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2、更新

    任青临的眼神和表情立刻变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他喉结滚了滚, 问:“这又是哥哥从网上学的勾/引我的招数?”

    “不是啊, ”简然舔了舔嘴角, “我自己想说的。”

    任青临看着一脸春光的学长,呼吸都重了。

    简然把任青临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道真是奇了怪了, 他在网上学的那么有文采的“速速脱衣”被任青临当个笑话听,现在不过是随口说了句“粗俗下/”的话,竟然能把任青临撩得不知所措。

    任青临眯起眼睛,微微笑了起来, “入。”

    简然对上任青临的视线,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在作死。

    任青临从容不迫地关了电视, 把简然吃到一半的零食清理干净,然后牵着简然的手回到卧室, 把门反锁, 窗帘拉上。

    一切准备就绪。下一秒,简然的双手被握住, 任青临强势地将他推到门上。

    两人身体贴在一起,简然趴在门上, 背后是学弟温热的胸膛。这是他主动提出来,可是现在看不到任青临的脸,他又有一些慌乱。

    “任青临?”

    “哥哥。”

    任青临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接着他撑在墙上的手指被紧紧扣住了。简然还觉得不够,努力地想要转头,却被任青临温柔地制止了。

    “哥哥学坏了。”任青临轻声道, “作为惩罚,今天不能让哥哥看到我。”

    简然愤愤不平:“混蛋,到底是谁比较坏啊!”

    任青临笑了声,垂下眼睛在简然的后脖颈上咬了一口。

    任青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做足准备,几乎是失去耐性的满足简然的需求。很快,门板发出轻微又绵长的撞击声。一想到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父母就睡在不远的主卧,简然就有一种偷/情般的刺激。

    任青临似乎有同样的感觉,他比以前更要兴奋。他说到做到,没有让简然看到他的脸。

    简然被按在床上,头埋在枕头里,咬着被子欲哭无泪。

    任青临凑在他耳边,温柔又恶劣地问他:“哥哥喜欢吗?”

    “……”

    得不到简然的回答,任青临用行动表示自己的不满,“再问一遍,喜欢吗?”

    简然被逼无奈,只好道:“喜、喜欢的……”

    当事人简然: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最后,简然眼角泛红的样子还是成功让任青临心软了。在接近顶点的时候,任青临将简然抱起来,正面拥吻了他。

    大年初一,任青临醒来的时候已经比平常晚了。简然还在睡,眉头轻微地皱着,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

    任青临看了他一会儿,穿上衣服去洗漱。

    一楼,简爸正在看早间新闻,简妈在阳台上浇花。任青临和他们道了早安,简妈说:“然然还没起呢?”

    “嗯,哥哥还在睡。”

    “这都几点了,猪都醒了他还在睡。”简爸不满道,“赶紧把他叫起来,待会就有人来拜年了。”

    任青临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哥哥昨晚睡得比较晚,现在起床了也没精神,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简妈:“他又玩游戏了?”

    任青临顿了顿,“算是吧。”

    简爸:“你们一起玩的?”

    “……嗯。”

    简爸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都是二十岁的孩子,一起熬夜,你能起,他就不能了?什么身体素质,肯定是平时缺乏锻炼!”

    简妈点头赞同:“小区里有各种球场。青临,你没事拉他下去运动运动,别整天对着电脑玩游戏,眼睛都要玩坏了。”

    任青临笑着答应:“好的,阿姨。”

    没过多久,陆陆续续有人上门拜年,大部分都是简妈那边的亲戚。任青临帮着简妈招待客人。简爸见简然还没起,想要亲自上楼拿人,被任青临拦下,“我去吧。”

    任青临端着一盘点心回到房间。简然已经醒了,正躲在被窝里玩手机,看到任青临来了,问:“说,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在客人面前不便看手机——哥哥有发信息给我?”任青临将点心放下,拿出手机看了眼。

    大宝贝:【老婆呢?.jpg】

    大宝贝:【我老婆不见了,嚎啕大哭.jpg】

    “怕吵醒你就出去了。”任青临笑了笑,“哥哥饿了没,先吃点东西吧。”

    简然整个人黏在床上,“懒得动。”

    “那我喂你?”

    “可是我还没刷牙。”

    “我抱你去。”

    任青临先去了趟浴室,把水装好,牙膏挤好,再回来抱他的大宝贝去刷牙洗脸。简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惊喜:“你昨天晚上居然没在我身上种草莓!你也知道在广州我不能穿高领毛衣来遮啊,挺有分寸的嘛。”

    任青临提醒他:“昨天晚上我好像种不到前面。”

    简然一愣,侧过身对着镜子去照身后。

    ……行叭,是他太天真了。

    洗完脸,简然又被抱回了床上。他也觉得自己这样挺巨婴的,但他现在全身酸痛,特别是腰,稍微动一下就疼。他昨天晚上腰抬得太特么高了,没废算是好的。

    简然觉得脸上有点干,说:“学弟开下加湿器,谢谢。”

    任青临问他:“哥哥的护肤品呢?”

    “好像床头柜的抽屉里。”

    任青临打开抽屉,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挑了几瓶,“是你自己涂,还是我帮你涂?”

