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9、更新

    两人四目相对, 简然在任青临深邃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映。(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车熄火了, 暖气还在, 两个大男生挤在副驾驶上,周围的温度持续上升。

    任青临的手从简然的腰侧向上游移,擦过羽绒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最后覆上简然的后脖颈。他稍微用了点力,简然在力的推据下向前的同时,他也向简然凑了过去。

    简然心跳如鼓,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爸爸珍藏二十年的初吻要没了啊啊啊!还是在他男朋友送他的定情礼物上没的, 真特么刺激!他能记一辈子!

    两人的唇只差一厘米就要贴在一起,这时, 车窗外传来了敲窗声以及——

    “简然开门!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秀恩爱, 有本事开门啊!”

    任青临:“……”

    简然:“……”

    那么问题来了, 他和沈子骁同寝一年多,暑假还在他家住了一个月, 为什么还没有掐死这货???

    两人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任青临面露无奈, 和简然额头抵着额头,低声道:“出去吗?”

    简然冷声道:“出去啊,不出去怎么谋/杀室友?”

    沈子骁还在外面嚎着:“赶紧开门让我上去暖暖,冻死爹了。”

    副驾驶的门开了,率先出来的是简然。沈子骁被他吃人一样的眼神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我打扰你车/震了?”

    随后,任青临也下了车,和简然一样,从副驾驶下的。

    任青临对沈子骁微微一笑,“晚上好。”

    沈子骁看看任青临,又看看简然:狗脸懵逼.jpg

    “你们……”沈子骁的声音哆嗦起来,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怕的,“该不会是真的……卧槽?卧槽!”

    喂,你们不是半小时前才告白吗?这就要上全垒打,还是不在床上的另类打法!高富帅都这么会玩的吗?!

    任青临问他:“沈哥大晚上不在寝室打游戏,跑来停车场做什么。”

    面对简然杀气十足的眼神,沈子骁战战兢兢道:“简然……不对,义父不是和你约会去了么,我一个人在寝室无聊就去网吧上网了。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辆崭新的特斯拉,估摸着应该就是义父的那辆,就……”

    简然凉凉道:“你以为现在叫义父,义父就会放过你?”

    沈子骁向后退了几步,和简然保持距离,“要不,我再给义父送一个月的早餐?”

    任青临微笑道:“早餐我可以给你义父送。”

    沈子骁要哭了,“学弟别这样,给条活路行不行——”

    简然从旁边的车盖上撸下一层雪,握成团,嘴里还念着游戏里狙击手的台词:“一枪,一个。”

    沈子骁死到临头还要继续作死:“不是我说,就义父的枪法,我就站在这儿让您瞄,您都不一定能瞄的准。”

    简然气笑了,咬牙切齿道:“沈子骁,你是真的狗。”

    接下来的场面混乱且惨烈,简然和沈子骁在雪地里进行了一场雪球大战,任青临在一旁观站,中场消息的时候给简然递递水,拍拍雪。闹了一会儿,两人的衣服都湿了,简然也没戴手套,任青临担心他感冒,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戴在他身上,“学长,差不多该回去了。”

    简然轻轻喘着,呵出来的气成了一阵阵的白雾,“也行,回去我带装备和你玩。”

    浑身是雪的沈子骁:“……”我今晚就申请换寝室还来得及吗?

    任青临说:“学长先带点东西回去?”

    “嗯,刚好又多了一个苦力。”

    沈子骁看到一后备箱的礼物,眼睛成了两颗大柠檬,还嘴硬道:“不过如此。”

    任青临帮他拿了几个奢侈品袋子,还要捧着草莓,沈子骁双手各拎着两个乐高盒。简然想把玫瑰花抱走,可是实在太大一捧,目测是999朵,他拿回去也不知道放哪,最后抱了几盒手办回寝室。

    回去的路上,三人回头率百分之百,走进男生寝室更是被一路围观。有认识的男生问简然是怎么回事,简然只是笑笑不说话。

    回到寝室,季源希正捧着手机研究着什么,柯言站在一旁,皱眉苦思,手上拿着牙刷,嘴角还有点泡沫。见他们回来了,季源希表情复杂地说:“你们去干啥了?看到论坛上的照片我竟然猜不出你们三人的真正关系……”

    “我也上论坛了?”沈子骁生无可恋道,“那是他们两个人的故事,我没有姓名,谢谢。”

    “临临你手上的草莓花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些礼物……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季源希看向沈子骁,“骁狗?”

