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冰粉

    简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任青临就放开了他的手。(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是阿姨选的,”任青临说,“喜欢吗?”

    简母的品味一直不错。她选的这款男士戒指简单大,铂金为底,内环镶嵌着长形切割钻石,戴在简然的手上,有一种璀璨和谐的美感。

    简然回过神来,鬼使神差地瞟了一眼任青临的左手。

    ——什么都没有。

    简然连忙把戒指摘下来,藏进口袋里,“你送个戒指就不能好好送?非得整这些幺蛾子。”

    “怎样才是好好送?”任青临笑容漫不经心,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味,“单膝下跪,手里捧束花?”

    简然想再给任青临竖个中指,可一想到刚刚的情形,他那个指头怎么都比不出来。他甚至怀疑他已经有了阴影,这辈子都不想竖中指了。

    “这套还是留给不懂事的小姑娘吧,”简然讥讽道,“你简爸爸不吃。还有事吗?没事走了。”

    任青临声音懒懒的,“学长晚安。”

    简然没吭声,走了两步,觉得胸口堵得慌,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猛地转过身。

    任青临还站在原地,对上简然的视线,显得有些错愕。

    简然凶神恶煞地诅咒:“明天肯定不会下雨!军训前都不会下雨!我他妈热死你!”

    任青临:“……”

    学弟们的求雨仪式进行到一半,宿管阿姨拎着水桶来了。

    “阵法”被毁。几个披着床单的“法师”被教训批评,灯都熄了还得苦逼地收拾现场。

    工程学院有史以来第一次设阵求雨,最终宣告失败。

    回到寝室,简然把戒指扔进了抽屉里,和他的结婚证放在一起。

    第二天,晴空万里,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连吹来的风都是热浪。

    沈子骁在阳台晒个衣服的功夫,就热得差点晕厥。“那个求雨阵,有个毛线用,今天好像比昨天还热了。心疼学弟学妹一秒钟。”

    季源希趴在床上,闷声道:“我这条命就是空调给的,这天气,就算我女朋友跑了,我都不想出去追。”

    柯言站在书桌前,在去图书馆自习还是留在寝室午睡中持续纠结。

    简然敲代码的手顿了顿,他看了眼窗外的太阳,莫名有些心虚。

    ……高温是自然现象,和他昨天的诅咒肯定没关系,他要是嘴那么灵,还读什么破书。

    这时,简母发了条微信过来。

    母上大人:然然,戒指收到了吗?

    简然然然:嗯。

    母上大人:喜不喜欢?我和青临一起挑了很久呢。【龇牙】

    简然然然:?

    简然然然:你和任青临一起挑的?

    母上大人:我挑了几个款式给他选,他最后选了这个。你不喜欢?

    简然然然:凑合吧,没仔细看。反正我不会戴,你死心吧。

    母上大人:那你也得收好,别弄丢了,好歹一百多万的东西,结婚的时候还得用。

    简然皱起眉——那个破戒指居然要一百多万,他一个学期的零花钱才二十万!

    一百万啊!可以买多少双鞋!

    简然看着自己的抽屉,陷入了沉思。

    简然然然:妈,结婚戒指不应该是一对吗?那任青临的戒指,也是你买的?

    一下子就吞他家一百万,姓任的心也太黑了,就不会选个便宜点的吗!

    母上大人:不是啊,两个戒指的钱都是任青临出的。

    简然懵了一下。

    简然然然:任青临一个大学生,哪来这么多钱?

    母上大人:青临一成年就成了任家的股东,每个月能拿不少分红。听他妈说,他自己也做了一些理财。

    简然酸了。

    别人拿分红,他拿零花钱。同人不同命。

    简然然然:那也不能什么钱都是他出吧,显得咱们家多捞似的。

    母上大人:放心吧,我和你爸都商量好了,肯定不会白拿他们家的。

    简然咬了咬牙,打字:把我这些年的压岁钱拿去用,给他买个手表什么的,算是回礼。

    母上大人:【惊恐】儿子你是认真的?

    简然然然:嗯。

    他和任青临之间还是算清楚点比较好,免得离婚的时候还有什么经济,麻烦。

    和老妈聊完,简然继续敲代码,一旁的柯言已经做出了选择,背上书包去图书馆了,离开的时候背影异常悲壮。

    沈子骁不能理解地摇摇头,“学霸真可怕。”

    季源希点头附和:“今天谁都不能让我离开寝室一步,no one!”

    事实证明,有人可以。

    天实在太热,院里的领导不像校领导那样冷酷无情,决定给烈日下的新生送上一份凉意。学院自掏腰包,向食堂订了三百多份红糖冰粉,让辅导员安排送去。

    简然理所当然地被安排上了。

    在年级大群里,简然发出了质疑。

    简然:为什么又是我???

