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8、一更

    熬了几晚上的夜, 又不肯穿秋裤, 简然不出所料的感冒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周末起床, 他眼睛酸涩得厉害,鼻子堵着,脑子混混沌沌, 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鼻音。

    今天是学校新生运动会的日子,也是任青临的生日,简然和室友们说好了,先去体育馆看比赛, 再去参加任青临的生日聚会。

    沈子骁似乎从“女神”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一点,一大早就在镜子面前臭美, 说什么“还是学妹好,清纯可爱又黏人”, 他要新生运动会上抓紧时间勾搭一两个。

    三人都准备得差不多, 简然的床位却迟迟没有动静,拉着床帘他们也不知道简然起没起。季源希试探地说:“然然, 你醒了吗?”

    简然打了个嚏,眼角溢出生理泪水, “在穿衣服,别催。”

    季源希被简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卧槽,你啥时候有这么低沉性感的声音了!”

    柯言小天使关心道:“简哥是不是感冒了?”

    “有点,”简然哆哆嗦嗦的声音从床帘传出来,“艹, 冷死了,我感觉我耳朵都要被冻掉了。”

    他昨天和他妈视频的时候,他妈还穿着短袖吹着空调,差点没把他羡慕死。

    “然然,听哥一句劝。咱们是在北京,穿秋裤不丢人。你再不注意保暖,万圣节就得在医院过。”季源希打开简然的衣柜,从里面找出一条黑色的秋裤扔上床,“赶紧穿上。”

    “不,”简然闷声道,“‘春捂秋冻,不生杂病’知不知道?这才十一月就穿秋裤,那等十二月,我岂不是要披被子出门。”

    沈子骁贫嘴道:“嘿,被你给猜中了,我们北人冬天就是披被子上街的。”

    柯言瞪大眼睛:“真的啊?我怎么没看见。”

    简然懒得理他们,“老季,我桌子上有个礼盒,你递给我。”

    礼盒是简然在网上买的,简单的ins风,深蓝色,上面还有一个蝴蝶结。

    “是给任青临的生日礼物吧?”季源希顺手拿起礼盒,“里面是什么啊,最好别是太贵的东西,我就给任青临准备了一个护腕。”

    沈子骁说:“人家那是什么关系,能比吗。”

    “咳咳——少废话,给我。”

    简然一共给任青临准备了两份礼物。盒子里已经装好的是他拖简母买的表,和婚戒的价格差不多,算是还礼;还有一个,就是他熬了三个晚上织出来的围巾。

    简然打着哈欠,把围巾塞进礼盒,和手表放在一起,换好衣服爬下床。

    今天天气不错,出了太阳,风也不大,走在外面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他们到场馆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居然有不少人,前排几乎都坐满了。季源希去找女朋友,其他三人在前排找位置,简然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简哥!”

    是房辉冯,他身旁还有几个空着的座位。三人朝房辉冯走去,简然问他:“你怎么在这?”

    房辉冯笑眯眯道:“是任哥让我给学长们占位置的。你们来晚啦,开幕式已经结束了——简哥这是生病了?”

    熬夜加上感冒,简然双眼红着,他皮肤本来就白,现在更是白得近乎透明,在阳光下就像一个英俊帅气的吸血鬼。

    “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后果,”沈子骁揶揄道,“小冯,你不用去比赛啊?”

    房辉冯自嘲:“就我这身材,只能去扔铅球了,那个在明天。”

    柯言真心实意道:“我觉得你这身材挺好的,有福气。”

    房辉冯哭笑不得:“谢谢学长夸奖。”

    房辉冯占的位置在第二排,可以清楚地看到跑道上的情况。简然张望了一会儿,道:“怎么没看见任青临?”

    “还没到他呢。”房辉冯说,“不过应该快了,下一个项目就是接力赛。”

    简然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再次被静电袭击,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谁啊。”

    “是啊,然然。”林司琛笑着,“好久不见。”

    简然尴尬地摸摸鼻子,“琛哥,好巧。”

    “最近都在球场见不到你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感冒了?”林司琛即使被电,手依然放在简然的肩膀上。

    简然庆幸自己还有生病这个借口。“嗯,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就很少去打球了。”

    “严不严重啊,”林司琛凑近他,“看你眼睛都红了。”

    简然笑着退开了些,“不严重。琛哥你离我远点儿,小心被传染。”

    一旁的沈子骁闻言,嘴贱道:“怎么没见你和我保持距离,不怕我被你传染?”

    “不怕,”简然说,“你皮糙肉厚。”

    任青临换好衣服,和三个同学一起来到赛道上做热身。人群之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和后排学长交头接耳的简然。

    任青临眯起眼睛,朝观众席走去。

    同学喊他:“比赛马上开始了,任哥你去哪呢!”

    任青临没有回应,大步走到观众席旁,“学长。”

    那一片区域的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简然回过头,看到一身运动服的任青临,皱起眉:“你穿这么少不冷啊?”

