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7、更新

    任青临哭笑不得, 他还以为简然是知道了什么, 现在看来, 只是在耍酒疯而已。(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嗯,”他顺着简然的话说,“我是混蛋。”

    任青临这么痛快地承认, 倒让简然更不爽了。

    也对,被撩得不知所措的是他,在直和弯之间疯狂试探的是他,任青临从始至终都淡定的一逼, 和个没事人一样,笔直笔直的, 还他妈有喜欢的学姐!

    一想到这里,简然简直要窒息。

    简然向路边的灌木丛走去。任青临以为他醉得不认路了, 从身后抱住他的肩膀, “学长,寝室不在那边。”

    简然不理他, 弯腰折下一根树枝,突然转身, 用树枝指着任青临的胸膛,“不许动。”

    任青临怔住,“这是……魔杖?”

    “对,就问你怕不怕。”

    穿着巫师袍,还拿着“魔杖”,明明脸颊早被熏得通红, 还摆出一副凶巴巴的表情……任青临感觉自己血槽又要空了。

    “你怎么又笑了,”简然皱起眉,“总是对我笑,小心我——”他脑子突然清明了一下,把差点说出来的话咽了回去。

    “行,我不笑了。”任青临这么说着,肩膀却在微微颤动,“学长想对我用什么咒语,来吧。”

    在酒精的作用下,简然的脑子转得有点慢,绞尽脑汁才想起一个咒语:“除你武器?”

    任青临双手一摊,“可是我现在没有武器啊。”

    怎么会没有,你的那张脸就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群伤就算了,还不分男女。

    简然又想了想,灵光一闪,用没有拿树枝的手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魂魄出窍!”

    任青临眸子微挑,低声道:“学长原来喜欢这么玩。”

    “魂魄出窍”是《哈利波特》一书中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被施咒者会像一个木偶一样,无条件地执行施咒者的指令。

    “你中咒了没?”

    “中了,”任青临说,“学长发号施令吧,想让我做什么。”

    简然被问住了。

    是啊,他想让任青临做什么呢。

    他想……

    他想任青临只带他一个人上分,打游戏的时候只吃自己的奶;他想任青临没事多戴戴自己辛辛苦苦织的围巾,戴旧了也没关系,他还能再给他织一条;他想任青临生病的时候,可以喝下一大盆他煲的汤;他想任青临别去追什么学姐了,有那时间多和他吃几顿羊蝎子火锅不好吗。

    简然半天没反应,任青问:“学长想好了吗?”

    简然虽然被酒精和任青临搞得有点上头,但潜意识告诉他,不能直接把那些话告诉任青临。他茫茫然地望着四周,看到路边自动贩卖机里的矿泉水,脱口而出:“我要我打篮球的时候,你给我送水。”

    任青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叹息般地说:“哥哥……你这样太犯规了。”这么可爱,完全是在挑战他做人的底线。

    “嗯?”怎么又叫“哥哥”了,不是说好在学校的时候只叫“学长”么。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简然决定暂时忽略这个问题,“少废话,你就说答不答应。”

    “答应,”任青临非常迅速地回答,“只要你去打篮球,我都给你送水。”

    简然满意了,慢慢放下“魔杖”,“很好。”

    “没别的命令了?”

    简然想了想,“暂时没。”

    任青临扬起唇角,“那等哥哥有别的想法,再对我下咒就好了。”

    简然点了点头,想找个地藏好自己的“魔杖”,但身上的巫师袍一个口袋都没有,裤子上的口袋又只放得下手机和钥匙,他最后只能和古人一样,把“魔杖”藏进宽大的袖子里。

    任青临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带着点遗憾,“哥哥,离门禁只剩下三分钟了,除非我们拿出短跑比赛的速度,不然是来不及的。”

    简然有些迟钝,“来不及怎么办。”

    “看来我们只能在外面凑活一晚上了,”任青临打开一个订酒店常用的app,“我订个酒店?”

    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简然点点头,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手机就响了——是任青临的微信电话。

    季源希:“临临,你们到哪啦?”

    任青临:“大概还要五分钟,但是——”

    “那你们快点!”季源希说,“我和言言现在阿姨这替你们求爷爷告奶奶地拖时间,大概能拖个两三分钟!”

    任青临:“……”

    “临临?”

    任青临叹了口气,“知道了,我们现在回去。”

    挂了电话,任青临对简然说:“哥哥,你的室友未免也太热心了。”

    简然歪着脑袋看着他,眼睛半阖着,似乎又比刚刚醉了一些。

    任青临蹲下身,“哥哥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简然这次没有说“不”,他乖乖地趴在学弟背上,搂着他的脖子,还不忘吐槽自己:“我这个姿势,好像一只旅行青蛙啊。”

    “那也是一只最帅的旅行青蛙。”

    两人超出门禁三分钟到了寝室楼下,季源希正拉着宿管阿姨各种撒娇卖萌,见到他们都快哭了:“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再晚一分钟,我怀疑阿姨要把我炖了吃。”

    阿姨骂道:“烤了才好吃,赶紧进来,我真的要关门了。”

    季源希看了眼已经睡着的简然,说:“你把然然给我吧,我背他上去。你也赶紧回自己寝室,言言还帮你看着呢。”

    任青临不是很乐意让其他的男生背简然,但是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好吧。

    任青临放下简然,简然倒自己醒了。季源希大喜,问:“然然,你自己可以走吗?五层楼啊,我不一定能hold住……”

