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2、更新

    任青临的实名贴热度直线飙升, 短短两分钟就翻了数页。(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衍生贴接二连三的出现, 全是讨论两位校草出柜即结婚的事。

    【划重点:刚从丈母娘家回来的简然。是丈母娘家, 不是婆婆家!】

    【逆了?!no!!!妈妈不允许!!!Σ( ° △°|||)︴】

    【八月七号结的婚,那天刚好是七夕节啊!啊啊啊我死了,我要在糖海里淹死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哭着刷手机!qaq】

    【隔壁楼主, 请问拧的脸肿吗?】

    【我是简然的同班同学,和他关系挺好的。他每次离校要不是和他室友,要不是和任青临,真不知道他哪来的时间去和别的男人瞎搞。】

    【开个贴简单科普一下任青临的家庭背景, 简然是疯了才敢给他戴绿帽。】

    【实名发言:我,李千俞, 任校草的室友。任校草超黏简学长的,简学长还在我们寝室睡过。我早就怀疑他们关系不纯洁, 万万没想到啊……是在下输了。】

    【带节奏的傻.逼呢?咋不蹦跶了?来啊, 快活啊,我在前面唱跳, 你在后面上吊~】

    【不是,那个lz说的没错啊, 简然确实是gay。】

    【gay怎么啦?特么都9012年了,国家都允许同性结婚了。你那么有能耐,去改《婚姻法》啊!】

    【有一说一,国家允许归允许,但我还是无法接受两个男人在一起。】

    【笑死,人家结人家的婚, 需要你接受?你厉害你第一,你咋不去海里开飞机?】

    【吐血……我明天早上还有考试啊!两位男神,你们就不能等考完再官宣吗?你们这是什么群啊,你们真是害人不浅啊你们这个群,我儿子每一科成绩都不过那个平均分呐.jpg】

    ……

    柯言看得目瞪口呆,“这些人,都不用复习的吗?”

    季源希低头在手机上狂敲字,“复习哪有吃瓜香……完了完了,我要死了,我老婆一个劲地问我为什么不告诉她,还让我把你们俩的事做成不少于二十页的ppt给她看。”

    沈子骁幸灾乐祸:“这不正好,你不是最喜欢做ppt了吗?”

    季源希欲哭无泪,“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他看向任青临和简然,“话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房辉冯一手捧着两人的结婚证,一手摸下巴,仔细分析:“他们是今年八月七号结的婚。结婚之前少说得谈一年恋爱吧,那至少是去年八月,或者更早。”

    柯言惊呼:“啊,那个时候青临还在念高中吧,老师允许你们早恋吗?”

    季源希大惊小怪,“我去,然然竟然对未成年人下手?!不是……那你们也太会演了吧,我这么敏锐一人,完全没看出来你们之前认识啊!”

    沈子骁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把诸葛亮用的羽扇慢悠悠地摇着,故弄玄虚道:“他们之前确实不认识,关系也一般。那么,他们究竟是如何走到这步,结婚证又是哪来的呢?”

    除了当事人和陆时玹,其他几人都看向沈子骁,眼中满满的全是对知识的渴望。

    学渣沈子骁非常享受这种感觉,“柯言,替我去打壶热水;老季,你帮我把衣服晾了;小房过来给我捏捏肩,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把他们的恋爱史说给你们听。”

    陆时玹温声道:“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啊,不用,”沈子骁说,“你坐着听就好了。”

    房辉冯发出:“凭什么啊!骁哥也太偏心了!”

    简然和任青临的手机震个不停,两人都没去看。

    任青临问:“学长感觉怎么样?”

    简然兴奋道:“一个字,爽!”

