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暴雨

    简然:“……”

    所以他为什么要嘴贱去问,是之前被撩得不够多还是不够狠!

    然而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现在的简然今非昔比,他已经学会反击了。

    “给你给你,都给你!”简然一脚把推车踢到任青临身边,“不够的话,我再去食堂给你批发一百碗,让你每天都能吃到学长送的冰粉,开不开心?”

    任青临憋着笑:“开心。”

    简然功力不够,没忍住“操”了一声。“任青临,你真的是有毒。”

    任青临刚要说话,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眼眸一暗,沉声道:“简然——”

    简然本能地回头,只见一个橘色的球体正朝着自己脑袋飞来。速度很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在他以为自己脑袋上得挨一招时,任青临伸出手,快准狠地将篮球拍了回去。

    一个男生接住了球,他多看了任青临两眼,然后冲简然抱歉地笑笑:“简然,没事儿吧?”

    简然认出男生是同学院的大三学长,笑道:“没事儿,学长这么热还打球啊。”

    “没办法,室内篮球馆都约满了。”学长说,“要不要一起?我们这还少一个人。”

    简然指了指头顶的太阳,“不了,我实在受不了这大太阳。”

    “我们约到了明天下午的篮球馆,你到时候来吧,好久没和你一起打球了。”

    简然想想自己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运动了,便欣然同意:“好啊,我叫上沈子骁和季源希一起?”

    “没得问题。”

    学长抱着球走了,简然笑容逐渐消失,白了任青临一眼,“现在不叫学长,叫名字了?”

    任青临难得语塞,“……一时情急,忘了。”

    简然嘴硬道:“有什么好急的。刚刚那个球我绝逼能躲开,根本不需要你瞎管闲事。”

    长得高了不起啊。

    任青临哄着他:“是,我知道学长很厉害,厉害得不得了。”

    简然觉得他这话怪怪的,但有了前车之鉴,他决定不去深想。

    “简然!”唐糖在操场的另一边朝简然挥手,笑容灿烂,“这边少了几份哦~”

    女生的脸被晒得发红,仿佛刚成熟的苹果。

    简然应了她一声,“我这就过去。”

    和任青临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轻轻拍了拍对的肩膀,嘴角轻扬,“谢了啊,学弟。”

    任青临愣了愣,有种胸口微微炸裂的感觉。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心脏的位置,低声道:“我.操……”

    下午下完第一节后,“无厌组”三人换上球衣,朝篮球馆进击。

    下楼梯的时候,季源希还捧着个手机给女朋友发信息。

    沈子骁揶揄道:“我上次看了个新闻,说一女白领下楼的时候玩手机,不慎摔倒,当场就凉了。”

    季源希打着字,头也不抬,“哇,好可怕,人家好怕怕哦——对了然然,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我得向你道歉。”

    简然习以为常,“怎么,你又把爸爸的微信给别人了?”

    “没,那缺德事儿我早就不干了。”季源希笑嘻嘻道,“就是刚刚我老婆问我去干嘛,我说我要去打球,她问我你是不是一起去,我说是,然后她就去‘简然粉丝后援会’里吆喝了一句。待会篮球馆里估计会有不少妹子,你做好准备。”

    “卧槽,你不早说!”沈子骁咋咋呼呼的,“早知道我就穿我那件黑色的战衣了。”

    “等等,”简然皱起眉,“你刚刚说什么会?”

    “‘简然粉丝后援会’。去年创的,我老婆是群主,现在已经一百多人了。”

    简然简直服了,“这些妹子闲的,作业还是太少了。”

    “不全是妹子……”季源希一脸高深莫测,“还有几个男生。”

    沈子骁笑出了声,“那他们肯定没戏,别说咱简哥是直男,就算他不直,也不轮到他们啊。家里的鲜花他不香吗,干嘛还去采野花。”

    季源希一头雾水:“啥意思?”

    简然冷冷道:“能别给骁狗眼神吗?”

    沈子骁做了一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季源希看看他,又看看简然,双手挠头。

    学校的篮球馆在没有比赛的时候对全校师生开放,就是租金比较贵,一小时要几百,平均下来一人几十倒也可以接受。

    没有太阳直,还开着空调,篮球馆内比外面温度低了不少。简然他们到的时候,观众席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沈子骁顿感压力,“卧槽,不知道的还以为搁这打比赛呢。”

    季源希骄傲地拍了拍简然的背,“然然,你品品你的人气,你细品。任青临算什么?他就算个屁!”

    沈子骁看着观众席上的妹子们,“简然,唐糖又来了。我敢和你赌根黄瓜,三天,撑死三天,她肯定向你告白。”

    “不赌,我不需要黄瓜。”简然说完,走一边和学长打招呼去了。

    大概是求雨阵有那么一点用,从下午开始,空气就异常的闷热,太阳躲在云层后面,天阴沉沉的,一副风雨欲来的景象。

    大一新生面无表情地站着军姿,内心疯狂咆哮:下,快下!别犹豫,就是现在!早一秒把雨下下来,就能多拯救一个无辜的生命!

    终于,一道闪电像划破了天空,接着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地上劈里啪啦直响。教官一声令下,让学生小跑前进,去最近的篮球馆避雨。

    任青临的衣服湿了一半,迷彩服粘在皮肤上的感觉非常糟糕。他心情不怎么好,嘴角都是紧绷的。

    “那个……任青临,你要不要纸巾?”

