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真香

    ……丧心病狂。(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人家不过只是颜值没到你的标准, 你可以指责, 但动杀心就过分了啊, 我会报警的。”简然说,“更何况她长什么样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面对室友的唾弃,沈子骁只有一句话:“呵呵。”

    简然不想当着沈子骁的面拆快递, 问他:“你吃饭了没,今天又不出门?小心闷得长毛。”

    沈子骁把围巾和剩下的毛团扔进垃圾桶里,爬回床上,说:“我让老季给我带饭了, 这么冷的天,傻子才出门。”

    简然只好先把快递塞进了衣柜里, 拿起手机在狗东上下了一个单。

    狗东的速度很快,第二天简然就拿到了快递, 成为第二个在寝室挂床帘的人。

    季源希在床下围观, 一脸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表情,“然然, 你不是嫌挂床帘娘么,当初我挂的时候, 你怎么说来着?”季源希生动形象地模仿着简然的语气,“‘卧槽我们寝室是睡了位小公举吗,真他妈辣眼睛’……”

    柯言乐笑了,“真的好像啊。”

    沈子骁说:“我国著名哲学大师王境泽说过,谁都逃不过的真香定律。”

    简然淡定地给床帘挂上勾,“我对挂床帘没意见, 但我对你挂的粉红卡通蕾丝床帘有意见。”

    季源希分辩道:“都说了是我老婆给我买的!”

    “老婆买了你就挂?”简然冷笑,“瞧你那点出息,508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简然买的是纯灰色床帘,遮光效果一。他坐在床上,问:“你们能看到我吗?”

    柯言:“不能。”

    他放心了。

    沈子骁从外面传来,“不过好端端的,你为啥突然挂床帘啊,是我这张脸让你感到厌烦了吗?”

    简然沉默了一下,说:“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有数就行,没必要说穿。”

    沈子骁笑骂:“我艹你大爷。”

    简然在床上把快递盒拆了,他买的是毛线团是黑色的,价格偏贵,手感摸上去相当不错,还送了两根棒针。店里就有织围巾的教程视频,简然边戴耳机边吐槽:世风日下!某高校大学生居然躲在床帘后做这种事!

    简然按照视频上的教程试着起针,没试几下就成功了,他自己都有点懵。当初他看到沈子骁和季源希摆弄了大半天还卡在第一步,还以为织围巾是多难的事情,没想到soeasy啊!莫非是他在这面有天赋?

    ……他一点都不想要这种天赋。

    起针之后,就是机械地重复一个步骤,简然也不追求什么花样,很快就上手了。而且他织了一会儿就有点上头,要不是到了饭点,他感觉自己能一直织下去。

    织围巾真好玩。

    等等——简然猛地掐了下自己的眉心。

    这诡异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是怎么回事!这样不符合他的人设啊喂!

    季源希在下面喊道:“然然,骁狗,去吃饭吗?”

    沈子骁:“今天不用陪老婆?”

    “她和闺蜜逛街去了,估计比较晚才回来。”

    沈子骁:“不当备胎,滚。”

    “然然呢?”

    简然强迫自己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吧。”

    沈子骁从床上探出脑袋,“带饭,谢谢。”

    季源希:“不带,滚。”

    天越来越冷,白天平均温度只有十度。简然不久前还穿着t恤短裤,现在只能靠毛衣续命。

    季源希冻得直哆嗦,“卧槽这天又冷又干巴的,我为什么要来北京上大学啊!现在的泪,都是当初填志愿时脑子里进的水。”

    简然把下巴埋进毛衣的领子里,“应该快供暖了,再苟几天。”

    季源希叹气,“想买羽绒服,但是太贵了,便宜点的都要一千。”

    季源希的家境绝对可以秒杀学校里百分之八十的学生,简然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又为女朋友斥巨资了。

    “圣诞节礼物?”

    季源希摇摇头,哭丧着脸,“是双十一!你知道清空我老婆购物车要花多少吗?整整一万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我下个月吃啥都成了问题。”

    简然无情地嘲讽:“羽绒服就别想了,看在同寝的份上,我待会儿转你十块。”

    季源希:?

    “给你买感冒药。”

    “卧槽无情——然然你有没有心——”季源希伸出胳膊,想搂住简然的脖子,却在接触对的一瞬间,被静电电得哇哇乱叫,一蹦三尺高,引来几个路过的妹子侧目偷笑。

    简然丢不起那人,加快步伐,和傻逼室友保持距离。

    由于是周末,食堂人不多,两人决定吃平时排队n久的小火锅。排队的时候,还碰到了熟人——任青临的室友,房辉冯。房辉冯是一个人,顺理成章地加入了简然吃饭小队。

    季源希第一次听到房辉冯的名字,默默地念了好久,怎么念舌头都捋不直,不由地感叹:“学弟,你这名字也太神仙了,完全是对全国人民裸的挑战啊!”

