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0、更新

    沈子骁眼睛瞪得像铜铃, 出闪电般的精明。(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简然毫不退缩地和他对视, 笑容里包含着太多太多和室友难以言喻的情谊。

    同寝一年半的默契在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 两人的脑回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在他们脑海里同时响起了同一首歌。

    ——wow,you can really dance.

    ——wow, you can really dance.

    沈子骁皮笑肉不笑,“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简然很天真很无辜,继续刚才的表演, 用翻译腔说:“哦亲爱的室友,你在说什么啊?看在上帝的份上, 我真的是一点都听不懂。”

    姗姗来迟的任青临把简然从沈子骁背上“拎”下来,客气道:“我学长只是开个玩笑, 如果让你们不开心了, 我替他说声抱歉。”

    穿男装的陆时玹是个好脾气的,笑道:“没关系, 不用道歉。”他看了眼还在对视的两只,“而且, 我看他们玩得似乎挺开心的。”

    沈子骁咬牙切齿道:“废话不多说,我就问你,还能不能做兄弟了?”

    简然很想说“昨天还叫人家义父,今天怎么就成兄弟了”,但陆时玹还在一旁看着,他总该给狗室友留点面子。而且他现在已经报复完了, 身心舒畅,也不想再和沈子骁计较。

    “能,怎么不能了。”简然拍拍沈子骁肩膀,“咱们现在两清了。走,哥请你们吃宵夜去。”

    沈子骁故意臭着一张脸,“别拿路边摊应付我,我要吃最贵的。”

    “行行行,陆学长在这儿呢,我就是委屈你也不能委屈他啊。”

    他们最后去了学校附近的海底捞。虽然时间比较晚,也早就过了饭点,但海底捞里的人依然不少。

    四人受到了海底捞服务员的热情接待,去个洗手间出来都有人递擦手纸。一个小姐姐还主动问他们要不要拍照。

    简然想着来个四人合照也不错,便把手机递给小姐姐,“麻烦了。”

    小姐姐“咦”了一声,“用自带的相机就可以吗?”

    “可以的。”

    小姐姐:帅哥就是任性。

    拍完照,简然先自己欣赏了一番。自己当然是帅的,陆时玹是美的,沈子骁就勉强能入眼吧,最好看的还是他老婆,妥妥的全场最佳。

    简然拉了个四人小群,把照片发进群里,顺便发了个朋友圈。

    【简然然然】

    感觉可以出道了。【嘿哈】【嘿哈】【嘿哈】

    【图片】

    简然难得发朋友圈,一发就能收获几百个赞和评论,他忙着回复评论,听到陆时玹问:“你们是在一起了吗?”

    简然和任青临对视了一眼。

    陆时玹的目光从任青临手上转到简然手上,莞尔:“你们如果不想让别人知道,最好把戒指藏起来。”

    简然:“……”

    在简然看来,男式的戒指差不多都长一样,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他和任青临的戒指是一对对戒。而且现在天气冷,他出门要不就戴手套,要不就把手揣兜里,所以到现在也只有他几个室友发现了他手上的戒指。

    既然被识破了,就没什么可隐瞒的。

    任青临笑了笑,“啊,被发现了。”

    “我们刚在一起不久,”简然说,“初雪那天我向他告的白。”

    任青临看着简然,没有戳破他,“嗯。”

    陆时玹笑吟吟道:“都说初雪告白容易成功,看来是真的。”

    沈子骁煞风景地说:“这是幸存者偏差吧。而且愿意在那么冷的天陪你去看冬天的第一场雪,说明对本来就对你有一定的好感,告白当然容易成功。”

    吃得差不多,任青临叫来服务员买单,简然阻止他:“说好了我请的。”

    任青临失笑,“你请和我请有区别?”

    “还是有一点的。”简然拿出手机扫码结账,一顿饭吃了六七百,看到卡里的余额,简然的心咯噔了一下。

    他妈最近好像挺忙的,一直没有给他打生活费,他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要。再这样下去,他就得靠花呗度日了。

    沈子骁说:“简然,你啥时候把你和任青临的事告诉柯言和老季啊?我还等着你请吃饭呢。”

    他们寝室有规矩,谁脱单了谁就得带着女朋友请大家吃饭。从大一到现在,他们只吃过季源希的脱单饭。

    简然:“少不了你吃的,放心。”

    有沈子骁和陆时玹在,别说初口勿,到寝室楼下的时候他和任青临抱都没抱一个就分开了。简然一阵胸闷气短,在心里安慰自己来日长,大不了他去酒店专门开个房,他不信半路还能杀出个沈子骁。

    上楼的时候,简然问沈子骁:“你和陆时玹到底什么关系啊。”

    沈子骁保持沉默。

    简然打出友情牌:“不想说就算了,枉我还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发现自己弯了立刻告诉你,脱单也是第一个找到你……”

    别说,沈子骁还就吃简然这套。

    “其实我也说不清,”沈子骁苦恼道,“我对他感觉挺复杂的。简然,你觉得自己现在是gay了吗?”

    简然被问住了。

    他是gay吗?他喜欢的人确实是个男生,但是除了任青临,他可以确定自己对别的男生不会有超出友情之外的感情。

    他这种,算**恋吗?

    沈子骁犹豫了一会儿,问:“你现在还能喜欢女孩子吗?”

    这个问题简然会答:“我有了喜欢的人,肯定不会喜欢上别人啊,无论是女孩还是男孩。”

    “那以后呢?”

