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家长

    简然指尖一顿,get到了华点。(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你也在追人?”

    任青临把茶盏推到简然面前,“嗯。”

    哦豁,看他发现了什么八卦!

    “是谁啊?”任青临说最近才开始,那应该是他们学校的,“是你同学?”

    “不是,”任青临用指节抵了一下额头,似乎有些害羞,“是……学姐。”

    “学姐不错啊,”简然兴致勃勃道,“现在不就行姐弟么。不过,就你这条件,居然还要追人?直接告白不就得了。”

    任青临不以为然,“我暂时没有把握,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简然没喜欢过谁,也没追过人,不太能理解沈子骁和任青临这样小心翼翼的心理,站着说话也不腰疼,“看你们墨迹的。”

    任青临说:“要不不出手,一旦出手,就一定要势在必得。”

    简然提醒他:“那你记得和她说一下我们的关系,别让人家莫名其妙被小三了。”

    任青临闷笑一声,“好。”

    简然刚抿了一小口茶,突然看到包厢的门被打开,他连忙放下茶盏站了起来。

    任青临父母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包厢,简然一句“叔叔阿姨”还没叫出口,任父就乐呵呵向他打了个招呼:“小然是吗?雷猴雷猴啊!”

    简然一愣,“雷猴……不对,叔叔好!”

    任青临和任母都笑了起来。

    “你可别把你那蹩脚的粤语拿出来丢人现眼了。”任母娇嗔了一句,对简然说:“小然,等很久了吧,快坐快坐。”

    简然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一些,露出礼貌的笑容,“阿姨好,这些东西是我的一点心意,祝你和叔叔中秋快乐。”

    任母笑颜如花,“谢谢小然,小然也中秋快乐呀。”

    四人相继落座。

    任父有着北男人标准的高大身材,面容刚毅俊朗,和任母坐在一起,给人一种他很疼老婆的感觉;任母身材高挑,嘴角带着温婉的浅笑,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出头,任青临那一等一的五官就随了她。两人穿得很随意,好像真的只是来和儿子吃个饭。

    服务员递上菜单,任母笑眯眯地说:“小然,咱们今天吃的是粤菜,点菜的任务就交给你这个广东人了。”

    “不了阿姨,还是您来点吧。”简然说,“我什么都爱吃。”

    任母笑道:“那我试试。”

    任青临:“妈,我胃不太舒服,您别点辣的。”

    “怎么胃又不舒服了?”任母皱起眉,“是不是又没按时吃饭?”

    任青临:“没事,中午吃多了而已。”

    任父说:“小然啊,今天我本来是想多叫几个人来的,大家一起热闹热闹,结果青临说你第一次来,见见最亲的人就行,不用搞得太复杂。”

    简然看了任青临一眼,说:“这样就挺好的。”

    见任青临的父母已经让他心力交瘁,万一再来一些七大姑八大姨,他能应付得过来就有鬼了。

    任父显然不这样认为,“这哪好,多委屈你啊,大过节的就四个人,回头你跟我回老家看看,那热闹——”

    “爸,”任青临打断任父,“爷爷奶奶身体还好吗?”

    任父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都挺好,就是一直在念叨你,问你怎么没一起回。”

    任青临说:“我改天抽空去看他们。”

    任母点好菜,把菜单交给服务员,注意力重新回答简然身上。她看到简然左手上的戒指,笑着问:“小然,戒指戴得合适吗?”

    简然下意识地蜷缩手指,“合适。”

    “那就好,我还担心尺寸不合适呢。”

    任母客气,任父热情,他们问什么,简然就答什么。任青临看着平时张扬肆意的学长变成了长辈面前的乖孩子,有点心疼又有点想笑。

    菜陆陆续续上齐,话题自然而然地绕到了简然和任青临的婚事上。

    任父说话向来直接,“小然,叔叔知道这件事是委屈你了。但我们也没办法,联姻的事早就定了下来,如果说取消就取消,我和你爸妈实在没法向股东们交代。这个项目咱们两家投入巨大,万一出了点儿什么闪失,简任两家都得破产。”

    任青临语气无奈,“爸,您别吓他行不行。”

    “这哪是吓他,”任父不服,“那事实不就是这样。”

    任母说:“行了,你别说了。要是小然不知道其中的利害,也不会和青临领证。”

    这话说的简然有些心虚。他同意和任青临结婚,并不是抱着拯救两家的目的,而和他家车库里那辆跑车有很大关系。当时他妈也用破产来劝他,他还不屑地说:“破产就破产,等我毕业了拿薪水养你们。”

    “叔叔阿姨,这件事主要是我家的责任。”简然说,“要不是我堂姐突然悔婚,青临也不用委屈自己和一个同性结婚。”

    任青临正在倒茶的手微微顿了顿。

    这好像是简然第一次不带姓的叫他名字。

    任父一脸欣慰,对任母说:“瞧,你瞧瞧,这孩子多明事理,比咱们家青临好多了。当初要他和简家那姑娘结婚的时候,他差点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

    任青临:“……”

    简然有些惊讶,看任青临对他的态度,真看不出来他曾经和自己一样抗拒这门婚事。是什么让他想开了?金钱,亲情,还是责任?回头有空他们还可以交一下从宁死不屈到向恶势力低头的心里路程。

