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8、更新

    五杀过后, 简然和任青临回了学校。(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推开寝室的门, 一句中气十足的“penta kill”吓得简然差点把钥匙扔了。沈子骁嗷嗷叫着:“卧槽, 我五杀了!老季快来看啊,我的貂蝉五杀了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

    季源希从厕所里走出来,看简然, 说:“哎,然然回来了!”

    简然站在沈子骁身后看他打游戏,“嗯,刚回——你傻站着干嘛, 赶紧去抢对面蓝buff啊。”

    季源希用探究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简然,欣慰道:“上次你离开寝室的时候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纯情小处.男, 回来已是成熟的男人了呢。”

    简然脸上一热,“闭嘴。”

    “然然别害羞嘛。”季源希拖来椅子在简然面前坐下, “来来来, 分享一下,一共do了几次啊?”

    简然朝椅子踹了一脚, “滚,你不要脸我还要。”

    季源希还是笑嘻嘻的, “或者说一下用了什么姿势。”

    沈子骁把对面的塔推了,边在朋友圈分享战绩边说:“是传统的传教士,还是高难度的意大利吊灯?”

    简然忍无可忍:“都给老子死!等等,传教士和意大利吊灯是什么?”

    “两种。”季源希有些惊讶,“骁狗你一个单身狗是怎么知道意大利吊灯的?”

    沈子骁淡定道:“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

    简然若有所思, 打开手机百度,输入:传教士和意大利吊灯是什么姿势?

    简然“如饥如渴”地汲取着知识,寝室的门嘭地一下打开,柯言犹如台风一下刮了进来,他跑八百米的时候都没现在快。“《计算机原理》的成绩出了,可以在教务系统查到!”

    三人纷纷“卧槽”了一声。简然立刻打开电脑,输入学号和密码后,深吸一口气,按下回车键。

    他寒假还要结婚,他不能想象自己结婚前一晚上还要准备补考的凄惨画面。

    看到“85”两个数字,简然微微松了口气。

    “啊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过了!”沈子骁笑得头都要掉了,“62!卧槽!我早就说了这次很稳!”

    季源希也乐开了花,“78,可以可以,比我预期的好多了。言言,你考了多少?”

    柯言勉强笑了笑,“我……还行吧。”

    季源希凑过看了一眼,“96,你管这叫‘还行’?”

    低空飘过的沈子骁恨不得在寝室里放鞭炮,“晚上我请客,人均五百以下随便挑!”

    简然对着电脑屏幕拍了张照发给任青临。

    简然然然:【图片】

    简然然然:【墨镜】【墨镜】【墨镜】

    .r:【佩服三连:可以可以,厉害厉害,666.jpg】

    .r:身体还好吗?

    简然然然:……

    昨晚在浴室那次,任青临本来要去拿东西,简然嫌麻烦,让他直接来。任青临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还是没把持住,事后仔仔细细帮简然清理了一遍。

    想起这些,简然的耳根红了起来。

    简然然然:好得很。

    简然然然:我打算订过年回广州的机票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吗?

    .r:跟。

    简然扬起嘴角,顺手把任青临的微信备注改成了“老婆”。

    晚上,寝室四人在学校附近吃大排档。这家大排档环境一般,但气氛到位,炒的菜分量足味道好,价格还便宜,很受学生的欢迎。

    沈子骁数了数人数,郁闷道:“我是说了可以带家属,但你们不知道客气一下吗?”

    徐可可在菜单上画着勾:“都是自家人,还客气什么呀。”

    任青临:“不知道。”

    陆时玹:“钱不够?”

    “那哪能。”沈子骁忍着肉疼说,“多点点,别给我省钱。”

    菜上齐后,众人为沈子骁的62分一起碰杯。简然说:“祝你以后每门都能考60分。”

    柯言有些犹豫,“啊,简哥你这么说不太好吧。”

    沈子骁感动得都快哭了,“好兄弟——别的不多说,都在这杯酒里了,干!”

    任青临觉得挺有意思的,问身边的陆时玹:“不管管?”

    陆时玹含笑道:“管着呢,已经有进步了,也不能逼得太急。”

    任青临看向简然,心道还是自家的省心一些。

    “是你你会管吗?”陆时玹问。

    任青临想了想,“不会。”不爱学习无所谓,只要爱他就行了。

    陆时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对了,青临简然,你们录的视频也太甜了叭。”徐可可说,“我和我的小姐妹每天都要刷他个几百遍,太上头了!”

    简然有点懵,“什么视频?”

    “就是新年祝福视频啊。”徐可可动作麻利地找到视频,点击播放,简然听到自己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2020年就要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呃……”

    简然羞耻到爆,“快关了!”

    “别别别,让我再听一遍任青临的‘和棉花糖一样甜’,或者……”徐可可眨眨眼,“让我听听现场版的?”

    任青临淡定道:“听一次五百。”

    “那算了,”徐可可一秒怂,“我还不如和我室友一样,把那句话设成闹铃,以后每天就是任青临叫我起床了。”

    季源希怒了:“徐可可!”

    简然也怒了:“你室友什么人啊,凭什么拿我老婆的声音当闹铃?”

    任青临给简然顺毛:“她们只有录音,你有真人。”

    简然冷静了下来,“那倒也是。”

    徐可可磕糖磕到缺氧,“老季,快快快,给我倒杯水,我要窒息了!”喝完男朋友倒的水,徐可可又感叹了一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啊啊!”

