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4、一更

    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某件事都莫名的热衷, 还在念高中的时候, 简然那群狐朋狗友就没少开黄腔, 聚在一起讨论一些隐秘的事情太正常不过。(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简然自认为“见多识广”,没想到被任青临这么一问,竟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

    说会用吧, 就是为了装逼说谎。

    说不会用吧,好像有那么点……丢脸?

    思索再三,简然用了一个万能的回答:“关你屁事。”

    “这还真关我事。”任青临说,“作为学长的合法配偶, 我有权利知道这些。”

    两个大男生站在寝室楼下,其中一个揣着003, 还讨论着少儿不宜的话题,画面实在太美丽, 简然看都不敢看。

    简然转身想走, “你有个屁的权利,赶紧给爸爸放手。”

    任青临揪着他的衣领,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后脖颈,让简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任青临向前走了一步, 两人挨得有些近,前胸贴着后背,简然又闻到了他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

    “学长,告诉我吧。”任青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会不会用?”

    两人的姿势实在有点暧昧, 即使天已经暗了下来,还是惹得路人频频侧目。

    简然身上每个细胞都不自在,耳朵已经红了个透,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你特么还想在论坛首页飘红吗?快放手。”

    任青临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学生,“不放,除非学长回答我的问题。”

    行,为了要脸,爸爸忍你一次。

    “只要上过生理课都会用好吗!”

    任青临缓缓道:“所以学长只是会用,但是没用过?”

    “……嗯。”

    等等,他“嗯”什么“嗯”啊,他为什么要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任青临颇为满意地点点头,“那其他的呢?”

    “什么其他的?!”

    “学长有和女孩子亲过,抱过,或者是……”

    简然忍无可忍,连声音都忘了放轻,“没有没有没有!我连手都没和人牵过,宁满意了吗!!!”

    任青临憋着笑,松开简然的衣领,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学长你别激动,我只是随便问问。”

    简然羞愤欲绝,歪头躲开任青临的触碰,冷冷道:“滚,你个辣鸡。”

    简然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寝室,沈子骁看到他的脸色,吓了一跳,“你咋滴了?脸红的和北京烤鸭似的。”

    季源希:“然然回来啦,帮我拿快递了没~”

    简然把快递盒往季源希身上一丢,然后撸起袖子,一把操起椅子上的抱枕,蒙住他的脸,一拳砸下去。

    “以后这种东西你他妈自己去拿!”

    季源希嗷嗷惨叫着,“不就是几个毛线团吗!!!”

    简然气笑了,他拿起003,抵在季源希脑门上,“你管这叫毛线团?”

    季源希明白过来,委屈道:“那是我弄错了。但是这盒子包装得好好的,你没事干嘛打开?”

    简然懒得费劲解释,冷着脸回到自己位置上。

    沈子骁凑过来看了一眼,“什么东西啊……卧槽,还好小学霸不在,不然人都得被你教坏了。”

    “那正好,”季源希丝毫不脸红,“给他上上生理课。”

    沈子骁羡慕道:“有老婆就是好——你们这是又打算出去玩?”

    “嗯,我们要去海南看大海。”

    “国庆出门,看人海还差不多。”沈子骁转向简然,“你呢,假期打算怎么过?”

    简然:“回家。”

    季源希:“又回?你中秋不是回去了吗?”

    沈子骁笑嘻嘻道:“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

    “家室?”季源希茫然道,“什么家室?”

    简然淡淡道:“我的家室就是你们,儿子们。”

    假期前的最后一天,简然翘了一天的课,宅在寝室打游戏。打到一半,任青临上线了,向他发出组队申请。

    简然还记着上回的仇,果断点了拒绝。

    任青临:?

    简然:……

    任青临:学长今天不想上分吗?

    想是想,但他绝不会当分奴,为了上分出卖自己的尊严!

    简然:不需要,谢谢。

    任青临:行,那我自己去打天梯了。

    简然:慢走不送。

    沈子骁还在织围巾,简然不想和路人组队,选择了单排。他今天似乎不适合上分,每局不是队友傻比就是对手开挂似的强,一连几局都是被碾压局,简然心态很快就崩了,没忍住在队伍语音里了下垃圾c位,没想到垃圾c位直接挂机不打,其他队友见败局已定,纷纷退游,最后只剩下简然独自凌乱。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简然气成河豚,“我已经七连败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苍天啊——”

    沈子骁安慰他:“你是抱任青临大腿上分的,实力和段位不太匹配,你抱怨没用,你得抱他。”

    简然突然跳脚,“我抱他?呵呵……是,我是要抱他,我要抱起他,举高高,把他从五楼扔下去!”

