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6、95%

    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陈文舟:“???”

    简然:“噗——”

    也就柯言小学霸有这个本事, 能让气氛从《热血高校》一秒变成《我要考进前十》。

    任青临也是忍俊不禁。简然笑得肚子都疼了, 一手捂着肚子, 一手扶着任青临的肩膀,实力现场cos沧海一声笑的表情包。

    柯言左瞧瞧,右看看, 有一点茫然。他说错了吗?

    陈文舟感觉受到了冒犯,厉声道:“这谁啊,从哪冒出来的!”

    陈文舟本来就人高马大,壮得和头熊似的, 现在配上食尸鬼的装扮和恶狠狠的表情,简直能把小朋友吓哭。

    柯言畏缩了一下, 向后退了半步。简然和任青临同时站出来,把他挡在了身后。

    “我寻思着我们家学霸也没说错啊, ”简然悠悠道, “逼急了什么都做得出来,这可是你说的。高数题不行, 那大物题呢,英语阅读题呢?”

    陈文舟气得牙齿咯咯响, “姓简的,你他妈在耍我?”

    他说话的同时,想要扯住简然的围巾,没想到却被任青临先抓住了胳膊。

    任青临的动作和声音都不疾不徐,“动手就过分了。”

    “不不不,任青临, 你没听见他刚刚说了什么吗?”简然满是戏谑地说,“陈文舟想和我们握手言和,他是来找我们喝酒的。不过,光喝酒没意思,还是拼酒来得爽,是不是啊?”

    这正是陈文舟的目的。他一北大老爷们,从初中开始就是酒瓶堆里摸滚打爬。陈文舟知道,唐糖不少朋友都不能理解唐糖是怎么看上他的,在他们看来,从简然到他陈文舟,似乎就是奥迪到奥拓,北大到青鸟,阿迪到阿迪王。是,他是长得没简然帅,家里没他有钱,学习也没他好,但是论拼酒,他要是还输给一个只会喝茶煲汤的广东人,他还混什么混?!

    “我等着你呢简然,”陈文舟晃晃酒瓶,“筛子还是划拳,任你选。”

    “那我选……”简然停了停,笑意越甚,“高数题。”

    陈文舟:“……”

    任青临无声地扬了扬唇角。

    “简然,你今天非得绕在这出不去了是不是?”陈文舟压着火道,“你一大男人,天天把数学题挂在嘴边,你不丢人,我还替你丢人。”

    任青临笑了,“大男人,也是学生。学生的本职就是学习。”

    柯言躲在简然身后,点头如蒜捣,“就是就是。”

    “怎么样啊,”简然故意用非常欠扁的语气说,“高等数学是公共课,理工学院的人都要学。一人一道数学题,做错了或者耗时多的人喝。可以自己上,也可以找代表。玩不玩?”

    简然虽然不是什么学霸,在年级也是中等偏上的成绩。高等数学是大一的课程,他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但他有自信能甩陈文舟十条街。如果要找代表来做题,那更没问题了,有谁能比得上次次年级第一的柯言小天使。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季源希小两口来了,社长和唐糖也来了。

    社长听完简然的提议笑得超大声,“这是好事啊!赶紧把小记者找来,多拍几张照片,感觉可以上学校官网啊!”

    其他人起哄道:“做题,做题,做题!”

    陈文舟的脸色看起来像便秘了十天。他一个兄弟凑过来,对他轻声说:“舟哥,我认识一数学系的学霸,他今天也来了,让他替你上?”

    陈文舟眼睛一亮,“真的?”

    “他就在旁边呢。”

    陈文舟立刻摆起谱来,“数学题就数学题,好像谁不会一样,瞧你那嘚瑟样。”

    简然转头对柯言说:“有信心吗?”

    季源希道:“卧槽然然你在开玩笑吗!论做题,我们言言怕过谁!”

    柯言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放心吧简哥。”

    “别太有压力,”简然替柯言捏了捏肩膀,“回头哥请你喝一个月的奶茶。”

    bgm关了,社长让人清理出一张桌子,穿着拉文克劳校服的柯言和陈文舟找来的学霸分别坐在两头,面前摆着笔和白纸,桌子的中间是十五瓶已经开盖了的啤酒。

    社长说:“题我从题库里找,为了节约时间,都出小题吧。选择题就算了,瞎蒙都能蒙对几个,就都填空题吧。每一题半瓶啤酒,ok?”

