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3、更新

    两人顺利地出了学校, 简然吊着的心总算稍微放了放。(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今天好不容易没有沙雕室友的干扰, 他一定要拿出自己毕生所学, 不说将学弟拿下,至少提高一些他对自己的好感度。

    简然用余光看着任青临,此时此刻, 任青临在他眼中就是小黄游里可攻略的npc,他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会影响npc对他的好感度。当好感度增加到一定数值, 他就能对npc为所欲为;相反,如果好感度一路下跌, 他就会被ko,打出一个bad ending。

    ……他为什么想的是小黄游, 不是唯美的青春校园恋爱游戏?!他脑子里的黄色废料不仅没减少, 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他也不能除外,呵呵。

    “学长?”

    简然略微错愕, “啊?”

    任青临重复了一遍刚刚问题:“学长想吃什么。”

    黄色废料持续作祟,简然脱口而出:“辣,我要吃辣。”

    任青临显得有些惊讶,“你确定?”

    简然看了一眼任青临的嘴唇,迅速移开目光,坚定地点点头, “嗯,我一定要吃辣。”

    任青临不解道:“可是学长,你分明是一点辣都不能碰的。”别人感觉不到辣味的菜,简然碰一碰就会被辣到不行,任青临知道这点后,再也没有让简然吃过辣。

    简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人生就是要敢于面对恐惧的东西,敢于挑战,这样才有意义啊。”

    任青临式迷惑:“额……”

    “少废话,你带不带我吃辣?”

    学长一撒娇(?),任青临无条件投降:“带。”

    两人最后去了一家川菜馆。简然用微信扫码点菜,看到红油油的就加进菜单,接着把手机递给任青临,“我点好了,你看看你想吃什么。”

    任青临扫了一眼,委婉表示:“学长就算要吃辣,也应该从简单难度开始。”

    简然大手一挥,撒了个小谎:“没事儿,我之前已经特训过了。”

    任青临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加了两道不辣的菜和一大瓶牛奶,最后又备注上“微辣”,才把单给下了。

    其实,简然也没指望今天能亲上,毕竟他们目前为止还只是夫妻和哥们的关系。他之所以要吃辣,一来确实是想锻炼自己,给以后做准备;二来,也是想暗示任青临,看看他的反应。任青临那么会撩,一定知道吃辣是想那啥的暗示。

    季源希在他的ppt里提到过一点:在准备告白前,一定要确认对对他的好感度。如果对明显对你没意思,你告白纯粹是浪费时间,感动自己,为难别人,这个时候你只能继续努力追;如果对不排斥你,并且对你也有一定好感,你就可以做告白的准备了。

    那么,如何确定对对你的感觉呢?可以在日常的接触中,适当地进行试探和观察。比如不经意地触碰到对,看对会不会排斥;每次聊天,留意是你主动的比较多,还是对主动的比较多……诸如此类。

    季源希的ppt长达二十页,用他的话来书,每一页都是他和徐可可呕心沥血的结果,是沉甸甸的金子。简然反复地看了几遍ppt,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开窍了。

    服务员很快就上齐了菜。辣子鸡,毛血旺,水煮牛肉,糖醋里脊,清炒油麦菜,还有一大瓶牛奶。

    简然拿起筷子,斗志昂扬,“吃吧。”他夹起一块辣子鸡,迟疑片刻,放进了嘴里。

    “……”

    草草草草草,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辣这种味道?这已经不是味觉了,是痛觉啊!

    不行,不能皱眉,不能叫,要维持形象!自己点的辣,哭着也要吃完。

    任青临看着简然拼命紧绷的脸,给他倒了一杯牛奶,无奈道:“喝牛奶解辣。”

    简然抓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才勉强缓了过来。

    任青临夹了一块糖醋里脊,放进简然碗里,“先吃点别的。”

    糖醋里脊又酸又甜,无论是口感还是口味都是简然喜欢的。简然一口气吃了几块,再次把筷子伸向水煮牛肉时,手都有些颤抖。

    不能放弃啊简然!这个时候半途而废,之前的辣子鸡不都白吃了!你还想不想追人,想不想告白了!

    简然闭上眼,带着视死如归的勇气,在牛肉上咬了一口。

    这次简然没忍住,直接把脏话飙了出来,“……淦!”

    任青临第一次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他的学长,究竟想做什么?

    吃完饭,两人走出川菜馆。寒风吹在脸上,简然感觉身上的热度散了一些。任青临结账的时候拿了两颗薄荷糖,将其中一个拆开递到简然嘴边,“张嘴。”

    简然心里一动,低头含住了糖。

    等糖在嘴里化得差不多,简然开始了他的表演。

    “啊,还是很难受啊。”

    任青临脚步停住,“哪里难受?”

