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9、100%

    下半场开始, 一想到任青临就在旁边看他打球, 简然如有神助, 脚下生风,助跑两下就可以起飞。(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刚才说他状态不好的男生看得目瞪口呆,调笑道:“校草这是怎么了, 脱胎换骨啊这是。”

    因为另一个校草给我送水了。

    简然得意地笑了笑,“正常发挥,坐下。”

    简然回归到正常水平,一口气拿了三个两分和一个三分, 队友都以为稳了,没想到林司琛却出了问题。简然似乎把上半场的心不在焉, 反应迟钝都传染给了他,他一连几个失误, 愣是把简然好不容易追回的分又送了回去。

    任青临站在场边, 一手拿着饮料,胳膊上挂着简然脱下来的大衣。周围的女生又要看简然, 又要看他,忙得不亦乐乎, 还不忘互相安利双十一要买的宝贝。

    “我打算拔草神仙水了,我看旗舰店赠品还蛮多的。”

    “啊啊啊啊我也想买,就是太贵了,一瓶要半个月生活费呢。”

    “我生活费也不够,但是我爸疼我,给我开了亲密付, 让我双十一随便买——”

    “卧槽,你爸爸还缺女儿吗?”

    女生们的话飘进任青临耳朵里,他问:“亲密付是什么?”

    突然被校草搭话,女生压下心中的惊喜,维持着女生应有的矜持,说:“是支付宝的一个功能,比如我爸给我开了亲密付,我用支付宝付款的时候,就是从他的账户里扣钱。”

    任青临点点头,“知道了,谢谢。”

    女生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要给女朋友开通吗?”任青临有女朋友的事,早就在论坛上传遍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更别说他现在就戴着戒指呢。

    “嗯,”任青临心情好,愿意多说几句,“给他信用卡他不用,换别的法试试。”

    女生和朋友对视一眼,都在对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柠檬和土拨鼠尖叫。

    任青临打开支付宝,找到亲密付的功能,将简然的账号添加了进去,结果被提示:亲密付每月最高额度20000,您已超过上限。

    ……行吧,这个功能不适合他和简然。头疼,到底怎样才能让媳妇花他的钱。

    任青临收起手机,注意力回到球场上,刚好看到简然用假动作突破对的防守,来了一个漂亮的投篮。

    比赛结束,简然的队伍以四分的差距惜败。林司琛主动背锅:“是我的锅,我状态不好。”

    简然说:“我也有责任。”

    一个男生笑着说:“打得好玩而已,输就输了,这有啥。”

    林司琛勉强笑了笑,“待会去聚餐?我请客。”

    其他人纷纷说好,只有简然道:“我有约,就不去了。”

    众人哄然道:“哟,有约啊——”

    简然笑骂:“你们够了啊。先走了,回见。”

    林司琛一时没忍住,冲着他的背影喊:“然然,你和谁去?”

    简然没有回答,只是背对着他挥手告别。

    林司琛自嘲地笑了。有什么可问的,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简然一路小跑来到任青临面前,把剩下的饮料喝完,呼了口气,问:“我们去哪吃?”

    任青临答非所问:“学长,抬手。”

    简然听话照做,抬起胳膊让任青临替自己套上外套,“我不冷。”

    “运动完不冷,待会就冷了。”任青临说,“饿了吗?”

    “饿啊,想吃肉。”

    任青临帮简然整理好衣领,手指轻轻擦过他的脸颊,“好,去吃肉。”

    任青临在app上找到一家评分不错的烤肉馆,离学校有两个地铁站的距离,为了嗷嗷待哺的学长,他选择了开车。

    简然是第一次见到他那辆越野车,随口道:“怎么又换车了?这辆车不适合在市区开吧。”

    “这是我爸的。”

    简然愣了愣,看到车的轮胎和底盘上都沾着些泥,问:“你今天在外面?”

    “嗯,”任青临打开副驾驶的门,“陪我爸钓鱼。”

    “……那怎么又回来了?”

    任青临似笑非笑,“学长觉得呢?”

    简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你该不会为了给我送水,放了你爸鸽子吧?”

    看出简然有些紧张,任青临说:“没事,他还有别人陪着。”

    简然心情复杂,有点开心,又有点愧疚,还有点担心。任青临这么做,不会引起什么家庭矛盾吧,那些婆媳大战就是从这种细节开始的啊!

    “完犊子,”简然抱着脑袋,半真半假道,“你爸肯定对我有意见了!我以后还能做他干儿子吗?”

