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8、更新

    今年的冬至刚好是在周末, 按照先前的约定, 简然要去任青临家过节, 任青临还要包饺子给他吃。(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中秋节的时候简然去过一次任家,不过那时他只把任青临当学弟,对待他的父母就像对待普通长辈一样。现在他和任青临假戏真做, 任父任母成了他货真价实的岳父岳母,他上门做客的心态也跟着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周五,简然躺在被窝里和任青临聊微信。

    简然然然:你爸妈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像任母那种温柔典雅的女性八成会欣赏自带书生气的男生,简然有些后悔自己平时书看少了。

    .r:我妈喜欢长得帅的。

    简然然然:【你怕不是在逗我.jpg】

    简然然然:第一次家庭线上会议, 你能不能严肃点?

    .r:【点头.gif】

    .r:我很严肃地告诉学长,我妈喜欢长得帅的;我爸喜欢能陪他喝酒钓鱼打高夫的。

    简然然然:【记在小本本上.jpg】

    简然“前校草”的名头不是白叫的, 他对自己的长相有自信,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 他嘴再甜一点搞定任母应该不成问题。至于任父……喝酒钓鱼高尔夫, 他是一个都不擅长。

    简然皱眉凝思,打开百度搜索“如何快速学会钓鱼”, “怎么让自己看起来会打高尔夫”,“一夜提高酒量的一百种法”, “女婿见老丈人要注意什么”……

    研究了一会儿,任青临又发了消息过来。

    .r:学长已经睡着了吗?

    简然然然:还没,今晚我打算努力学习,你先去睡吧。

    .r:我也要看会儿ppt,我等学长一起睡。

    简然盯着“一起睡”三个字看了几秒,问:这次去你家, 我们要不要提前一天?

    .r:嗯?

    简然然然:【疯狂暗示.jpg】

    .r:倒也不必。不过如果学长想……

    简然然然:我太他妈想了!

    两人交往这么久,谈的还是校园纯情恋爱,每天只能偷偷摸摸地亲亲抱抱,想要出去开个房还要担心辅导员查寝,简然体内的洪荒之力马上就要压抑不住了。

    .r:行,那明天我们就回去,后天回学校。

    也就是说,他要在任青临家住一晚。

    简然然然:【ok,no趴笨。】

    简然抱了半夜佛脚,第二天仍然精神抖擞,一大早起来洗了个澡,然后对自己的头发一顿折腾,抓出一个帅气又不显刻意的发型。

    起床上厕所的季源希看到他,问:“然然,你要出门啊?”

    简然埋头在衣柜找衣服,“嗯。”

    季源希打了个哈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晚上。”

    “哎?”季源希惋惜道,“我还打算明天约你去故宫呢。”

    “去故宫干嘛?”

    “拍照啊,刚好下了雪。不都说故宫一下雪就成了紫禁么。”季源希兴致盎然道,“我老婆还专门买了套汉服,你把你单反借我用下。”

    简然说:“你自己找找,我都忘放哪生灰了。不过,紫禁是明清两朝的皇宫,她穿汉服是不是不太应景。”

    季源希斜眼看他:“这都能杠?”

    “没杠,随口一说。”简然说,“你们去吧,说不定咱们能碰上。”

    季源希:“啥意思?”

    “意思是,我住的地离故宫挺近的。”简然终于找到了一件满意的外套,“先走了,冬至快乐。”

    简然来到停车场,任青临已经把车上的积雪都扫干净了,车里暖气开得很足,副驾驶上还放着热腾腾的早餐。

    “早上好,学长。”任青临冲他微微一笑,春光一样的美貌让简然有些缺氧。

    简然把车门关上,扯过学弟的衣领,在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一大早就诱惑我啊——这次亲对地了吗?”

    “嗯,”任青临笑着说,“学长真聪明,一教就会。”

    简然喝了口豆浆,舔舔唇角,道:“你可以多教一点,我学得很快。”

    任青临看着他,缓缓道:“学长带衣服了吗?”

    “嗯?”

    “不是要在我家过夜吗?”

    “没带,嫌麻烦。”简然顿了顿,“穿你的不行吗?”

    任青临闷笑一声,“行,学长不穿都行。”

    到了小区,简然主动提醒任青临:“该改口叫‘哥哥’了。”

    任青临把车停好,说:“到家了,哥哥。”

    两人拎着简然精心挑选的礼物走进电梯。简然问:“你爸妈在家吗?”

    “我爸出差了,我妈在。”

    简然点点头,又问:“你家隔音效果怎么样?”

    任青临挑眉,“非常好。不过……哥哥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准备?”

