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5、二更

    长假的前一晚, 校园里很热闹, 不少人刚从外面聚餐回来。(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简然在人中逆行, 一路小跑到操场。篮球场上的人都散得七七八八,只有零星一两个人在练习投篮。

    初秋的夜晚,凉风习习, 简然穿了件外套都觉得有点冷。他拿出手机,给任青临发了条语音。

    “我到了,你在哪。”

    任青临很快就回复了他:“最里的那个篮球场。”

    户外篮球场一共有二三十个,最偏僻的几个挨着小树林, 远不说,夏天还有很多蚊子, 唯一的优点就是安静人少——那也是白天的时候,到了晚上, 这种隐秘的地就成了情侣约会的圣地, 随便走两圈就能撞见正在亲热的情侣。

    简然一眼就看到任青临。

    他独自坐在篮筐下,身旁放着一个篮球和一瓶水, 双手放在膝盖上,正低头刷着手机。

    不甚明亮的光线照在他身上, 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简然出声叫他:“任青临!”

    任青临抬头,微笑:“学长来了啊。”

    任青临穿着球衣,外面披着一件连帽外套,由于光线不好,他的脸看着像笼罩了一层雾,有一种九十年代港片的复古感。

    ……受伤了还不忘摆pose, 这人可真行。

    简然站在他面前,双手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脚怎么了?”

    任青临仰头看着简然,“扭伤,还是上次那个地。”

    简然皱起眉,“你这是习惯性扭伤吧,上次估计还没痊愈。”

    任青临叹了口气,“可能是。”

    “所以你得注意点啊。”简然有些无语,“知道自己容易扭伤,就少打点球,又没人逼你打。”

    “学长说的都对,但是我现在已经扭伤了,该怎么办……”

    任青临低着头,委屈,无助,又弱小。

    简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虽然任青临平时做什么都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但他到底只是个刚刚步入大学校园的男生,遇到这种事难免会有些惊慌失措,所以才求助他。

    任青临既然叫他“哥哥”,他就有义务照看好弟弟。

    虽然这个便宜弟弟比他还高十厘米。

    简然蹲下身,“扭到哪了,给我看看。”

    任青临无比配合,“左脚脚踝。”

    简然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大概瞧了瞧,“确实有些红。”

    “是吧,我可没有骗学长。”

    简然看了他一眼,“我又没说你在骗我。现在能走吗,我先带你去校医院看看,不行的话再去附属医院挂急诊。”

    任青临笑笑,“去医院就免了,学长送我回寝室就好。”

    “不行,必须让医生看看。”

    “我觉得……”

    简然搬出刚学会的怼人句式:“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任青临懵了一下,“可是……”

    任青临的反应让简然有点想笑,他绷着脸,严肃道:“这个问题不需要商量,都听我的。”

    任青临沉默着,似乎找不到话回怼简然。

    这招真他妈管用。

    简然趁机把人拉了起来,“走了,搂好的我肩膀。”

    任青临感觉到学长的手放在了自己腰上,喉咙一紧,低低地“嗯”了一声。

    两人勾肩搭背地朝校医院走去。简然抄了一条位于小树林里的近道,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人影,一男一女,男生把女生抵在树干上,旁若无人地腻歪着。

    简然扶着任青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任青临轻声道:“学长不走,要留在这看直播?”

    话音刚落,女生似乎听到了什么,推开自己的男朋友,“好像有人……”

    男生起身回头的瞬间,简然下意识把任青临往一边的灌木丛带。然而他低估了任青临的重量,两人一个重心不稳,齐齐地向后倒去。

    一阵天旋地转,简然倒在了地上。

    好在草地还算柔软,摔在上面不会很疼,鼻腔里是泥土的味道,草的味道,以及……学弟的味道。

    任青临倒在他身上,两人贴得很近,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清楚。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简然:?

    这是谁的心跳?

    好像是我的??

    不是吧!!!

    简然用手抵着任青临的胸口,感受了一下对心跳的速度,松了口气,“你心跳得好快啊……”

    任青临盯着简然的嘴唇,长睫轻颤,“嗯。”

    “你的腿还好吗,有没有二次受伤?算了,你先起来吧。”

    任青临慢吞吞地坐起身。那对情侣估计被刚刚动静吓到,已经走没影了。简然把衣服上沾染的灰尘拍掉,说:“咱们得快点,再耽误下去寝室都要关门了。”

    任青临很庆幸自己穿着宽松的球裤,他在简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向简然的脑袋伸出手。

    简然以为学弟又要揉自己的头发,本能地要躲,却听见任青临说:“别动。”

    简然僵住了,“你又想干嘛。”

    任青临从简然头上拿下一片树叶,笑道:“学长以为我想干嘛。”

    简然放松下来,给自己找台阶下,“你前科太多,我不得不防。”

    校医院人不算多,没怎么等就到他们了。医生给任青临看了看,说:“扭伤得有点厉害,先用点药,这几天尽量少走路,未来一个月最好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

    简然向医生道了谢,扶着任青临去药房,把他安顿在椅子上,“我去拿药,你在这等我。”

    任青临乖巧点头,“好。”

    简然走后,任青临拿出手机,看到好几条未读消息。

    房辉冯:任哥,你等到你学长了吗?