    任青临启动车子,转着反向盘,漫不经心道:“放心,你们吵架我都站你。”

    简然被逗笑了,“你可真孝顺。”

    烤肉馆有点网红店的意思,人还挺多,两人位前面要等五六桌。任青临怕简然饿坏了,说:“要不换一家?”

    简然闻到肉味就受不了,现在给他白米饭他都能吃下去,“换换换,哪家快换哪家。”

    简然转头要走,迎面走来的人让他僵了一僵,“那是骁狗和……陆学长?”

    “……是。”任青临在心底叹了口气,有这些室友在,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在学校圆十里内和学长单独吃上一顿饭。

    简然和沈子骁对上视线,目光一言难尽。

    要是以往出来吃饭碰到室友,简然肯定欣然邀请他们一起;但是现在,他只想抓着沈子骁的肩膀大力摇晃:周边那么商场那么多餐厅,你干嘛偏偏选这家啊!给你五毛,给爸爸滚去其他的地吃!

    看沈子骁的表情,简然严重怀疑他和自己的想法一样。

    对视几秒后,两人各自展露笑容。

    “哇,简然!”

    “子骁,好巧好巧,哈哈哈。”

    “是啊,嘿嘿嘿。”

    任青临:“……”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两个人都怪怪的?

    陆时玹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你们也想吃这家?”

    陆时玹笑起来弯着眼睛,温温柔柔的,和他穿女装时冷若冰霜的样子判若两人。

    简然说:“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人有点多。”

    “我们可以排四人座试试,”陆时玹说,“应该会比两人桌快些。”

    人家都这么说了,简然也不好拒绝,“行。”

    四人座果然人少一些,只排了两桌就到他们了。简然和任青临坐在一起,沈子骁和陆时玹坐在他们对面。四个人往那一坐,服务员还以为是电影学院的学生来聚餐,实际上只是三个准程序员和一个准律师而已。

    简然喜欢吃牛肉,各种牛肉都点了一份,任青临还替他叫了一份主食,让他垫垫肚子。

    烤肉是自助的,简然忙着吃主食,任青临和陆时玹负责烤肉,沈子骁拿着店里发的《烤肉指南》,一边看一边指点江山。

    “和牛要翻面了啊!两百块五十克,你们就这么糟蹋?!”

    简然颇为不爽,沈子骁吼陆时玹他管不着,但他如果敢对任青临大小声——不好意思,友谊的巨轮翻了!

    简然拿起一个小番茄地塞到沙雕室友嘴里,“闭嘴,不动手的人没资格逼逼。”

    沈子骁口齿不清地:“动手的人都没说话……”

    “我替他们说了。”简然冷眼扫过去,“不行?”

    沈子骁被怼得莫名其妙,刚要说话,嘴里又被塞了块和牛。

    陆时玹:“尝尝看,会不会太老了?”

    沈子骁咀嚼了两口,惊喜道:“不会,口感正好,好吃!”

    任青临也夹了块和牛,简然盯着他的筷子,短短几秒,脑子里有无数弹幕飘过。

    任青临不会是要喂他吧!

    别别别,骁狗不要脸,他还要啊!要喂等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不好吗!

    万一任青临真的喂了,他是吃,还是不吃?

    不吃的话,是不是太不给任青临面子了。如果他有阴影了,以后不喂了,那他岂不是错过了一个亿?

    简然张了张嘴,眼睁睁地看着筷子上的和牛落在了自己的碗碟里。

    任青临道:“学长也尝尝,可以试试蘸酱吃。”

    “……哦。”

    这顿饭吃了快两千,陆时玹买的单,说这次算他请客。

    任青临和陆时玹不熟,不想欠他人情,说:“我还是把我和学长的那份转给你吧。”

    “真的不用,”陆时玹笑道,“下次你们请我就好了。”

    任青临也没坚持,“行,那我们加个微信。”

    陆时玹和沈子骁是打车来的,任青临载着他们一起回了学校。一直到回到寝室楼下,简然都没有和他单独说话的机会。

    烤肉很好吃,就是有些东西比较多余。

    简然和“多余的东西”回到寝室,恰好柯言和季源希都不在。简然一个转身把沈子骁抵在门上,虚掐着对的喉咙,“说,你和陆时玹怎么回事。”

    沈子骁心虚得眼珠乱瞟,“没……没怎么回事啊,就约出来吃个饭。”

    简然嗤笑,“我是死了吗?你不约我去约他?”

