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7、番外

    挂了电话, 简然问柯言:“你知道他们说的老地在哪吗?”

    柯言点点头, “学校附近有一个废弃的游乐场, 他们平时就在那约架。(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简然把地址发给任青临,说:“走,去看看热闹。”

    游乐场不大, 也没什么人,两人很快就在旋转木马那里找到了赵莫臻和另外三个小屁孩。

    赵莫臻勉强当得上校霸的名头,虽然现在被揍得有些惨,但他毕竟是一打三, 能坚持到现在还没被打得满地找牙算可以了。

    柯言看着赵莫臻刚把一个男生踹上了墙,却被剩下的两个男生一左一右钳制住胳膊一时动弹不了, 紧张地问简然:“简哥,我们就在这看着啊?”

    “不然呢?”简然说, “你会打架吗?”

    柯言摇摇头。

    “我会打, 但是我比较想看中二少年接受社会的毒打。”

    柯言只好继续观望,只见刚刚被赵莫臻打倒的男生重新站了起来, 他按了按嘴角的淤青,啐了一口, 一拳挥打在赵莫臻脸上。

    柯言不忍直视,吓得闭上了眼睛,“简哥,我们还是报警吧?”

    简然正要说话,一辆路虎从从路边拐了进来,在他们面前停下。

    车门打开, 长腿落地,接着任青临从车里探出身,对简然浅浅笑了笑,关门向他大步走来。

    大概是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任青临一身西装领带,看上去奢华优雅。简然不禁担心他穿成这样还能不能打架。

    柯言看到任青临,相当惊讶,“青临,你不是出国了么,怎么会……”

    “来找哥哥充电,”任青临解开袖口,稍微松了松领带,“他们在哪?”

    简然指了指旋转木马,“你再来晚点,言言就要报警了。”

    任青临轻一颔首,“你们在这等我吧。”

    “等等,”简然叫住他,“你穿成这样能行么?”

    “试试,”任青临说,“哥哥和他们动手了吗?”

    “没,老公都来了,哪需要我出手。”

    任青临轻笑一声,从西装裤的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递给简然,“哥哥乖,这是奖励。”

    简然一根棒棒糖才舔了几口,任青临就扶着破了相的赵莫臻回来了。任青临连衣服都没怎么皱,好像刚刚不过是去买了根棒棒糖。

    柯言看得目瞪口呆,“任青临这么会打架的吗?”

    打架是不对的,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可简然还是想海豹鼓掌——他老公真的a爆了啊啊啊啊!他可以,他真的可以!

    不仅是观战的两只,赵莫臻看任青临的眼神也是满满的崇拜,“哥们是哪个学校的啊,太他妈帅了!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对了我叫赵莫臻,你叫什么名字?”

    简然扬起眉,脸上写着“不爽”两个字。任青临见状直接松了手,“自己站着。”

    “哥们别走啊,”赵莫臻拉住他,“你今天救了我,我请你喝奶茶怎么样?”

    “把你爪子松开,”简然凉凉道,“人家不乐意被你碰你没发现啊?”

    赵莫臻相当不爽,“怎么哪哪都有你。柯言,不是让你带他走吗,你们还待在这干嘛?”

    柯言囧道:“你少说几句啦,你没看出他们的关系吗?”

    赵莫臻看看简然,又看看任青临,“难道你们认识?”

    柯言踮起脚,在赵莫臻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赵莫臻猛地瞪大眼睛,“你说他们是……是夫夫……”

    简然替任青临重新系好领带,问:“受伤了没?”

    “没有,”任青临看了赵莫臻一眼,“不过那小子似乎伤得不轻。”

    简然哼了一声,“活该,中二装逼的下场。”

    柯言说:“我们先回家吧,赵莫臻的伤口需要上药,任青临也要充电——青临,你的手机是什么型号的,我看看我家里有没有合适的充电器。”

    任青临笑了一下,“你家里没有,这里有。”他张开双臂,“哥哥,过来充个电。”

    当着柯言和中二少年的面,简然不太好意思,但还是扑到了任青临怀里,在他锁骨的地用力深呼吸,感受着任青临的气息。

    满打满算他们也有五天没见面了,简然表面上在和柯言愉快地玩耍,心里却是寂寞空虚冷,他感觉自己只剩下了百分之五的电,再不见到任青临,他估计得关机嗝屁了。

    “你还剩多少电?”简然问。

    任青临说:“百分之一。”

    简然很满意。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自己菟丝草一样的心态,他不想给任青临压力,省得任青临天天说他黏人。现在他算是明白了,任青临比他还要菟丝草,还要黏人。

    两人单纯拥抱着,赵莫臻还处于震惊的状态,柯言抬头看风景,假装什么都看不见。等他们抱够了,几人才一同回到柯言家。

    柯爸爸和柯妈妈刚好不在家,柯言拿出医药箱替赵莫臻处理伤口。用酒精消毒的时候,赵莫臻疼得嘶嘶叫,“疼疼疼疼——你轻点啊!”