    听着简然沙哑的声音,任青临原来想说的话一下子就忘了,“学长感冒了?”

    简然有些郁闷,他病得这么明显吗,谁都能看出来。

    “吃药了吗?”

    简然捂着嘴咳了两声,“还没。”

    任青临探出身体,用手背贴了贴简然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坐在第一排,被简然和任青临夹在中间的女生和任青临是一个班的,此时她脸颊通红,兴奋得想要去跑道上跑两圈。

    林司琛笑着说:“待会我带然然去买药,任青临赶紧回去吧,别耽误比赛。”

    任青临掀起眼皮,淡淡地扫了林司琛一眼,对简然说:“先回寝室休息,我比完赛去找你。”

    “这年头谁还没个感冒发热的,”简然无奈道,“你们太小题大做了,我回头多喝点热水就能好。”

    身后传来同学的催促声,任青临不得不走了。他在简然脑袋上揉了一把,“等我。”

    沈子骁发现华点,“唉,任青临碰你怎么不会被电啊!”

    “不知道。”简然脑子晕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任青临刚刚的触碰。

    任青临回到跑道上,比赛很快开始。

    房辉冯担任起临时解说,向简然等人介绍前情提要。

    “咱们学院进决赛的项目没几个,接力赛算是其中一个。”

    柯言问:“那其他进决赛的学院呢?”

    房辉冯一一报出学院名,听到“外国语学院”,沈子骁好像听到国足进世界杯决赛了一样,“不是……外国语一共才几个男生?”

    “十几个吧,所以说是黑马啊。”房辉冯朝一边努了努嘴,“看到那一大片坐的妹子了吗?全是外国语学院的,专门来给那四个男生加油的,就差拉横幅了。”

    沈子骁看到一片水灵灵的学妹,感叹:“咱们学院就从来看不到这么壮观的景象。”

    坐在前面的女生道:“咱们学院男生多,加起油来肯定不输她们。”

    “砰”地一声,枪声响起,跑道上的男生们立刻冲了出去。

    房辉冯说的没错,外国语学院的四个男生就是四匹黑马。跑第一棒的时候,他们还处在中游的位置,但他们换棒的动作非常专业,迅速又畅,第二棒中段时就跃到了第三名的位置。第三棒过后,外国语冲到了第一,工程的新生也不示弱,始终保持着第二的势头。

    旁边外国语的女生拿出了给爱豆应援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在开什么演唱会。

    “哥哥,加油!哥哥,加油!”

    “哥哥们是最棒的,冲啊啊啊啊!”

    “哥哥们是第一了!加油加油加油——”

    到了冲刺的第四棒,她们的加油呐喊声几乎要掀翻屋顶。工程的学生看到任青临拿下接力棒,也嘶喊起来。

    “任青临加油!”

    “冲啊任哥,冲啊!”

    “校草加油啊啊啊!”

    任青临充分发挥了腿长的优势,和第一的差距肉眼可见地在缩小。

    这时,外国语的女生们亮出了她们的杀手锏,一个个都举起双手,放在头顶,做出韩剧里“爱你”的动作。

    工程的男生们:“……”

    简然:“是在下输了。”

    坐在他前面的女生站起身,冲他嚷嚷道:“输什么输!工程的女生绝不认输!不就是个爱心吗,好像谁不会比似的!都给我比起来!”

    简然:“……啊?”

    沈子骁惊呆了,弱弱道:“我们也要比啊?我们是男的哎,我想任青临也不希望我们比吧。”

    女生急道:“学长们,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比赛可以输,气势不能输!快,听我口令,全场动作必须跟我整齐划一!”

    房辉冯第一个做出“爱你”的动作,“任哥加油,我爱你一辈子!”

    其他男生也陆陆续续摆好动作,沈子骁和柯言也豁出去了,还不忘拉上简然:“快啊!你还是不是咱们学院的人了。”

    “你这是道德绑架。”简然说着,不情不愿地举起手,僵硬地用肢体语言对跑道上的学弟说加油。

    正在奋力奔跑的任青临用余光看见一大群男生对着自己比爱心,差点没稳住步伐。

    在快到只剩下残影的视野中,简然的脸一闪而过。

    简然和其他人一样,做着俗套的动作,由于离得太远,任青临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他能想象得出来,学长肯定满脸的不情愿,和以前一样,又凶又可爱。

    任青临嘴角上扬,一口气冲到了终点。

    ——第一名。

    作者有话要说:  肢体语言对跑道上的学弟说加(爱)油(你)。

    突然更新(没想到吧.jpg)晚上有二更哦~

    感谢在2019-12-08 20:44:14~2019-12-09 12:19: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折原喵、苹果、山有木兮、墨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寻觅丶 17瓶;芒果 10瓶;月下三兄贵 5瓶;君逑、劉 2瓶;姐不坑你坑自己丶、迷雾鲛人、阿婷啊、风见阿丽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