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初见

    一局游戏结束,简然退出匹配队列,拿起电脑旁的手机,看了眼消息。(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母上大人:明天七夕节,你和他去领证吧。

    简然然然:【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母上大人:你有他微信没?

    简然然然:无。

    母上大人:【对方向你推荐了.r】好歹是你未婚夫,还是个大帅哥,没事和人家多聊聊,培养培养感情。

    简然然然:【微笑.jpg】

    刚满十九岁的简然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就在一个月前,他突然被告知,他将代替逃婚出国的堂姐,和简家商业上最大的合作方任家联姻。

    一开始,简然是拒绝的。虽然说同性婚姻早八百年就合法了,但他自诩是比钢铁还直的直男,对同性完全没有兴趣。

    无奈简家长辈轮番上阵,又是送车,又是送房,简家爷爷还信誓旦旦地说只要他同意联姻,就给他百分之十的股份。

    简然在各种威逼利诱,主要是利诱下,没骨气地屈服了。

    废话,谁还会和钱过不去。反正圈子里形婚的夫妻多他们一对不多,少他们一对不少。九块钱领个证,换豪车豪宅和股份——划算。

    简然盯着老妈推来的微信名片,回忆了下开新跑车的感觉,痛快地向对方发送了好友请求。

    【你需要发送验证申请,等对方通过】

    简然点了发送就没再管,又开了一局游戏。

    一局游戏打了半个小时,简然再看手机时,收到了【对方拒绝添加你为好友】的提示。

    简然:???

    简然默念着“和气生财”,输入了一句:我是简然。

    这次,对方回复得很快:谁?

    ……你爸爸!

    简然咬着牙打字:你未婚夫,通过一下。

    几秒钟后,对方通过了简然的好友请求。

    简然也不废话,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说:我妈让我明天去和你领证。

    .r:巧了,我妈也这么说。

    简然:那明天下午三点,天河区民政局门口见?

    .r:……

    .r:我不在广州。

    简然这才想起来,任家好像是在北京的。

    领证的地点必须是双方之一的户口所在地,简然虽然没结过婚,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现在他们有两个选择,要么简然去北京,要么这位r先生来广州。

    简然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简然然然:你来广州吧,机票我报销。

    .r:来不了。

    简然然然:?

    .r:蹦迪的时候摔断了腿。

    简然然然:……

    蹦迪还能把腿蹦断,您怕不是在逗我?

    简然秉着对伤残人士的同情心,勉强同意了去北京领证。

    .r:下午三点,东城区民政局。

    简然然然:1

    简然火速订下去北京的机票。他的大学就在北京,离开学还有一个月,他想着就不回来了,在室友那凑合一个月。

    拿定主意后,简然翻出室友的微信。

    简然然然:想去你家住一个月,方便不。

    沈子骁:可,一天1000的房费。

    简然然然:你收皮啦,一天1000我干嘛不去住酒店。

    沈子骁:我家可比酒店好多了。【你收皮啦】是什么意思?

    简然然然:意思是,你可拉倒吧,滚犊子。

    沈子骁:你们广东人说话真奇怪。什么时候来?

    简然然然:明天,我要那间最大的客房。【鞠躬感谢】

    沈子骁:我去机场接你?

    简然然然:不用,我办点事,完了直接去你家。

    沈子骁:【洗干净等你哦.jpg】

    简然又给他妈打了个电话报备行踪。

    简母不太满意:“你才回家多久,都没好好陪陪妈妈怎么又要走了。”

    简然随口道:“这不打算领了证之后和老公度个蜜月么。再说了,您和我爸天天不着家,我想陪也没法陪啊。”

    简母:“行吧,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还有钱吗?”

    简然:“有有有。”

    简母:“妈再给你打五十万,你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出手大方点,别让任家看不起咱家。”

    简然:“……行叭。”

    第二天,简然由司机送去了机场。作为一个即将结婚的大学生,他的心情十分的——淡定。

    不仅仅是他,简家和任家都很淡定。两家长辈的意思是,领证是小两口的事情,他们就不过多参与了。等两人婚礼时,再大办特办,让所有人知道简任两家坚不可摧的友谊。

    在领证这种大喜日子,简然穿得很随意,蓝t加卡其色工装短裤,背着双肩包,一手拖着行李箱。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装束,可当他和一群空少擦肩而过时,旁边几个年轻女孩的目光却牢牢地锁在他身上,就好像帅气有范儿的空少不存在一样。

    简然知道妹子们在偷看自己,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那几个女孩子突然又不看他了,瞬间开启高冷模式,若无其事地低头看手机。

    简然暗暗笑了笑——女孩子,多么可爱的生物啊。

    下了飞机,简然直接打车朝民政局赶去。

    一到目的地,他就傻眼了。他发誓,他辈子就没见过这么长的队伍。

    排队等着领证的大多都是异性情侣,同性的一眼扫过去就两三对。民政局周边开了几家花店和照相馆,可以说是一条龙服务了。

    夏日炎炎,简然刚下车就开始出汗,他没有在太阳底下傻站着,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杯冰可乐,等付款的时候给未婚夫发了条微信。

    简然然然:【定位】你人呢。

    .r:到了。

    简然走出便利店,张望了半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艹,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姓任的长什么样啊!

    简然然然:你穿的什么衣服?

