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7、更新

    下课铃声响起, 简然嗖地站起身, 对身旁的沈子骁说:“下节课我翘了, 老师点名也别告诉我。(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省得影响他约会的心情。

    沈子骁说:“下节课是《数字电路》的实验课啊老铁,你不去哪来的实验结果给老师验收?”

    “回头我单独找老师补。”简然说着,戴起衣服上的帽子, 离开了教室。

    顶着风雪走到寝室楼下,简然被一个雪球砸了一下——“简哥!”

    简然回头一看,原来是黄飞鸿。

    简然抖了抖自己的外套,笑骂:“你悠着点儿, 别逼我去拿雪球神器,让你知道什么是普通玩家和rmb玩家的区别。”

    “还有这种东西啊, ”房辉冯笑嘻嘻道,“那必须让我见识见识。”

    简然是很想在雪地里撒欢地玩上一阵, 但为了学弟, 只能暂时先把雪地放在一边。反正雪没那么快化,初雪过了今天可就没了。

    “我还有事, 下次再约。”简然说,“对了, 你们没课吗?任青临呢?”

    “任哥吃完午饭就离校了,好像有事要办。”

    “开车去的?”

    房辉冯说:“应该是吧。”

    简然皱起眉。怎么突然有事啊,雪这么大,路上肯定堵,学弟能准时回来么。但是任青临答应了他的事一定会做到,他只要按原计划准备就好。

    寝室里空无一人, 简然拿上他妈给他买的沐浴露和洗发水要去洗澡,走到半路又把他从来不用的护发素拿上了。一个澡洗了快半小时,他换上睡衣,吹好头发,拆开桌上的瓶瓶罐罐,耐着性子研究了一番使用说明,按照顺序把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水乳精华往脸上抹了一遍。

    北京的冬天实在干,不往脸上涂点保湿的东西能把人干巴死。以前简然是抓到什么用什么,后来他发现面霜最保湿,就只抹面霜一种。这是他第一次走这么多程序,一套下来差点把他累趴下。

    接着,简然打开衣柜,拿出一件纯白的高领毛衣和一条黑色长裤,穿好后套上他和任青临的同款羽绒服,在镜子前转悠了两圈——很好,完美!

    羽绒服的口袋很大,足够装下那只他一直没送出去的百万名表的礼盒和他花两个月生活费买的钱包。其实送一个礼物就差不多了,但表是简然之前买的,因为他令人窒息的操作没送出去。如果只是送块表,简然觉得不够诚心,便多准备了一个礼物。

    告白这种事情,心诚则灵嘛。

    没错,初雪的晚上,他要向任青临告白。

    本来他是想等任青临先告白的,但等了几天他就有点等不及了。青春靓丽的学弟整天在他面前晃悠,他居然不能理直气壮地占他的便宜,再这样下去他会憋死的。反正两个人都是男生,他还比任青临大一岁,当哥哥的主动一点也没什么。

    一切准备就绪,简然准备出门,想了想,又把任青临送他的结婚戒指放进了口袋里。

    简然出门的时候,雪稍微小了一点,不过五点多,天就暗了一半,学校里的路灯也亮了,暖黄色的灯配上簌簌飘落的雪花,这是冬日特有的浪漫。

    简然来到学校附近的商场,轻门熟路地找到上次来过的花店。

    花店的老板娘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姐姐,她看到简然,笑道:“哎,你来了啊,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简然冲小姐姐笑着:“晚上好,我的花准备好了吗?”

    “看到下雪就替你准备上啦,现在在冰箱里,稍等哦,我去拿。”

    很快,小姐姐就捧着一束“花”回来了。准备来说,这不是“花”,而是一颗颗鲜艳欲滴的草莓。每颗草莓大小均一,而且都是不常见的心型,最外围是一圈淡白色的满天星,用黑色纱幔包着,尾端是红色丝带系成的蝴蝶结。

    “对了大帅哥,你还有别的要送的礼物吗?”小姐姐问,“如果是比较小巧的礼物,我可以帮你包进草莓花束里,对吃完草莓就能看到啦。”

    简然眼睛一亮,“好啊。”

    小姐姐从简然手里接过两个盒子,羡慕道:“这两个牌子很贵的吧。”

    简然忍着肉疼,轻描淡写道:“还行。”就是差点把他搞破产,他接下来两个月得靠青菜萝卜度日了。

    小姐姐把礼物放入草莓花束里,说:“你女朋友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有你这么懂浪漫的男朋友~”

    简然笑而不语。

    他哪里懂浪漫。他一直是一个直男,他不会制造惊喜,不会说情话,在感情上异常迟钝。只因为有任青临,他那颗什么都不懂的心才生出些许浪漫。

    包好礼物,小姐姐又拿来一串闪烁的小led灯,轻轻放在草莓上。“你看这样可以吗?”