    房辉冯一脸自豪,“那是,我活了十九年,还没见过谁能把我名字念好的。”

    季源希举手认输:“上海人民挑战失败。”

    简然:“广东人民挑战失败。我有个朋友学播音,改天让他试试。”

    房辉冯:“哈哈哈哈哈嗝。”

    三人围着一张桌子,每人面前都有个小火锅。简然放了片羊肉卷进去,状似不经意地问:“怎么没见任青临和你一起。”

    房辉冯说:“他啊,最近忙着呢。”

    “又不是考试月,有什么可忙的。”简然顿了顿,“之前和他打游戏,他每天一到九点就说要下线,季源希说他去约会了……”

    房辉冯大大咧咧道:“哈哈哈哈不是啦,他是去准备运动会了。”

    简然一愣,“运动会?”

    每年十一月,学校都会举办新生运动会,简然去年也被迫报名参加了几个项目。今年的运动会雨他无瓜,他都把这事忘了。

    “对啊,”房辉冯说,“他和我们班其他三个人报了4*100米的接力赛,因为白天大家都有事要忙,只能晚上去操场练练了。”

    简然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捞出刚刚丢进去的羊肉卷,裹上酱放进嘴里。

    好真香。

    “我记得运动会就在下个周末吧,”季源希用胳膊肘撞了简然一下,“到时候我们去给学弟学妹加油啊。”

    简然:“到时候再看,我不一定有空。”

    房辉冯继续道:“除了准备运动会,任哥还要带学长上分,和学姐约会,整个一大忙人……”

    简然拿着筷子的手僵住了。

    季源希的八卦之心立刻被点燃,“什么什么!什么学姐?任青临他……难道……”

    房辉冯挤眉弄眼道:“就是学长想的那样。”

    季源希大喊了句“卧槽”,“任青临这就有主了?那个学姐是何神圣啊,居然这么快就把任青临这种级别的男神拿下了!”

    简然突然觉得,嘴里的涮羊肉不香了。

    “然然,你和任青临走得近,你知道这事吗?”

    “嗯,”简然淡淡道,“他是在追一个学姐。”

    现在看来,应该已经追到了吧。

    “啥?是任青临追的学姐?”季源希一脸震惊,“不是……他长那样,还需要追人吗?”

    简然斜睨过去,“你以为谁都像骁狗那么颜控吗。”

    “可我真的很好奇啊!”季源希道,“小冯,那个学姐到底是谁……小冯,你认识她吗?”

    房辉冯耸耸肩,“不知道,我问了任哥几次,他都不肯告诉我,我们班的人都在猜呢,论坛上都有帖子了。”

    季源希连火锅也不吃了,拿起手机刷论坛,“我他妈才几天没上论坛,就有这么多瓜吃了,分析贴,技术贴,投票贴……”

    房辉冯神秘兮兮道:“那个投票贴最有意思了,你绝对想不到第一名是谁。”

    季源希问:“是不是然然?”

    简然:“……”

    房辉冯笑容逐渐凝固,“卧槽?”

    “哈哈哈哈,就知道,我早就看透那帮女生了……”

    简然木然地涮着羊肉,“不是我。”

    季源希:“啊?”

    “那个学姐,不是我。”

    季源希挠头:“当然不是你啊,你不是学长么。”

    之前任青临和简然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对那个学姐并没什么兴趣。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点想知道,能让任青临这么死心塌地的学姐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管怎样,任青临能追到自己喜欢的人,是件好事。以后他会和季源希一样,有事没事就和女朋友黏在一起,他也落得清净。

    任青临应该和学姐说了他和自己形婚的事情,学姐既然同意和他在一起,想必也不介意这事。

    话虽如此,简然心里还是怪怪的,甚至有点烦躁。

    能快点离婚就好了,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项目什么时候能结束。

    说起来,他守望先锋的分数还没到三千呢,以后任青临大概也没时间带他上分了叭。

    生日任青临肯定也会和学姐一起过,那他的围巾……

    都有女朋友了,还好意思要他亲手做的礼物,任青临咋不上天呢!!!

    两人回到寝室,沈子骁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我饭呢?”

    季源希猛拍自己的脑门,“我忘了!然然你怎么不提醒我?”

    简然:“嗯?”

    沈子骁幽怨道:“你们对我有意见直说,犯不着用这种法排挤我。”

    季源希:“抱歉抱歉,我给你煮泡面?”

