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0、一更

    简父一四十多岁的普通中年男子, 在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生面前就是战五渣。(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简然和任青临一人架着简父的一个胳膊, 把人带进了书房。

    简父已经被气到没脾气, 骂也没力气骂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简然唉声叹气。

    简然安慰他:“爸, 书房里有床有空调的,什么都不缺,睡这不是挺好的。”

    简父瞪着他:“我有老婆,凭啥还要自己睡!”

    简然为了让简父心里好受一些, 不惜cue了下自己,“这不很正常, 我有老婆我也一个人睡啊。”

    简然“老婆”挑起眉,“我不介意陪哥哥一起睡。”

    简然斜睨他, “皮这一下你很开心?”

    简父没把两人的“玩笑”当回事, “兔崽子,我和你妈能同你们一样么!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要用平底锅砸你妈吧?你也不想想, 你爸我哪有那胆子!”

    简然哭笑不得:“爸,我相信你。可当时那情况, 如果我不站在老妈那边,她得连我一起砸。”

    听了这话,简父心里头舒服不少,他看了看任青临,有些不好意思,“青临啊, 你第一次来家里就让你撞上这种事,真是——”

    “没事的,叔叔。”任青临道,“我爸妈经常吵架,我都习惯了。”

    “哦?”找到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战友,简父没忍住多问了几句,“他们都怎么吵啊?”

    任青临说:“我妈喜欢冷战,一生气什么话都不说,我爸又喜欢说个不停,每次他们闹矛盾,我爸都要被憋死。”

    简然同情道:“惨,男人都不容易啊。”相比之下,他这种被老婆用锅铲砸也就不算什么了。

    刚才听到简父简母两人吵架的内容,任青临大概能猜到一些原因,他试着说:“叔叔,我看阿姨也不是真的不相信你,更多的是借这个机会表达平时的不满,起一个警示的效果。”

    简然点头附和:“我也觉得,不然以我妈的脾气,我现在估计就得改名跟她姓。”

    简父想了想,觉得儿子儿媳说的挺有道理,恨恨道:“你妈肯定是更年期到了,我平时少给她吃了?简直莫名其妙!”

    搞定完简父,简然让任青临先回房,自己去主卧安慰简母。

    简母朝他吐了一大盆苦水:“然然,你是不知道你爸多过分!这一个月,他从来就没在十一点之前回家过!而且每次回来都一身的酒味!”

    简然:“确实,我爸太过分了!这是人干事?!”

    简母哭诉:“上周我们结婚纪念日你爸也不记得了,还是秘书提醒他,他才临时去买了花。”

    简然:“什么?他居然做出这种事?!不可原谅!”

    简母控诉:“你看公司总经办的那些人,清一水的年轻小姑娘,而你妈我,不过是个容颜老去的女人……”

    一番折腾后,简然回到自己房间,他脑子里一团浆糊,只想在床上躺尸,却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任青临:“回来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以为你要继续打游戏。”

    “都几点了,还打个屁游戏。”简然直接扑倒在床上,“累死了,你赶紧回房,我要睡了。”

    “哦。”任青临慢吞吞地收好游戏本,“哥哥平时给我吃的也太少了。”

    简然沉着眼皮,“你饿了就去厨房找点吃的……”

    简然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了声。他实在太累了,头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连被子都没盖。

    任青临放下游戏本,动作轻柔地替简然盖上被子。简然是趴着睡着的,脑袋往一边侧,睫毛安静乖巧地垂着,嘴唇微张,似乎在等待自己做什么。

    任青临看了一会儿,俯下身,伸出手指,覆上简然的嘴唇。

    指腹擦过简然的嘴角,柔软温暖的触感唤醒了任青临心里的怪兽,“先摸一摸,以后再吃。”

    第二天,简家的气氛依旧很沉重,简母大概是想着反正任青临都看到了,没必要再装模作样,不管简父怎么伏低做小,她都没什么好脸色。

    简然和任青临一起出门遛狗。冰箱走在最前面,任青临牵着狗绳,简然边刷手机边道:“看来我必须进行场外求助了。”

    任青临:“谁?”

    “我妈的闺蜜兼麻友,王阿姨。”

    简然翻出王阿姨的电话,给她打了个电话。王阿姨听了他的讲述,乐呵呵道:“这才多大点儿事,你妈就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作一作而已,过几天就好了,看把我们然然给急的。”

    简然苦笑:“过几天可不行,您是没见到我爸的样子,白头发都多了几根。”

    王阿姨想了想,说:“那你让你爸带她出去吃个烛光晚餐,买几个包;你也少往他们跟前凑,让他们多过过二人世界,夫妻间的矛盾还是得靠他们自己解决。”

    简然觉得王阿姨说的很有道理。他和任青临待在家,简父简母还得顾忌着儿子儿媳,连架都不能吵痛快,干脆把家留给两人,让他们自己折腾去。

    “我们明天就去拍婚纱照吧。”简然说,“最好去旅拍,离家远远的,几天几夜回不来那种。”

    任青临愣了一下,“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哥哥为什么突然对这件事积极起来了?”

    简然将王阿姨的说法转述给任青临,后者笑了笑,“原来是这样,但是现在是国庆假期,哪里人都多。”

    简然说:“可以问问有没有小众一点的路线,避开热门的地。”

    狗遛得差不多,简然朝前面的冰箱喊了声:“冰箱,走了,回家。”

    阿拉斯加扭头看了主人一眼,嗷呜着蹲下身,摆出某种简然再熟悉不过的姿势,简然连忙拿出一早准备好的报纸垫了上去。

    等着狗子解决完生理问题,简然问任青临:“你想不想捡屎?”