    简然和陈文舟互相看了对一眼,“ok。”

    社长用手机找出一道题,把手机放在两人都能看得到的地,“第一道题,求这个微分程的通解。”

    柯言看了一眼题目,立刻动笔计算。另一边的数学系学霸也不遑多让,刷刷地狂写。

    季源希道:“我竟然觉得这比nba决赛还刺激,这难道就是数学的魅力吗?!不过,‘通解’是啥玩意?”

    徐可可无奈地看了沙雕男朋友一眼,“你大一高数怎么过的?”

    “全靠言言考前划重点,不然我和骁狗早就吊死在高树上了——哎,骁狗去哪了?”

    一分钟后,柯言啪地放下笔,“好啦!”

    数学系学霸忙道:“我也好啦!”

    “柯言先,我先看他的。”社长对比了一下柯言的答案和标准答案,笑着宣布:“完全正确!”

    “yes!”简然先和任青临碰了碰拳,又和柯言击了个掌,“言言棒棒的!”

    陈文舟“艹”了一声,拿起一瓶啤酒吹了半瓶,“妈的,继续!”

    “第二道题,求这两个平面的夹角。”

    任青临看出这道题的计算比较繁琐。他绕到陈文舟身后,轻声道:“这题要花点时间——出去聊聊?”

    陈文舟不耐烦地转过头,对上任青临的脸,把原本的“滚”咽了回去,“聊什么。”

    “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大厅。陈文舟警惕道:“你想干嘛。”

    任青临懒得和他废话,直截了当地说:“王副校长。”

    陈文舟脸色刷地变了,“你……什么意思?”

    “你怎么进这个学校的,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任青临淡淡道,“高考分数差得挺多,塞了不少钱吧。”

    陈文舟表现得还算镇定,“任青临,你也是本地人,把人得罪得太死,不怕以后在北京混不下去?”

    任青临说:“我已经嫁出去了,不怕。”

    陈文舟:?????

    “还有你大一把同学打进医院的事情……”

    “你从哪里知道的!”

    任青临继续说:“那个同学伤得还挺严重,据说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他父母来学校闹了几次,你却连个小过都没记。这件事,大概也是副校长帮你压下来的?”

    陈文舟压低声音,粗声粗气道:“你查我这么多费了不少功夫吧,想要什么直说。”

    “不要再让简然见到你。”

    陈文舟一愣,冷笑:“简然那么怂的?还要你来帮他出头。”

    “我只是不想他在你身上浪费时间而已。”

    “如果我说不呢?”

    任青临微微笑了起来,“你可以尝试一下,会有惊喜的。”

    任青临转身,恰好对上了唐糖胆怯又震惊的目光。

    陈文舟没好气地质问她:“你什么时候来的?”

    唐糖白着一张小脸,“我……”

    任青临走过女生身边的时候停下脚步,轻声道:“不分手留着过双十一?走了。”

    唐糖看了陈文舟一眼,被他身上的煞气吓着了,“我……我先回去了。”说着,忙跟上任青临。

    陈文舟被撇在原地,气得几乎要爆炸。

    任青临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简然对着啤酒瓶猛灌。简然仰着头,脖颈白皙修长,喉结不停地滚动,来不及咽下的酒从他嘴角溢出。

    任青临眼眸微沉,他老婆真的a爆了。

    喝了半瓶,简然用手背擦了擦嘴,对一脸愧疚的柯言说:“没事儿,还有好多道题,下道题嫩死他!”

    季源希道:“言言,fighting!”

    柯言没有辜负室友们的期待。一共三十道题,他抢先答对了二十道,简然喝了五瓶啤酒,陈文舟整整喝了十瓶。喝到后面,陈文舟脸红脖子粗,嘴里说着不堪入耳的胡话,他的兄弟要扶他都被他大喊着推开。而简然只是眼角和脸颊透着微红,眼神迷离,脚步虚浮。最后两瓶任青临和季源希都想帮他喝,但他坚持是男人就没有让其他男人挡酒的道理,愣是自己一个人把五瓶啤酒全干了。

    热闹看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大伙儿陆陆续续地离席。陈文舟被兄弟强行带走,简然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任青临问:“学长酒量怎么样?”