    沈子骁:“我去洗澡了。”

    简然把礼物放好,对任青临说:“我送你下楼?”

    “嗯。”

    季源希和柯言二脸懵逼,总感觉错过了一场大戏。

    寝室楼下随时有人会来,还有监控,想要再做点什么是不可能的了。到了一楼,任青临就说:“不早了,学长先回去吧。”

    简然有点不甘心,双手着兜,说:“我送你去楼下吧。”

    任青临笑笑,“我走过去就一分钟。”

    简然小声地说了句:“能多待一分钟也不错啊。”

    任青临想了想,“那我在这多待两分钟。”

    简然忍不住笑了,他和任青临两个男生怎么和小女生一样墨迹了。“行了行了,咱们寝室离那么近,想见随时可以见,怎么搞得和异地恋一样。你回去吧,到了给我微信。”

    任青临从草莓花束里摘下一颗草莓,递给简然:“请学长吃草莓。”

    “噗——我送你那么多,你才给我一个?”

    “对,剩下的全是我的。”

    简然看着手里的草莓,“对了,还有件事。”

    “嗯?”

    简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精致的东西,和任青临左手中指上的戒指一模一样。

    “我名草有主,可以戴上了。”简然说着,低头给自己戴上了戒指,动作之快,任青临根本来不及阻止。

    任青临:“……”

    戴好后,简然还举起来欣赏了一下,问任青临:“好看吗?”

    任青临说:“好看,但有一个地不太好。”

    “啊?是我的手太红了吗?”刚刚玩了太久雪,他的手确实冻得有些红。

    “不是。”任青临替简然摘下戒指,“学长的戒指,应该由我来戴。”

    说着,他重新将戒指套上了简然的指尖,“记住了吗?”

    下午第二节是美术鉴赏的选修课,班上只有简然和季源希选了这门课。教授在讲台上讲《万里江山图》,他们下面看《雪夜三人行》。

    简然,沈子骁,任青临雪夜三人行的照片被发到学校论坛后,引发了看图编故事的狂潮,其中点赞数最高的回帖愣是通过一张照片写了篇一万字的小说,天雷与狗血齐飞,生动形象地描绘了三个人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故事:简然和沈子骁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无奈天降了一个帅比学弟,简然在两人之间摇摆不定,竹马和天降选择在同一天向简然告白,一个准备了草莓花束,一个准备了简然最爱的乐高,于是乎,就有了照片上的一幕。

    季源希:“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简然看得三观尽毁,赶紧把论坛关了,“辣眼睛。”

    “这个解释已经很合理了,”季源希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说,“不然你告诉我标准答案?”

    简然一本正经道:“我要听课了,一边待着去。”

    出门的时候,季源希发现了简然手上的戒指,震惊后各种刨根问底。简然被他从寝室一路烦到教室,现在已经对他的声音完全免疫了。

    其实简然也不是要存心瞒着其他人,他既然要和任青临谈恋爱,那肯定是大大地谈。但他和任青临在学校的知名度实在太高,一旦**恋情曝光,肯定会被不少人议论纷纷,搞不好还会传到微博上,被学校以外的人发现。要知道,他和任青临虽然结了婚,在父母和其他亲朋好友那还是“直男”的身份。

    他和任青临才刚在一起,他只想尽情地享受热恋,其他的事情晚点再说也不迟。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任青临的初吻拿了,而不是浪费口水向八卦室友解释十万个为什么。

    下课铃响起,季源希说:“然然,我不陪你去吃饭了,我约了老婆出去吃。”

    简然不屑道:“谁要你陪,好像谁没老婆似的。”

    而且你那个只是女朋友好吗,我这个才是真正的老婆!

    季源希抓到了重点,马上顺着简然的话问:“所以你果然谈恋爱了吧!那妹子到底是谁啊,好奇死我了啊啊啊啊!”

    简然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再见。”

    他和任青临约好了在教学楼前的泉旁见。下课时间,教学楼里人满为患,简然下楼梯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许久不见的陆时玹。

    简然在人少地停住,等陆时玹朝自己走来,向他打招呼:“陆学长。”

    陆时玹笑眯眯道:“去吃饭?”

