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1、打球

    下午,上完第一节课,任青临拿起书,对室友说:“我回寝室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室友:“啊?可是待会还有一节高数课呢。”

    “翘了。”

    室友提醒他:“高数老师可是每节课必点名的。”

    任青临用书拍了拍室友的肩膀,“老婆都要被人抢走了,还上什么高数课——走了。”

    室友:“哈哈哈。”

    哈完之后,室友眉头一皱,呆住。

    等等……他刚刚听到什么了?

    任青临回到寝室,换好球衣和球鞋,往对面阳台一看,果然看到简然正在照镜子。他发了条微信过去。

    .r:学长,一起去球场?

    简然然然:【ok!no趴笨.jpg】

    .r:我在楼下等你。

    简然没让任青临久等,很快就下楼了。他身上还是那套詹姆斯的黄色球衣,外面套了件黑色长外套,只有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

    任青临垂眸看了一眼,“学长你好白。”

    简然有种如芒刺腿的感觉,“……为什么你的关注点总是那么奇怪。”

    任青临笑道:“是遗传的阿姨吗?”

    “我爸妈皮肤都不算白,”简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可能我不是亲生的吧。”

    两人一起向球场走去。

    球场上,其他打比赛的八个人都到齐了。林司琛作为组织着正安排大家抽签,以此决定分队。他看到简然和任青临走来,挥挥手,“然然,这里。”

    “其他人都抽好了,只剩下你们两个。”林司琛摊开手掌,上面躺着两个叠好的纸条,“抽吧。”

    任青临看了一眼分好的队伍,两边各差一个,无论怎么抽,他和简然都不会同队。

    简然随便挑了一个,打开纸条看着上面写着“a”。林司琛搂住简然的脖子,笑哈哈道:“然然,咱俩又是一对!”

    “谁他妈和你一对……”简然笑骂着,拍拍林司琛的手背,“放开爸爸。”

    任青临眯了眯眼睛。

    比赛前,简然做着例行的热身,忽然有种被人凝视的感觉。他转过头,那道视线又消失了。

    “然然!”季源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球场,他的女朋友徐可可在一旁陪着他,“你过来下!”

    简然小跑着去了场边,“你们怎么来了。”

    徐可可说:“然然,你要注意一下那个穿二十四号蓝色球衣的学长。”

    简然顺着徐可可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一个比林司还要壮硕的男生,“他谁啊。”

    徐可可:“唐糖的现任男友,陈文舟。”

    “……哦。”

    季源希感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还真是千变万化,简然和那个学长风格也差太多了。”

    徐可可白了自家男朋友一眼,“不像你们男人,永远只喜欢一个类型,那就是年轻漂亮的。”

    季源希求生欲满满,“我可没这么说。”

    简然不想听他们打情骂俏,“他是唐糖的男朋友,所以呢?”

    “唐糖当初追你的事情全学校都知道,陈文舟对此耿耿于怀,上次还和唐糖吵了一架,因为他在唐糖的手机里发现了很多你的照片。”

    简然笑了,“你的意思是,他会借机找我麻烦?”

    徐可可点点头。

    “不会吧,一个男生哪有那么多心眼。”简然说,“你这是想太多。”

    季源希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我刚刚和琛哥聊了一下,这个陈文舟可是听说你也会来之后,主动说要来的。你品品,细品。”

    简然还是不太相信,“你们真的不是《甄执房炊嗔耍俊

    徐可可说:“总之你小心一点啦。”

    简然点头,“知道了。”

    简然回到场上,任青临问他:“怎么了?”

    “没事。”简然随口道,“你的头发是不是长了点,刘海都快遮住眼睛了。”

    任青临捻了一缕自己额前的发丝,“是有点。”

    简然想了想,“你等我一下。”

    简然又去了一趟场边,回来的时候对任青临说:“你稍微弯个腰。”

    任青临依言照做。

    简然用从徐可可那借来的头绳,把任青临的刘海绑起来,扎成了一个小揪揪。

    “好了,”简然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憋着笑,“完美。”

    任青临一脸无辜地看着简然。没了刘海的他少了一份慵懒散漫,多了一份痞痞的帅。

    “不喜欢?”简然挑着眉问。

    任青临摸了摸自己的小揪揪,语气像极了刚刚哄女朋友的季源希,“喜欢的。”

    比赛一开始,简然就和陈文舟对上了。陈文舟阴沉着一张脸,在体型上完全碾压简然。简然被他盯得死死的,运着球无法突破,只好把球传给了林司琛。

    陈文舟极为轻蔑地笑了下,“这么怂的?”

    简然也笑了,“是啊,我很怂的,学长手下留情。”

    陈文舟显然对简然的态度不太满意,眼神越发不善。

    另一边,林司琛拿到了球,却被虎视眈眈的任青临弄得脱不了身,两人僵持了片刻,林司琛又把球回传给简然。

    简然身高比不上陈文舟,反应却很快,接到球闪电般地从陈文舟身边掠过,迎面对上了任青临。

    任青临冲简然笑了笑,猝然伸手截球,这一刻,两人靠得非常近,脸颊几乎要触碰到一起。

    简然猛地后退,和任青临拉开距离,任青临顺势把球截走,势如破竹地回攻,稳稳地把球投进了篮筐。

    任青临:?

    简然:……

    简然的队友:……

    “然然你怎么回事!”季源希在场边大喊,“别被他的美色迷住,加油啊!”

    简然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迷惑。男生一起打球,身体的触碰再正常不过,刚刚他做出那种举动是怎么回事?脑子又进水了,还是昨晚的后遗症?

    艹,都是任青临的错,有事没事就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把他搞得也奇奇怪怪的。

    简然撩起衣摆擦了擦汗,“是我失误,抱歉。”

    林司琛安慰他:“没事没事,一个球而已。”

    双实力相当,分数一直咬得很紧。陈文舟在简然身上占不到便宜,似乎有点着急了,打得越来越猛。而任青临和林司琛那组的情况比他们好不了多少,两人似乎较上劲了,隐隐还有些火/药味。

    一次抢球的时候,简然侧腹被陈文舟的手肘狠狠撞击,当下就倒在了地上,冒了一身冷汗。

    其他人纷纷围了过来,季源希也从场边跑来。速度最快的是任青临,只见他脸色苍白,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伤的是他。

    任青临把简然扶起来,“学长,你感觉怎么样?”

    简然有点想吐,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没事,缓缓就好。”

    林司琛忧心忡忡道:“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校医院看看。”

    陈文舟冷嘲热讽:“在球场上谁没个摔伤碰伤啊,学弟不会这么娇气吧?”

    林司琛冷声呵斥:“陈文舟,你少说几句。”

    任青临把简然交给季源希,站起身平视着人高马大的陈文舟。

    “道歉。”

    陈文舟一脸嘲弄,“对不住了,学弟。”

    “继续,”不像平时的慵懒随意,任青临换了一个人似的,身上的冷意让人不禁退避三舍,“一直到我满意为止。”

    陈文舟火了,一把扯起任青临的球衣,“你满意?你谁啊?少他妈多管闲事。”

    简然在季源希的搀扶站了起来,他握住陈文舟的小臂,冷冷道:“不好意思,这位靓仔,是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