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5、更新

    简然以为自己成功逃脱了辅导员的制裁, 事实证明, 他还是太嫩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第二天, 辅导员给他发微信,询问他的身体情况。简然表示自己已经好多了,多谢张老师的关心。错过了新年祝福的录制, 他感觉到遗憾,希望明年还有机会。

    辅导员:你现在在哪?

    简然然然:在图书馆自习。

    简然然然:【学习使我快乐.jpg】

    辅导员:几楼,几区,几座?

    简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辅导员到底想干嘛?该不会昨天的事情暴露了, 他要来兴师问罪吧?

    简然怀着忐忑的心情把确切的位告诉了辅导员,然后一头扎进男朋友的怀里, “老婆,我要是死了, 你会继承我的遗产吗?”

    任青临低头算着一道线性代数题, “嗯?”

    “我辅导员好像要来抓我了。”简然的下巴搁在任青临的胳膊上,垂着眼睛看着学弟畅地写出一行公式。

    啊, 学弟写的数字和字母也很好看。

    任青临算出答案,停下笔, 问:“他来抓你做什么。”

    “不知道啊。”简然木然地转着眼睛,“我在想他是不是发现了昨天那个人是我。”

    任青临安慰他:“不会的。他如果发现了也不会现在再来找学长。”

    “所以很迷啊。”简然用下巴给任青临的胳膊,故意夸张道:“你说,我不会被退学吧?”

    任青临非常配合他的表演,“说不定。”

    “……”

    “被退学了学长就重新高考吧,”任青临笑着说, “然后当我学弟。”

    简然很生气,后果严重——任青临的手背被咬了一口,留下属于简然的,淡淡的牙印。

    十分钟后,简然没等到辅导员,倒等来了一个认识的学姐和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学长。

    学姐解释道:“述哥让我们找你补拍新年祝福,其他人的都拍好了,就差你啦。”

    简然干笑一声:“不用这么拼吧。”

    学长:“毕竟是学院的颜值担当,少了谁也不能少了你啊。”

    简然无奈:“可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学长:“说一句‘祝大家新年快乐’就行,反正他们只看你脸。”

    学姐看见任青临也在,兴奋道:“你们可以一起啊!学院两大男神同框送祝福,必火!”

    学长迟疑道:“但这次视频不是说统一让大二的学生来录吗?”

    学姐满不在乎道:“又不是什么硬性规定,当然可以变通啊。”学姐跃跃欲试,“怎么样,你们要不要一起?”

    简然看向任青临:“要吗?”

    任青临说:“我听学长的。”

    “一起吧一起吧,”学姐怂恿道,“你们长这么帅,就是给大家看的啊。”

    简然虽然性格有些张扬,但这种靠脸的风头他向来是能不出就不出。可如果是和任青临一起……

    简然想起了娱乐圈的明星夫妻,逢年过节他们都会一起拍照片录视频,向粉丝送上节日的祝福。他和任青临不是明星,但也是夫妻,这样公开“秀恩爱”,实在是……

    太爽了!

    简然面露难色,“既然学姐诚心诚意地邀请我们,那……好吧。”

    “ok!”学姐生怕男神们反悔,“那我们马上开始吧!在这里录制会打扰到其他同学,我们去图书馆门口?”

    “可是,”简然局促道,“我还没想好要说什么……”

    “边走边想嘛,”学姐赶鸭子上架,“走了走了!”

    任青临站起身,把外套和围巾递给简然,“穿上。”

    四人来到图书馆门口。他们学校的图书馆建得恢弘大气,正门口还刻着学校的校训。

    学长把摄像机立好,对准焦距,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你们随时可以开始。”

    学姐凑过去,“我看看。”

    镜头里,两人并排站着,简然比任青临矮了快一个头。简然穿着短款棉服,任青临则是一件到膝盖的大衣,大衣的颜色和简然的毛衣一样,都是深灰色的。

    学姐小声逼逼:这两人穿得也不是情侣装啊,怎么看起来这么协调。

    “准备好了吗?”学长问,“谁先说?”

    任青临:“学长先?”

    “……行吧。”

    “看我指令!3、2、1——action!”

    简然露出一个略带僵硬的笑容,用比平常慢一拍的语速道:“2020年就要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呃……学业进步,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把烂俗的新年贺词说完,简然觉得自己逊到爆。他吐槽狗室友和玩游戏队友的时候那叫一个妙语连珠,出口成章,绘声绘色,怎么一到这种场合,就和个小学鸡一样?

    没文化,真可怕。

    简然说完,学姐用口型说:“任青临,该你了。”

    任青临看了眼简然,转向镜头,带着微笑说:“希望大家在2020年的每一天,都能像吃了棉花糖一样甜。”

    简然伸手捂住眼睛。

    学弟太会,血槽已空。

    十二月中旬,大学生迎来了四六级考试。简然大一的时候已经过了四级,这次要考的是六级。沈子骁就不一样了,上回他差几分没过线,这次是二战。简然每天都能在寝室听到他背单词,而且每次听到的都是同一个单词。

    “abandon,抛弃,放弃。abandon,抛弃,放弃……”

    简然皱起眉:“你大一的时候就在背abandon,现在还在,你是不是要一直背到大四啊?”

