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碰手

    任青临的座位离寝室门最近,他去开门再合适不过。(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林司琛,听名字斯斯文文的,其实是一个身材高大,肌肉明显,肤色偏黑,眉眼十分野性的大男生。他看到开门的人明显愣了一下,“你是……”

    简然在任青临身后探出脑袋,“琛哥,进来进来,我们打火锅呢。”

    注意到林司琛一直在看任青临,简然介绍道:“这是我同学院的学弟,任青临,来蹭饭的。”

    林司琛“哦”了一声,“任青临啊,我听说过你,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任青临笑笑,“林学长好。”

    吃瓜群众沈子骁碰了碰季源希的胳膊,悄声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两人视线交接的时候,有那么点电光四的意思?”

    季源希咬着筷子,“我本来不觉得,但被你这么一说……可是为什么啊,难道他们之前认识?”

    沈子骁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林司琛走进寝室,用力闻了闻,“哇,好香。”

    “琛哥吃饭了没?”简然问,“要不要一起?”

    林司琛也不和简然客气,“那必须要啊。”

    简然朝沈子骁的椅子踢了一脚,“挪一边去。”

    林司琛去阳台洗了个手,回来在简然身旁坐下。沈子骁看看简然左边的任青临,又看看右边的林司琛,有种自己身处修罗场的错觉。

    林司琛拿起筷子夹了块牛肉,“这肉挺嫩的啊,和咱们上次去吃的牛肉火锅差不多。”

    简然揶揄:“琛哥你少吃点,别半夜又鼻血。”

    林司琛闻言哈哈大笑,抬起胳膊放在简然的肩膀上,“然然和你们说过没,上回我和他两个人去吃牛肉火锅,两个人吃了三十盘,完了我晚上在酒店狂鼻血,把然然差点吓哭,大半夜送我去急诊……”

    简然笑骂:“特么的,谁被吓哭了。明明是你自己百度了一波,自以为身患绝症,抱着我哭得稀里哗啦,还把你家猫托付给我……”

    几人听了均是一乐,柯言羡慕道:“你们感情真好啊。”

    任青临嘴角挂着浅笑,把目光从简然的肩膀上移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简然:“好像是元旦的时候?”

    “是,咱们还一起跨年来着。”林司琛兴致勃勃道,“今年继续啊然然。”

    “再说吧,离元旦还有好久呢。”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林司琛又主动提起了学校论坛帖子的事。“任学弟,有些人就是喜欢捕风捉影,尽瞎说些没名堂的事情,认真你就输了。”

    任青临笑了笑,“林学长说的是,认真你就输了。”

    “其实也不算完全捕风捉影吧,”季源希笑嘻嘻道,“你们本来就一起去广州过了中秋节,还上了小蛮腰——我和我老婆都没去过呢。”

    “那下次你可以带她去看看,”任青临涮着牛肉,“夜景不错,还有旋转摩天轮,特别适合情侣……去做一些事情。”

    “远了点儿,我还是和她去大裤衩看看得了。”

    任青临把涮好的牛肉放进简然碗里,简然在家经常被他妈这么投喂,动作自然地把牛肉夹起吃了,还不忘评价一句:“再少烫一秒,味道更好。”

    任青临虚心地接受意见,“知道了,学长。”

    “对了琛哥,你来我们寝有什么事,”简然问,“总不是专门来蹭这顿火锅的吧。”

    刚刚有些走神的林司琛“啊”了一声,反应过来,说:“明天下午我打算凑个局,来场5v5的篮球赛,还差几个人,我算你一个呗?”

    “行啊,”简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刚好没课,你们俩呢?”

    季源希:“我不行,我得陪老婆。”

    沈子骁:“不行加一,我得陪女神。”

    “没出息。”简然转向任青临,“任青临?”

    任青临点点头,“我行,我陪学长。”

    简然:“那就这么定了?”

    林司琛欲言又止,“行啊。”

    吃完火锅,林司琛问任青临要不要一起走,任青临还没回答,简然就道:“琛哥你先走,任青临留下来帮我洗碗。”

    林司琛握着门把手,“然然,我也可以帮你啊。”

    柯言也说:“要不我来洗碗吧。”

    沈子骁把收拾好的碗筷往阳台上搬,小声逼逼:“这年头还有抢着干活的。”

    简然:“不用——任青临,过来。”

    任青临朝林司琛笑了下,“那林学长先走吧。”

    林司琛也笑了,“成,那明天见。”

    几人分工明确,季源希和柯言负责吃前的准备工作,沈子骁和简然,再加上临时拖来的任青临负责善后。

    洗手台前,简然给碗筷涂上洗洁精,刷去油渍,递给任青临,任青临再把泡沫冲干净。

    任青临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学长是怎么和林学长认识的”

    “球场认识的,”简然说,“他篮球打得很不错。”

    “这样啊,那去年元旦,学长为什么会和他一起跨年?”

    想起平时任青临对自己的戏弄,简然斜眼看他,决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怎么,你吃醋了?”

    任青临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颔首笑道:“有点。我怕学长绿我。”

    “艹,”简然用手肘用力撞了下任青临的腰窝,“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开染坊了?一个大男人怎么绿你?”

    任青临极轻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gay之间就像装了雷达,第一时间就能捕捉到对的信号。也就简然这种宇宙级别的直男看不出来。

    “学长。”

    “又怎么了?”

    “你碰到我手了。”

    简然愣了愣。两个人一起洗碗,手难免会碰到,他本来觉得再正常不过的事,被任青临这么特意一提醒,突然别扭起来。

    他手上还带着泡沫,两人指尖相触,滑滑的,凉凉的。

    简然脸上涌起一股热意,表面却淡定又嫌弃,“两男人,碰个手怎么了?!”

    任青临声音里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没怎么,我就是说一声,学长别在意。”

    “……谁他妈会在意。”

    简然不想被任青临影响,可在这之后,还是忍不住去注意两个人的手有没有碰到。一旦碰到了,他就会像触电一样立刻把手缩回去。

    ——真他妈活见鬼了。

    碗洗好后,任青临就走了。简然发了一会儿呆,走到沈子骁位置上,说:“手。”

    沈子骁:?

    简然重复了一遍,“手给我。”

    沈子骁莫名其妙地伸出手,“你想干啥。”

    简然握住沈子骁的手——无甚感觉。

    简然更进一步,和沈子骁十指相扣。

    沈子骁:“……”

    依旧没有感觉。

    简然皱眉想了一会儿,心道:我刚刚绝逼是鬼迷心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