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戒指

    晚上,简然在阳台上给他妈打了个电话。(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和他想的一样,简母早就知道任青临考上了他的大学。

    简然抱怨:“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

    简母解释:“我本来想讲的,但系呢,青临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我看那孩子挺有心的,就未同你讲。”

    excuse me?这是惊喜?这明明是惊吓好吗!

    等等。

    简然眉头一皱,get到了重点。

    简然:“妈,你是不是经常和任青临联系啊?”

    简母:“对啊,我们还有一个微信群呢。”

    简然愣了一下,“什么群?里面都有谁?”

    简母:“就三人,我,青临,还有青临他妈妈。”

    简然在脑海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你们……想干嘛?”

    简母:“当然是商量婚礼的事情啊!”

    简然这才想起来,他和任青临将在寒假的时候举行婚礼。

    简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那为什么没有我啊?”

    简母甩锅道:“当初妈问你对婚礼有什么想法,你可是特生气地让妈别来烦你,还说再让你听到‘婚礼’两个字,你就抓着自己头发把自己从十五楼丢下去。你还记得不?”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简母呵呵道:“你要是后悔了,我拉你入群?”

    “别,你们商量就好,我相信你们,加油。”

    他,他妈,任青临,任青临他妈,这四个人一个群,光是想想都能让他尴尬得头皮发麻。

    简母:“但有些事情还是得你和青临拿主意啊,比如结婚戒指……”

    简然一个激灵,赶紧阻止他妈说下去。“那个妈,寝室要熄灯了,我先挂了,拜拜。”

    简母最后叮嘱了一句:“在学校好好照顾自己,多和青临接触接触,至少和他做个朋友……”

    简然挂了电话,寝室刚好熄了灯。

    柯言遵守着严格的作息时间,每晚十一点,他一定是姿势端正地躺在床上;至于其他两只,不熬到一两点电脑没电绝对不会上床。

    季源希正戴着耳机吃鸡。简然在他身后看了一会儿,目光偶然间落在他敲键盘的左手上。

    季源希刚落地一分钟,就在军事基地被人阴了一枪,落地成盒,gameover。

    简然毫不留情地轻声讥讽:“菜b。”

    季源希吓得差点把鼠标丢了,“卧槽然然……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特么小声点,柯言在睡觉呢。”简然忍不住又看了眼季源希的左手,欲言又止,“你……”

    季源希:“???”

    简然压低声音:“你的戒指怎么戴在中指啊。”

    对从没谈过恋爱的简·直男·然来说,中指只有一个含义。

    ——法.克。

    季源希莫名其妙,“我不戴中指戴哪?”

    简然:“我看我爸妈都戴在无名指上的。”

    “结婚了才戴无名指,戴中指只是表明你处在恋爱关系,名花有主而已。”季源希狐疑地看着简然,“你问这个干嘛?”

    “随便问问……你戴戒指不会不便吗?”

    季源希:“我又不用下地种田,有什么不便的。”

    简然想了想,“也是。”

    反正买来他也不会戴,有什么不便的。

    季源希又开了一局吃鸡,这次有简然在一边无声地指导,他拿到了第八十九名的好成绩。

    九月高温持续不断,简然他们寝室里只要有人在,就一定开着空调。所有的大一新生都有那么点崩溃,每天都有一两个可怜蛋中暑,然而校就是个无情无义的渣男,完全没有因此降低军训的强度。

    吃完晚饭,简然和沈子骁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才走了两分钟,沈子骁就出了一身汗,他不停掀开衣领给自己透气,有气无力地说:“夏天什么时候才结束啊,我快到极限了……”

    简然不屑道:“那你应该去广东看看,十二月还在穿短袖。”

    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学妹从对面走过来,其中一个看到简然,赶紧戳了戳身边的两个女孩,原本还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立刻不说话了,等走到简然身后,她们才兴奋地议论刚刚那个学长有多帅。

    沈子骁看着她们,突然问简然:“你和你老公怎么样了?”

    简然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沈子骁秒怂,改口道:“你和你任学弟怎么样了?”

    简然:“没怎么样。”

    自从上次被警告了以后,任青临果然没有再作妖,躺在他好友列表里,安静如鸡。

    简然对此相当满意。

    “我可是听说,已经有人对他出手了。”沈子骁端详着简然的脸色,确定对没有揍他的意图,才继续八卦:“是日语系的系花,昨天晚上在操场上等了一个小时,就为了给任青临送瓶水。偏偏任青临他们教官是个会来事的,让系花别等了,直接过来送,系花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水送了出去。好家伙,其他人那哄起的啊,声音能传到八百里开外。”

    “八百里开外是哈尔滨,谢谢。”简然冷笑,“那任青临还不乐开了花。”

    姓任的那么会撩,这下总算棋逢对手了。

    “好像没有。”沈子骁摸着下巴道,“据说任青临没什么反应,直接拒绝了系花的好意,系花当时就差点哭了。”

    简然有些意外,“真的假的?”

    “真的啊,论坛上都写着呢。”沈子骁掏出手机,“我把链接发给你,你自己去看。”

    “不用了,我对他的事没兴趣。”简然摆摆手,“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他。”

    沈子骁瞅着简然,“你真的一丁点儿都不在意吗?”