    简然被问得脑壳疼,“以后的事我哪知道。你就是想太多了,做人呐,最重要的是开心。”

    简然在初雪那天翘了一节实验课,实验课的平时分占比非常大,为了期末不挂科,他只能厚着脸皮去找老师补实验。

    他对实验老师一阵软磨硬泡,老师总算让他进了实验室,说:“我办公室就在隔壁,你做好了喊我来验收。”

    简然恭恭敬敬:“好的老师,慢走老师。”

    实验室只有他一个人,他打开软件,照着书连好电路,任青临的微信就来了。

    .r:【我老公呢(猫咪期待脸).jpg】

    简然:……

    也不知道那些在论坛上说任青临是高冷高神的妹子看到他发这种表情包会是什么表情。

    简然然然:【图片】

    简然然然:遨游在电路的海洋里。

    .r:?

    .r:我记得学长下午没课啊。

    简然然然:是补上次翘的。【学到昏厥.jpg】

    .r:学长在哪栋实验楼?

    二十分钟后,任青临来了。

    他今天穿了件黑格子长风衣,显得身材越发修长,往实验室门口一站,简然瞬间感觉自己穿进了韩剧里。

    任青临递给简然一杯热咖啡,在他身旁坐下,“做得怎么样了。”

    学弟身上熟悉又好闻的味道让简然分了神,他对着书和自己搭建的电路看了会儿,说:“还差一个振荡器。”

    “不急,慢慢来。”任青临稍微往后移了点,从身后抱住简然,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双手环住他的腰,“我陪着学长。”

    简然握着鼠标的手一动不动,“你这样我哪还做得下去实验……”

    “我哪样了?”任青临贴着简然的耳朵说,“手的位置不对?”

    “嗯……”

    “那是要往上移,还是向下走?”

    “……”

    任青临低声笑着:“学长告诉我啊,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做。”

    简然感觉自己腰都软了,颤声道:“别闹,老师就在隔壁,随时可能过来。”

    任青临也不会真的在实验室和简然做得太过分,毕竟这里还装着摄像头。他在简然脑袋上轻柔了一把,“不闹了,学长继续找振荡器吧。”

    说完,任青临放开了他,坐在一旁安静地刷手机。

    简然觉得自己有点犯.贱,明明是他说别闹,可任青临真的不闹的时候,他又有那么点空虚。

    任青临也真是的,他说不要就停了吗,不会多摸两把再松手?!

    简然勉强把实验做完,请老师来验收。他实验做得还不错,一般来说肯定能得个a,但由于他是事后补的,老师最后只给了他一个b-,算刚刚及格。

    一个b-换一个男朋友,值。

    两人去食堂吃了顿晚饭,简然再次把初吻大计提上日程。他先是在微信上问沈子骁:骁狗,你今晚干嘛?

    沈子骁:还没想好。你要约我吗?

    简然然然:【虽然你长的丑,但是你想的美呀.jpg】

    沈子骁:【冷漠.jpg】

    沈子骁:到底有啥事?

    简然然然:义父命令你今晚待在寝室,除非地震了,否则你离开半步义父就打断你的腿。understand?

    沈子骁:【风太大我听不清.jpg】

    沈子骁:给我一个理由。

    简然然然:我晚上要去约会,不想和你偶遇了。

    沈子骁:【嫌弃.jpg】

    沈子骁:你是个人?

    搞定了狗室友,简然一脸期待地问任青临:“今晚我们去哪儿?”

    任青临说:“今晚我有点事……”

    简然一下子萎了,耷拉着脑袋,说:“好吧。”

    任青临失笑,“美股晚上开市,我要盯一会儿,学长能陪我吗?”

    于是,晚上的约会地点就成了自习室。

    简然看不太懂股市,任青临对着电脑看得认真,他就拿着任青临送他的ipad pro写写画画。

    任青临做完一系列买入卖出的操作,看向对面的简然,“学长在做什么?”

    简然下巴放在桌上,百无聊赖道:“瞎几把乱画呗。”

    简然没什么画画的天赋,水平和小学生差不多,他画了一座桥,一条河,河里还游着两只鸭子。

    任青临:“鸭子挺可爱。”

    简然卒郁:“那是鸳鸯好吗。”

    任青临笑了,“学长会觉得无聊吗?”

    “也不会了。”

    就是看到任青临在他对面坐着,他就想黏过去,可是他又不想打扰任青临,就只能憋着,憋着憋着就有点不爽了。

    任青临合上笔记本,“不如我们来做点别的?”

    简然打了个哈欠,“打游戏吗?吃鸡,农药,还是炉石传说?”

    任青临弯了弯唇,“学长,这里没有装摄像头,也没有别人。”

    “嗯?”

    “所以,你这次逃不掉了。”

    任青临探过身,拿起ipad pro挡住门的向,朝简然低下头。

    简然瞪大眼睛,看着任青临的脸在视野里逐渐逼近,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被轻轻碰了一下。

    ——他和任青临的初吻,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历经千辛万苦(并没有)崽崽们总算亲上了!

    是学弟主动的!(^u^)ノ~

    感谢在2019-12-29 19:52:09~2019-12-30 15:57: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sssssuri、久兮、赵·公子、祭隽、泉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酸黄瓜 37瓶;奶茶小团子 30瓶;浪味仙 16瓶;骑鱼、一语瑜、茶濯淆 10瓶;泉泉 7瓶;水泊红颜 5瓶;娇娇、五行缺覺-、cccct 2瓶;&、喵喵超可爱、奈何、阿婷啊、梨梨吃梨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