    季源希说:“好像说七瓶啤酒是极限,现在离极限还差两瓶呢。”

    柯言自责道:“都怪我,我要是每道题都赢就好了。”

    徐可可安慰他:“你的对手可是数学系的年纪前五,你能赢他二十道已经很厉害了。你都不知道你刚刚做题的样子有多帅,好几个女生都说想要你微信呢。”

    柯言受宠若惊:“真的啊……”

    任青临弯下腰,捧起简然的脸颊,“学长?”

    简然抬起头,半眯着眼睛,“嗯。”

    “你感觉怎么样,能走吗?”

    简然把任青临的手拿下来,“能,咱们要回去了吗?”

    “是啊然然,”季源希说,“再不走要赶不上门禁了。”

    “哦。”简然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看上去还算清醒,“骁狗呢?”

    “他刚刚在群里发了微信,说今晚不和我们一起走了,让我们前回去。”

    任青临扶着简然的腰,“那我们走吧。”

    “等等……”唐糖向他们一路小跑过来,她红着眼睛,妆容花得不成样子,“你们能顺便载我回学校吗?”

    徐可可说:“可以啊,刚好沈子骁不在,多了一个位置。对吧,学弟?”

    任青临点点头,“嗯。”

    简然轻轻推开任青临,嘴硬道:“我自己能走。”

    任青临叹了口气,“行,学长自己走。”

    简然确实能走,就是走的不是直线,还有点儿慢。不过有人比他更慢,唐糖哽咽着走在最后,徐可可挽着她的胳膊,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我劝了你多少次了,你非不听,非得和他在一起。我知道你急着转移情伤,但也不能招惹他那种人啊。脾气暴躁,大男子主义,还总是揪着你以前追简然的事不放,你到底看上他哪点了?”

    唐糖掉着眼泪直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季源希道:“你肯定是被他洗脑了。”

    “不过现在分手也不晚。”

    唐糖凄声道:“我、我不敢。他说如果我说分手,他会发疯。你们不知道,他疯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来……”

    “除了数学题。”简然嘲讽的同时,不小心被长袍绊了一下,整个身体向前扑去,扑在了任青临怀里。

    “学长,看路。”

    简然闻着学弟身上熟悉好闻的味道,嘟囔着:“走不动了。”

    任青临笑了,“那我背你?”

    简然用仅有的理智想了想,“他们在看,等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再……嗝,再背我。”

    任青临没想到简然会是这种反应,怔了一下,笑道:“好。”

    回到学校时,坐在副驾驶上的简然已经睡着了。眼看马上就要到门禁时间,任青临让其他人先走,他背简然回去。

    季源希叮嘱他:“那你动作要快点啊。”

    走了没两步,季源希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才是简然的室友啊,为什么是任青临送简然,自己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把自己的困惑说给女朋友听,徐可可意味深长地说:“因为他们之间的气氛我们完全融入不进去啊。”

    任青临在驾驶座上等了几分钟,简然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在直接把人带去开.房和做个人之间,任青临艰难地选择了后者。他轻轻晃了晃简然,“学长?”

    简然缓缓睁开眼,“到了?”

    “嗯,快11点了,我背学长回寝室吧。”任青临先下车,绕到另一侧给简然开门,蹲了下来,“学长,来。”

    简然突然有些上头,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的后劲还是因为任青临背部的轮廓。

    “先不用,”简然舔了舔嘴唇,“我还能走。”

    任青临没有勉强。简然走慢点也好,最好错过门禁时间,那他们只能去酒店。现在的学长还穿着巫师袍……

    任青临想着,忍不住笑了。

    慢吞吞走在前面的简然回头看他,“你笑什么。”

    “看到学长就想笑啊。”

    简然心道:笑吧笑吧,反正我喜欢看你笑起来的样子。

    两人面对面站着,路上除了他们没有别人。

    简然问:“任青临,我今天怎么样?帅不帅?”

    任青临看着他,“帅,衣服帅,人也帅。”

    简然满意了,打了一个酒嗝,低头看到自己散了的鞋带,正要弯腰,任青临却先他一步,在他面前半跪下,“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