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生气

    简然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他茫茫然地看着窗外洒满夕阳的江面,一时分不清是早上还是晚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翻了个身,下一秒只觉得身后被一个结实的胸膛堵住了,随后头顶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学长醒了啊。”

    任青临就躺在他身边,没有盖被子,手里拿着手机,好像只是随便找个地躺一躺。

    简然看着任青临近在咫尺的侧颜,夕阳在他脸上跳跃,好似电影里的画面,一帧一帧的撩人。

    ……这任青临睫毛怎么这么长。

    简然莫名地有些别扭。以前他和沈子骁没少同床共枕过,还是盖同一个被窝的那种,但他完全没有现在这种感觉。难道是因为他和沈子骁太熟了,所以干什么都行;和任青临才认识两个多月,做太亲密的事就会有些别扭。也有可能是两人颜值差别巨大的原因,毕竟任青临是真的好看,无论男女,一觉醒来看到他那张脸,肯定都会不太自在。

    ——反正不是他本身的原因。

    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简然“啧”了一声:我怎么这么娘们唧唧的。

    他坐起身,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问:“现在几点了?”

    “六点。”

    简然抱怨道:“你怎么都不叫醒我。”

    “因为我也睡着了。”

    简然一顿,“在哪睡的?”

    任青临笑了起来,“床上啊。”

    “……”

    “大家都是直男,学长不会介意吧。”

    “都是直男”这句话,简然前不久还说过,可从任青临嘴巴里说出来,他总觉得有些怪。

    简然表现得很淡定,“我介意的话,你早就被踹下床了。走,出门觅食去。”

    任青临不常来广州,简然想着带他体验一下地道的粤式美食。高级餐厅两人都经常去,吃多了也就那样,简然问学弟:“如果你可以接受用餐环境不怎么样,我带你去附近的中村吃猪肚鸡。”

    虽然花了一百多万买婚戒,任青临也不什么娇生惯养的富二代,只要东西好吃,价格和环境他都无所谓。

    这次简然开了一辆低调的轿跑,车子开不进中村,他便把车停在附近的露天停车场,然后步行进去。

    中村和简然家的小区不过几站路的距离,却完全是两个世界。中村道路狭窄,路面湿润,两边全是小摊小贩,人来人往,相当热闹。简然买了两杯奶茶,两人一人一杯,走在富有生活气息的街道上,惹得路人频频回眸。

    简然心心念念的猪肚鸡生意很好,任青临本以为又要等位,没想到老板见到他们,直接从里面搬出一张桌子和两张塑料椅,再把菜单往桌上一放就完事了。

    简然轻门熟路地点了几道菜,菜很快就上了,猪肚鸡汤味清甜,浓中带清,药材味和胡椒香气混在一起,味道非常清奇。

    简然吃的正欢,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震。季源希在“无厌组”里晒了一张图,看起来像是在某个高档餐厅吃西餐。

    老季:人均1k的店,难吃。【微笑】

    沈子骁:和女朋友一起吃饭,在乎味道你就输了。

    简然也给猪肚鸡拍了张照发到群里。

    简然:【图片】

    简然:人均100,好吃到爆炸。【捶桌】

    老季:??

    沈子骁:???

    沈子骁:简然你在哪呢,你对面的人是who?!

    简然这才发现他不小心把任青临的胳膊拍进去了。

    简然:和朋友在外面吃饭。

    沈子骁:哟,朋友~~

    简然:【妈的智……勇双全说的就是你吧.jpg】

    老季:骁狗你瞎了,那明显是个男的。那么问题来了,然然是在哪里又找了一个野男人,大晚上的跑出去和人家一起吃饭。

    简然一脸嫌弃地放下手机。

    任青问:“怎么了?”

    “季源希骂你是野男人。”

    任青临很无辜,“可我明明是正宫,他才是野男人。”

    “不,”简然一本正经道,“我对你们一视同仁。”

    任青临:?

    “都是父爱。”

    吃完晚餐,简然看时间还早,就把人带去了小蛮腰,买了两张观光票。

    排队的时候,任青临问简然:“学长以前上去过吗?”

    简然想了想,“还真没有。”在他家就能欣赏到不错的江景,没必要跑这么老高。

    由于是节假日,来观光的人不少,两人在观光层转了一圈,把繁华的市夜景一一收入眼底。

    简然拍了几张照发到群里,说:看,这就是爸爸为你们打下的江山。

    两个狗室友疯狂地发问号。

    老季:卧槽,然然你回家了?!不是说不回去的吗??

    简然:出了点意外。

    “意外”浏览着观光指南,说:“学长,这里还有一个摩天轮,要不要去坐?”

    简然对这种东西兴趣不大,“算了吧,去坐摩天轮的不都是小情侣吗。”

    任青临扬了扬眉,“情侣可以去,夫妻就不行了吗?”

    简然眼皮一跳,“你别张口闭口的夫妻。”又不是什么特光彩的事情。

    任青临语气淡淡,“学长不想去,待会我自己去就好了。”

    简然刚想说“可以”,可某种潜在的求生欲制止了他这么做。他在群里发消息:我有一个朋友,和他另一个朋友出来玩,产生了点分歧,那个朋友提出各玩各的,我朋友可以同意吗?

    沈子骁: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

    简然:【白眼】

    老季:这要取决于你那个朋友和你是什么关系。普通朋友当然无所谓,如果是你女朋友或者是你在追的妹子,你敢同意,呵呵【拉黑吧,有事漂瓶联系.jpg】

    沈子骁:老季你很懂嘛,也是非常有经验了。

    老季:别说了,都是泪。

    简然琢磨起他和任青临的关系来。如果没有那张结婚证,那必须是普通朋友关系,可现在……

    两人又逛了一会儿,任青临说:“学长在这等我吧,我去坐摩天轮。”

    简然迟疑道:“你是真的想一个人去吗?”

    任青临:“……嗯。”

    简然舒了口气,“那你去吧,待会见。”

    “……”任青临转身刚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看简然的眼神相当复杂。

    简然一头雾水,“怎么了?”

    任青临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学长陪我去。”

    简然挺秃然的,“可是你刚刚不是还……”

    任青临懒得和直男废话,抓着简然的胳膊,把人带到了摩天轮入口。

    正如简然所说,来坐摩天轮的都是年轻的小情侣,只有他们这一对是两个大男生的组合。

    上了摩天轮,整个世界都在脚下旋转。狭小透明的空间里,只有简然和任青临两个人。

    任青临一句话都没说,迟钝如简然也意识到了不对。

    他戳了戳任青临的胳膊,“你是不是生气了?”

    任青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简然有些不知所措,挠了挠头,“唉,你别生气了。”

    “我没有。”

    “哦,没有就好。”

    任青临想笑又笑不出来,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学长,你是不是想玩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