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0、更新

    沈子骁不知道室友此刻已经弯了的事实, 他看到简然手里的橙汁, 说:“唉, 有橙汁啊,来来来,分我一点。(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简然好像没听到他说的话, 紧紧抱着橙汁,从他面前走过,连个正眼都没给他。

    沈子骁:?

    “嚣张什么啊!”沈子骁道,“我明天就自己去买!”

    简然在椅子上坐下, 盯着橙汁看了一会儿,抬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不是, 他为什么会喜欢任青临啊?

    任青临除了长得帅,家里有钱, 游戏打得好, 衣品不错,性格也还凑活之外, 他还有啥?

    他、还、有、个、啥?!

    说性格凑活都是抬举他了!哪有男孩子每天把“学长”“哥哥”挂嘴边,没事还叫句“老公”的?

    还大老远陪他回家, 为了替他出气把自己腿给扭了,送他信用卡,帮他系鞋带,背他回寝室,打篮球给他送水,大半夜给他送果汁。

    和任青临这种男生, 真的是除了谈恋爱,没什么好谈的。

    ……好吧,他认,他认还不行吗?

    简然生无可恋,把吸管好,吸了一大口橙汁。

    又酸又甜的。

    喜欢又怎么样,任青临可是个直男啊!

    简然从来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他以前也想过,将来自己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肯定大大的追求,告白,然而现在女孩子变成了男孩子,还是和他领了结婚证的男孩子……

    一个直男被同性告白是什么样的体验,这个问题简然完全不需要去网上查,他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知道林司琛对自己的心意后,他别扭得要死,第一反应就是要和林司琛保持距离。把任青临带入他,结果同样成立。

    简然奋力捶桌:朕做不到啊!

    沈子骁看着室友一系列的诡异举动,表情复杂,“你这样让我瘆得慌啊,到底发生啥事儿?”

    简然“掩面而泣”,“别理我,让我一个人静静。”

    “关键是你也不咋安静啊……”

    简然斜睨过去,沈子骁立刻闭上了嘴。

    柯言和季源希晚上回来,都发现了简然的异样,他们向沈子骁投去询问的目光,沈子骁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柯言猜测:“是不是因为篮球赛输了?”

    季源希看了一眼在阳台刷牙的简然,小声道:“不至于吧,然然不是那种不豁达的人啊。”

    柯言犹豫道:“你有没有觉得,简哥现在的状态,和当时沈子骁失恋的时候有点像——难道,简哥他……”

    季源希迅速否决了这个想法:“不可能,只有然然让别人失恋的份,然然这种级别的男神,是不会失恋的。”

    简然刷完牙,从两人身边飘过,悠悠道:“你们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小吗?”

    柯言立马认错:“简哥,我错啦我错啦!”

    季源希笑嘻嘻地凑上去,“然然,今天心情不好吗?”

    简然“嗯”了一声,爬上床,把自己隔绝在床帘后面。

    “明天我和可可准备去草莓园摘草莓,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啊,就当是散散心。”

    简然躺在床上,木然地看着天花板,“我是疯了吗?大老远跑去当电灯泡。”

    季源希说:“不止我们两个,可可的朋友也会去。你就一起呗,反正你也没啥事。”

    简然确实没什么事,某人又没来约他。出去冷静冷静也好,万一自己只是一时脑热才弯的呢?

    “那就去吧。”简然说。

    第二天,简然睁开眼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喜欢任青临。

    他把这个念头消化了几分钟,拿起手机看了眼消息。

    .r:学长,中午一起吃饭?【乖巧.jpg】

    一大早就约他吃饭,任青临肯定是想睡他。

    ……淦!难道有了喜欢的人,脑子里就开始生产黄色废料了?!

    简然拍拍自己的脑袋,把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拍出去。

    他有些后悔昨天太草率地答应季源希。不过,这个时候放纵本能的话,他说不定会做一些花样作死的蠢事,比如把刀架在任青临的脖子上,逼他弯;或者把人带进小树林,来一个气势汹汹的告白,任青临拒绝他他就凑上去强吻之,再拍拍屁股走人,好歹留个念想。

    总之,这样被迫来开距离,说不定更好。

    简然回复:我今天已经有约了。

    .r:和谁?

    简然然然:老季他们,要去果园摘水果。

    .r:嗯,好。

    .r:学长玩得开心点。

    简然瞪着手机。这……就完事了?聊天终结了?他该怎么回,才能让任青临和他继续聊下去?

    不对不对,他不是要保持距离,冷静头脑吗,好不容易逼自己不去见他,怎么又眼巴巴地想着聊微信?

    简然不禁感叹:“人莫非是个矛盾体?”

    路过的柯言表示赞同:“就和光一样。”

    季源希好奇道:“光?”

    柯言一本正经地解释:“光有波粒二象性,既是粒子又是波,就像人的思维总是会在两个矛盾体之间来回摇摆一样。”

    简然&季源希&沈子骁:“……”

    简然没话找话,又给任青临发了句:你不好奇我们要摘什么水果吗?