    “废话。”

    沈子骁:“成,那我不说了。”他老实了一会儿,又开始哼起了歌:“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光——”

    简然忍无可忍:“绞豪材悖

    回到寝室,柯言和季源希还没回来,沈子骁麻利地开上空调,对着送风口狂吹。简然直接去洗了个澡,一身清爽地回来,和沈子骁双排游戏。

    沈子骁选了c位,声称要carry全场。简然就给他补了个奶,结果被傻逼c位气到没脾气,干脆掏出小手、枪,来了个漂亮的三杀——全场最佳。

    沈子骁:“卧槽!简然你怎么不奶我!”

    简然语气淡淡:“只要老子杀得够快,队友就不需要我奶。”

    沈子骁摘下耳机往桌上一丢,气得想退游。这时,他听到楼下闹哄哄的,很是十分热闹。

    “简然,简然!”

    简然拿下耳机,“怎么?”

    沈子骁指了指阳台,“外面好像有戏看。”

    简然不爱凑热闹,无动于衷道:“哦。”

    沈子骁把他从电竞椅上拉起来,“走走走,去看看。”

    两人来到阳台,果然看见寝室楼下一堆人,乌压压的一片,地上还摆着一堆蜡烛。

    “不是吧,又来!”沈子骁嚷嚷道,“他们告白就不能想个新鲜的吗?除了摆蜡烛还是摆蜡烛,老子才来一年就看腻了。”

    简然说:“不对啊,这可是男生寝室。”

    “对哦,是哪个妹子这么放得开啊。”沈子骁一顿,“该不会是那个日语系的系花,在向任青临表白吧。”

    简然摇了摇头,“你仔细看看蜡烛摆放的形状。”

    沈子骁歪着脑袋研究了一会儿,“这他妈啥玩意,怎么像个阵法一样……”

    “不知道。”

    简然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振了振,他拿出来看了一眼。

    .r:学长,抬头。

    简然本能地抬起头,看到他正对面的寝室阳台站了两个人。

    天太暗,简然看不清他们的脸,但那个高个子的男生,一看身材就是任青临。

    简然然然:?

    .r:?

    .r:你看不见我?

    简然然然:对面那么多人,我当然看不到平平无奇的你。

    .r:学长,你眼睛是不是不太好?

    简然然然:爸爸两眼视力1.2!是你太没存在感了!

    .r:那现在呢

    简然然然:?

    简然抬头看向对面,只见任青临所在的阳台,亮起了一盏灯——任青临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

    “……”

    简然然然:看到了看到了,赶紧给老子关了。

    对面那盏灯灭了。一旁的沈子骁还在琢磨下面那帮人究竟在干嘛。

    简然然然:你知道楼下怎么回事吗?

    .r:最近天气太热,军训的时候很多人都受不了。

    简然然然:【好惨哦,但是关我什么事.jpg】

    .r:= =

    .r:听说下雨不用军训,所以他们在设阵求雨。

    简然然然:【黑人问号.jpg】

    .r:阵法是从网上找的。

    简然然然:【撒贝宁吸氧.jpg】

    简然看着楼下身穿迷彩服的学弟们,忍不住道:“是在下输了。”

    简然把求雨的事情告诉沈子骁,后者也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卧槽,这都行?!学弟们也太会玩了吧!这么迷信的?”

    简然怼他:“就你懂科学?人家肯定不是迷信,就是图个心里安慰和好玩。”

    沈子骁幽幽道:“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他们这么优秀。”这种事情比摆蜡烛告白什么的有趣多了,他蠢蠢欲动:“咱们下去凑凑热闹?”

    简然瘫回椅子里,“不去,外面太热了。”

    沈子骁握着门把手的手收了回去,“你是对的。”

    简然预备再开一局游戏,任青临又发了条信息来。

    .r:学长现在有空吗?

    简然然然:没。

    .r:来一趟楼下。

    简然然然:。

    他刚刚好像说了没空吧?

    .r:你妈让我给你带样东西。

    简然犹豫了下,对沈子骁说:“我下去一趟。”

    沈子骁一脸懵逼,“你刚刚不是嫌天气太热懒得下去么?”

    “我耐热。”简然走到门口,转身回来拿起棒球帽戴上,“走了。”

    沈子骁挠挠头:“怎么奇奇怪怪的。”

    室外和火炉一样,简然边下楼边想如果任青临是耍他的,他就一巴掌把他扇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楼下人很多,除了诚心求雨的学弟,还有来看戏的学长。

    人群中,简然一眼就看到了任青临。

    他站在一盏路灯下,穿着一身黑,随随便便一站就像是在拍大片。

    看到简然,任青临笑了一下,“学长。”

    简然保持着高冷范,“我妈怎么会让你给我带东西?”

    任青临说:“我妈前几天去了趟广州,你妈让她捎点东西来北京,我妈回来后又把东西给了我,让我带给你。”

    “什么我妈你妈的……”简然被搞晕了,“到底什么东西?”

    借着昏暗的路灯,任青临将简然脸上的不耐烦一一收入眼底。

    他向简然走近一步,“学长好像又白回来了。”

    简然如兔子一样警备起来。

    ——来了来了,任青临的骚话马上要来了!

    任青临垂下眼睛,在简然的小腿上扫了一眼,“现在学长,是又白又长。”

    果然。

    简然毫不犹豫地向任青临竖起中指,“法.克——”

    脏话还没说完,手猝不及防地被握住了。

    任青临的手指修长有力,还带着一点点凉意。

    简然身体一僵,“喂!”

    任青临将简然的手掌铺好,“别动。”

    一个冰凉的东西从简然中指指尖滑落,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炫目的痕迹。

    “这是我们的结婚戒指,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