    看简然的表情,任青临就知道他没想到那层去。这样也好,毕竟家里还有长辈在,任青临也没在家准备那些东西,两人估计也做不到最后一步——只要简然别乱撩搞得他把持不住就行。

    两人没来得及敲门,门从里面开了。看到开门的人,简然硬生生地把“阿姨好”吞回肚子里,略带疑惑地看向任青临。

    开门的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扎着哪吒头,留着平刘海,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可爱得要命。

    “青临哥哥!”小女孩声音清脆,跑上前抱住任青临的大腿,好奇地打量着简然。

    任青临有些惊讶,但还是捏了捏小女孩头上的丸子,“沫沫来了,是和妈妈一起的吗?”

    小女孩乖巧地点点头,“弟弟也来了。”

    简然问:“是亲戚的孩子?”

    “嗯,我小姨的女儿,小名沫沫。”任青临把沫沫推到简然跟前,“沫沫,这是然然哥哥。”

    沫沫羞怯地喊了声:“然然哥哥好。”

    简然蹲下身,平视小女孩,笑道:“应该叫‘靓仔哥哥’。”

    沫沫看向任青临,见他点了点头,又开心地叫了一遍:“靓仔哥哥。”

    简然摸摸她的脑袋,“乖。”

    两大一小走进客厅,任青临唤道:“妈,小姨。”

    任母正在和一个和她有几分相像的年轻女人聊天,见到他们,笑道:“小然来了啊。小妹,这就是简然,你见过照片的。”

    简然忙道:“阿姨好,呃……小姨好?”

    小姨笑着说:“现在的大学生个个都这么帅吗?我念大学的时候怎么都是歪瓜裂枣。”

    任青临问:“姨父没和您一起来吗?”

    “他前几天出国办事,我就带着孩子们来你家蹭饭了。”女人说,“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我和你妈打算去逛街,沫沫他们你能帮忙带一下吗?”

    任青临没有立刻答应,任母道:“小然是客人,青临要招待他,哪有时间给你带孩子。”

    小姨笑笑,“是我疏忽了,我打电话让保姆把他们接回家好了。”

    沫沫凑到妈妈身边,小心翼翼地说:“可是妈妈,我想和青临哥哥一起玩。”

    “不行哦,青临哥哥有其他事。”

    沫沫低下头,有些想哭的模样,“那好吧。”

    简然最见不得小女孩委屈,心一软,说:“我没关系的,让沫沫留下来吧。”

    “真的吗?”小姨惊喜道,“谢谢你啊简然。”

    任青临轻笑一声,“哥哥可别后悔。”

    “为什么会后悔?”简然说,“不就带个孩子,多大点事。”

    任青临:“两个。”

    “哎?”

    “是两个孩子。”

    这时,一个和沫沫一样大的小男孩从书房里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盒游戏,“青临哥哥!我要玩这个,你陪我玩!”

    “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小表弟,深深。”

    任母和小姨出门逍遥去了,留给简任夫夫一对性格截然相反的龙凤胎。

    任青临替深深装好游戏,衣角又被沫沫扯住,“青临哥哥能陪我玩拼图吗?”

    “不行,”深深毫不客气道,“他要陪我打游戏。”

    简然说:“我陪你啊。”

    深深有些高傲地说:“你谁啊?”

    “我是你哥。”简然对深深说话的语气和刚刚对他姐姐的判若两人,“快叫‘哥’。”

    深深两手叉腰,“你不是我哥。”

    简然笑了,拿起游戏手柄,“咱们打一局,输了的人叫‘哥’。”

    深深:“还要画王八。”

    简然在屏幕面前坐下,活动了下脖子,“行。”

    任青临在客厅耐心地陪沫沫玩拼图,场面温馨,岁月静好。书房里的景象却截然相反,简直和菜市场一样热闹。

    任青临牵着沫沫的手打开门,就见深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简然在床上打滚,笑得和三百斤的孩子似的。

    任青临:“……”

    沫沫指着深深的脑门,“弟弟,你脸上有只乌龟。”

    深深又是一阵歇斯底里,“哇——”

    一生要强的简然对着五岁小孩得意洋洋,“小鬼,还要不要再来啊?”

    深深抹了把眼泪,抽抽噎噎地拿起手柄,“坏人!”

    对战开始,简然一顿操作猛如虎,三下五除二就把深深的角色ko了,还不忘一阵嘲讽:“你这也太菜了吧,哈哈哈哈——过来过来,这次哥给你画一个小鸡。”

    “呜呜呜呜——”深深的哭声几乎要掀翻天花板,“罪魁祸首”还在一旁笑得非常欠扁。

    任青临好笑又无奈道:“哥哥,你带孩子是为了自己开心吗?”