    简然舔了舔唇,“嘴巴,舌头,都难受。”

    任青临叹了口气,“所以,学长为什么一定要吃辣呢。”

    简然忍着羞耻,微微扬起了头,心扑通扑通狂跳,“吃都吃了,现在怎么办……”

    任青临的视线在简然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目光暗了下来,嗓音沉沉:“学长再吃个糖吧。”

    ……吃你大爷。

    “吃糖没用,”简然硬着头皮说,“换别的行吗?”

    任青临移开视线,“我去便利店买牛奶,学长在这等我。”

    “……”

    简然看着任青临的背影,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任青临对他的暗示没有反应。任青临果然对他没有那面的想法,是还没有放弃那个喜欢的学姐吗。

    完了完了,game over了。

    任青临买完牛奶回来,发现简然垂头丧气的,整个人都蔫了。

    “学长很难受吗?”

    任青临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关心,可越是这样,简然心里越不是滋味。

    “没事,”简然用力吸了一大口牛奶,“我们去咖啡馆吧。”

    咖啡馆的客人基本都是学校里的小情侣,里面的装修也十分可爱小清新,工作日人不多,两人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点了两杯咖啡。

    任青临从单肩包里拿出平板,“学长看过照片了吗?”

    简然心不在焉:“嗯。”

    “有没有比较喜欢的?”任青临说,“先选放在请柬上的那张?”

    简然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是啊,就算任青临只把他当兄弟又怎么样,还不是他的合法配偶,还不是得和他结婚,手上还不是戴着他们的结婚戒指。

    简然想了想,说:“请柬上需要正式一点的,那张纯色背景的西装照怎么样?”

    除了请柬上的照片,酒店的现场还需要用照片做海报,摄影工作室也会放大几张给新人挂在婚房里,还会做成相册便珍藏。

    “这是工作室发来的相框,学长选个样式吧。”

    要是在以前,简然肯定会觉得两个大男生凑在一起商量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太娘了,现在他却是各种对比,各种纠结,只想挑一个最好看的,可以放在床头的那种。

    简然选了几个小相框,说:“我们没有婚房,大相框还需要选吗?”选了也没地挂,难道挂在他在广州的家,或者,直接挂寝室?简然想象了一下室友们一起床就看到他婚纱照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任青临问他:“学长想要婚房吗?”

    简然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两人都是在校大学生,平时住在寝室,等任青临毕业了,按照一开始的计划,他们也差不多要离婚了,婚房完全没有必要。

    婚房,新婚夫妻结婚后住的房子,也可以称作“爱巢”,小两口可以在里面做各种快乐的事情……

    简然抿了口咖啡,反问:“你想要吗?”

    任青临笑笑,“有点想。”

    简然立刻道:“我名下有两套房,都在广州。一套在珠江新,一套在越秀,要不等放假我带你回去看看,你选一个你喜欢的?或者我们可以一起去挑一套新的。”

    任青临扬起眉,“可以加我的名字吗?”

    简然毫不犹豫:“可以啊。”

    任青临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缓缓道:“不过,学长不是不想和我有经济上的牵扯吗?”

    “……”

    任青临这是什么意思,委婉地表示拒绝?次奥,学弟也太难追了吧,砸钱送房都不行啊?

    简然强行挽尊,“是你自己说想要婚房的啊。”

    任青临不想逼简然太急,顺着他的话说:“是我说想要的,所以应该我来买,加学长的名字。”

    “在北京吗?”

    “北京,广州,或是其他别的市,都可以。”任青临说,“看学长喜欢。”

    简然微微一杠:“学弟,你是不是看霸道总裁小娇妻的文看多了。”

    任青临:“?”

    “现在市都限购啊,广州北京就算了,你有名额在深圳上海买吗?你在上海有五年社保吗?”

    任青临不以为意,“会有办法的。”

    简然也知道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玩法,不然他爸妈名下那么多套房子是怎么来的。“那还是北京吧,”简然说,“至少毕业前我都会待在这里。”

    任清临笑着点点头,“嗯。”

    选完照片,两人一同走回寝室。简然为了今天帅一点,只在卫衣里面套了一件比较薄的毛衣,还没有穿秋裤,走在十一月北京的晚上,冻得他牙齿都在抖。

    简然搓着手哈气,“这天,是不是快下雪了?”

    任青临看了他一眼,脱下自己的外套,“穿上。”

    简然怔愣住,“不用了吧,我又不是女孩子。”

    任青临不由分说地把外套披在简然身上,垂着眼睛替他整理帽子,“学长喜欢下雪吗?”

    简然眼睛一亮,被学弟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喜欢!太特么喜欢了!我感觉我上辈子就是雪人!”

    生长在南,简然活了二十年,见到雪的次数局指可数。去年年末北京下了雪,他兴奋得课都翘了,在雪地里打了一天的滚,最后还是季源希和沈子骁把他拖回寝室的。

    任青临看着简然,问:“这个冬天的初雪,一起过吗?”