    .r:草莓?

    简然然然:【震惊.jpg】

    简然然然:你怎么知道!

    .r:因为学长喜欢草莓啊。

    简然冷静分析,稍加思索,明白了。

    季源希:“唉,然然,你耳根怎么红了?!”

    今天天气很好,出了太阳,虽然有些干,但暖阳照在身上非常舒服,很适合户外郊游。简然到了停车场,才知道徐可可的朋友是唐糖。

    简然白了季源希一眼,季源希笑呵呵道:“都是同学嘛,唐糖最近在和陈文舟闹分手,都快抑郁了。”

    简然冷冷道:“分手是喜事,有什么可抑郁的。”

    “关键是陈文舟不答应和她分手,天天瞎闹腾,电话轰炸,在女寝楼下堵人,吓得唐糖都不敢去上课了……”

    简然回头看了眼唐糖。女生虽然化着妆,但还是显得很精神,眼睛里一点神采都没有,和以前温婉漂亮的模样大相径庭。她和陈文舟在一起不过两个月而已,就被折腾成这样。简然同情的同时,又觉得这姑娘有那么点自作自受。

    这年头,手机都不进水了,人的脑子还能进水。

    简然收回视线,对着北京难得的蓝天拍了张照,发给任青临。

    四人打车到了草莓园。老板给他们四人一人一把剪刀,一个果篮,他们摘完之后再按斤给钱。现在已经是草莓时令的后期,草莓不算大,但来这种地主要还是体验亲手采摘的乐趣。

    简然对此类的事情没什么兴趣,是超市里的草莓不够甜还是不够大,非得来这花钱找罪受,也就是女孩子们会喜欢。

    季源希和徐可可交往久了,日常的吃饭看电影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三天两头就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探鬼屋,蹦极,攀岩……摘草莓算是比较正常的。

    简然把剪刀放在篮子里,拍照发给任青临。

    简然然然:【图片】

    简然然然:我要进去了。

    .r:待会能看到学长和草莓的合影吗。

    简然然然:五毛钱一张。

    .r:【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r:先来个一块钱的。

    简然点开红包,发现对真的只给自己发了一块钱,噗地笑出声。

    季源希:“然然,你要撞树了。”

    简然抬头,果然看到自己面前有棵树。

    他突然就想到,以前他走路不看路的时候,任青临都会用手贴着他的额头,防止他撞上电线杆。而季源希只会用嘴巴说。

    看,快看!这就是男神和普通男生之前的差距!难怪他和季源希认识一年多都没喜欢上他,和任青临结婚几个月就沦陷了。

    季·普通男生·源希:“然然,你怎么见到什么东西都要拍啊,两个女生都没你拍得多。”

    简然茫然,“我有吗?”

    “刚刚在果园门口,你是不是还拍了张土狗的照片?”

    “呃……”他就觉得小土狗挺可爱的,想给任青临看看而已。而且任青临很快就回了他,还问他小土狗叫什么名字。

    现在回过头一看,两人之间的对话真是既无聊又没有营养。任青临一定很闲,不然怎么每条信息都是秒回。

    简然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打定主意除非有什么大事,否则就不去打扰任青临了。

    结果“大事”很快就发生了。徐可可找到一颗爱心形状的草莓,要发到朋友圈秀恩爱。她和季源希手交叠在一起,一同拖着草莓,照片的前景是草莓爱心和他们的手,背景是他们模糊的笑脸,确实能酸死一片单身狗。

    简然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草莓给我看看。”

    季源希开玩笑道:“不如你和唐糖合拍一张?”

    简然还没反应,唐糖倒先慌了,“还是不要了,我……不想拍照。”

    徐可可赶紧在低情商男友腰上掐了一把,警告他闭嘴。

    简然拿出手机,对唐糖说:“这里景色不错,我给你单独拍张?”

    唐糖犹豫了下,点点头,“谢谢。”

    徐可可说:“简然你要低一点,这样拍才显腿长。”

    简然照做,“唐糖,笑一笑。”

    唐糖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简然按下拍照键,“好了,照片我微信转你。”

    徐可可道:“给我看看,我欣赏一下简然的拍照技术!”

    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简然把草莓放到掌心,对着阳光和蓝天,咔嚓——

    简然然然:【图片】

    简然然然:发现一颗造型独特的草莓。

    .r:想吃。

    简然然然:???

    老子给你发个心形草莓,你居然只想着吃?

    简然然然: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喜欢,你撤回。

    .r:我就不。

    简然然然:……

    .r:学长能带回来给我吃吗?

    简然然然:不能,滚。

    午饭是在草莓园附近的农家乐吃的。农家菜味道不错,就是卖相一般,唐糖和许可可都懒得拍照,倒是简然给每个菜都来了一张特写。

    季源希忍无可忍,问:“然然,你是打算投资一家农家乐,所以来实地考察吗?”