    房辉冯:要不我回去找你吧。

    .r:我现在在医院,和他在一起。

    房辉冯:那就好。

    房辉冯:但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我没资格扶你去医院,就因为我没他帅吗?

    .r:是。

    房辉冯:【再见】

    任青临回完消息,顺手点进朋友圈,看到简然妈一口气发了三条朋友圈,都是分享的网上的文章,标题相当的……耐人寻味。

    【含辛茹苦二十年,终于把儿子拉扯长大,没想到他竟然对我做出这种事。】

    【余生,请多少善待你的父母。】

    【白眼狼究竟会做多少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震惊全世界!】

    任青临:?

    简然拎着药回来,“你那是什么表情?”

    任青临:“你看阿姨朋友圈了吗?”

    “我妈的朋友圈?”简然了然,“哦,她又发一些乱七八糟的文章了吧,我不看都知道。只要和我一吵架,我妈就发朋友圈,我都习惯了。”

    任青临失笑,“你们为什么吵架。”

    “我刚刚给她打电话,说我们临时有事,明天先不回,她就炸了。”

    任青临笑不出来了,“呃?”

    “你的腿都成这b样了,还回毛线啊。”

    任青临后悔自己装过了头,“这种伤,睡一觉就好了,而且坐个飞机而已,又不是什么剧烈运动。”

    简然大手一挥,“没听到刚刚医生怎么说吗,你需要休息。”

    “可是阿姨已在安排好了行程……”

    “她的行程就是吃饭拍婚纱照嘛,晚两三天也没事,国庆有七天假呢,等你伤好了再说。”

    任青临垂死挣扎,“我伤明天就好了。”

    简然冷笑,“得了吧,刚刚是谁在医生检查的时候抓着我衣服喊疼的?”

    任青临:“……”

    学长的便宜是占到了,但是也因此得罪了丈母娘。

    他现在就是后悔,相当后悔。

    简然把任青临送回寝室,寝室里只有一个男生在。

    男生微胖,脸上有婴儿肥,是会被女生叫做好姐妹,好闺蜜的类型。他主动向简然打了个招呼,“简学长好,我叫房辉冯。”

    “房……房辉……”简然忍着笑,“不好意思,但是你的名字对我这种南人太不友好了。”

    任青临:“对北人也友好不到哪去。”

    房辉冯早就习惯了别人调侃他的名字,“嗐,没办法,爹妈取得。学长可以叫我‘黄飞鸿’或者‘小冯儿’。”

    简然点点头,“你国庆不回家?”

    房辉冯:“家里远,国庆机票又太贵,想想还是算了。”

    “任青临扭伤了脚,医生说他要休息,这几天就麻烦你看着他点。”

    房辉冯爽快道:“简学长放心,任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们加个微信吧,有事你找我。”

    “成。”

    加完微信,简然把药放在桌上,对任青临道:“那我先回了。”

    任青临:“机票……”

    “已经退了,等你好了再订。”简然打开门,“走了啊。”

    简然一走,房辉冯就啧啧道:“简学长真帅啊,还这么体贴人,大晚上地送你回寝室。谁要做了他女朋友,不得被他宠上天。”

    任青临想起压在简然身上的感觉,微微眯起眼,“嗯。”

    简然压着门禁点回到寝室,沈子骁已经回家了,柯言躺在床上看书,季源希刚好洗完澡回来,见到他,问:“然然你去哪了,微信也不回。”

    简然敷衍了一句:“有事。你不是要去海南吗?”

    “明天的飞机。对了,陈文舟那事我查清楚了。”

    “说。”

    “听说,陈文舟今天下午和任青临约了篮球1v1,输了的人去学校论坛发帖道歉。两人打了一个多小时才分出胜负,任青临险胜,陈文舟也还算是个男人,二话不说就去发帖了。”

    简然愣住了,“任青临,下午是在和陈文舟打球?”

    “是啊,很多人围观呢,你不知道?”

    简然喃喃道:“我……才知道。”

    “不对啊,这件事不是因你而起的吗,任青临居然没告诉你?”

    简然点点头,“所以,他就是个傻子。”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还有一更,继续看不要停! 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