    任青临看着他,“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那可不,”简然一本正经道,“你想想,万一以后我们闹分手,又得这么来一次,还要一个个向校友解释,我们已经分手啦,离婚啦——多麻烦啊,算了算了,还是凑合过吧,还能离咋滴。”

    任青临失笑,“有道理。”

    “而且,以后我们就能光明正大地秀恩爱了。比如……”简然招招手,“学弟过来,给学长亲一口。”

    任青临笑着凑近简然,用嘴唇碰了碰他的脸颊。

    众人:“……”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没过多久,旁边寝室的人也来凑热闹,简然那些同学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性向而疏远他。

    寝室的空间原本就有限,现在更是挤满了人。沈子骁众星捧月般地站在椅子上,摇着他那把羽扇,饱含感情地讲述:“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简然被他妈叫到书房。简妈语重心长地说,‘然啊,你身为简家的长子,有责任也有义务为简家献身。这是你联姻对象的资料,你拿回去看吧’……”

    任青临有些意外,“你告诉了沈子骁这么多?”

    “怎么可能。”简然冷眼旁观,“细节都是他瞎编的。看把他能的,怎么不去天桥底下说书啊。”

    沈子骁的书说到一半,忽然到点熄灯了。众人皆是扼腕叹息,简然趁机道:“差不多该回了啊,小心宿管阿姨校规伺候。”

    “别别别,正是精彩地啊!继续说啊骁狗,简哥看到新来的校草是他老公,是啥表情啊?”

    “我在给女朋友直播呢,她让我转告你,你不能卡在这里……”

    “你们还是先回吧。”沈子骁说,“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不见不散。”

    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散了,剩下三个不是这栋寝室楼的人面面相觑。

    房辉冯:“那个,咱们咋回去啊?”

    季源希开玩笑道:“干脆拉条绳子,你们从这滑到对面。”

    沈子骁:“陆时玹的寝室在学校西边,你滑个给我看看?”

    任青临说:“被记一次晚归而已,不算什么。”

    房辉冯悠悠道:“上回简哥时间过了留在咱们寝室,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任青临微笑,“我可以和学长挤一张床,你行么?”

    房辉冯:“……”感觉有被冒犯到。

    “干脆都别回了吧。”柯言突然说,“反正今晚我也睡不着,不如大家一起通宵。”

    每天准时上床睡觉的乖宝宝说出这种话,其他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任青临:“我可以。”

    陆时玹看了一眼沈子骁的床,“我没意见。”

    房辉冯挠挠头,“可是通宵咱干啥啊,这熄灯了又没电的。”

    “咱们一共七个人,可以三个人斗地主,剩下四个……”柯言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打麻将!”

    柯言身为学霸,可以免疫一切娱乐活动——除了打麻将。上回任青临过生日的时候,简然就发现他是个隐藏的小雀神。

    沈子骁:“噗——我还挺喜欢打麻将的,但是咱们寝室有麻将吗?”

    “有!”柯言从桌子下面拉出一个小箱子,兴冲冲地说,“我早就买好了!”

    经过一波讨论,柯言,简然,沈子骁还有房辉冯上了麻将桌,其他三人也没打斗地主:季源希和他女朋友打着电话,陆时玹和任青临坐在一边观战。

    四个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市,平时打的麻将都不一样,统一标准又花了一段时间。最后为了公平,四个人现场学了四川麻将。

    一开局,柯言就来了一个对对胡自摸,之后也是一路高歌,其他三人被各种血虐,像三根蔫了的黄瓜。

    简然抓起一张牌,脸上微变,“艹,我感觉要点炮了。”

    已经听牌的柯言盯着简然手里的牌,表情狂热,和他考前复习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简然拿不准主意,问身边的任青临,“打哪张啊?”

    任青临懒洋洋道:“不打这张学长就不能听牌。”

    简然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他又想了一会儿,气势汹汹地说:“老子就赌他一把!八万!”

    “糊了!”柯言把牌一推,“清一色哈哈哈哈——”

    “简然你脑子有洞?你明知道他要那张你干嘛还打?”

    简然捂着心脏,“不行了,我得缓缓。任青临,你替我上吧。”

    任青临说:“嗯,学长休息一下,困了就上床睡一会儿。”

    “不困,但是有点饿,我去煮包泡面。”

    “我也要!”

    “我也。”

    “加一!”