    沈子骁干嚎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大周末吃泡面……我为啥要出生!!!”

    “因为你爸妈那个那个了啊,非得让人说出来,噫——”

    简然没有参与两人的对话,他一言不发地爬上床,看着织到一半的围巾,在“扔掉”与“继续”之间反复横跳。

    扔掉实在有点可惜,这可是他花了钱和时间的劳动成果,是他心灵手巧象征,也是他智商碾压室友的证明。

    而且,这些毛线团子多可爱啊,和小黑兔似的,还在各种朝他撒娇卖萌:“快来织我,快来织我~”

    简然十分不情愿地承认,他好像get到了织围巾的乐趣。光是看着那些毛团,就有点蠢蠢欲动。

    内心极度挣扎了几分钟,简然遵从本心,认命地拿起了棒针和毛线团。

    任青临不要,他可以送给老爸啊!他上次送简父手工礼物还是小学的时候,简父收到围巾肯定会乐开花,一个开心就给他加生活费。

    他送了老爸,老妈肯定也不能少,那他就要织两条,想想都让人干劲满满!

    接下来几天,简然一有空就躲在床帘后织围巾,对外宣称他在冬眠。天气一冷谁都不愿起床,也没有人怀疑他。

    简然速度惊人,一周就完成了一条围巾。大概是有滤镜在,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围巾全天下最好看。趁着寝室没人,他还试戴了一下,又帅又暖和,不愧是出自他简然之手。

    简然迫不及待地想让老爸欣赏他的杰作,拿着围巾直奔顺丰寄件点,选了最快的空运。

    寄完快递,他还给简父发了微信。

    简然然然:爸,给你准备了个小惊喜,寄到家里了,你这两天注意下。

    老豆:你又想买什么,是不是要我给你清空购物车!我给老婆清就算了,还要给儿子清,我这是什么命。

    简然然然:……

    简然然然:【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jpg】我就是单纯送个礼物,还是我亲手做的。

    老豆:真的?

    简然然然:真的啊。

    简然低头打字,突然感觉额头上一阵冰凉,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离电线杆只有一步之遥,一只手抵在他的脑门上,避免了他与电线杆亲密接触。

    身后传来男生的声音:“学长走路又不看路。”

    简然转过头,看到了几天未见的学弟。

    任青临穿着黑色毛呢短外套,里面搭了一件白色针织衫,一双马丁靴让他原本就修长的腿显得逆天的长。

    简然移开目光,“原来你长这样。”

    任青临:“嗯?”

    “这几天都没见到你。”

    任青临笑了,“最近是有点忙,但我每晚还是陪学长打游戏了。”

    “所以啊,你现在在我心中就是铁拳和黑百合的样子。”

    “……”

    简然看了眼他手里的文件袋,“来拿快递?”

    “嗯,是给学长的东西。”

    简然脚步一顿,“给我的?”

    任青临拆开文件袋,抽出一张卡。“信用卡副卡,国庆前申请的,现在才办好。还好没错过双十一,学长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就拿这张卡买吧。”

    简然微愣,“你特么来真的啊?”

    任青临挑眉,“我看上去像开玩笑吗?”

    简然问了句:“额度是多少?”

    “一百万,一个月。”任青临说,“学长购物车里有多少东西要买,会不会不太够?”

    简然看着黑金的卡面,有点踹不上气,“一双鞋,九千。”

    任青临笑了声,“学长可以再败家一点,离双十一还有几天,没事多逛逛。”

    简然深吸一口气,缓过神来,说:“算了,你这张卡还是送给你女朋友吧,我自己有钱。”

    “女朋友?”任青临眯起眼,“我女朋友?”

    “还给我装呢。”简然鄙夷道,“在我面前就没必要了啊。”

    “学长是听谁说的?”

    “房……你室友啊,而且论坛上都写着呢。”

    任青临想了想,明白了。

    “我没有女朋友,”任青临说,“小冯和其他人都误会了。”

    简然惊呆,“他们有事没事误会你这个干嘛……你自己也说了,在追一个学姐。”

    任青临眼里蕴着浅浅的笑意,“学姐,还没追到。至于他们为什么误会……”他向简然伸出手,手背对着简然,“大概是因为,我的戒指一直没取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简直:织围巾真好玩。

    ps:有没有念小冯的名字不吃力的宝宝?≧w≦

    感谢在2019-12-06 21:02:36~2019-12-07 20:58: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程研昔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就是你们召唤的暴风 35瓶;落落雪无忧、芒果 20瓶;九号 10瓶;沐_雨卿rou 7瓶;酥糖、我上辈子就是个柠檬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