    简然看上去清醒了一些,“任青临……”

    “嗯,我在。”任青临说,“学长快上去吧,我也要走了。”

    “……嗯。”

    走到楼梯口时,简然回头看了任青临一眼,似乎有点舍不得他。

    就是这个眼神,让任青临接下来几天都没有睡好。一闭上眼睛,全是简然回头看他的样子。

    简然虽然经常和同学吐槽自己的学校,但学校有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他们学校是北京最早开暖气的区域之一。

    暖气一开,简然宅在寝室的时间越来越多,除了上课和吃饭,几乎门都不出。季源希陪女朋友的时间也少了,天天在寝室看美剧,简然让他去打游戏,季源希说:“现在南还不是很冷,过段时间再打。”

    简然问:“这和天气有什么关系?”

    季源希贼兮兮地笑着:“等到了冬天,南的小伙伴们在室内冻得直哆嗦,手指也不灵活了,我再去打,我已经看到王者段位在朝我招手了!”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除了他们,柯言依旧天天去图书馆和实验室报道。以前最宅的沈子骁最近不知道在搞什么,时常往外跑,一天到晚见不到人。简然一直想找他聊聊陆时玹的事,也没什么机会。后来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假装不知道比较好。

    毕竟,活了这一把岁数,谁还没个丢人的事呢。就说他,喝醉了用树枝当魔杖对着任青临施咒的事,要是被第三个人知道,他估计会做出灭口的事情来。

    “我要我打篮球的时候,你给我送水”这句话他当时说的有多理直气壮,他现在就有多羞耻。当他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清楚地记得昨晚的每一个细节,差点没剖腹自尽。特别是他身上还穿着巫师袍,一个起身,“魔杖”就从袖子里掉了出来。

    简然立马就疯了,拿着“魔杖”狠狠地敲了几下脑袋。室友们震惊全家,纷纷爬上他的床,试图阻止他的“自残”,场面一度非常惨烈。

    从那天开始,简然就再也无法直视“篮球”,“水”,“任青临”这三样东西中的任何一个。晚上和任青临开黑打游戏的时候,他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好在任青临也没怎么提那晚的事情,否则他的脸真的不知道往哪搁。

    “你说骁狗今天又去哪了啊。”季源希问,“他一个单身狗,怎么比我还忙。”

    正在做作业的简然:“不知道。”

    季源希猜测:“好像从万圣节派对回来后他就这样了。然然,他会不会在派对上又勾搭上哪个妹子了吧?”

    “……呵呵。”

    简然解完一道题,把笔一丢,伸手去拿手机。

    马上就到双十一了,微信群里全是叠猫猫的分享,简然把所有群都屏蔽了,还有不少人单独分享给他。简然看到有条他妈的未读消息,还以为他妈也开始了,心情复杂地点进去才发现他妈只是问他双十一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简然然然:就一双鞋。

    母上大人:零花钱不够了?

    简然然然:……

    我会不够零花钱,开什么玩笑,我老公给了我一张额度一百万的信用卡副卡,您老公给了吗?

    简然然然:没,就是没什么想买的。

    母上大人:你的那些护肤品用完了吗?我再给你买几套,直接寄到你学校里。

    简然对涂脸上的东西没什么讲究,都是简母买好了逼他擦的。

    简然然然:行啊,那个什么迷之大海挺好用的。

    母上大人:那是海蓝之谜。【偷笑】

    简然然然:【白展堂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母上大人:北京冷,你给再给自己挑件羽绒服。

    母上大人:【canadagoose官旗舰店】,复制dbehsdh后打开

    简然顺手点进链接,选了一件放在购物车里。他想起季源希曾经抱怨过没钱买羽绒服,问:“老季,我想买件羽绒服,你要不要?”

    季源希哀怨道:“我的钱都得留给老婆双十一用。”

    “我先帮你付了,你回头还我。”

    季源希美滋滋,“行啊。”

    简然把手机递给他,“你自己选一件吧。”

    季源希扫了几眼,笑容逐渐凝固,“我能去别的店挑吗?”

    “当然,你自己喜欢就行。”

    季源希选了件一千左右的羽绒服,提醒他:“你记得双十一零点再买啊,有满减呢。”

    “知道。”简然点进购物车,思考了一番,在他选的那件羽绒服后面加了一个一。

    这时,微信弹出一条消息,有人在篮球群里他。

    双木:然然,今天下午打球吗?人都约好了,5v5,就差你了。

    zolla:好久没在篮球场上见到简哥了,难道简哥要退休了?

    志聪:求校草赏个脸!!!【给您跪了.jpg】

    简然然然:……

    简然不太想和林司琛一起打球,但他确实很久没打了,手有点痒,其他的球友又这么热情地呼唤他。

    简然然然:下午几点?

    消息发出去,简然切到和任青临的聊天界面。

    简然然然:我下午要去打球。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我打篮球的时候,你给我送水。

    四舍五入是告白了 (*/w\*)感谢在2019-12-16 14:27:05~2019-12-17 19:55: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冰河入梦、鳩籨、&、斯文、跳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归昀 80瓶;桂欣 32瓶;芒果 10瓶;鳩籨 5瓶;天不下雨 3瓶;白月喵喵 2瓶;落叶那一瞬间、童话不可信、咚咚咚咚、v.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