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2、更新

    沈子骁买完饮料回来, 看到两人的姿势, 连忙用饮料瓶挡住眼睛, “那啥,我什么都没看见。(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简然故作淡定地推开任青临,假装无事发生。其实被狗室友看见了也无所谓, 只是如果是他把任青临按在篮筐下亲就更好了。

    三人坐在篮球场边喝饮料,沈子骁特意坐得比较远,还戴上了耳机。

    拒绝灯泡,从我做起。

    简然把饮料瓶盖拧开, 递给任青临,“不是说去团建吗,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觉得没意思就提前走了,”任青临似笑非笑, “还好回来的早, 不然墙角都要被人撬走了。”

    简然瞪着他,“我是那种人?”

    “我不是不相信学长, 是不相信自己。”任青临缓缓道,“我不相信自己值得学长那么喜欢。”

    简然想了想, 试探地问:“你这是没有安全感吗?”

    任青临撑着下巴望着他,“嗯,算是吧。”

    天啦撸,像任青临这种男神谈恋爱居然还会没安全感,是他哪里没做好吗?

    见简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任青临唇角扬起, “现在好一些了,谢谢学长。”

    简然一愣,反应过来,“刚刚我和林司琛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任青临反问:“不给听吗?”

    “给啊,怎么不给。”简然搂住任青临的脖子,“想听说一声,学长说给你听。”

    任青临的声音带着些轻挑的意味,“随时,随地都可以吗?”

    简然没有想太多,“可以啊。”

    任青临轻笑了一声。他真心觉得学长撩人不自知的时候可爱又可怕,不分敌我,连他都招架不住。

    “对了,”简然忽然说,“林司琛说你威胁同学,什么意思啊?”

    任青临简单地解释了一番,最后补充道:“不过,我只是让他离学长远点,并没有借机让他和唐糖分手。”

    简然恍然大悟,“难怪陈文舟最近在学校看到我都绕道走。”他撞了撞任青临,“不错嘛学弟,不过你为什么不直接举报那个副校长啊,让这种人继续留在学校不是祸害。”

    任青临笑着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的。”

    沈子骁凑过来,微笑中透着饥饿,“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两位要去吃饭吗?能带上我吗?不能也没关系,我自己去也是可以的。”

    今年过年比较早,十二月没过几天辅导员就发了放假安排和考试安排。除了期末考,十二月还有四六级,研究生考试。图书馆每天爆满,柯言必须六点起床才能在图书馆占到位置。

    简然这种平时还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的人面对考试还算淡定,季源希和沈子骁两个学渣自从看到了考试安排就开始神经衰弱,在崩溃的边缘反复试探。

    简然和任青临吃完饭回来,一走进寝室就被冲上来的季源希熊抱住,“然然!”

    简然抱住季源希的背,一脸懵逼,“怎么了?”

    季源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手里还拿着一本《模拟电路》,“这知识……这知识它进不到脑子里去啊!”

    简然:“……”

    沈子骁从一堆书里抬起头,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个室友,心道还是当直男好。老季抱简然抱得多大胆啊,自从他知道简然和任青临的关系后,只敢搂搂简然的肩膀,那还是在任青临不在的时候。

    简然嫌弃地把季源希推开,“莫挨老子。”

    季源希在简然这找不到安慰,转向沈子骁,哭唧唧道:“骁狗,能不能不看书?”

    “不看书你帮我考啊?”沈子骁顿了顿,“啧”了一声,“还是算了,我自己考说不定还能低分飘过,你帮我考我干脆直接准备补考费。”

    季源希把沈子骁手里的书抽走,扒拉在他背上,说:“火锅可以一个人吃,电影可以一个人看,但是!挂科绝对不能一个人扛!骁狗,看在同寝一年半的情分上,你就陪陪我吧——”

    沈子骁直接在季源希头上来了个暴扣,“看到楼下那棵树了吗?那凉快,去那待着去。”

    季源希:“呜呜呜呜渣男你没有心。”

    沈子骁拿着课本找到简然,“简哥,这道题你帮我看下呗。”

    简然瞄了一眼,“不会做。”

    “……你能再敷衍一点吗?”

    “没骗你。”简然说,“不过我翻翻书应该就会了。”

    “那你帮我翻翻。”沈子骁郁闷道,“这学期我不能再挂科了。”

    简然看了狗室友一眼,边翻书边说:“怎么,怕你妈打你啊?”