    简然笑得格外灿烂,“一起啊。”

    简然穿着任青临的外套回到寝室,季源希刚好洗完澡出来,看到简然脸上的表情,说:“然然,你有点躁动啊。”

    简然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吗,还好吧。”

    季源希凑到简然身旁,挤眉弄眼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去约会了?”

    上回去草莓园的时候,徐可可一口咬定简然在谈恋爱,接着简然又找他要什么“告白攻略”,季源希要再看不出来点什么,那他这一年就白被女朋友调.教了。

    简然脱下外套,放在椅子上,“算是吧。”

    “怎样怎样,”季源希追问,“顺利吗?你用了我传授给你的法宝吗?”

    简然笑意微收,“用了,他好像……对我没那个意思。”

    季源希震惊了,“不至于吧,大部分女生,看你的脸都会对你有些好感的,而且她都同意和你约会了啊。”

    “我们是有事要谈。”

    “你们谈了什么?”

    说出来怕吓着你,我们谈了婚纱照和婚房的事情。

    “谈了些国家大事,”简然说,“各地楼市的情况之类的。”

    季源希:???

    “等等,你是怎么试探她的。”

    简然:“我吃辣了。”

    季源希一脸懵逼,“哈?”

    看季源希的表情,简然也有些糊涂了,“吃辣不是想要……想要接口勿的暗示吗?”

    季源希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简然,“谁说的啊?”

    “别人告诉我的。”

    季源希快窒息了,他深吸一口气,无比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直男室友,“那个人在骗你。然然,相信我,没有任何一个女生会觉得你吃辣是在暗示你要亲她!”

    简然问了句:“如果是男生呢?”

    季源希抓狂道:“男生也一样!”

    简然大彻大悟。原来如此,难怪他一直觉得这个试探法怪怪的。

    季源希还在一旁喋喋不休,“然然,你脑子不是挺好用的吗,怎么会相信这么无厘头的话,你到底是去追人的,还是去搞笑的?”

    简然生无可恋。你妹的黄飞鸿,爸爸被你害惨了!!!不请你吃一顿最麻最辣的川菜,难解爸爸心头之恨。

    他虚心求教:“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啊,下次主动帮她拿包,给她开车门,看电影的时候和她同吃一份爆米花,试着碰碰她的手,或者带她去鬼屋,牵她的手看看她会不会挣脱……”

    简然:“等等,你说慢点,我记一下。”

    季源希好奇死了。简然追的到底是何神圣啊,他这么上心还没把人拿下,难道是性转版的任青临,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白富美,家里比简然还有钱的那种?

    简然在备忘录上飞快的打字,“还有呢?继续说。”

    “最重要的一点,你现在和她还不是情侣关系,所以不管什么都得有个度,凡事以尊重她为前提。而且,你要记住,与其说你在追她,不如说你在吸引她,你要让她看到你的闪光点。”

    简然:“我的闪光点……是什么?”

    季源希酸道:“你想听我夸你,你可以直说。”

    简然并没有炫耀的意思。是,他是长得好,家境也不错,可这样东西,任青临也不缺啊。不仅如此,任青临篮球打得好,游戏也打得好,学习应该也不错,自己该拿什么才能吸引到他呢?

    简然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自卑的感觉,一时间竟有些沮丧。

    季源希拍拍他的肩膀,“然然你自信一点啊,你是学校的男神,对你有好感的女生可以从这儿排到颐和园。”

    简然郁闷道:“那他怎么不来排个队。”

    季源希一时语塞,说:“说不定人家早排着呢,你不知道而已。”

    简然看向对面的寝室,突然问:“老季,你说什么时候才能下雪啊。”

    季源希说:“应该快了,十二月肯定会下吧。”

    “希望十二月快点到。”

    季源希附和:“对啊,十二月有不少特殊的日子,我计划好久了,要给可可一个惊喜。”

    简然斜眼看他,“你的围巾终于织好了?”

    “我都织三条了!之前的实在太丑,我送不出去。”季源希说,“除了围巾,我还准备了其他的礼物,她一定会喜欢。”

    简然洗完澡,躲在床帘后面,又一次从头到尾翻阅他和任青临的结婚照。

    季源希说的没错,十二月有不少盼头,有初雪,冬至,平安夜,圣诞节,跨年夜,还有……

    简然用指尖把照片上男生的脸一点点放大。

    还有他。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尽量加快进度,让然然和青临和大家一起过节呀

    这种暧昧期然然和青临这辈子只有一次,大家不要着急哦~*^o^*

    感谢在2019-12-22 20:00:49~2019-12-23 15:21: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sssssuri 2个;沉野、久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归昀 30瓶;雒罹、笙歌燕舞 10瓶;33891106、峰家的叶子 4瓶;沉野 3瓶;左岸的微笑 2瓶;朕位几不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