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四章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莫忧郁闷的点开了在线商店,咦?

    有吃的,饼干、瓜子、方便面、饮料……真是应有尽有。(看啦又看小说网)

    莫忧决定尝个鲜,点了一桶方便面。

    不一会儿的功夫,瑛子小姑娘就端着一桶泡好的香辣牛肉面过来了,朝莫忧笑了笑,收了他5元钱。

    熟悉的方便面的味道飘进了一旁黄海洋的鼻子里,顿时也馋了。

    找莫忧问清楚怎么回事后,赶紧在桌面上的‘在线商店’里下了单。

    这次更快,瑛子小姑娘拿来一桶泡椒牛肉面,甩在了黄海洋的桌子上,同样收了五元,指了指墙角边的饮水机,让他自己泡。

    黄海洋看了看莫忧那桶泡好的方便面,上面还飘着几节火腿肠,再看看自己桌上未开封的那桶,心理失衡了。

    黄海洋叫住了瑛子,指了指莫忧的那桶,又手指点了点自己那桶,“为啥他的就有火腿肠,我的没有?”

    瑛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啊,客人,在线商店开业酬宾,第一单送火腿肠!”转身就走。

    瑛子暗忖,本姑娘愿意白送!

    黄海洋朝着瑛子暧昧的笑了笑,没说什么,撕开包装,自己到一边泡面去了。

    回到座位上,看着旁边看电影正看的起劲的莫忧,他摇了摇头。

    这老幺啥都好,学习、人品都不错,就是感情上太胆小了。

    别人小姑娘都暗示的快叫明示了,他还不知道主动一点。

    班上不是没有漂亮姑娘喜欢这个老幺,奈何老幺自己不主动啊。

    黄海洋好整无暇的点开在线点歌,选了一首歌,在文本里输入了一段话。

    老幺啊,做老大的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然后埋头吃起了面,深藏功与名。

    “莫忧先生为瑛子小姐点播了一首歌:《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慢慢地绽放她留给我的情怀

    春天的手呀翻阅她的等待

    我在暗暗思量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慢慢地燃烧她不承认的情怀

    清风的手呀试探她的等待

    我在暗暗犹豫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

    ……”

    莫忧呆住了,僵硬的抬起头,望着前台正瞪着他的瑛子,张口就想说不是我点的,却又福至心灵的朝着瑛子笑了笑。

    网吧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起着哄。

    “表白!”

    “表白!”

    ……

    莫忧迟迟的不敢踏出那一步。

    黄海洋看不下去了,推了他一把,“还不快去!要让别人等多久?”

    楚天舒用胳膊撞了撞刘开来,“老刘,有人调戏你小姨子哦,你不管管?”

    刘开来看着满脸羞涩,却又大胆回视着莫忧的瑛子,“管个毛线,两情相悦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

    莫忧终于鼓起勇气来到了瑛子面前,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有任何准备。

    “你想说什么?”反而是瑛子小姑娘先开了口。

    正在忐忑不安的莫忧一哆嗦,张开了嘴,家乡话都出来了,“俺稀罕你,你跟俺生个胖娃娃吧!”

    这告白现场安静的可怕,所有人都被这句话雷住了。

    瑛子小姑娘也惊呆了,而后噗嗤一笑,“好的!”

    众人目瞪口呆,这也行?

    何州愣愣的说,“谁给我一耳光,老幺这就算成功了?我明天也去找宋倩试试?”

    黄海洋也没客气,轻轻拍了拍何州的脸,怜悯的看着他,“女孩子只会给自己喜欢的男孩机会,你信不信,老幺就算只说一个‘走’字,瑛子都会跟着他走。”

    看着瑛子的神色,何州信了。

    刘开来在桌面上点了点,“老楚,你还别说,你外甥鼓捣的这两个系统还真是不错。特别是点歌和点餐这两个功能,你说他脑袋是咋长的呢?”

    楚天舒矜持的笑了笑,“再夸,也不得给你少一分钱,哈哈哈哈!”

    刘开来翻了个白眼,好用是好用,就是价格黑了点,一套无盘机系统就要5万,一套网吧管理软件也要3万,而且网吧管理软件每年还要交3000元年费。

    楚天舒看着刘开来那郁闷的样子,也不逗他,“相信哥子,你这钱花的不冤,硬件上面除去你正常节约的十来万,我们批量采购你还能便宜不少,至少把这套系统的钱会赚回来。”

    楚天舒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何况我们还会帮你优先安装adsl。”

    刘开来一听,差点惊叫起来,拉着楚天舒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

    “真的?老楚,你没骗我吧?”

    “我好久骗过你?你也不想想,为啥你这家网吧可以提前结束整顿?你看市场上开了几家?”

    刘开来倒是很清楚,整个锦城市,目前算上自己这家,一共才开业了10家。

    全亏楚天舒提前一周就给他打招呼,准备了大量消防器材,把消防死角给全部解决了,还买了不少摄像头安在墙角。

    同时,这段时间一直在严查上网客户的身份证,没带身份证或者未成年人一律不得入内。

    这样,才在检查中侥幸过了关。

    同时,他也知道,这次第一批过关的十个网吧,全是楚天舒的客户。

    “他们也买了这两套系统?也可以提前安adsl?”

    “那当然!”

    刘开来想了想,琢磨了过来,不由得给楚天舒竖起大拇指,“老楚,你这招高!实在是高!”

    也就是对待自己这些老战友、兄弟伙,楚天舒是安系统送adsl的审批权。

    要是外人,估计这顺序怕就是买adsl再买系统。

    这手玩的漂亮,活该他老楚发财。

    “老楚,你这下子可要暴富了!”刘开来心服口服的说道。

    楚天舒笑了笑,想起自己外甥说的话,开口解释着,没刘开来想的那么黑暗。

    逻辑是这样的,只有adsl安装好了,两个系统才能发挥出最大作用来。

    而adsl的审批只针对完成了整顿的网吧开放。

    刘开来是一个字都不信,楚天舒也没指望他信。

    还是楚楚那句话有味道,我们在扯蛋,他们知道我们在扯蛋,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在扯蛋,但是我们依然要扯蛋,因为我们是正义的。

    扯不扯蛋,楚天舒不知道,有些事情,确实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能推进的下去。

    哪怕你做的是对的,也需要一个理由。

    他开始理解,吴楚之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把网吧整顿完毕,作为adsl审批的前置条件。

    这次的网吧整顿,发现的种种问题,让人触目惊心、背后发凉。

    别的不说,现场检查时,有个网吧,进出只靠一条最多仅供两人侧身而过的狭窄通道。

    消防队拉着网吧老板做逃生演练时,演练的结果让人胆寒,网吧满员120人,当火灾发生时,最多只能逃出来一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