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打伞

    任青临跟着简然去和剩下三人汇合。(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看见全校两大男神肩并肩走在一起,几人都有点上头。沈子骁更是露出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简然神情自然地向室友介绍任青临:“任青临,大一学弟,你们都认识吧,他和我们一起回。”

    任青临笑着打招呼:“麻烦学长们了。”

    刚才还说任青临算个屁的季源希那叫一个热情,“悖际且桓鲅г旱模驴推!

    柯言把带来的伞分给大家,“那个,我只带了四把伞。”

    季源希狗腿道:“没事儿,我和任青临撑一把就行。”

    简然:???

    说好的永远支持我呢?你个大猪蹄子。

    “不用了,”简然把伞撑开,“你们一人一把。老季,你和爸爸一起。”

    季源希:“为啥是我啊?”

    “因为你皮糙肉厚,开水都不怕,淋雨算个屁。”

    季源希暧昧一笑,“不用解释的,我知道然然你就是想和我一起撑伞~”

    简然笑骂一声:“滚,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沈子骁“咳咳”了两声,严肃道:“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注意点影响。”

    “没事儿,”季源希在简然脸上摸了一把,“我老婆才不会吃然然的醋。”

    听到季源希后半句话,任青临眉眼微松,提醒他们:“学长,雨好像小了一些。”

    简然点点头,“那走吧。”

    从篮球馆回男生寝室,大概有十五分钟的路程。任青临独自撑伞走在最后,在他前面,是同撑一把伞的季源希和简然。

    两人勾肩搭背,说说笑笑,俨然一副好哥们的架势。

    他们都穿着球衣,胳膊碰着胳膊。简然又白回来不少,肤色和小姑娘似的。

    任青临盯着他后脖颈上的水珠看了一会儿,舔了舔牙尖。

    季源希和简然不知道聊起了什么话题,前者开玩笑地推了简然一把。季源希没用什么力,但简然打了快两个小时球,身上软绵无力,这一下就被季源希推出了伞外。

    季源希赶紧把伞往简然的向举,没想到有人居然快他一步。

    任青临扶住简然的后背,帮助他稳住身体,“学长,没事吧?”

    简然敷衍了一句“没事”。他指了指季源希,又一脸挑衅地举起了拳头——老子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季源希非常捧场地做出怕怕的表情,尖叫着跑远了。

    简然看着他滑稽的动作,忍不住笑道:“傻.逼。”

    周围都是漫天的大雨,简然除了任青临的伞下,无处可去。

    空气里都是雨点湿润的腥味,任青临却还能捕捉到简然身上淡淡的,清新的味道。

    这人真的是刚打完球么,怎么一点汗臭味都没。

    任青临边想边把伞往简然那边挪了挪。

    在暴风雨的声响中,两人都没有说话。

    简然还有点纳闷,以往他和任青临独处,任青临肯定要嘴贱几句,今天突然这么安静,是吃错药了还是转性了。

    简然主动开口:“你在大学过得还习惯吗?”

    任青临:“还行,没什么不习惯的。”

    “话说,你怎么会报这个专业?”简然双手十指交叠,放在脑后,看上去轻松惬意,“你毕业以后肯定要继承家业,为什么想不开跑来络工程?”

    任青临随意道:“既然要继承家业,读什么专业都一样。”

    简然一听,好像是这个理。

    “那学长呢?”任青临问,“学长为什么读这个专业?”

    简然回答得很果断:“因为喜欢啊,敲代码挺有趣的,特别是跑完提示无bug的一瞬间——那爽感,简直能升天。”

    任青临垂眸看着简然的侧颜,笑着说:“学长原来还是个学霸啊。”

    “学霸谈不上,柯言才是学霸,你以后专业上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任青临挑眉,“不可以问你?”

    “也可以啊,”简然无所谓道,“就是我不一定会。”

    大雨带走了夏日的闷热,虽然心爱的球鞋湿了,但简然的心情意外的不错。

    看,只要任青临别作死,好好说话,他们还是可以愉快交的。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简然一看来电显示,对任青临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才接起电话。

    “埃憬馔蝗患浯虻缁氨任遥俊

    “我刚刚打完波,准备翻寝室。嗯嗯,阵间就去食……”

    任青临:……

    任青临长到十八岁,一半的时间在北京,一半的时间在国外,除了偶尔听几首粤语歌,平时很少接触粤语。现在简然说的话在他听来完全就是天书。

    任青临用没撑伞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

    嗯……这是个隐患。毕竟以后跟简然回娘家,还是入乡随俗比较好。

    简然挂了电话,见任青临一脸沉思状,问:“你咋滴了?”

    任青临:“……学长,你这口音切换得也太快了吧。是你妈的电话?”

    “是我奶奶。”简然状似不经意道,“她刚刚还问起你了。”

    任青临一愣,“她问什么了?”

    “就问你性格怎么样,好不好相处之类的。”

    “那你怎么回答的?”

    简然狡黠一笑,“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任青临:“……”

    第一次见任青临吃瘪,简然心情大好,笑得眼睛都弯了。

    “老弟,”简然拍拍任青临的肩膀,语重心长,“江湖规矩,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任青临嗓音沉沉,“那学长告诉我,我还欠学长什么?”