    “哥们,犯法的事儿咱还是别想了。”沈子骁说,“你现在非常狂躁,我建议你坐下来,和我一起进行艺术创造,有助于你平复心情。”

    “织个颇围巾还艺术创造,看把你给能的。”简然点开好友列表,看到任青临还在天梯里,分数已经比上次他看多了一百分。

    简然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不当分奴”,然后顺手一点,进入了观战系统。

    简然:“……”

    任青临刚爆了两个头,就看到左下角提示:【简然进入房间观战。】

    一下秒,又提示:【简然退出了房间。】

    任青临勾起嘴角,这局结束后,再次向简然发起组队申请。

    这次,简然没有拒绝。

    两人进了小队语音,耳机里传来男生异常不爽的声音:“干嘛。”

    任青临:“学长刚刚来看我了?”

    简然:“点错了,不用管我,忙你的去吧。”

    任青临点开简然的生涯数据,有点惊讶,“学长,你都七连败了……”

    简然:“真是谢谢你的提醒。”

    任青临想象了一下学长炸毛的样子,轻声一笑,“我带学长吧。”

    简然嘴硬:“没事,我可以自己玩,就不给宁添堵了。”

    任青临:“真的不要?”

    简然继续嘴硬:“反正我的段位和你无关。你看我一个人玩得多开心。你就让我一个人玩呗。我没事,我好得很。”

    “学长。”

    任青临这句“学长”喊得既无奈又好笑,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宠溺的味道。

    一旁偷听的沈子骁问:“简然,你是在撒娇吗?”

    简然戴着耳机,没听清他说话,“什么?”

    沈子骁悠悠道:“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说的话,和徐可可被老季抛下时说的话一模一样。”

    简然一愣,“不能够吧。”

    “你自己好好品品。”

    简然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点像。

    艹,果然是近朱者赤,室友们都那么娘,搞得他也逐渐娘化了。

    任青临问:“什么不能够?”

    简然回过神,“没什么……你带我吧,我要上分。”

    是男人就直接点,口是心非不是他简然的个性。

    任青临笑道:“这么快就想通了?”

    “快开始,我要奶死你。”

    在任青临的带领下,简然把丢的分赚了一半回来。可惜没打几局,任青临就说有事,要出去一趟。

    简然问:“去哪?”

    任青临顿了顿,“打球。”

    “打球你不叫我啊?”

    任青临说:“已经满人了。”

    “行,那你去吧。明早十点的飞机,别忘了。”

    任青临下线后,简然单排了几局,有输有赢,却觉得没什么意思,干脆不玩了,开始收拾行李。

    晚上,简母给他打了个电话,和他商量国庆的安排。

    “咱们家里房间多,也不用订酒店,就让青临住客房吧。”

    “随便。”

    “明天我和你爸会去机场接你们,”简母说,“第一天你们也累,就在家里吃,我和你阿姨明天一早就去市场买菜。”

    “可以,简单点就好。”

    “还有,趁着假期,你们最好把婚纱照给拍了。”

    简然:“……”

    “妈妈已经给你们物色了几个影楼和工作室,等你们来选一个。”

    “……哦。”

    既然是拍婚纱照,戒指估计得带上。

    趁着室友们不注意,简然把藏在抽屉里的戒指取出来,放进包里。

    这时,季源希忽然大叫了一声,“卧槽?卧槽!”

    简然以为自己被发现了,镇定道:“你看错了。”

    “我已经擦过眼睛了。”季源希难以置信道,“陈文舟居然发帖道歉,他是被魂穿了吗?”

    简然:“道歉?”

    “嗯,为上次篮球赛的事。”季源希把链接分享到群里,“说什么他一时冲动,先挑的事儿,无意中伤害了球友的感情,他感到非常的遗憾和后悔,在此,向简然和任青临两位学弟道歉……真他妈活见鬼了。然然,你说他是良心发现了吗?”

    简然皱起眉,“私下发个微信道歉不香吗,干嘛还去论坛发帖。”

    季源希赞同道:“你说的在理,其中必有诈。”

    简然把链接转发给任青临。

    简然然然:你看到这个没?

    .r:嗯,看到了。

    简然然然:你不觉得很奇怪?

    .r:是有点。学长现在在做什么。

    简然然然:和你发微信啊。【注视傻子的眼神.jpg】

    .r:我在篮球场,学长能不能接我回寝室。

    简然然然:怎么,腿又断了?【冷漠】

    .r:是啊,腿断了。【捶桌大哭】

    简然指尖一顿。

    简然然然:扭伤?

    .r:嗯……算是吧。

    简然然然:来个具置,我去找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章,冲鸭!!!

    留言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