    .r:白t黑裤。

    简然又望了一圈,目光锁定在一个人身上。

    白t黑裤,独自在路边,坐着轮椅。

    很好,非常符合。

    简然的表情逐渐凝固。

    ……等等,不是说姓任的是个大帅逼吗!这个发际线高到扎上马尾就是清朝人,肚腩目测三层的人到底是谁啊!妈您的审美真的正常吗!

    简然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尖叫着在拒绝。

    就算他不把这桩婚姻当回事,也不要这么考验他吧!一想到以后要和这个人拍结婚照,办婚礼,简然简直要窒息。

    他一口气把半瓶可乐喝了个干净,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一步步走向“未婚夫”。

    “我……”简然看着男人的宽大的额头,欲言又止,“是简然。”

    “未婚夫”抬头,困惑地看向他。

    简然硬着头皮说:“那什么……速战速决吧,我推你过去?”

    “未婚夫”一头雾水,“啥玩意?”

    简然被搞糊涂了,“我们不是要结婚吗?”

    “未婚夫”露出看傻子一样的表情,嘀咕了一句“神经病”,撸着轮子走了。

    简然:???

    什么情况?

    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简然?”

    简然回头看去。

    那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简约的落肩白t,黑色长裤,眼睛好像被上帝吻过一样,非常有神韵,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

    简然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冒出来一句:“你轮椅呢?”

    拧不是摔断了腿吗?!

    “嗯?你说那个啊。”男生慢吞吞道,“已经好了。”

    简然气笑了,“昨天还断着,今天就好了?”

    男生丝毫没有被戳破谎言的羞耻,“嗯,惊喜吗。”

    惊喜个鬼,爸爸差点惊吓过度而亡好吗!

    简然淡淡道:“去排队吧。”

    男生不紧不慢,“有人帮忙排着,我们随时可以领证。”

    “那还等什么。”简然催促道,“早完事早回家,我晚上还约了人。”

    男生扫了一眼简然身旁的行李箱,懒懒道:“走吧。”

    简然跟着男生直接到了队伍的顶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客气地请后面的情侣先进去。

    男生叫了一声:“许哥。”

    “哎,你们可算是来了!”男人看了一眼简然,笑道:“这位就是简家的公子吧?我还以为照片p过了,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帅。”

    简然客气地笑了笑。

    男人问:“你们东西都带齐了吧?身份证,户口?”

    简然:“带了。”

    “照片也带了?”

    简然和男生对视一眼,“没有。”

    男生解释:“我们刚认识十分钟。”

    男人有些无语,“那你们去旁边拍吧,拍完就可以拿,很快的。”

    大多数情侣都会事先准备好照片,因此照相馆的人并不多。他们到的时候,只有一对因为忘了带照片的情侣在拍照。

    那个女生拿到照片后,似乎很不开心,脸拉得老长,嘴里碎碎念:“我们原来的照片是在网红照相馆拍的,光修图就修了几个小时,你们也太敷衍了,看把我这脸拍得多大。”

    店主一脸无奈,“小姐姐,网红照相馆几百块一张,我这才二十块,您还想怎样啊。而且您要得这么急,我也没时间给您修啊。”

    女孩眼睛通红,委屈道:“那我不想让这么丑的照片贴在我的结婚证上。”

    男孩忙把人拉到一边哄劝:“宝宝你别哭啊,我现在回去拿照片?”

    “等你回来天都黑了……”

    “那明天咱们再来领证?”

    “明天又不是情人节!”

    店主被女孩吵得头疼,看到简然他们,眼睛一亮,“两位是来拍照的?”

    简然点点头,“结婚照,最快的那种,不用修。”

    店主笑眯眯道:“行,两位这边请。”

    女孩听到“不用修”三个字,微微愣了愣,抬头看到两个大帅哥一前一后走进摄影棚,呜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我……我也想要一张不用p图的脸!”

    简然和男生并排坐在相机前,身后的红布红的刺眼。

    简然郁闷地发现,男生比他高一些。

    在南方,简然一米七八的身高已经算很不错了,可是在北方完全不够看,他只能用地域差异来安慰自己。

    难得见到一对高颜值的夫夫,照相师干劲十足,热情地指挥:“两位靠近点,对对对,再近点——哎呀别害羞嘛!”

    简然:“……您随便拍拍就行,真的。”

    照相师恍若未闻:“两位脑袋向对方倾斜一点,嘴角上扬,想象一下你们婚后甜蜜的日子……”

    简然岿然不动,男生主动挪了挪,简然的肩膀抵在他的胸口上。

    “咔嚓”一声,照相师按下快门,“再来几张,你们可以笑得再开心一点嘛。”

    “不用了,”简然站起身,“就这张。”

    照片很快就出来了。修图师第一个看到照片,忍不住道:“啊啊啊啊啊好帅!”

    简然瞄了眼。照片上的两个人,一个冷漠,一个散漫,完全不像是在拍结婚照。

    男生盯着照片,若有所思,“你脸上写了两个字。”

    “什么?”

    “逼婚。”

    简然反应了过来,故意问:“你难道不是你妈.逼你的?”

    男生要笑不笑地看着简然,“不是啊,我自愿的。”

    简然愣了愣,刚想问为什么,又想起自己其实也是自愿的。估计对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收了任家不少好处才同意和他联姻。

    拿到照片,简然正要付钱,却被店主笑呵呵地拦了下来。

    “小哥哥,这钱我就不收了。你们的照片我能留着做样片吗?”

    “还是算了吧。”男生先简然一步拒绝了店主,他看着简然说,“我老婆会害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