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9、更新

    在任青临的帮助下, 简然的大脑一片空白。(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他还没缓过神, 任青临在他耳边说:“哥哥要不要看看?”

    “看、看什么?”

    任青临的语气有一点点的恶劣, “看我的手啊。”

    简然脸色通红,把脸埋在被子里,闷声闷气道:“不看。”

    “哥哥确定不看?那我去洗手了。”

    任青临从他身上起来, 简然的呼吸总算渐渐平复了下来。听着浴室传来的水神,他有些失神地想,任青临外表那么干净温暖,没想到在床上这么坏, 说出的话总是让他不知所措,只能乖乖地任其摆布。

    他一个做哥哥, 老是被弟弟牵着鼻子走也不是办法,别的面暂且不说, 在床上, 他总得有些话语权吧。

    简然打算重振雄风。任青临一回来,他就把人拽回床上, “我也来帮你吧。”

    任青临笑了笑,“倒也不着急。”

    “别啊, ”简然说,“咱中国人民最讲究礼尚往来了。”

    任青临抓住简然想要作乱的手,“哥哥真的愿意吗?”

    简然一愣,“什么意思?”

    任青临很轻地皱着眉。有些事情他以前不想去细想,也不敢去细想,可现在在简然的注视下, 他有了些许的,面对答案的勇气。

    “你一直喜欢的女生,和我做这种事,会不会……”任青临顿了顿,“有心理障碍?”

    他知道简然喜欢和他亲吻,但这和亲吻不一样,他们要毫无保留地面对彼此。简然做了二十年的直男,真的能坦然地面对另一个男性的身体吗?

    从喜欢上简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明白自己必须徐徐图之,温水煮青蛙。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和简然在一起后,他恨不得把人从头到脚吃得渣渣都不剩,却依然一忍再忍,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布下天罗地网才抓到的老婆被吓到,挣脱开他的束缚跑了。

    简然在篮球场上对林司琛说的话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可是看到简然和沫沫在一起的画面,他的安全筑墙,又有一块角落空了。

    “啊?”简然见了鬼一样,“你是认真在问我的吗?”

    “嗯。”

    “你是傻.逼吗?”

    “……”任青临表情变幻不定。

    “还是说,因为我说了以后想生女孩你才这样胡思乱想的?”

    “……”

    “被我说中了?妈的,老子现在想原地爆炸!”简然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似乎真的被气得不轻,“你给我听清楚,我愿意和你做一切恋人会做的事情。上次你说你想……我没有立刻回答你是因为我,我……”简然结巴了一阵,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愿意和你做,也想和你做。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就可以上我。”

    任青临说不出话来,他的感觉很奇妙,有些想笑,狂喜和懊悔同时并存。

    “现在恐怕不行,”他笑着说,“我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没。”

    简然一愣,稍作思考,“那个,不用也行吧?反正我不会怀孕。”

    任青临望着简然,用极大的意志力说:“不行,那样哥哥可能会生病。”

    “那我现在去买?”简然伸手去捞一旁的衣服,“你家楼下有便利店吧。”

    任青临把人按进怀里,深吸一口气,道:“我都知道了,谢谢哥哥。”

    简然小声吐槽:“日子过得好好的,你非得这么作一下是不是?”吐槽完简然还不解气,在任青临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任青临闷笑一声,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任青临在简然唇上啄了一下,“哥哥别气了,我还等着哥哥帮我呢。”

    “不帮,滚。”

    简然嘴上这么说着,最后还是以不太熟练的技术给男朋友打了一架战斗机。

    一番折腾后,两人窝在被子里,面对面躺着。

    简然被打下了两台直升机,困得不行。任青临还很清醒,他看着简然的睡颜,轻声道:“哥哥。”

    简然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嗯。”

    “我喜欢你。”

    “嗯。”

    “老婆?”

    简然还只是“嗯”了一声。

    任青临向前蹭了蹭简然的脸颊,又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亲一口。”

    简然完全睡了过去,一点反应都没。

    任青临轻笑一声,抵着简然的鼻尖,说:“我爱你。”

    回应他的只有简然平缓的呼吸声。

    凌晨六点的时候,天还没亮,外面飘着小雪。任青临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他第一时间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身边的男生——还好简然没被吵醒。他把电话按掉,对立刻又打了一个过来,任青临担心有什么急事,起身走进浴室。

    “喂?”

    电话那头传来季源希的怪叫声:“然然!我在抽屉里……你……啊啊啊到底怎么回事!”

    任青临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嗯?”

    季源希顿住,沉默许久,弱弱地问:“你是……临临?”

    “嗯,”任青临一大早被吵醒,起床气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漠,“什么事。”

    “……然、然然呢?”

    “他在睡觉。”任青临说,“有什么事你先告诉我吧。”

    “那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季源希支支吾吾道,“我们打算出发去故宫了,你们在故宫附近吧,要不要一起啊?”

    “我晚点问问他。”

    任青临回到卧室,掀开被子上床,他的动作放得很轻,但还是把简然吵醒了。

    简然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任青临后,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任青临?”

    “嗯,哥哥醒了?”

    简然朝任青临露出笑容,“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你,挺不习惯的。”

    “我会让哥哥习惯的。再睡一会儿?”

    “现在几点了?”简然看向床头,“我手机呢?”

    “在我这。”任青临说,“刚刚季源希给你打了电话,问你要不要去故宫。”

    “哦,他是和我提过这事。”北京大大小小的景点简然都去过,但还没有在下雪的时候去过故宫。他难得醒得像今天这么早,刚好又在故宫附近,想了想,说:“你想去吗?”

