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四十一章 风雨前夕

    想到这里,姚宗文不禁抬头望向北方,那是界城所在,朱由校就在界外,那位才是大明真正的定海神针!

    只要朱由校还没有死,谁都没有造反的胆子,包括他!

    不过压制皇权倒是没有问题,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在他看来,朱由校还是比较讲道理的,只要不造反,一般的官场斗争,朱由校还是很留情的,当初东林党的人也好,其他反抗的人也好,朱由校基本上都是贬官去职,很少要人性命,甚至抄家的都很少。(wap.k6uk.com手机阅读)

    只不过他也没胆子带头搅浑水,朱慈煌虽然性格仁慈,但有朱由校给打下的厚重根基,捏死他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选择将消息透露给许峰宾,如今的儒家处处受限,他不敢搅这浑水,不代表儒家也不敢。

    那些人的胆子可比他大多了,弑君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以前朱由校打压,现在朱慈煌也是持打压态度,那些人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尤其是这次被他坑了一把,儒家的灵石储备绝对不会剩下太多,若是儒家不想被淘汰,肯定会想方设法弄灵石,不过现在儒家势力处处受限,想要弄灵石,就得剑走偏锋,这样一来,免不了要弄出一些乱子出来。

    到时候皇权不稳,他自然有可趁之机,毕竟皇权强势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百官也好,勋贵也罢,没人愿意战战兢兢地活在皇权之下!

    主动出头削弱皇权或许没人敢,但顺水推舟的事情,很多人不介意推一把。

    ………

    另一边,许峰宾出了姚府后,慢慢往回走,一路上也在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做,一开始发现被姚宗文坑了一把,他确实恼怒,但现在他也冷静了下来,因为他并没有多少损失,出钱的是孔衍樘他们,该生气的也是他们。

    而完全冷静下来后,许峰宾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姚宗文似乎是故意的,虽说他也找不到证据,但是为官这么多年,他的直觉告诉他,姚宗文是故意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的。

    不过他想不明白姚宗文为什么会故意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要知道朱慈煌已经三番四次严令封锁消息。

    姚宗文把消息告诉他们,就相当于将把柄交到他们手中,一旦让朱慈煌知道,姚宗文也吃不下兜着走。

    想着想着,许峰宾也走到了自己府邸前,不过许峰宾并没有直接回府,而是绕了几個大圈,解除了伪装,恢复原貌后才回到府邸。

    虽然到了他这个层次,很少有人能够跟踪他,而不被他发现,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去见姚宗文不是小事,自然是小心了再小心。

    许峰宾刚进入府邸,原本就在许府中等候的孙乾等人纷纷围了上来。

    “尚书大人,情况如何了?”

    一个心急的官员焦急道。

    “尚书大人……”

    其他人也纷纷问道。

    “交易成了。”

    许峰宾平静道。

    “那尚书大人能否替我等解惑,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

    听到许峰宾的话,孙乾好奇道,正所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对于朱慈煌和众多朝堂重臣一起隐瞒的事情,他也极为感兴趣。

    孙乾话一出口,其他人也纷纷望向许峰宾,虽然知道这件事情能让皇帝和众多重臣联手隐瞒,必然小不了,他们就算知道了,也未必是好事,但要说对这不感兴趣,那就是扯淡了。

    “不可说!”

    见状,许峰宾摇了摇头,语气坚决道:“此事不可说!”

    姚宗文的叮嘱,他可不敢忘,而且这件事情太严重了,一旦传开,到时朱慈煌必然会雷霆大怒,要是查到儒家头上,儒家就等着灭绝吧!

    听到许峰宾的话,所有人都是眉头紧锁,他们也没有想到许峰宾竟然这么说,同时也心惊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

    “各位,接下来尽量囤积灵石,以防大变吧。”

    叹息了一下后,许峰宾挥退了众人,径直朝书房而去,面对孙乾他们,他还能保密,可是孔衍樘他们那边,他却是必须要说的,他们才是儒家的主体,接下来儒家想要不被淘汰,还需要孔衍樘他们出力才行。

    不过他却很担心孔衍樘他们会乱来,儒家兴盛了几千年,独尊儒术的骄傲早已融入他们的骨子里,那些人一心想要重塑儒家的辉煌。

    接下来灵气枯竭,局势肯定会有所动荡,他很担心孔衍樘他们这些人会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毕竟现在儒家还有不弱的力量,要说孔衍樘他们没有重塑儒家辉煌的想法,那就是扯淡,连欧洲那些被灭的撮尔小国都有人想着复国,更别提现在儒家还有不弱的实力了。

    可是现在儒家在朝堂上处于弱势,又不受朱慈煌喜爱,根本不可能从朝堂上动手,所以他担心孔衍樘他们会走邪门歪道,例如…改朝换代之类的!

    毕竟没有比改朝换代更容易的办法了,以儒家现在的势力,支撑起一方新朝完全没有问题,现在儒家的官员并不少,尤其是在中原之外,若是多谋划一下,在东南亚或者欧洲支持一路大反王,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到时若是可以反攻中原,再次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完全没有难度。

    不过这种事情一旦被发现,那么等待儒家的,只有覆灭一途,哪怕没有证据,只要朱慈煌表现出一个态度,诸子百家就会化为恶犬扑上去,将儒家撕成碎片。

    想了许久后,许峰宾拿起了笔,开始书写,虽然担心孔衍樘他们乱来,但他也没得选,不可能因为担心而隐瞒,现在诸子百家都在大肆囤积灵石,儒家已经迟了一步,若他再选择隐瞒,那么这次大变,儒家肯定会因为跟不上脚步而被淘汰。

    写好书信后,许峰宾直接以秘法封印,随后便唤来心腹。

    “阿大,你带着这封信赶去湖广,然后亲手交给孔家家主。”

    许峰宾神色凝重地将信交到心腹手中。

    “老爷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