    简然接过草莓花束,清新的果香迎面扑来。他突然发现,草莓好像真的成了他最喜欢的水果。

    “可以。花我就先不拿走了,到时候——你懂的。”他和任青临还要先去吃饭,捧着花束不太便。

    小姐姐眨了眨眼,比出一个ok的手势,“放心吧,我等你信号。”

    确定礼物和花都ok了后,简然来到一楼。虽然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月,但商场的预热早早地做了起来。一个巨型的水晶球立在广场中间,里面和室外一样飘着雪花,还有圣诞树,戴着红色围巾的雪人和麋鹿,和一栋亮着灯的小木屋。不少女孩子围着水晶球在拍照,简然一眼就看到了比她们高出一大截的任青临。

    学弟穿了一身黑,除了毛衣的颜色,多了一条看上去比较粗糙的围巾,其他的看起来都和他一样。

    简然的心,一下子热了起来。

    任青临真好看啊,比雪还要好看。他愿意用一辈子不看到雪来交换每天都能看到任青临。

    他刚要开口,有两个女生比他快一步,走到任青临面前说了些什么。任青临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接过女生的手机,给她们拍了张合照。简然以为她们要走了,便走到任青临身后,听到女生问:“小哥哥,你好帅啊,能和你合张照吗?”

    简然:“……”

    任青临没怎么犹豫就说:“抱歉,我不太喜欢拍照。”

    女生有些尴尬,忙拉着闺蜜走了。

    任青临似乎感觉到简然的目光,稍一侧身,就和简然对上了视线。

    任青临微微一笑,周身的清冷化进空气,“学长。”

    “是不是等很久了?”

    “没有,”任青临说,“我也刚到。”

    两人面对面站着,气氛不算尴尬,但有那么点不自然。

    “先去吃饭?”简然说,“我在一家西餐厅订了位。”

    任青临有些惊讶,笑着说:“好。”

    由于是工作日,餐厅的人不多,也相对安静,简然订的位置靠着窗,抬头就可以看到雪和街上的车水马龙。

    两人点了一份双人套餐。简然惦记着待会的告白,吃的有些心不在焉。任青临帮他切着牛排,说:“学长,冬至快到了。”

    “对哦。”

    任青临问:“学长愿意来我家过冬至吗?”

    简然道:“去你家吃饺子吗?”

    任青临把切好的牛排换到简然面前,“嗯,冬至吃的饺子都是我妈亲手包的。”

    简然还挺意外,任母看上去那么温柔知性,嫁的又是豪门,没想到她还会亲手包饺子。

    “你会包饺子吗?”

    “会一点。”

    简然立刻宣布:“那我要吃你包的。”

    任青临展颜一笑,“好。”

    简然要求这顿饭由他来请,任青临也没有和他抢。吃完饭,任青临提议:“出去走走?”

    简然求之不得:“走!”

    任青临作为一个北京人,下雪对他来说和下雨一样,只会带来不便。而现在,他总算明白什么是爱屋及乌了。

    两人没有撑伞,肩并肩走在路上,除了颜值高,和街上其他两个男生的组合没什么两样。不知怎么的,路越走越偏,加上时间又晚了,四周渐渐冷清下来。简然心想差不多可以让花店的小姐姐把草莓花束送来了,到时候他就说要去找厕所什么的……

    简然脑补了一出大戏,身边的任青临放缓了脚步也没注意到,多走了两步才发现学弟落在后面了。简然刚要转身,一个略带凉意的身体贴在上来——任青临从身后抱住了他。

    简然一动不动,“任青临?”

    “学长喜欢红色吗?”

    “啊?”简然不知道任青临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挺喜欢的,怎么了?”

    “嗯,”任青临的嘴唇从他耳边擦过,“送学长一个小礼物玩。”

    任青临说着,摊开简然的掌心,将某样东西放了上去。

    是一枚车钥匙。

    简然低头看着钥匙上的标志,倒吸一口冷气:“你管这叫小礼物?”

    任青临笑了笑,“因为要便学长平时用,就没买太贵的。”毕竟在学校太引人注目不是什么好事。“手续我都办好了,学长可以把车停在c栋教学楼后的停车场,我已经预缴了三年的费用。学长就当这是……买菜车?”

    “……”结婚戒指他还可以用手表还,再收辆车,他真的要还不起了喂!

    任青临放开简然,说:“学长不试试?”

    简然按了一下车钥匙,停在路边的一辆崭新的红色特斯拉立刻回应了他。

    任青临低头看着他,“今天就麻烦学长送我回学校了。”

    简然被任青临撩得找不到北,“嗯……”

    任青临又笑了一下,“走近看看?”

    简然走到车尾,车后备箱的门突然开了,看到满满一后备箱的礼物,他差点没站稳。

    几双他好了很久都没买到的鞋,暴雪游戏的手办,霍格沃茨堡和高达的乐高,绝版游戏,詹姆斯的球衣和签名,若干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奢侈品袋子……还有一大捧玫瑰花。

    简然感觉自己精心的礼物瞬间被秒成了渣。会还是任青临会,他根本比不过啊……

    任青临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初雪快乐啊,学长。”

    简然沉默了许久,雪落在他身上,打湿了他的睫毛。

    礼物输了,告白不能输!

    “任青临。”

    “嗯?”

    简然抬起头,看着学弟的眼睛,超大声地说:“我很中意你啊!”

    任青临睁大了眼睛,随后扬起嘴角。

    “谈恋爱么?”

    “拍拖吗?”

    两人几乎同时地说道。

    任青临还没来得及回答,简然又一次抢先他一步,一头扎进了他怀里,“谈!”

    任青临很快反应过来,一手环住简然的腰,以比简然更大的力度拥抱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在2019-12-26 20:48:36~2019-12-27 18:1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蛰秋 20瓶;酸糖果、祁祀 10瓶;笙歌燕舞 7瓶;3-623农场主、深海三文鱼、美少女客户端 5瓶;墨小韵 4瓶;茜瑶 3瓶;脑花酱 2瓶;秀~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