    简然没把任青临的话往深处想,大大咧咧道:“不急,以后慢慢还。”

    任青临扬起唇角,“好。”

    任青临回到寝室,其他几个室友刚回来不久,无一不被淋成落汤鸡。

    看到只湿了裤腿的任青临,室友惊呆:“青临,你怎么做到的,你不是没带伞吗?”

    任青临轻飘飘地说了句:“我有学长,你们有吗?”

    室友们面面相觑。

    “简然学长?”

    “嗯。”

    “卧槽,你和他关系都这么好了!今天同遮一把伞,明天是不是就要一起约着吃饭开黑看电影了。难道帅哥之间真的有引力?那我长成这样还能和您做朋友吗?”

    任青临笑了笑,“我考虑考虑。”

    任青临没着急去洗澡,他拿出手机,在百度里搜索:如何快速学会粤语。

    这场阵雨过后,气温有所下降,大一新生的日子总算没那么苦逼了。按照学校的传统,军训的最后一天将同时举办阅兵仪式和以学院为单位的开学典礼。

    辅导员私下找到简然,让他准备一下,在院开学典礼上致辞。

    简然再一次问出了那个问题:“为什么又双俏遥俊

    辅导员:“你长得帅,成绩还行,学弟学妹们也喜欢看你。”

    简然义正言辞地拒绝:“大家来上大学,是为了学习,不是为了看我,您应该找年级第一名去。”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找过柯言了,但他说他忙着实验室的事情,没那个时间。”辅导员叹了口气,“柯言哪里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了,就因为他怯场这毛病,错失多少好机会了,我都替他可惜。”

    简然若有所思,“等我回去问问他。”

    晚上,柯言去洗衣服时,简然跟了过去。他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问:“柯言,你为什么不想去致辞?”还没等柯言回答,简然又道:“我问过和你同一个实验室的学姐了,她说你们的项目已经结束了,你现在并不忙。”

    柯言抿了抿唇,小声道:“我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简然一脸郁闷,“好吧,那我只能自己上了。啊,烦躁。”

    柯言问:“简哥,你不想去吗?”

    “当然不想啊!”简然靠着洗衣机,垂头丧气道,“你都不知道我最近多忙,家里一堆破事,我他妈哪有心情准备什么开学典礼。”

    简然的家境柯言也知道一些,此时此刻,小学霸脑补了一出豪门狗血大戏,看简然的目光都多了些同情。“我不是不想帮你,我就是……就是有点害怕。”

    简然大度地表示:“没事,大不了我熬几个通宵去准备,我都习惯了,你可千万别觉得过意不去。”

    柯言小天使心里越发愧疚,他咬了咬牙,说:“简哥你去忙你的家事吧,致辞……我替你去!”

    院开学典礼在学校的小礼堂举行,因为场地不大,除了大一新生,其他年级的学生都不用参加。

    离典礼开始还有十分钟,柯言被他的三个室友一路护送到礼堂门口。

    季源希:“言言快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

    “嗯……”柯言吞了口口水,看上去有点紧张。

    沈子骁说:“你在寝室对我们仨说的不是挺好的么,你只要把台下的人都想象成我们,这事儿就妥了!”

    简然难得地赞同了沈子骁的说法,“对,你就当你是在寝室,没什么好怕的。”

    柯言点点头,局促道:“那我进去了。”

    看着柯言走进礼堂,上台阶的时候还差点被自己绊倒,季源希不禁像老母亲一样操心起来,“你们说,他真的行吗?”

    “应该行吧。”沈子骁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他那么努力,晚上做梦的时候都在背演讲稿,搞得我昨晚一宿没睡。”

    季源希叹息:“能进去看看就好了。”

    简然:“我认识院办的学姐,和她打个招呼应该就能进去。”

    沈子骁唱道:“你究竟有几个好学姐——”

    简然找到学姐说明来意。学姐说:“我也想帮你们,但是礼堂的位置估计都坐满了。”

    季源希问:“我们站着看都不行?”

    学姐想了想,道:“现在是院领导在发言,里面的秩序不能乱。这样吧,等轮到学生发言的时候,你们从后门进去,尽量站在角落里看。”

    “这样挺好的。”简然笑道,“谢谢学姐,改天请你吃饭。”

    学姐莞尔:“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耍赖哦。”

    三人等了大半小时,学姐才放他们进去。

    简然猫着腰,跟在沈子骁身后,做贼似的从门口走进去,找到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站好。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道:“现在有请学生代表,工程学院,计算机系一年级新生任青临,上台致辞。”

    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女生们瞬间坐直了身体。

    简然:“……怎么不是柯言?”

    “任青临之后应该就是柯言了。”沈子骁说,“一个新生,一个老生,去年不就是这样。”

    简然“啧”了一声,“真是浪费时间。”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任青临不急不缓地走上了演讲台。

    他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禁欲优雅,游刃有余。

    简然看得有点懵——这真的是平时喜欢在他面前说骚话的学弟???

    沈子骁在一旁开启嘲讽:“现在还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