    任母微笑道:“小然,你放心,等这个项目结束,你就可以恢复单身,到时候想娶什么样的姑娘都行。我们不会耽误你的。”

    任父附和:“是是是,要是没遇见合适的,叔叔阿姨还可以给你介绍。”

    任青临:“……爸,妈,这个汤不错,你们尝尝。”

    一顿饭下来,任父充分展现了北人民的热情好客。要不是任母拦着,他还要和简然小酌几杯。

    “小然啊,虽然你和青临是联姻,但你叔可没把你当外人看。”任父拍着简然的背道,“我和你爸那是十几年的交情,我和你阿姨还吃过你的满月酒。这样,以后你就是叔的干儿子了。青临,快叫哥。”

    任青临唇角扬起,“哥哥。”

    简然皮笑肉不笑,“……哎。”

    吃完饭,简然婉拒了任母回任家过夜的邀请,他本想自己打车回学校,任青临却说:“我和哥哥一块回。”

    任母问:“你今天不回家过夜?”

    “不了,学校里还有事。”

    任母没有多问,只道:“那你开慢点,路上小心,回去吃个月饼。”

    任青临笑笑,“好。”

    回学校的时候路况很好,一路畅通无阻。

    车内,音乐电台放着一首首应景的歌曲。

    解决了一桩烦心事,简然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惬意地靠着靠背,甚至有心情跟着电台哼了几句任贤齐和杨千玫摹痘ê迷略病贰

    春风吹呀吹,吹入我心扉

    想念你的心,砰砰跳不能入睡

    为何你呀你,不懂落花的有意

    只能望着窗外的明月

    ……

    简然的声音清润明朗,音准很好,只是随便唱唱就让一旁的司机心猿意马。

    一首歌完,任青临问:“学长心情似乎不错?”

    “嗯,”简然眯着眼睛道,“过节嘛,当然要好心情。”

    “可惜北京天气太差,看不到月亮。”

    简然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不知道广州能不能看到月亮。”

    任青临轻笑一声,“学长是想家了吗?”

    “就……那么一点点吧。”简然撑着脑袋,漆黑的瞳孔里印着路口的红灯,“其实我也就两个月没见我爸妈而已,而且国庆我们不是还要回去吗。”

    简然自认不是特别恋家的人,但看着任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难免会想到自己的爸妈。

    “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没和他们一起过中秋呢。”

    “去年学长回去了?”

    简然摇摇头,“去年他们来北京看我了。”

    红灯变绿灯,任青临发动车子,“现在买机票还来得及。”

    任青临明明直视着前,简然却觉得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简然愣了愣,失笑,“开什么国际玩笑。”

    任青临把车靠边停下,拿出手机找到订票软件,“九点有一班飞广州的航班,就这班?”

    “不是……”简然目瞪口呆,“你特么,来真的啊?”

    “回去吧,反正学长接下来两天也没什么事,就当是给叔叔阿姨一个惊喜。”任青临动动手指买下两张头等舱的机票,“好了,现在我们去机场。”

    “等等,”简然瞟见任青临的手机屏幕,有些茫然,“就算是要回,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啊?”

    “学长陪我回家了,我当然也要陪学长回家,礼尚往来。”

    “……你说的好有道理哦,我竟然无法反驳。”简然忍不住笑了,“你在广州人生地不熟的,不怕我把你卖了么。”

    “所以我要牢牢跟紧学长,半步都不能离开学长。”

    简然真的有些心动了。他好像从来没给过父母什么惊喜,现在他爸妈肯定也在想他,如果他突然回去,他们的表情简然光是脑补就停不下来,搞不好他们一高兴又给自己买辆车。

    当然,车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血浓于水的亲情!

    简然做了一个深呼吸,“你票已经买了?”

    “嗯。”

    “等等,”简然眉头一皱,“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证号的?”

    任青临面不改色,“结婚证上有。”

    简然吃惊道:“你这都记得?”

    “我过目不忘。”

    飞机起飞时,简然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

    他真的要回家了,还带着任青临。放在今天早上,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做。

    不得不说,任青临这个人,真的有毒,不然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

    “学长睡一会儿吧,”任青临说,“还有两个小时要飞。”

    简然把自己裹在毯子里,“嗯,你待会跟我一起回家吗?”

    “不了,学长回去就好,我找个酒店住。”

    虽然简然也觉得这样比较好,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啊。”

    “我和阿姨约的是国庆,突然提前到访说不定会给她添麻烦。”任青临慢条斯理道,“当然,如果学长执意想让我和你一起回家……”

    简然马上说:“机票和酒店钱我报销。”

    任青临笑了笑,“对了,学长,我有一件事要向你坦白。”

    “嗯?”

    “领证前,我已经订好了去广州的机票,但是我打球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所以……对不起,我骗了你。”

    简然不知道任青临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你骗了我什么?”

    “我骗你说我是蹦迪蹦断腿的,你不记得了?”

    “你说那个啊。”简然摆摆手,“你放心,我压根就没相信你。”

    任青临:“哦。”

    飞机准时降落,虽然是在深夜,但简然异常亢奋。两人也没有什么行李,一下飞机就直奔出口。

    一阵热浪袭来,让人感觉好像在对着空调外机吹。

    任青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天气——38.5度。

    穿着长袖长裤和外套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