    沈子骁压低声音:“怕陆时玹打我。”

    简然手上一顿,皱起眉,“不是吧,他还家暴?”

    “没,不是打。”沈子骁想半天想出个词,“是……惩罚。我和他说好了,如果我挂科,就要接受惩罚。”

    简然表情微妙,“什么惩罚?”

    沈子骁挠挠头,“不知道,可能写个检讨书什么的吧。”

    “……”真会玩。

    简然题解得有些吃力,这让他意识到他裸考不太现实。这阵子他忙着和任青临拍拖,确实没怎么用功,这样下去不行的,就算他不复习,任青临也要复习。

    简然拿出手机给任青临发微信。

    简然然然:明天一起去学习吗?

    简然然然:【学习使我快乐.jpg】

    .r:学什么。

    简然然然:?

    简然然然:就学习啊,还能学什么?

    .r: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学。

    .r:一起练。

    简然盯着“很多事情”看了几秒,耳根有些红。

    简然然然:上次的都没怎么练,就想着其他的了?

    .r:这不冲突,可以一起练。

    简然:……

    神他妈一起练,这些事情只能在床上练,他们两个都是住寝室的大学生,平时哪有机会练习。上回被任青临按在篮球框下亲后,简然一直想找机会亲回来。可在学校里实在太不便了,哪哪都有人和摄像头,他差点没被憋死。

    他和任青临不是普通情侣,“练习”被人看见了总归会有一些麻烦。想来想去,绝对安全的地只有一个。

    简然然然:那我们上午去图书馆学习,下午去车上学习?

    界面上显示着“对正在输入中”,简然等了半天没等到学弟的回答,发了个问号过去。

    .r:好。

    第二天,柯言给多占了两个位置,简然和任青临一起吃了早饭才去图书馆。

    简然第一次问起老婆的学业:“任青临,你成绩怎么样,对考试有信心吗?”

    任青临平时看上去也不怎么努力,很少去图书馆自习室,每天还要炒炒股什么的,是学霸的概率不大。

    任青临随手翻开书,笑道:“不知道,有不会的可以问学长吗?”

    简然看了眼任青临手上的书,苦笑:“我大一学的都忘光了。”

    柯言说:“没事,我还记得,你可以问我。”

    任青临点点头,“好。”

    柯言立刻进入了学习状态。简然凝神看了两页书,视线就不受控制地一边飘了。

    任青临一手撑着额头,一手转着笔,眼睑低垂看着书,比校园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帅多了。

    简然悄悄拿起手机,摄像头对上任青临。

    “咔嚓——”

    艹,忘开静音了!

    任青临抬眸看向他,弯了弯唇,低头在纸上写了句话。

    【好看吗?】

    任青临的字十分漂亮,飘逸潇洒,还带点古风的味道。相比之下,他的字就和狗啃的似的。

    老婆传来了小纸条,不能不回。简然一笔一划地写着,比刚学会写字的小朋友还要认真。

    【字和人都好看。】

    任青临看着简然稍显幼稚的字体,无声地笑了。

    【学长也是。】

    也是?!拜托,他人比字好看多了好吗!

    简然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手悄悄地挪到任青临大腿上。他本来只想在任青临腿上掐一把,没想到对忽然把腿分开了,结果他就碰到了……

    简然嗖地把手缩回来,剧烈地咳嗽起来,脸涨得通红。罪魁祸首还一脸关切地拍着他的背,问:“学长还好吗?要不要喝点水。”

    正在奋笔疾书的柯言头也不抬,“直走左拐就有一个饮水机。”

    简然缓过来,哑声道:“不、不用了。”

    被任青临这么一撩,简然没了学习的心情。他玩了一会儿手机,觉得有些愧疚,便打开书垫在手机下面——嗯,这样好像没那么愧疚了。

    简然吃鸡吃到一半,微信弹出一条消息,他没管,游戏结束了才去看。是他们辅导员发来的。

    辅导员:简然,你下午来趟学生活动中心。

    简然然然:什么事啊。

    辅导员:马上要跨年晚会了,咱们年级需要录一个新年祝福。

    简然然然:【微笑】又是我?