    辅导员:你是我们学院的颜值担当,你送给学妹的不仅仅是冰粉,还是一份梦想。

    简然:【微笑】

    沈子骁和季源希在一旁幸灾乐祸。

    “然然,你还坐着干嘛,赶紧去送梦想,别让学妹久等了!”

    “北京欢迎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简然看着两个狗室友,冷冷一笑。

    简然:辅导员,我能找两个帮手一起吗?

    下午两点,室外温度:38.5。

    简然一行人,人手一辆小推车,在烈日下缓缓前行。除了做苦力的男生,还来了几个女生。按照辅导员的说法,男生负责慰问学妹,女生负责体贴学弟。

    女生们特意打扮过,她们打着伞,穿着清爽的小裙子,妆容淡淡,头发还带着香味。

    沈子骁欣赏了一番,对简然说:“唐糖真漂亮啊。”

    简然被太阳晒得不想说话,敷衍地“嗯”了一声。

    头顶的炎阳忽然减弱了一些,简然闻到了某种花香味,就看唐糖含笑走在自己身边,手上还打着把伞。

    简然立刻说:“我不怕晒,你自己遮就好了。”

    唐糖羞涩一笑,“没关系,反正都是打伞,一个人两个人没区别。”

    当着其他同学的面,简然不想让女生没面子,点了点头,“谢谢。”

    周围的同学交换着八卦的目光,季源希还吹起了口哨,简然回头瞪了他一眼,眼里满是杀气。

    操场上,教官接到学院的消息,提前解散了队伍,让学生自由活动。

    任青临坐在树荫下看手机,在股市收盘前卖了几支股。几个同班的男生和他坐在一起,抱怨着该死的天气。

    一个男生碰了碰任青临的肩膀,“哎,青临,我昨天看到你和简然在寝室楼下聊天,原来你们真的认识啊?”

    任青临还没回答,另一个男生问:“简然?谁啊?”

    “咱们学校的校草,和咱们同学院。人长得特帅,听说是个富二代,超多女孩子喜欢他,但是这都一年了,还是没人能把他拿下。”男生笑嘻嘻道,“不过现在有青临在,他校草的位置估计得让出来了。”

    又一个男生加入了对话:“哦哦哦,这个我知道!我在论坛上看见了,开学第一天,青临就和那个学长一起走来着——青临,你们很熟吗?”

    任青临回想了一下学长一脸凶巴巴,让自己保密关系的模样,嘴角稍稍扬起,“不熟。”

    只是合法夫夫关系而已。

    周围突然骚动起来,有人欢呼,女生队还有人在尖叫。

    “发生啥事了?”

    “好像是学长学姐送吃的来了……”

    听到“学长”两个字,任青临站了起来,一眼就看到了简然。

    在骄阳下,穿着浅蓝色的上衣的简然帅气鲜活,灵动自然,让任青临联想到了夏日的大海。

    他推着一个小推车,身边有一个女生在替他打伞,两人挨得挺近,一个不注意就会碰到对的胳膊。

    这个女生任青临有印象,是上次和简然一起买奶茶的学姐。

    任青临微微抬了抬眉。

    工程学院的大一新生都在一个操场进行训练。由于专业的性质,男女比例悬殊,男生有五个队,女生只有一个。负责照顾学妹的简然等人将冰粉逐一分发给女孩们。一个同为广州人的学妹和简然聊了几句,还要到了简然的微信。

    学妹人少,简然很快就完成了任务,他退到一边,开始整理善后。

    另一边,正在体贴学弟的学姐们张望了半天,都没见到想见的人。

    “你们谁看见任青临了?”

    “没看见……奇怪,刚刚还看到他在呢,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

    “卧槽,他不在,我还化什么妆,洗什么头?”

    “姐妹想开点,至少简然还在,不算完全浪费时间。”

    “哎,任青临在那呢!快看,他和简然在一起!”

    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简然抬起头,对上了男生的目光。

    “下午好,学长。”任青临的语气自然,仿佛只是在和普通的学长打招呼。

    简然不敢掉以轻心,“怎么?”

    “学姐忘记把冰粉发给我了,学长能补发一份给我吗?”

    简然不相信,嗤笑了一声,“你可拉倒吧,她们忘记谁也不会忘了你。”

    任青临双手一摊,一脸无辜,“可是我真的没有拿到。”

    简然瞅了眼任青临的脸。男生脸颊微红,额头上一层薄汗,嘴唇也有些干。

    这种天气军训,实在是折磨人。

    简然从推车上拿起一份冰粉,施舍一般地递给任青临,“拿着。”

    任青临笑了一下,“谢谢学长。”

    冰粉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久,还带着凉意,上面洒了花生碎,芝麻和蜜饯粒。任青临吃了一口,舔舔嘴角,轻声道:“好甜。”

    简然没好气道:“最好甜死你。”

    “好啊。”

    ???

    简然:“你他妈‘好’什么?”

    “我等着学长来甜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