    “嗯。”

    “一起吗?”

    “呃,”简然为难道,“我约了人。”

    陆时玹点点头,“那下次吧,叫上任青临和子骁一起。”

    简然:“好啊。”

    见陆时玹没有要走的意思,简然问:“学长是有什么事吗?”

    陆时玹眉头皱了皱,“我看到论坛上的照片了,你们……”

    美人一皱眉,简然赶紧解释:“看看照片就行,那些评论就别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些礼物和沈子骁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就顺手帮个忙而已。”

    陆时玹笑了笑,“原来是这样。”

    “那我先走了,”简然说,“下次我和任青临请学长吃饭。”

    简然担心任青临等久了,一路小跑赶到泉旁,扑向正低头看手机的任青临,“来了!”

    任青临看着他鲜活的眉眼,上了一天课的疲惫一扫而空,“学长想去哪吃?”

    为了给任青临买礼物,简然最近囊中羞涩,顿顿大餐是不可能的了。“去三食堂?”他说,“那里的过桥米线很好吃。”

    任青临没什么意见,反正他想吃的暂时吃不到,“行。”

    前一天还互送百万豪车和名表的两个人,第二天的晚饭就成了人均二十的米线。不过在这种天气来一晚热腾腾的米线确实是一种享受,滚烫的高汤倒入碗中,把米线和配菜烫得恰到好处。简然喝了口汤,全身都暖和起来,就是有那么点烫嘴。

    吃完晚饭,任青临说:“要回寝室吗?还是再逛逛?”

    简然说:“再逛逛吧。你先等等,我去买个口香糖。”

    他们大学的景色还算不错,占地面积也大,要是认真逛能逛上一个小时。简然和任青临往体育场的向走。雪还没完全化,也没什么人打篮球。这么冷的天,除了那些约会的情侣,没人会放着暖气不吹跑来外面受冻。

    聊起游戏的版本更新内容,简然义愤填膺地把游戏策划骂了一顿。任青临听着,不时地附和几句,然后非常自然地牵起了简然的手。

    “……”简然瞬间卡壳,任青临手心略带凉意的触感一下子就把他脑子里的游戏内容擦掉了。

    任青临问他:“怎么不说了?”

    简然有点上头,迷迷糊糊道:“我刚刚说什么了?”

    任青临笑了一声,牵着简然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差不多是时候了,简然心想,只要四周没人,他就可以亲上去,拿走任青临的初吻。

    简然看向四周,左右没人,后面没人,前面……有两个并排走着的男生,不碍事,反正他们看不到。

    简然朝两个男生多看了几眼,越来越觉得有些眼熟。

    “前面的人,是不是骁狗和陆时玹?”

    任青临眯起眼睛,“好像是。”

    简然要崩溃了。为什么哪里都有沈子骁啊,难道他要离开北京才能逃脱室友们的制裁吗!!!

    趁着他没发现,他们还是赶紧走比较好。

    “任青临,我们还是先……”

    任青临饶有兴趣地说:“真没想到啊。”

    “什么?”

    任青临扬了扬下颔,“学长看。”

    简然朝前看去,只见他的狗室友和美人学长挨得非常近,手背擦着手背,似乎马上就要牵在一起。

    此时此刻,简然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此乃上天赐给他报复的绝好时机!

    简然摩拳擦掌,对任青临说:“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他快步向前,在陆时玹伸出手的同时,一把搂住沈子骁的脖子,“好巧啊亲爱的室友!大晚上的你也来散步吗?”

    陆时玹:“……”

    沈子骁:“……”

    作者有话要说:  然然:来啊,互相伤害啊!感谢在2019-12-28 18:52:48~2019-12-29 19:52: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失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unicorn、oceanmoon、失孤。、伏灼、跳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断~~寻找…… 57瓶;伏灼 20瓶;yez、木香 10瓶;_(??`∠)_、无音 7瓶;轶千万 6瓶;许三水 5瓶;暮往而归、十里 3瓶;娇娇、wennie、神奇的玉米 2瓶;秀~啊、肥猪、喵喵超可爱、冒泡的鱼子酱、墨小韵、queen、阿婷啊、奈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