    沈子骁反驳:“你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招呼都没给我们打一个,自己偷偷跑去和任青临吃饭了吗?”

    “这可不一样。”简然悠悠道,“我和他关系好,谁都知道;但是你和陆学长……你藏得够深啊。”

    沈子骁梗着脖子,十分硬气,“现在交个朋友还得向室友汇报了?寝室管理条例有写吗?”

    简然松开手,一脸高深莫测,“那你继续和他交朋友吧,我没意见。”

    沈子骁被简然的表情搞得有点懵,试探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没有,滚。”

    “我和他真的没什么,”沈子骁强行解释,“我发誓,我们的关系,就像你和任青临一样纯洁!”

    简然沉默了。两个男生一起吃顿饭多正常的事,为什么他和沈子骁反应都有那么点过?

    这种行为,简直不守直(男)道!

    简然脱下外套,淡淡道:“你说你就行了,别带上我们。”

    他去洗了个澡,洗去一身的烤肉味,换上蜘蛛侠睡衣,坐在电脑前等任青临带他上分。

    沈子骁问:“要不咱俩先打着?”

    “不,”简然毫不犹豫地拒绝,“和你双排只有掉分的份——你可以找陆学长打。”

    沈子骁哂笑:“你觉得他那种人看上去会打游戏?不然你发信息问问学弟什么时候上线。”

    “就不。”

    简然发了微信过去,任青临迟迟没有回复。“学弟估计在洗澡,”他说,“咱们先打,打匹配,不打竞技。”

    沈子骁嘲讽:“那还真是委屈您了。”

    游戏打到一半,任青临直接播了个电话回来。简然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手上的动作一点没停,“学弟,来上分啊。”

    任青临静了一下,“学长在打游戏?”

    “是啊,被迫和骁狗双排。”简然隐约听到了风声,问:“你在哪?”

    “路上。”

    简然指尖一顿,“啊?”

    “吃烤肉有点腻,去买了两杯果汁。”任青临说的很自然,“学长要不要来一杯?”

    “要!”简然的心怦怦直跳,连人物死了都没反应,“烤肉实在太腻了!”

    任青临轻轻笑了笑,“那,学长打完游戏再来,不着急,我还有一段距离。”

    “行。”简然挂了电话,果断地退了游戏,对沈子骁说:“我下去一趟。”

    沈子骁:?

    “啥玩意儿?我们快赢了啊!”

    《守望先锋》打匹配的时候玩家可以随意加入或退出,简然一般进了游戏就会一直打到结束,这是他第一次中途退出,居然只是为了杯果汁。

    简然飞奔下五楼,速度和他上次去拯救秋裤差不多。

    当他在楼下看到任青临的那一刻,原本遗憾的一天瞬间变得圆满。

    任青临还穿着下午的衣服,站在路灯下低头看着手机,仿佛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简然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任青临。”

    任青临抬头看到他,似乎有些惊讶,“这么快?”

    “嗯,刚好结束了一局。”

    “那我挺幸运。”任青临笑着,递给简然一杯果汁,“鲜榨的橙汁,解腻正好。”

    简然接过果汁,果汁是凉的,但杯身上还残留着任青临手上的温度。

    任青临看着他身上的睡衣,笑着说:“学长怎么不穿件外套再下来。”

    简然愣了愣,“我……忘了。”

    “那快回去吧。”任青临说,“外面冷。”

    ???

    这就完了?

    你大晚上把人叫下来,真的就为送被果汁,就……不干别的了?

    见简然一直没动,任青临忍不住伸出揉了头他的头发,“晚安,学长。”

    “……哦。”

    简然如同一个木偶,抱着果汁,慢吞吞地挪回寝室。

    沈子骁见到他气不打一处来,“你退了之后进来一个傻.逼奶,光输出不奶人,愣生生地把优势给拖没了!简然,你该当何罪!”

    简然喃喃道:“我是用跑的。”

    “哈?”

    “去见他的时候,我是用跑的。”

    “所以?”

    所以,他好像真的……喜欢上任青临了。

    作者有话要说:  学长:好了, 确定自己弯了。【好气哦,但还是要喜欢学弟】感谢在2019-12-18 17:58:50~2019-12-19 19:40: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跳跳、墨殇、25220255、maxm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沉默、十年 19瓶;玫瑰与小丑 13瓶;25220255 10瓶;类似爱情 6瓶;同分异构、 sssssuri 2瓶;却道天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