    简然:“正月初五,你们机票买好了找我报销。”

    沈子骁:“我还想着和你们商量这事呢。我们打算提前几天去,帮你们筹备婚礼,顺便在广州附近转转。”

    “行啊,”简然说,“住宿费也可以报销。”

    柯言举起小手,“那个,我不能提前去了,我要回家一趟,家里有些事。”

    季源希问:“什么事啊?”

    “哦,我家的房子要了。”

    众人:???

    沈子骁颤声道:“你再说一遍?”

    柯言被大家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呃……我家的房子要了,我爸让我回家办点手续。”

    短暂的沉默后,徐可可突然激动地拿起手机:“我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吴佳觅!”

    简然:“……”柯言家一夜暴富,徐可可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告诉差点成为柯言女朋友的吴佳觅,女生的脑回路实在是太奇怪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简然陆陆续续完成了考试,早考的科目也相继出了成绩。简然的分数基本都在80分左右,保持了去年的水准。沈子骁大部分科目都低分飘过,除了英语口语。

    沈子骁在寝室崩溃:“我不接受这个成绩!我们是一组的,凭什么你88分,我58分?我不服,我沈子骁不服!”

    “你可以去找老师理论。”简然说,“不过讲真的,你这58分给的算高的了。”

    沈子骁抱着床柱子哐哐直撞头,“完犊子,陆时玹不会放过我的!”

    “这不挺好,”简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寒假让他给你好好补补。”

    沈子骁欲哭无泪,“会补死人的——”

    简然穿上外套,“你慢慢哭,我走了。”

    沈子骁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你不是明天的飞机吗?”

    “先去丈母娘家住一晚上,”简然拉上行李箱,“拜了个拜。”

    沈子骁:“一路顺风,到时候广州见啊。”

    两家人已经商量好了,任青临和简然先回广州准备婚礼,任父任母在北京过完年再过去。这是任青临第一次不和父母一起过年,简然把人家儿子拐跑了怪不好意思的,主动提出在任家吃顿饭再走。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的简然在任家放松多了。吃饭的时候轮拍任父任母的马屁,把任父逗得眉开眼笑,任母看他的目光也越发柔和。

    饭后,任父任母出门散步,简然和任青临在客厅看电视。简然枕着任青临的大腿,见任青临一直在刷手机,问:“你在干嘛?”

    任青临:“刷京东。”

    “哦?要买什么啊。”

    任青临把手机递到简然面前,“001和003,买哪个?”

    简然坐直身体,“哪个贵一点?买贵的吧。”

    “001,又贵又薄。”

    “买买买,多买几盒,带到广州去。”

    任青临指尖一停,“哥哥想试试冰火螺纹,凸点带刺的吗?”

    简然:你爹震惊.jpg

    “特么还有这种神器?!”他对这面的知识真是太欠缺了!意大利吊灯不知道就算了,这些居然也一窍不通!

    任青临抿了抿唇,“嗯,买一盒来试试?”

    “倒也不必……”只是安安分分地做就够刺激了,他暂时没勇气尝试新的。

    任青临笑了,弯腰亲了简然一口,“那先加购物车,以后再买。”

    简然有些心痒难耐,他隐约感觉到任青临的大腿的肌肉也绷紧了,忍不住道:“你现在下单,明天才会到吧。那今晚怎么办?”

    任青临扬了扬眉,“哥哥今晚想要?”

    简然不服:“你不想啊?”两人都一个多星期没做了,他不信任青临不想。

    “想,每天都在想。”任青临站起身,“哥哥在这等我,我去便利店买。”

    简然说:“我们一起啊。”

    两人穿上外套出了门。晚上的白天冷多了,刺骨的北刮在脸上和刀割一样。放在平时简然肯定懒得出来,但今晚他有大事要做,无论是狂风还是暴雨都阻挡不了他。他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也要在坟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我要去买套!

    简然冻得直哆嗦,“便利店在哪来着?”

    任青临说:“药店近一些,去药店买吧。”

    简然又一次学到了新知识,“药店还卖这种东西?”

    “嗯,品种还很齐全。”

    两人进了药店,药店的导购迎上来,“两位需要没什么?”

    简然:“……”

    进药店买tt的程是啥?他是直接说呢,还是装模作样演一演呢……

    简然正犹豫着,就听到任青临说:“随便看看。”

    简然:???

    这都行?

    导购员点点头,笑道:“您请。”

    任青临直接走到计生用品的货架,拿了盒三枚包装的001,问:“今晚够吗?”

    简然感觉导购一直盯着他们在看,脸上火辣辣的,“够了够了。”

    任青临拿着001去柜台付钱,简然在药店里瞎逛,一回头就看到任母和任父两个人手挽手地走进了药店。

    简然:!!!

    任父:“哎,干儿子,你在这干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也要在坟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大家小年快乐~(^w^)感谢在2020-01-16 21:11:07~2020-01-17 18:35: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沉野 3个;阿水、 sssssuri、檀旭、阿遖啊、3820670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煙雨似翎 99瓶;盗号狗吃我一拳 25瓶;baek七七、axxxa 20瓶;邓姑娘词穷、盐焗小星球、tctlady、西西今天不想起床、秋原 10瓶;dise 9瓶;微我无酒 7瓶;destiny 6瓶;魏魏ri、雪软、百香果 5瓶;奈何、苏里南、布加拉提了提裤子、咕噜、瞎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