    两人出门的时候,任母还没起床。任青临带老婆去胡同里吃了一顿地道的北京早点。简然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了豆汁,结果才喝了半口就全都吐了出来,“不行不行,我真的接受不了。”

    任青临笑着把他的手上的豆汁换成了甜豆浆,“再来个小笼包?”

    简然喝了一大半的豆浆,张开嘴:“啊——”

    吃完早餐,两人坐地铁去了故宫。这个时间来故宫的人大部分是为了拍照的,简然看到了不少穿清装和汉服的小姐姐。故宫在下雪天的时候确实别有一番风味,绿瓦红墙,雪落无声,走在人少的地就像穿越进了清宫剧。

    别人都在拍照,简然也拿出了手机,“任青临,我们也拍一张?”

    任青临欣然同意:“好。”

    两人站在一堵宫墙前,用简然的手机拍下他们第一张自拍合照。照片里,两个帅气的男生看着镜头,一个张扬鲜活,一个慵懒俊美,雪花落在瓦上,树枝上,也落在他们肩膀上。

    简然欣赏了一会儿,“帅,想秀。”

    任青临笑道:“把照片发给我。”

    季源希在朋友圈发女朋友的照片,猝不及防地看到了两张同样的照片。

    临临大帅哥:【图片】

    然然小帅哥:【墨镜】

    【图片】

    你们干脆直接晒结婚证吧。

    季源希在心里吐槽完,转头就看到两位帅哥并排朝自己走来,简然的手在任青临大衣的口袋里。

    简然看到室友,把手抽了出来,“哟。”

    任青临点点头,“早。”

    季源希夹着胳膊,小心翼翼地挥挥手,“你们好啊。”

    简然打量着季源希,“你怎么这b样?”

    穿着斗篷的徐可可走了过来,“不知道呢,一大早出来就这样,好像中邪了,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

    简然道:“八成是惯的,打一顿就老实了。”

    季源希翻了个白眼,心道我这都是为了谁啊。

    “不理他了——你们和我们一起拍照吧!”徐可可说,“前面还有很多摄影社的同学。”

    任青临:“我们自己逛逛就行。”

    季源希对女朋友说:“你先去,我有话对然然说。”

    徐可可走后,简然说:“有屁快放。”

    季源希鬼鬼祟祟地看了眼四周,凑近简然,在他耳边一阵低语。

    任青临微微扬起眉。

    听完季源希的逼.逼,简然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说完了?”

    季源希怔住,“呃?”

    “你知道了不早说。”简然淡淡道,“害得我还把手拿出来,冷死爸爸了。”

    季源希看看简然,又看看任青临,左脸写着“震”,右脸写着“惊”。

    简然搂住任青临的肩膀,“重新介绍一下,我老婆,任青临。”

    任青临敞开自己的口袋,“可以把手放回来了。”

    季源希目瞪口呆,表情逐渐复杂。

    简然拧了拧眉,试探道:“老季,你是不能接受同性……”

    “啊啊啊啊啊啊!”季源希一阵歇斯底里,“所以你们根本不在乎被人发现?!”

    简然说:“就算你没发现,我也会找个时间和你们说的。”

    “那我早上拼命捂住嘴让自己不出声是为了啥?!”

    简然:???

    “我面对女朋友的严刑拷打还守口如瓶是为了啥?!我特么……”季源希一口气没顺上来,“呼呼呼,我得缓缓。”

    简然恍然大悟,笑道:“来来来,采访一下,你当时看到爸爸的结婚证是什么心情?”

    “什么心情?我以为自己没睡醒,去阳台上吹了好久的风,还用冷水洗了把脸——不是,你们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可真会瞒!”

    简然亮出自己的戒指,“我们虽然没说,做的可是很明显了,是你自己没有善于发现细节的眼睛。”

    季源希一屁股在阶梯上坐下,“真他妈刺激……结婚证?呵呵,你们别这时候告诉我啊,等金婚的时候再说也不迟啊。”

    简然拍拍季源希的肩膀,“你慢慢消化,我们先走了。”

    和季源希分开后,两人回到了主干道,这时游客已经很多了。坤宁宫前,一个导游正在介绍坤宁宫的历史。听到导游说“坤宁宫是清朝皇帝大婚的地”,简然不禁看向自己的“任皇后”。

    “任皇后”感觉到他的目光,回望着他,“嗯?”

    “皇后,不如我们官宣吧?”

    任青临愣了一下,配合简然的演出,“皇上何出此言?”

    “朕想给皇后更多的安全感。”简然说,“省得皇后以为朕只是随便弯弯的。”

    “任皇后”展颜一笑,“臣妾都听皇上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戏精 _(:3∠)_

    临临:皇上,请让臣妾来侍寝。

    然然(揉着自己的腰):朕并没有很想要……

    临临:可是臣妾还没有给皇家开枝散叶。

    然然(面无表情):皇后就是侍寝一百次也开不了叶,死心吧。

    ps:一开始就说啦,这是日常向的文,都是些校园日常,贴近生活,希望大家能看得轻松愉快,么么啾

    感谢在2020-01-07 15:04:59~2020-01-08 18:01: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越 2个;3735894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999169 146瓶;归昀 30瓶;时倦 10瓶;君越 5瓶;喵喵超可爱、不死九要吃、歪歪、社会社会兔、阿婷啊、红红火火过基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