识戮恶?”

    “当然认得,我们也打过一架。”仙帝慢慢的道,又看向她,“你现在还打不过他。”

    ...

    江晚道,“总要试过才知道。”

    而且她也想和白云歌再打一场,上一次是她被压着打,几无还手之力,可现在漫长的时光下来,白云歌原先领先的几十年已经不算什么了。

    仙帝叹气,“真的一点都没变。”

    江晚无声笑了笑,没有反驳。

    戮恶就在仙界,在仙魔大战的时候帮了仙帝大忙,有了他,魔界才会败的这么快,不过能忽悠戮恶为帮手,也说明了他只增不减的手段。

    听闻江晚是来找他的,戮恶几乎是立刻精神一振,他留着短发,五官张扬锋利,双目赤红,穿着紧身的劲装,他没有武器,因为他全身都可以作为武器。

    一场比试下来,江晚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为战斗而生。

    戮恶也很满意,对江晚的态度几乎称得上和蔼,“加油!我等你下次来找我!”

    想了想又掏出来一个储物空间丢给江晚,“这是我这段时间得来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用得上,不用跟我客气,等你提升再来跟我打一架就行了,我给你一个专门联系我的传讯符,还有你需要历练吗?我之前路过几个世界,都非常适合试炼,我给你坐标。”

    态度这么和蔼大方是瞧见了江晚的潜力,觉得这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对手。

    江晚拒绝了他的储物空间却要了那几个历练世界的坐标,同时选择了他们告别,她准备再去其他几界逛一逛就离开这个世界。

    戮恶啧啧道,“真的不像你的徒弟。”

    白云歌热衷于一场场的“争权夺利”游戏,喜欢享受奢华,而江晚却心性淡泊,随心而至,逍遥自在,很难想象两人会是师徒。

    白云歌道,“我也没有想到啊。”

    就是他当初也没有想到一手教导出来的徒弟会是这种心性。

    “你就让她这么走了?”

    “又不是没有再相见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