    简然顺着他的话说:“是啊,当一个农家乐的小老板,多好。”

    徐可可偷笑,“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追老板娘呢。”

    简然愣住了,女孩子心思都这么敏锐的吗?还是说,他表现得太明显了?

    季源希惊呆,“真的假的啊,你怎么知道?”

    “一个男生出门捧着手机不放,还一直拍照,百分之九十九是在和喜欢的女孩聊天。”徐可可狡黠地看着简然,“我猜对了吗?”

    “不对。”还可能是在和喜欢的男孩子聊天。

    徐可可“哼”了一声,“嘴真硬。”

    简然把菜发过去,任青临回了他一张泡面的照片。

    简然然然:中午你就吃这个?

    .r:懒得出门。

    简然然然:下午你要干嘛。

    .r:睡觉。

    .r:睡醒学长就回来了吧。

    简然看着任青临的话,心里有点愧疚,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把老婆扔在家里不管,自己在外面吃香喝辣的渣男。他提议:“我们吃完午饭就回去吧。”

    徐可可说:“难得出来一趟,多玩玩再走啊,附近有不少好玩的呢。”

    简然吐槽:“难得出来一趟?你和老季不是每周都出去玩么。”

    “我是说唐糖。”

    “我没关系的,”唐糖说,“简然有事的话,我们就早点回去吧。”

    简然顾忌到其他人,妥协:“我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老婆了。

    吃过午饭,四人又去附近其他的果园逛了逛,吃完晚饭才回学校。下车的时候,季源希悄悄对简然说:“待会我们一起送可可她们回寝室。”

    “你一个人不行?”

    “不行,”季源希一本正经道,“万一陈文舟又在,我怕我一个人打不过他。”

    简然:“……”

    这还是简然第一次来女生寝室楼下,看到一群搂搂抱抱,难舍难分的情侣,他震惊了:“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季源希淡定道:“这是日常。”

    唐糖紧张兮兮地四处张望,看到陈文舟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又来了!可可,他又来了!怎么办啊……”

    徐可可安慰她:“别急,这么多人在呢,他不敢做什么的。”

    陈文舟大步朝唐糖走来,看到她身后的两个男生,尤其是简然,脸黑得吓人,“你去哪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唐糖躲在徐可可身后,壮着胆子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个屁的手!”陈文舟低吼道,“我同意分手了吗?”

    徐可可道:“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分手是一个人的事。唐糖不需要你的同意!”

    陈文舟看着徐可可,“我和我女朋友说话,有你嘴的份儿?滚一边去。”

    季源希怒了,把徐可可拉到自己身后,“你他妈在凶谁呢,威胁一个女生,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不是男人?你和八婆一样多管别人的闲事就是男人了?”

    简然缓缓道:“陈文舟,你是不是语文不太好。”

    陈文舟:“……上次是高数,这次换语文了?”

    “没,我只觉得你可能不知道‘分手’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简然戏谑道,“不如你现在百度一下?”

    陈文舟最烦别人侮辱他的智商,一般碰到这种人,他都是直接动手。可对上简然冰冷的目光,又把举起来的拳头放了下来。

    其他人得罪了都无所谓,但是简然……是任青临要护着的人。

    陈文舟压下怒火,对唐糖说了句:“咱们的事还没完。”说完就走了。

    季源希莫名其妙,“然然,陈文舟是在躲着你吗?不对啊,他以前不是最喜欢找你麻烦了么。”

    简然也觉得奇怪,“谁知道。”

    两人提着草莓回到寝室,季源希洗了一大盆放在桌上,想吃任取。简然只洗了一个,擦干放在口袋里,“我出去一趟。”

    季源希吃着草莓,“去哪啊?”

    简然脚下一顿,“老季,我问你个事儿。”

    “爱过。”

    “……”

    看到简然的脸色,季源希连忙坐直身体,摆出上课时认真听讲的表情:“您请说。”

    简然斟酌了一下,“我有一个朋友……”

    “噗——”

    简然火了,“季源希!”

    季源希憋着笑,“您请继续。”

    简然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已经结婚了。”

    季源希:“居然吗?那看来这个朋友不是你自己了。”

    “呵呵。他虽然结婚了,但是他和他老婆之间没感情,他一开始也允许他老婆去和别的男人谈恋爱。”

    季源希嘴角抽了一下,“贵圈真乱。”

    “然后他老婆真的有了喜欢的人,去追了。可是我这个朋友又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他老婆了。试问,如果他现在去追他老婆,他和他老婆喜欢的人,谁才是第三者?”

    作者有话要说:  然然:一大早就约我吃饭,你是不是想睡我?

    学弟:是。

    冷静思考,理性分析,然然和青临谁会憋不住先告白?

    猜对发个红包吧就~感谢在2019-12-19 19:40:37~2019-12-20 17:31: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懒懒酱、maxmy、阿遖啊、久兮、 sssssur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茶濯淆 20瓶;思鸷、轩少 10瓶;w 7瓶; sssssuri 6瓶;哇咔咔咔、xxx就叫这个 5瓶;朕位几不保 2瓶;左岸的微笑、却道天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