    “不然呢?”简然悠哉悠哉道,“男人玩游戏绝不认输。”

    “还好不是你的孩子,不然你这样将来是要当空巢老人的。”

    “我以后肯定要生女儿的啊。”

    简然说完,他和任青临都愣住了。

    两人沉默下来,深深还在继续嚎啕大哭。

    简然抓了抓头发,说:“我的意思是,我觉得女孩可爱一些。”

    “嗯,”任青临淡淡一笑,“哥哥渴了吗,想点什么?”

    “可乐吧。”

    深深打了一个嗝,“我也要。”

    任青临:“你只能喝果汁。”

    接下来,两人交换了一下,简然念故事书给沫沫听,任青临陪深深打游戏,各自相安无事。下午,任母和小姨回到家,几人一起吃了晚餐,小姨就带着两个小孩告辞。

    沫沫向他们挥手告别:“大姨再见,青临哥哥靓仔哥哥再见。”

    深深也向任青临和任母说了再见,轮到简然时,只有用鼻子发出的一声“哼”。被他妈一顿说教,才不情不愿地说了句“简然哥哥再见”。

    送走客人,任母说:“小然,客房已经打扫好了,就在青临的房间旁边。”

    “不用了妈,哥哥今晚和我一起睡。”

    简然一阵心虚。喂喂,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吧!

    好在任母没有多想,只是说:“家里又不是没有房间,没必要挤一张床。”

    任青临语气自然,“晚上我们要一起打游戏。”

    “别打得太晚,”任母说,“明天还要包饺子。”

    “知道了。”

    简然:“……”这就完了?丈母娘就这么放心他和任青临一起睡?

    “哥哥,”任青临问简然,“进房间么?”

    “……嗯。”

    简然跟在任青临身后,觉得自己头上冒着阵阵热气,和新婚之夜的黄瓜大闺女似的。

    任青临低头看着他,“哥哥先去洗澡?”

    “嗯,那你呢?”

    “我去外面的浴室洗。”任青临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贴身的衣服,递给简然,笑着说:“洗好了在床上等我。”

    简然脸上发烫,拿上衣服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

    简然把自己上上下下都洗了个干净,出去的时候任青临还没回来。他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儿,看到面前的大衣柜,若有所思。

    任青临端着切好的果盘进来,没有看到简然,浴室里也没有人,正要出去,衣柜的门猝不及防地开了,随后身后一重,带着沐浴露味道的身体贴了上来。

    “不许动!”简然恶声恶气道,“你已经被包围了!”

    任青临笑了一声,反手抱住简然,两人顺势倒在了床上。

    简然陷在柔软的床铺里,任青临虚压着他,盯着他的眼睛,说:“哥哥,种草莓吗?”

    “啊?”简然一脸迷茫,“现在?”

    “嗯。”

    “都这么晚了,草莓园离这也挺远……”

    任青临低下头,用行动让简然说不出话来。

    任青临亲了他的眼睛,脸颊,在他的嘴唇上停留了很久,又咬了一口他的下巴,接着向下,来到他的锁骨上。

    简然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种草莓,他的手攀在任青临的肩膀上,不知道是想推开他还是想抱紧他。简然有些受不了,颤声道:“任青临。”

    任青临低声呢喃:“嗯。”

    “青临……”

    任青临动作一顿,叹息般地说:“哥哥别乱叫啊。”

    他真的要忍不住了。

    简然终于在这令人神智迷离的触感中得以喘息。“可是不叫,嘴巴闲着啊。”

    任青临笑着,再次堵住简然的唇。

    简然被学弟的气息包围着,他们贴得很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身上的变化。简然主动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口勿,看着任青临,眼睛亮亮的,“需要帮忙吗?”

    任青临没吭声,眼帘低垂,睫毛扇动的时候弄得简然脸上痒痒的。他一手搂着简然的腰,一手……

    简然立刻丢盔弃甲,防线全无,他扬起头,脖颈线条修长优美,锁骨上还有一个刚刚种下来的草莓。

    “哥哥。”

    “……嗯?”

    任青临在他耳边轻声道:“上回你在篮球场上说的话,能不能再说一次?”

    简然的脑子里一片浆糊,但他还是清楚地回忆起了当时自己说过的话。因为他答应过任青临,那些话他可以随时随地说给他听。

    “不是任青临不行?”

    “嗯,继续。”

    “我只要任青临,”简然闷哼一声,“只……只喜欢他……”

    任青临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乖。”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学弟种上草莓了!此处应有掌声 l(^o^)

    感谢在2020-01-06 20:43:36~2020-01-07 15:04: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容安一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上上签 17瓶;天至晚烟火燃 10瓶;effyevans、深海 5瓶;君越 3瓶;聆幽、想搞钱、一只笨笨的笨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