    任青临懒懒地掀起眼皮。是同班的一个女生。

    女生小心翼翼地说:“你的头发都湿了,擦擦吧。”

    任青临拒绝:“不用了。”

    他神情冷淡,语气疏离,搞得女生心态有些崩,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任青临没有管她,和室友一起找了个位置坐下。

    舍友纳闷道:“这是在打比赛吗?怎么这么多人……”

    场上,穿着詹姆斯球衣的男生弯着腰,把正在运球的对手盯得死死的;对手喘着气,试图用假动作突破,却被男生一眼看穿。

    男生闪电般地截过球,而后姿势漂亮地一个三分远。

    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尖叫,其中还夹杂着男生的名字。

    “啊啊啊啊啊啊!简然!!!简然加油!”

    “然然!然然姐姐爱你啊然然!”

    简然和迎面跑来的沈子骁击了个掌,而后撩起上衣的下摆,擦了擦头上的汗。

    室友一直男看得挪不开眼睛,“这就是简然学长吧……真他妈帅啊。”

    任青临看着男生腰身的线条,眯起眼睛,“嗯。”

    这场暴雨持续了挺久,到了平时该解散的时候都还没停。教官解散了队伍,但没有伞谁都走不了。

    简然专心打着球,没有注意到观众席上多了一大片穿迷彩服的学弟学妹。

    打了快两个小时,男生们陆陆续续开始体力不支,刚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学长道:“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

    众人纷纷同意。

    简然出了一身的汗,和两个室友一起下场喝水。

    唐糖早早地就站在了旁边,手里拿着一瓶运动运料,期待地看着他。

    沈子骁把季源希拉到一边,鸡贼道:“简然,我们去那边等你。”

    简然放缓脚步,心说:这样下去不行啊,得找个机会和妹子说清楚。

    “简然,”唐糖把饮料递给他,“送你的,谢谢你上次请我喝奶茶。”

    简然瞟了一眼她身后的同班同学,接过饮料,“谢谢。”

    他把饮料拿在手上,一口都没喝,解锁手机看了眼微信。

    【无厌组】

    柯言:外面好大的雨,你们还在篮球馆吗?

    季源希:是啊,被困住了。【大哭】

    柯言:我给你们送伞去?我现在在寝室。

    季源希:!!!言言我爱你!!!

    简然:【谢谢老板.jpg】

    与此同时,唐糖向他发出了邀请:“简然,我带了伞,我们一起回去吧。”

    简然笑道:“不用了,我室友会来接我。”

    唐糖咬了咬唇,鼓起勇气道:“可是我有话想对你说。”

    简然一愣,“那我们出去说?”

    两人来到了篮球馆的侧门。侧门没有关紧,风灌了进来,让简然感觉到一丝凉意。

    唐糖站在他对面,低着头,雨声几乎淹没了她的声音。

    “简然,我……我喜欢你。”

    短暂的沉默后,简然叹了口气,“抱歉。”

    女生的侧脸隐藏在长发里,“是我不够好吗?”

    “和你没关系。”简然愧疚地说,“是我暂时没有恋爱的想法,对不起。”

    唐糖吸了吸鼻子,强颜欢笑:“我知道了,我以后不再缠着你了。简然,再见。”

    女生甩了甩头发,离开的动作很潇洒。

    简然目送着她,暗暗松了口气。他转身想回去,猝不及防地看到身后站了个人,吓得差点心脏骤停。

    “任、青、临。”简然怒道,“你他妈的,偷听爸爸说话?”

    “没有偷听,是正好路过。”任青临走到简然跟前,垂着眼睛看他,“学姐挺好的,学长不和她试试?”

    简然:“关你屁事。”

    任青临低低一笑,“难道是因为我?”

    本以为学长又要气急败坏地骂自己有毒,没想到简然居然点了点头,“是啊。”

    任青临: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虽然我们是形婚,但法律意义上我是有配偶的人,和别人交往总归不太好。所以,在和你离婚之前,我是不会谈恋爱的。”

    任青临静了一静,“那你还要我去绿你?”

    “我不能拿我的道德标准去约束你。”简然耸了耸肩,“不过我强烈建议你和别人交往之前先说清自己的情况,如果对不介意再考虑下一步。”

    任青临问:“你为什么不和学姐说清楚?”

    简然有些生气了,“你还真他妈是十万个为什么啊。我不喜欢她,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喜欢我,我明明什么都没对她做。”

    任青临笑了,他站在门口,身后是朦胧的雨幕,“学长,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站在那里,就会有很多人喜欢你。”

    简然不屑道:“只看脸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你看娱乐圈都分了多少对了。”

    任青临点点头,“学长说的对。”

    微信群里,柯言说自己已经到了,问简然在哪。

    “我先回了啊。”简然说。

    任青临:“学长带了伞?”

    “我室友来送伞了。”

    “真好,”任青临漫不经心道,“我就没有室友送伞。”

    简然顺口问了一句:“你要不和我们一起走?”

    “可以吗?”

    “可以啊,柯言个子小,你可以和他共遮一把。”

    任青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