    几人轮番上阵,只有柯言岿然不动,始终坚持在岗位上。

    清晨六点,准时来电,宿舍的门禁也开了。送走任青临三人,简然打着哈欠上了床,困意瞬间淹没了他。

    所以官宣后的第一个晚上,他和任青临打了一宿的麻将,这叫什么事啊……

    简然一觉睡到了下午,一天的课全翘了。醒来后他赖在床上,开始回昨晚没来得及看的信息。

    任青临的电话来了,简然戴上耳机,窝在被窝里和他打电话。

    任青临:“吵醒学长了吗?”

    简然:“没,早醒了——你那边好吵,是在外面?”

    “嗯,刚考完大物。”

    简然顿了一下,“今天考试昨晚还通宵……”

    任青临笑着说:“没事,我体力好。”

    简然压低声音,“不信,除非你让我检查检查。”

    任青临那头沉默了下来。

    “喂?喂喂——”

    “在。”任青临说,“学长,马上要跨年了。”

    “是啊,”简然打开日历,“今年的元旦好像不连着放三天——我们去哪里跨年?”

    任青临缓缓道:“学长愿意在外面住一晚上吗?”

    简然一下子直起身体,“住哪?”

    任青临低笑一声,“酒店啊。”

    简然:“……”

    “学长?”任青临的声音有些迟疑,“你,不愿意?”

    简然点点头,“是有点不愿意。离31号还有好久呢,圣诞节不行吗?”

    任青临笑了,“圣诞节不放假,而且第二天学长有考试。”

    “有吗?”简然翻出自己的考试日期,“卧槽,你怎么记得比我还清楚。那圣诞节我们就不过了?”

    “学长想怎么过?”

    简然稍作思考,说:“回头我问问骁狗他们,之前好像听他们说有什么计划。”

    “好。我快到寝室楼下了,待会一起吃饭吧。”

    “行,我现在去换衣服。”

    “也可以继续躺着,等我帮学长换。”

    简然笑道:“好主意。”

    挂了电话,简然下床洗了把脸。敲门声响起,简然直接打开门,说:“你这也太快了叭——”

    “啊?”站在门外的辅导员一脸懵逼,“谁快?”

    “没谁。”简然挠挠头,“述哥,您找我啊?”

    “嗯,”张述手里捧着一盆绿植,表情一言难尽,“寝室里就你一个?”

    “对,您有什么事吗?”

    张述把绿植搁在简然桌子上,“坐,咱们坐着聊。”

    简然心里有些忐忑。辅导员居然特意来寝室抓他,是因为昨晚的事,还是因为他今天翘了一天的课?

    “你和任青临的事,是真的?”张述问。

    简然点点头,“真的,我结婚证就放这儿呢,我拿来给您瞧瞧?”

    张述闭了闭眼,把气顺过来,“你们家长都知道吗?”

    “啊?”

    “是不是背着父母偷户口本扯的证?”

    简然哭笑不得,“这么说吧,我们的婚纱照是我妈安排的,昨天我还和任青临他爸喝了点小酒——您觉得他们知不知道?”

    张述感觉自己三观都被颠覆了,“你们父母居然同意你们这么早结婚?”

    简然懒得解释太多,只道:“同意啊,儿子找到了真爱是喜事。”

    张述委婉道:“简然,爱情有的时候会蒙蔽你的双眼,你要保持清醒啊。”

    “我很清醒。对了述哥,”简然搓着手手,“大学生结婚是不是有学分加?”

    “加学分的事我会替你安排。”张述欲言又止,“我的意思是,或许任青临没你想的那么完美。”

    简然沉下脸,“述哥,你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吧?”

    “我可没有!”张述忙摆手,“嗐,实话和你说了吧,上次我逛商场的时候,看到……”看到简然沉浸在爱情中的脸,张述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先祝你们幸福吧。这绿萝送你了。”

    简然一头雾水,“好端端的,述哥送我绿植干嘛?我可是连仙人掌都能养死的人……”

    “让你收你就收着。”张述表情高深莫测,“还有,多吃点绿色蔬菜,对身体好。”

    简然:???

    “我先回去了。”张述站起身,不忘叮嘱道:“几门核心课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也收敛点,别忘了学生最重要的本职是学习。”

    简然虚心接受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