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逛街

    任青临说完,眼睫轻颤,似乎有那么点儿紧张。(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紧张是应该的,就像刚学英语的时候和老外对话,简然能理解。

    说实话,任青临这几句日常粤语说的挺好的,听着很自然,他并不觉得别扭。

    “可以可以,”简然对任青临的语言天赋表示认同,“你比骁狗说的好多了。”

    任青临静了静,话题一转:“学长,你为什么叫简然?”

    简然莫名其妙,“啊?”

    任青临笑了笑,“学长应该叫‘简直’比较合适。”

    ???

    有猫饼?

    简然反驳:“那你咋不叫‘任天堂’呢,我看也挺适合你的。”

    任青临:“……”

    大学里没有粤语社,任青临最后报了一个篮球社。

    简然有些意外:“你也打篮球啊。”

    大家都说任青临是日系帅哥,那他应该打棒球去啊。

    任青临扬眉:“不能打?”

    “能打啊,下次约一波?”

    “成,”任青临说,“我等学长约我。”

    北京又下了一场雨,天气彻底转凉了。

    马上就要到中秋节,家在本地沈子骁要回家过节,季源希约好了和女朋友去秦皇岛玩,柯言要泡三天图书馆,就剩下简然还没有计划。

    沈子骁邀请简然去他家过节:“横竖你也没地儿去,来我家凑个热闹呗。”

    简然可有可无道:“行,晚点我和我妈说一声。”

    简然还没找他妈,他妈倒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

    简母:“然然,中秋节你别回家了,去任家过。”

    “我本来就没打算回家,一共才三天假,时间太赶了……”简然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哈?你说什么???”

    简母贴心地重复了一遍:“中秋你去任青临他家过,我已经和他爸妈打好招呼了。”

    “……”

    简然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在秋风中凌乱。

    “然然?”简母在电话那头问,“然然你还在吗?”

    简然裹紧身上的小外套,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啊……”

    “你和任青临领证都一个多月了,还没见过他父母,差不多也该去任家拜访下了。”

    简然脑补了一下自己去任家“拜访”的画面。

    ——撒贝宁吸氧.jpg

    简然语捶胸顿足,语无伦次,“领证了就要见家长,那举办了婚礼是不是还要我们牵手?!结婚一周年还得亲嘴是不是!说好的形婚呢?妈你厄我!”

    简母听得“咯咯”直笑,笑够了,才安慰儿子:“瞧把你激动的,不过是见个家长,多大点事儿啊。等国庆的时候,青临也要到咱们家来啊。”

    简然简直没脾气了,面无表情道:“哦,他还要来咱家。”

    “安心啦,青临的爸爸妈妈都很好说话的,你就当去朋友家玩几天。对了,记得买些礼物去。”

    简然垂死挣扎:“能不能不去,打个商量?”

    “不能。”简母的语气正经了起来,“然然,任家是上市公司,表面上的功夫还是得做足的,不然你让那些项目投资人和股东怎么想。”

    简然:“……”

    特么都把项目拿出来说了,他当然无说。

    “知道了,”简然生无可恋道,“我会去的。”

    挂完电话,简然深吸一口气,像小海豹拍肚皮一样胡乱拍打自己的脸。

    寝室里传来季源希的声音:“然然你干嘛呢。”

    简然语气平静:“拍爽肤水。”

    季源希:“你轻点儿拍,把如花似玉的小脸蛋拍坏了可怎么办。”

    简然停止了自我折磨,他看着镜子,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简然,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不就是见学弟家长吗,你他妈连微辣的鸭肠都敢吃,还怕这个?!

    而且你又不是没见过朋友的家长,沈子骁爸妈不就贼中意你,还想着认你做干儿子吗!

    可是沈子骁爸妈能和任青临爸妈一样么!他到时候是叫“叔叔阿姨”,还是叫“伯父伯母”,又或者……爸?妈?

    ……杀了他吧。

    简然看向对面楼栋,任青临寝室的阳台上站着一个正在吃甘蔗的男生,看身材不是任青临。

    话说,任青临应该也得到消息了,他居然没主动向自己提起这件事,是最近学习太忙了?

    ——可拉倒吧,大一新生才上几天课,有什么可忙的。

    后天就是中秋节,时间紧迫,他连礼物都还没买。

    想到这里,简然拿起手机给任青临发消息。

    简然然然:那个,你爸妈都喜欢什么东西啊。

    .r:?

    淦!

    你在爸爸面前就不用装了吧。

    简然然然:我要去你家过中秋,别说你不知道。【冷漠.jpg】

    .r:这个啊,学长人来就行,不用带礼物。

    简然然然:不行,我可丢不起这人。有本事你来我家的时候也别带。

    .r:那学长明天下午有没有课?

    简然翻了翻课表。

    简然然然:有一节,四点结束。

    .r:那我带学长去商场买礼物?

    简然然然:ojbk。对了,你室友吃甘蔗吃这么久的?