    沈子骁理直气壮:“谁让abandon是第一个单词,字母排序法,懂不懂?”

    简然冷笑:“那你就abandon一辈子吧。”

    “别这么说,”沈子骁郁闷道,“我明年肯定能背到第二个。”

    沈子骁大概是走火入魔了,晚上做梦都在“abandon”,简然被他吵得睡不着,差点没忍住谋.杀室友。

    好不容易等到沈子骁停止“abandon”了,简然酝酿了一会儿睡意,半睡半醒之间,突然听到一声怒吼:“陆时玹你这个王八蛋!”

    这下不仅是简然,其他两人也都被吵醒了。柯言迷迷糊糊道:“怎么啦?”

    季源希打着哈欠,“不、不知道哇……”

    简然爬下床,说:“没事,你们睡你们的。”

    柯言倒头睡了回去,季源希趴在床边,看到简然在下面一阵摸索,压低声音问:“然然你干嘛呢。”

    简然摸到一支马克笔,阴恻恻地看着笔尖,“我要去伸张正义。”

    季源希乐了,“然然你现在看起来特像《名侦探柯南》里的杀人凶手。”

    简然摸上沈子骁的床,沈子骁还在熟睡中,整个人成“大”字型。简然露出一个森冷的笑容,大手一挥——

    报复完狗室友,简然身心舒畅,回到自己的床上,头一碰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六级考试是在下午,简然一觉睡到了中午。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学弟四级考得怎么样。

    .r:还可以。【高分雾.jpg】

    .r:学长起床了吗?

    简然拍了张床单的照片。

    简然然然:【图片】

    简然然然:还没。

    .r:所以也没有吃早餐吧。

    简然然然:老婆不在,不想吃。【嘿哈】【嘿哈】【嘿哈】

    .r:现在去吃饭,我去接学长。

    简然然然:接就没必要了,食堂门口见?

    .r:我怕学长自己走不出寝室。

    简然然然:【黑人问号.jpg】

    寝室的门“砰”地被打开,刚考完四级的沈子骁直奔简然的床位,“简然,你他妈还在睡?!”

    简然莫名其妙,“我下午才考,睡到现在怎么了?”

    “老子差点被你害死!!!”沈子骁“咚咚咚”上了简然的床,直接一个泰山压顶压在简然身上,“妈的,我向你正式宣战,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简然被压得踹不过气,“咳咳——沈子骁你疯了?自己几斤几两不清楚吗!赶紧放开爸爸——”

    “不放!简然,我告诉你,你必须请我吃饭,三顿!不,五顿!否则这事没完!”

    简然快要窒息了,“请请请,我请!”

    沈子骁坐起身,一脸的生无可恋。

    简然揉着自己的手腕,不耐烦道:“到底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沈子骁冷笑,“我问你,你昨天在我脸上写了什么?”

    简然动作一顿,想起来了,“不就是一个‘abandon’么,洗洗就没了啊。”

    沈子骁的手,微微颤抖,“老子今天睡过头了,根本没时间洗脸照镜子。”

    简然静止了几秒,“噗!”

    沈子骁怒了,“你他妈还笑得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简然倒回床上,捂着肚子,“对不起骁狗,我也不想笑的,但是我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嗝。”

    沈子骁冷眼看着简然打滚,“我一路上顶着‘abandon’,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特么的,我还以为自己一觉醒来变吴彦祖了。”

    “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简然一边笑,一边真诚地道歉,“我没想到你会脸都不洗就去考试。所以最后你是怎么发现的?”

    说到这个,沈子骁更郁闷了:“陆时玹告诉我的。”

    “他也去考四级?”

    “他英语比你家任青临还溜,怎么可能大三才考四级——他送我去考场而已。”

    简然不乐意了,“你就知道他英语比任青临好,你听过他们说吗?”

    “简然!”沈子骁指着简然的鼻子道,“现在是你做错了,我才是站在道德至高点的那个,你不叫义父就算了,居然还有脸顶嘴?”

    “啊,对不起对不起。”简然双手合十,“您继续说。陆时玹告诉了你,你就擦掉了?”

    “废话!不然我还顶着它去考场吗?”沈子骁讽刺道,“监考老师肯定会说,我从未见过作弊如此明目张胆的人,把单词写脑门上……”

    “哈哈哈哈哈哈——”

    沈子骁嫌弃道:“别笑了,快把大餐安排一下。”

    “可是我说好了和任青临一起吃饭……”

    沈子骁:“可以的,兄弟没得做了,再见。”

    “别别别,”简然拉住沈子骁,“我圣诞节给你发大红包,你消消气。”

    沈子骁戏精附身,装模作样:“放手,谁在乎你那几个臭钱。你以为钱能买到一切吗?”

    “不能吗?”

    “反正买不到我的心!我对你已经死心了!”

    “别啊骁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补偿你……”

    沈子骁回来得太急,寝室的门都没有关。任青临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两人在一张床上,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任青临:“……”

    作者有话要说:  学弟:捉,奸,在,床?

    感谢在2020-01-03 17:00:18~2020-01-04 16:02: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栉名梳子。、久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久兮 5个;栉名梳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梓惜 25瓶;我想当超级会员 10瓶;奈何、喵喵超可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