    简然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像毛毛虫一样一拱一拱地挪到任青临面前,脑袋搁在任青临大腿上,“你帮我涂。”

    “那哥哥闭上眼睛。”

    简然乖巧照做。简妈给他买了一堆的护肤品,平时他只用面霜,觉得脸上干巴的时候往脸上糊一脸再抹开就行。任青临比他讲究一下,蘸取面霜在指尖化开,均匀地按在简然的脸上,最后还轻轻弹了弹简然的额头:“好了,哥哥去吃东西吧。”

    简然心里痒痒的,一个没忍住,给季源希发了条微信。

    简然然然:老季,老季!

    季源希:怎么啦然然?是不是想我啦~

    简然然然:徐可可有没有帮你涂过护肤品!

    季源希:有啊。

    简然然然:【冷漠.jpg】

    季源希:你问这个干嘛?

    简然然然:没事,你跪安吧。

    季源希:【黑人问号.jpg】

    简然靠着任青临边吃东西边玩手机,突然听见“砰”地一声,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

    简然吓了一跳,差点把牛奶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简妈第一个走进了房间,脸上大写着嫌弃两个字,“这都几点了,你们看看,还没起床,真是懒得不像话。这孩子,我是管不了了。”

    简然和任青临二脸懵逼——谁们看看?

    只见从简妈身后探出来一个,两个,三个脑袋——正是刚刚在客厅吃瓜子聊天的亲戚们。

    和善的表姨:“然然还在长身体,能睡是好事。像我们上了年纪,想睡都睡不着!”

    颜控的舅妈:“然然真是一年比一年帅,在学校是不是很多女孩子追你啊?”

    严厉的舅舅:“简然,赶紧起来,家里有客人还睡懒觉,你爸就是这么教你的?这是简家的家教?”

    简然从小到大最怕舅舅,舅舅一发话,他连腰疼都顾不上,嗖地下了床,挤出笑容:“表姨,舅舅舅妈,新年好啊,我都不知道你们来了。”

    简妈幸灾乐祸道:“果然还是舅舅说话管用,是不是啊,然然?”

    简然给了简妈一个幽怨的眼神。

    舅舅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穿好衣服马上下来,陪我下几盘棋。”

    简然弱弱道:“是。”

    简妈带着娘家人趾高气昂地走了。简然长吁一口气,忍不住埋怨任青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舅舅来了啊。”

    任青临好笑道:“我不知道哥哥那么怕舅舅。”

    “不仅我怕他,我爸也怕他。”简然说,“我外公家几代人就我妈一个女儿,全家人对她宠就一个字,特别是我舅舅,完全就是个妹控。我小的时候,我妈一不高兴就往娘家跑。她一跑我爸就带着我去外公家登门谢罪。我们在那是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受尽冷眼,妈呀我都有阴影了……”

    任青临摸摸简然的头,同情道:“哥哥真可怜。”

    简然陪着舅舅在书房里下象棋,那叫一个度日如年;简妈她们想要打麻将,无奈三缺一,最后让任青临顶上了;简爸和钟点工一起在厨房里忙活,给大家准备午饭。

    舅舅一行人到晚上才走,简然当了一天的好孩子,累成了冰箱。舅舅一走,他就像烂泥一样瘫在了沙发上。

    简妈看得直摇头,“干脆把你送到舅舅家去住几天,治治你的惰性。”

    简然如临大敌,“妈,你是开玩笑的吧?”

    简妈轻飘飘道:“你觉得呢。对了老公,碗还没洗。”

    简爸立刻撸起袖子,“我现在就去!”

    任青临说:“叔叔,我帮你。”

    “不用,他自己行。”简妈说,“你歇着,和然然一起看看电视,吃吃水果。”

    任青临笑道:“那我帮阿姨切水果。”

    简妈被任青临的笑容闪得心都软了,再看看帅气的亲生儿子——这也许就是中年女人最平凡朴素的生活吧。

    任青临负责切水果,简妈上牙签先端一部分出去,看到简然盘腿坐在地毯上看动画片,嘱咐道:“然然,你怎么又在看动画片了?”

    “这是动漫。”

    “不都一样。你都要钻到屏幕里了,坐远一点啊,别伤到眼睛。”

    简然嘴上“哦”了一声,身体上却连根毛都动。

    简妈刚要发作,任青临恰好端着剩下的水果走了过来,他看了眼简然,说:“哥哥往后坐,别离电视太近,对眼睛不好。”

    简然同样“哦”了一声,然后向后挪了一大步。

    简妈:“……”

    作者有话要说:  简妈:感觉有被冒犯到。

    写日常写得敲开心啊啊啊啊!你们看得开心吗?

    感谢在2020-01-20 17:57:10~2020-01-21 17:36: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w 2个;忘柔、 sssssuri、久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枫 32瓶;ww 22瓶;叶有南音、搁浅 10瓶;佳佳和坨坨 6瓶;怀愁不寐丶、雪软、兔仔要吃肉、闻人若 5瓶;浅三耘翎 4瓶;你咸、小绿帽、玘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