    任青临:“谢谢,不想。”

    “这也算是体验生活啊,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你确定不想?”

    “确定。”

    “那我们剪刀石头布吧?”简然不死心,“谁输了谁捡,这总公平吧。”

    任青临闷声一笑,“行。”

    一旁买菜回来的大妈,看到两个靓仔在路边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脸色凝重,还以为他们要打起来,正想着看个热闹,靓仔们就伸出了手,齐声道:“剪刀石头布——”

    大妈:地铁,老爷爷,看手机。

    回到家,简然处理好拿了一路的狗屎,洗好手找到简母,说了婚纱照的事。简母替他联系了几家工作室,其中一个刚好有简然想要的精品小众旅拍路线,去的地也不会太远,就在广东省境内,一路自驾,一共三天两夜。

    简然立刻拍板,“就它了!”

    简母见儿子这么配合,笑道:“行,那妈妈交定金了。”

    很快,摄影工作室的人加上了简然的微信,还拉了一个讨论组。简然懒得在这种事上浪费精力,他把任青临拉入组里,让他去对接,自己乐得轻松。

    晚上,简然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听到了敲门声:“哥哥。”

    “进来。”

    任青临走进来,看见简然只穿了条裤子,发梢上的水珠顺着修长的脖颈下,滑过恰到好处的腹肌。

    任青临眼眸一暗,他舔了舔唇,“哥哥在干嘛。”

    “刚洗完澡,”简然打开衣柜,随便找了件t恤套上,转头看向任青临,“有事?”

    任青临表情如常,“化妆师让我们发张无美颜无滤镜的自拍过去。”

    简然“啧”了一声,“麻烦,你帮我拍吧。”

    “现在?”

    “对啊,快点,拍完开黑去。”

    任青临举起手机,对着简然的脸拍了张照。照片里的男生短发还湿着,脸也没擦干,比起平时的清爽利落,多了些朦胧的美感。

    任青临看了一会儿,突然不是很想把这张照片发给别人。他点开学校的论坛,从简然专楼里找了一张别人的简然正脸,给化妆师发了过去。

    简然打开电脑,问:“打守望还是lol?”

    “都行,”任青临收起手机,“别打太久,明天要早起。”

    简然:“我就不。”

    任青临:“……”

    次日,简父送两人下楼,简然嘱咐他:“爸,我和你说的,你都记住了吧?烛光晚餐,花,包包……这几天没事你早点回家,酒局能推就推。”

    “记住了记住了,”简父胸有成竹,“放心吧,在你回来之前,我肯定把你妈搞定。”

    简然开着那辆酷炫狂拽的福特猛禽到达指定地点和工作室的人汇合。工作室一共四个人,一个摄影师,一个化妆师,还有两个助理。除了一个助理妹子,其他人都是汉子。

    化妆师一见到简然和任青临,眼睛都直了,“这他妈是什么神仙颜值!!我还以为昨天的照片是p的呢——”

    助理妹子兴奋得声音都在抖,“两个都这么a,让我怎么站啊卧槽!”

    有对高颜值的客户,整个团队都有了干劲。摄影师问夫夫对拍摄有什么想法,简然说:“不要太刻意,太做作,自然点就好。”

    化妆师问:“服装面呢?”

    任青临说:“广东太热,如果是户外的话,尽量还是穿少一些,以舒适为主。”

    化妆师建议:“西装照还是得来一套,用在婚礼那种正式场合。”

    简然皱起眉:“三十七八度的天还穿西装,不会中暑吗?”

    摄影师笑道:“西装照就在这里拍,纯色背景,您看怎么样?”

    简然和任青临对视一眼,都没什么意见。

    工作室走的是高端路线,已有的西装都是国际一线大牌,简然挑了一套简约的纯黑西装,见任青临微微拧着眉,问:“怎么了?”

    任青临道:“没什么,就是不太喜欢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简然问:“你有洁癖?”

    “一点点。”

    “会吗?我看你上次穿我的衣服穿得挺开心的啊。”

    任青临笑了声,“哥哥怎么会是别人。”

    这话说的不错。他可是有权力让医生拔任青临氧气管的人,谅任青临也不敢嫌弃他穿过的衣服。

    “那现在去买套新的?”简然说,“这离商场也不是很远。”

    任青临笑容更甚,“你这是在纵容我啊。”

    简然埋头拿出手机,在备忘录打了一行字,“看到这个了吗?”

    “‘简哥的纵容’?”

    “对,”简然又把这几个字删掉,“我他妈丢掉也不给你。”

    任青临:“……”

    所以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简然这种又凶又萌的人。

    任青临指了指自己的头顶,“哥哥,你看到我血槽没?”

    简然莫名其妙:“你游戏打多了?”

    “你回答我的问题。”

    “……没看到。”

    “是吧,”任青临把手放在简然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因为我血槽已经空了——被哥哥萌空的。”

    作者有话要说:  学弟:看到这个可爱的哥哥了吗?我自己抱走就不给你们。

    果然恋爱会让人变成小学生啊~(*/w\*)

    有二更,应该比较晚,大家可以明天早上起来看哦

    感谢在2019-12-01 22:22:48~2019-12-02 17:53: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ayjea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容子 8瓶;鱼人散散 6瓶;訫xinxin、迷雾鲛人、大毒大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