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八章 莞莞的命可真好啊!

    好半天,孙倩喘匀了气,又揉了揉自己早已酸胀发颤的腿。(看啦又看小说网)

    从背包里拿出纸巾和湿巾,分给小刘擦汗,孙倩从背包里掏出了化妆包。

    她用湿巾擦了汗,简单的补好了妆。

    确定小刘打开了摄像机镜头,孙倩仪式感满满的说起了出镜词。

    然后挂着甜美的微笑,开始敲起了门。

    敲了老半天,

    孔昊家没人开门!

    吴楚之家没人开门!

    孙倩看了看手表,毫不气馁,就这么在那耗着。

    再过半小时就是吃晚饭的时候,到时候人就回来了。

    秦莞听见了两边隔壁传来的敲门声,从猫眼里面看了看情况,打开了门。

    秦莞也是怕麻烦,让记者就这么在门口守着,也不是个事。

    便主动告诉他们,孔昊和吴楚之两人几天前就出去旅游去了,过两天拿成绩才会回来。

    孙倩大小姐的心碎成了玻璃渣,望着来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没这么欺负人的啊!”

    秦莞见她哭的伤心,征得在家休息的郑雪梅同意后,好心的请他们进屋里坐着休息一会儿。

    孙倩本想拒绝,但当她看见秦莞绝美的容颜后,便打起了秦莞的主意。

    孙倩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宽敞的房间,打量着客厅的布置,一看就知道家里主人很有品位。

    秦莞给她和小刘端来了水,两人道谢后,孙倩便以了解两个状元的日常生活为由,旁敲侧击的打听起来。

    当听到秦莞说起三人是同学关系时,孙倩眼睛一亮,示意小刘悄悄的打开了便携摄像机,开始了套话。

    既然采访不到孔昊和吴楚之,她从“两个状元和他们的青梅竹马漂亮邻居”为题目切入,估计更拉眼球。

    她看的出来,当秦莞说起吴楚之的趣事时,那种明亮的眼神是如此夺目,这两个人没有问题才是怪事。

    本在书房里写论文的郑雪梅听出了味道,赶紧出来自我介绍了一番,打着圆场,说起长辈眼里的两个状元。

    郑雪梅作为华西神经外科的一把刀,说话自是滴水不漏,刚入职场的张倩哪是对手?

    张倩见在郑雪梅身上讨不到好,反正刚刚的素材也够了,便决定偃旗息鼓。

    时间也不早了,隔壁两家依然也没动静。

    不过也无所谓了,自己选的角度本来就是侧面,有没有父母的参与,并不重要。

    她也知道,至于两个状元郎的采访,看样子只能等到学校发成绩单的时候堵门了。

    再次致谢后,俩人起身告辞。

    郑雪梅让秦莞把张倩两人送下了楼,张倩回到车上才露出狂喜的笑容。

    “师父,我逮着大鱼了!”

    孙倩一边让小刘把刚才的画面播放出来,一边兴奋的给赵全安讲述刚刚发生的一切。

    赵全安也兴奋起来,没想到真的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不过转念一想,顿时就没了兴趣,怜悯的看着张倩,

    “小张啊,这个新闻是发不出去的,会被压下来的。”

    赵全安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淋在张倩的头上,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也不言语,就坐在那一声不吭。

    赵全安想了想,决定还是教教自己名义上徒弟,让小刘把画面倒退到郑雪梅的自我介绍那。

    “看见没,这是一个华西的医生,而且是个正教授,神经外科的主任。”

    孙倩不服气了,“不就是个医生吗?医生的女儿和状元郎谈恋爱就不能报道了?”

    到底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两年,小刘明白过来,开始删起了秦莞的画面。

    孙倩急眼了,动手就要抢,

    “你们凭什么啊!都欺负我!我又不怕他们,他们做得,我们就报道不得啊!”

    赵全安拦住了孙倩,准备耐心的给徒弟解释缘由,突然手机就响了起来。

    赵全安一看屏幕,正是副台长孙红阳,孙倩的爸爸。

    “赵组长,今天两个状元郎采访的如何?”

    “孙台长,两个状元都躲出了。小孙和小刘从邻居印象的角度入手进行了采访。”

    “老赵啊,那个状元郎的报道角度啊,还是要注意正能量。孙倩还年轻,你多带带。”

    “孙台长,您放心,孙倩很有悟性,这次采访主要集中在邻居长辈的观感上,孙倩选的角度很恰当。”

    ……

    孙倩不是傻子,以自己父亲副台长的身份,万万没有理由,纡尊降贵的打电话到栏目前线小组上。

    那一定是她做错了事,她父亲需要直接在源头上进行处理,不至于流传太广。

    看着孙倩陷入沉思的年轻脸庞,想着她为了抢新闻可以连爬18层楼梯,赵全安觉得这姑娘顺眼多了。

    毕竟是刚入职场的小菜鸟,多带带吧。

    “道理很简单,两个原因。”

    见孙倩态度很端正的倾听,赵全安决定把这事儿给她盘整明白。

    “第一,是你父亲刚说的正能量,状元本身就是一种正能量。

    ‘状元’代表的是毅力、是勤奋、是优秀,这是需要大力弘扬的一种精神。这个我相信你听得懂。”

    孙倩点了点头,赵全安继续说着,

    “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报道状元的感情生活,就是一种不恰当行为,在扭曲正能量的宣扬,对吧?”

    “其实如果没有第二个因素,我们完全可以在后面做个连续报道,把你拍的素材拿出用,孙台长也不会给我打这个电话。”

    “第二个因素就是人情……”

    见孙倩流露出鄙视的眼神后,赵全安就知道这姑娘想偏了,

    “没你想的那么黑暗,不是什么其他力量迫使我们放弃。

    而是,人食五谷而生百病,谁家没有个生病住院的时候?

    你想想看,那个郑医生作为华西医院神经外科的一把刀,多少人想欠她人情?她手里又有多少人脉?”

    孙倩听懂了,但还是哭了起来,她想到今天自己的遭遇,觉得自己也太倒霉了,没一件事是做对了的。

    ……

    秦莞回到家,见郑雪梅刚好挂了电话,便哼着歌,开始把厨房里做好的饭菜往餐桌上归置。

    挂断电话的郑雪梅有心想教教自己女儿,让她明白社会的险恶。

    但望着秦莞那单纯的脸庞,又担心是不是太早,心中纠结不已。

    秦莞一边吃着饭,一边开着免提给吴楚之打着电话,向他邀功着。

    反正父母早就知道,也没什么好避讳的,最多说话注意点。

    吴楚之这种前世不知道应付过多少记者的老油条,一听便知道坏了,悄然追问起了细节。

    秦莞也没想那么多,郑雪梅却听出了味道,主动的开了口。

    当郑雪梅说她也参加了采访时,吴楚之松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说起了其他事。

    郑雪梅见吴楚之也没有说破的意思,顿时明白过来。

    自己没白疼吴楚之这个臭小子。

    知道秦莞闯了祸,臭小子还在想方设法的隐瞒,保护着她的单纯,不让她接触到社会的阴暗面。

    挂断电话后,郑雪梅羡慕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莞莞的命可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