    .r:甘蔗?

    简然抬头,看到任青临从对面寝室走了出来。

    .r:学长……他在吹箫。【白展堂尴尬又不失礼貌.jpg】

    简然然然:【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下午,简然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用手背转着硬币,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时,他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开启摸鱼时间。

    一旁的沈子骁低着头疯狂地打字,简然撞了撞他的肩膀,“你和谁聊天呢,这一节课就没消停过。”

    沈子骁头也不抬,“女神。”

    简然震惊了,“你女神不是林志玲吗?”

    “是法律系的一个妹子,和我们同一届,在动漫社认识的。我给你看看她的照片。”沈子骁翻出一张cos照给简然看,“你觉得怎么样?”

    简然评价:“漂亮。”

    沈子骁心满意足,“在见到她的一瞬间,我就醉在了她的酒窝里——晚上吃啥?”

    简然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自己吃。”

    沈子骁还沉浸在和女神的聊天中,“成。”

    简然又打了个哈欠,坐在他身后的两个女生突然骚动起来——

    “那不是任青临么?”

    “真的哎,他在等谁啊。”

    “反正不是来等我的,拍个照先。”

    简然抬头朝窗外看去。

    任青临靠走廊站着,白色t恤加黑色牛仔外套,低头玩着手机。下课铃一响,他就把手机收了起来,朝教室里看来。

    简然迅速移开目光,对沈子骁说:“我先走了,替我把书拿回寝室。”

    人群中,任青临一眼就看见了简然。

    简然今天穿得很休闲,蓝色卫衣上印着“睡眠不足”四个字,头上还非常应景地竖着两根呆毛。

    任青临挑挑眉——嗯,今天的学长依旧有点可爱。

    “去哪里买?”简然懒洋洋道,“三里屯还是银泰中心——坐地铁去?”

    任青临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开车。”

    任青临的车是一辆黑色卡宴,看着还挺低调的。简然坐上副驾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拿驾照多久了?”

    任青临:“两个月。”

    简然沉默了一会儿,“你行不行啊。”

    “学长觉得呢?”任青临要笑不笑的,“我车后面还贴着‘实习’标志呢。”

    简然牢牢地扣好安全带,正襟危坐,“开慢点,咱们不赶时间,实在不行就换人。”

    任青临憋着笑,启动车子,“好。”

    非上下班高峰期,路况良好,任青临开得很稳,没什么大问题。到了商场,停车却成了问题,地下停车场几乎都停满了,两人晃悠了半天才找到一个难度系数有点高的车位。

    车位旁停着两辆suv,留给他们的空间有限,任青临的卡宴也不是什么小车。

    简然说:“我下去帮你指挥?”

    “不用。”任青临单手打着向盘,倒挡,油门,一气呵成,车子稳稳地停在了车位正中央。

    简然看得有点懵。

    有段时间,抖音上特别行拍男生单手打向盘的短视频,简然也刷到过几个,可没有一个会比任青临刚刚的动作要赏心悦目。

    任青临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干净整洁,手腕上还戴着一块黑色腕表。简然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任青临:?

    “我手上有什么吗?”

    “没有,”简然心虚道,“就觉得这车的向盘挺好看的。”

    两人进了商场,也不瞎逛,直奔主题。任青临给他妈挑了两个包包,一套化妆品,给他爸买了烟和酒,最后又选了些燕窝人参之类的补品。简然跟在他身后,只有一个任务——负责刷卡。

    简然问任青临:“你有没有一种自己被包养的错觉?”

    任青临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有。”

    简然乐了,“感觉怎么样?”

    “挺爽的。”任青临说,“希望被学长多包养几次。”

    “那算了,学长养不起。”

    “别,我很便宜的,一个月就五百块,学长考虑下?”

    “艹,你还真演上瘾了啊……”

    路过一家网红奶茶店时,任青临问他:“要不要喝奶茶?”

    简然看了眼排队的队伍,犹豫道:“人有点多。”

    “你找个地坐着等我,我去排,想喝什么?”

    简然:“芝芝桃桃,这次别搞错了。”

    任青临笑了,“这次没喝酒,当然不会错。”

    简然拎着购物袋走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

    这是一个小隔间,里面一排的沙发,有桌子,有座,还有饮料售卖机。

    简然找了个空位坐下。他平时最烦逛街,能在篮球场跑两个小时的人,陪他妈逛街半小时就觉得腿要断。虽然任青临今天动作快,他没走什么路,但还是累得够呛。

    任青临拎着两杯奶茶,给简然发信息:学长在哪?

    简然然然:【图片】

    简然然然:就在这家店对面。

    任青临照着记忆找到了图片上的店铺,就看见他的学长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眼睛半眯着,像一只漂亮慵懒的猫。

    任青临抬头看了眼隔间上的挂牌,上面用粉红可爱的笔刷写着五个大字:

    男友寄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