    辅导员:不止是你,很多人呢,每人录一句。

    简然然然:既然很多人,少我一个也无所谓吧。

    他下午还要和任青临练习,约会,哪来的时间拍新年祝福。

    辅导员:不行,你必须来。

    简然然然:可是我身体不舒服。

    辅导员:怎么回事?

    简然决定把情况说的严重些。

    简然然然:吃坏了东西,急性肠胃炎,正准备去医院呢。【泪】【泪】【泪】

    辅导员:……

    辅导员:行吧,那你好好休息。

    简然然然:【谢谢老板.gif】

    啊,他真是个机智的少年啊。

    “简然?”

    简然闻到一阵香水味,抬起头,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有些眼熟的女生,留着卷发,妆容精致,和洋娃娃似的。

    女生甜甜一笑,“我是管理系的,我们一起上过美术鉴赏课,你还记得吗?”

    简然点点头,“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教授布置的期末论文是什么吗?”女生说,“那节课我刚好没去。”

    “你等等,”简然点开相册,找到在课上拍的照片,“你看吧。”

    女生看了一会儿,带着歉意说:“这样我记不住哎。这样,我们加下微信,你发给我?”

    简然下意识地看向任青临,发现任青临也正看着他,表情是漫不经心的,眼中的寒意却让他抖了一抖。

    满满的求生欲让简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女生的提议:“你还是用手机拍照吧。”

    女生:“……”

    拍完照,女生垂头丧气地走了。任青临奖励一般地揉了揉简然的头发,“学长好乖。”

    简然强颜欢笑。还好他反应得快,否则说不定他就要和骁狗一起写检讨书了。

    到了午饭时间,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简然说:“我们也去吃饭吧。”

    任青临:“出去吃?学长不是想吃寿司吗。”

    柯言放下笔,擦着眼睛说:“我去食堂就好,我想早点回寝室午睡,下午继续学。”

    三人刚走出图书馆,又被一个女生拦下了。这个女生不是来找简然的,也不是来找任青临。她拦住柯言,大胆又羞涩地说:“同学,我经常在图书馆看到你……”

    简然和任青临对视了一眼,往旁边站了站,给柯言和女生留出空间。

    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类事,柯言显得有些茫然,“哦。”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学习。”

    “嗯……”

    女生问他:“有机会吗?”

    柯言紧张兮兮的,“我不是化学系的。”

    女生:“呃?”

    柯言不好意思道:“所以有机不太会。”

    女生:???

    简然没忍住:“噗——”

    卧槽,这不是梗吗?为什么会真的发生啊哈哈哈哈哈——老子笑到头掉哈哈哈哈——

    任青临:“……”在柯言的衬托下,他的学长好像也不是特别不解风情。

    见到几人的表情,柯言聪明的脑袋瓜终于转了回来,他的脸立刻红了,小小声道:“有……有的。”

    女生如释重负,“那我们加个微信吧?”

    任青临微笑道:“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简然从图书馆一路笑到停车场,笑得直不起腰,笑得生活不能自理。任青临打开车门,把他抱进了车里,自己也上了车,坐在一旁,既好笑又无奈地看着他。

    等简然笑够了,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躺在任青临那辆suv的后座上。

    这辆车最大的优点就是空间大,耐折腾。

    “学长笑够了?”任青临问。

    想到即将发生的事,简然有些唇焦口燥,“嗯。”

    任青临倾身覆上来,指尖若有似无地划过简然的嘴角,“那,可以开始训练了么?”

    简然决定用行动作出回答。他抓着任青临的衣领,把人扯过来,把嘴唇贴了上去。

    亲是亲上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简然想了想,轻轻地在任青临下唇上咬了一口。

    任青临的呼吸乱了,他猛地抓住简然的肩膀,把他按在座位上,热切地回应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新年快乐鸭!!!l(^o^)

    ps:被然然甜到蛀牙,明天作者要去拔牙啦(暴风哭泣.jpg)明天还是会更新哒,么么啾感谢在2019-12-31 18:46:40~2020-01-01 18:25: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不爱吃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7783905、 sssssur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不小心 100瓶;33550343、泉泉、_(??`∠)_ 20瓶;上帝是小女孩 17瓶;玖酒 13瓶; sssssuri、eliff、翻滚的糯米糍、景十一、一语瑜、茶、清明兔、是淮一大宝贝a 10瓶;种田的丽丽、唐御风 5瓶;今酱、27743745 2瓶;旧人新醅、神奇的玉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