    柯言无奈道:“我已经很轻了。”

    简然在一旁说着风凉话,“知道疼,下次还一打三吗?”

    “但是一想到他们被打得更惨,我好像也没那么疼了。”赵莫臻想要笑,一咧嘴就牵动了伤口,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又不是你打的,你拿出来说什么说。”

    赵莫臻分辩道:“是我先把他们打残血,然后任哥才进场收割的。”

    听到他们这么说,柯言有些不放心,问:“青临,你真的把他们打得很惨吗?”

    “没有,”任青临说,“我有分寸。”

    赵莫臻脸上被贴了一个创口贴依旧不老实,他凑到任青临身边,说:“任哥,你是不是练过啊?”

    任青临淡淡道:“别叫我‘哥’。”

    “为什么啊?”

    “我和你好像不怎么熟。”

    简然“噗”地笑出了声。

    赵莫臻有些羞恼。他在学校里横行霸道,都是别人叫他“哥”,他从来没有主动叫过别人“哥”。柯言比他大两岁,他也是直接叫他名字。要是在以前,别人这么不给他面子,他早就暴走了,可是现在……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当他被凑得妈不认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大帅哥天降正义,他真的有被秒到,那一刻他知道了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是对强者自然而然的敬畏,就像他小时候他看到电影里的武林高手一样。

    那一刻,赵莫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成为和他一样的男生就好了。

    赵莫臻故作轻松道:“以后慢慢就熟了,先交个朋友?”

    然而任青临丝毫不领情,“抱歉,但是我不需要对我哥哥没礼貌的朋友。”

    赵莫臻沉下脸,嘴巴绷成一条线,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他也不需要爱打架,成绩差的朋友。”简然悠悠道,“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想和什么人交朋友,就先努力成为和他一个水平的人吧。”

    赵莫臻刷地站起身,一声不吭地走了。

    “赵莫臻,药还没上完呢!”

    柯言想要追上去,简然拦住了他,说:“让他走,我们又不是他妈,管那么多干嘛。”

    柯言显得有点为难,但还是听了简然的话,“好吧。”

    任青临一来,简然就不太便继续住在柯言家了。任青临已经订好了酒店,租好了车,计划着带简然四处逛逛。

    “哥哥想去哪里?”任青临说,“去张家界可能时间不够,我们可以去长沙玩两天。”

    简然想了想,说:“大市都长一个样,我们就在这待着吧,体验一下小镇风情。”最重要的是,任青临事情办完从国外赶回来,肯定累得够呛,在酒店腻歪不香吗,干嘛非得出去玩。

    柯言开心道:“那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回学校。”

    在小县也没必要开越野车,简然学以致用,非要用小电瓶载任青临。“快上来,”简然拍拍后座,“我载你去酒店。你把钥匙给柯言,这几天我们换车开。”

    刚拿到驾照的柯言:“啊,可是我……我不太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科目三不是满分么,”简然鼓励他,“不敢更要多开,不然你永远不敢上路。”

    任青临身上还穿着昂贵的西装,但他一点都不介意。他戴上头盔,跨坐在简然身后,搂住他的腰。

    简然说:“你再搂紧一点?”

    任青临笑着加大手上的力度,把下巴放在简然肩膀上,“哥哥腰真细。”

    简然轻咳了一声,调了调后视镜,看到任青临的笑容后启动小电瓶,“走了。”

    柯言看着学校的两大男神骑着自家小电瓶扬长而去的背影,再看看手里的车钥匙,哭笑不得。

    任青临订的酒店是小县唯一一家三星级酒店,和他们平时住的酒店有一定差距,但两个人都不是挑剔的人,电瓶车可以骑,一般的酒店自然也可以住。

    任青临在浴室洗澡,简然帮他把换下的西装收好挂起来。他在西裤的口袋里又发现了几根棒棒糖,心里有些好笑,等任青临洗完澡出来,他问:“你随身带这么多糖干嘛?”

    “给哥哥吃。”

    “我又不是小朋友。”

    “湘菜偏辣,我担心哥哥受不了,就买了一些随身带着。”任青临说,“哥哥这两天吃得还习惯吗?”

    简然唇角微扬,想起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为了试探任青临的心意,故意吃辣索吻的沙雕行为。他剥开一根棒棒糖,舔了一口,“棒棒糖不解辣的。”

    “嗯?那什么解辣。”

    简然勾了勾手指,对朝他走来的任青临说:“你解辣。”

    任青临笑了,俯身吻住简然带着甜味的唇。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我试试能不能去一趟那啥3(还是临然的),大家关注一下作者的那啥博,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列车时刻表~感谢在2020-02-04 23:15:01~2020-02-05 21:00: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好饿啊. 30瓶;w 17瓶;肆酒北欢、纆清 10瓶;雪轻盈 7瓶;雪软 5瓶;nan、程研昔、深深啊 2瓶;酒逆、no easy way out、pluto、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