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五章 同学录

    招待所门口,望着面前吴楚之那隐隐约约的黑眼圈和略显苍白的脸,秦莞满是心疼。(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楚楚,昨晚没休息好?”

    吴楚之点点头,“想你了,没你陪我睡,睡不着。”

    其实他昨晚休息的很好,和小妖女难得的睡了一个素觉。

    脸上这是前两天荒唐的后遗症。

    秦莞闻言,害臊了起来,偷偷看了看周围,生怕别人听见了。

    轻轻在吴楚之嘴角吻了一吻,“去三亚玩的时候陪你。”

    而后,自己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吴楚之怀里。

    “你忙完了早点回家,我拿完成绩回去的时候,去超市买只鸡,炖好了给你补补。”

    吴楚之点了点头,紧了紧手臂,低头闻了闻秦莞的秀发,“几天没洗头了?”

    秦莞抓起胸前的头发闻了闻,“五天了,有味道了吗?”

    她月事还没完,不想洗的。

    “不明显,下午回家我给你洗。”

    秦莞的头发越来越长,自己洗很不方便。

    “大清早的,你们就在洗别人眼睛了。”

    孔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过来,左手里还捏着一串糖油果子。

    吴楚之看着孔昊的黑眼圈,奇了“你也没睡好?”

    “这两天有点择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昨晚才好点。”

    孔昊没好意思说,这几天晚上和兮兮姐煲电话粥聊得太久。

    忙完了系统的事,这几天他和凌婉兮进展神速。

    昨天兮兮姐来宾馆看他时,他还成功的牵上了手,揽上了那朝思暮想的小蛮腰。

    孔昊美滋滋的看着自己的右手,三天不想洗手了。

    看着孔昊傻乐的样子,吴楚之就知道这货没说实话。

    算了,看破不说破,毕竟人艰不拆,自己也没干什么好事。

    不过看样子孔昊应该是开了窍吧。

    “走吧,该来的,始终要来。”

    让秦莞先进学校,他和孔昊晚两分钟再走,免得被记者给拍了。

    进了校门,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有发现记者的踪影。

    拍了拍额头,想起来了,应该都在大会议室里。

    毕竟还有下一届高三的在上课,记者也不会在校园里乱溜达,影响上课秩序。

    来到阶梯教室,找到教务处的小马老师拿成绩单。

    小马老师才来学校没两年,这种杂活也就这些年轻老师干了。

    稍微资历老点老师都不愿意做这种事。

    拿成绩单自然有喜有悲,年纪越大越不愿意看这些悲喜。

    一见是吴楚之和孔昊,小马老师也不在那堆条子里面翻,直接从桌子里取出了他俩的成绩单。

    嘴里说着恭喜的话,手里顺带递过来两本还没拆封的同学录。

    “豁,今年学校真大方啊!”

    进门时,吴楚之就看见不少人在写同学录,他还以为今年愿意怀旧的人特别多。

    他是不愿意写同学录的。

    关系好的自然会联系,关系不好的何必浪费这个时间。

    以后真要怀旧,拿着毕业照看看就行了。

    小马老师笑了笑,“今年你们考的好,学校自然也就大方点,哈哈哈。”

    见小马老师那边忙的不可开交,吴楚之道谢后就要走,却被几个相熟的同学拉住要他填同学录。

    拗不过,吴楚之和孔昊也就只好坐下来,挨着一个个的写。

    周围的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同学也围了上来,桌上堆满了同学录。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签名卖书呢。

    为了节约时间,每个人都在写着其他人的,写好后传给下一个。

    前世的金句不要钱一般,频频从吴楚之笔下写出,让人感叹。

    不愧是全省文科状元,语文单科第一。

    “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无需佩长剑,赤手便江湖!”

    “前路浩荡,未来可期!”

    ……

    句子很经典,不过吴楚之认为,胜在字数少,短小精干。

    一会儿的功夫,面前的几十本他就一扫而空,孔昊那边才正在写第四本。

    吴楚之凑过去看看,孔昊正在写着,

    “梦想因为拼搏而精彩,相逢因为相知才可爱,

    让缘分装进记忆的口袋,让真诚永远因为祝福而存在,

    愿毕业后的道路上灿烂阳光阴面而来。”

    “这么写,你累不累啊?”吴楚之看不下去了。

    孔昊扭头,吴楚之桌子上已经空了,大惊失色。

    动手抢过吴楚之手上准备传出去的那本,看了看上面的“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孔昊愣了愣,“你怎么这么无耻!”

    于是孔昊翻开自己面前的那本,写上“愿你岁月静好,世间纷扰不曾惊你半分!”

    秦莞的面前也是满满当当几摞的同学录,周围还围着几个男生,想让她写几句。

    那几人见吴楚之走了过来,把手里的同学录放在秦莞桌上,自然也就散开了。

    秦莞惊奇的望着吴楚之,他比她后进阶梯教室,竟然比她先写完。

    要知道围着吴楚之的女生,可不比她身边的男生少啊。

    “楚楚,你怎么做到的?”秦莞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小声的问道。

    吴楚之随手翻着面前的同学录,“无它,唯手熟尔!”。

    她这速度比孔昊好不到哪儿去。

    秦莞垮着脸,“楚楚,帮我想几段吧,我换着写。”

    显然秦莞也准备偷懒了,太多了,平时哪来那么多好友啊,都是些不死心的男生。

    “写古诗啊,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比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莫愁天下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秦莞连忙记住,“只有三句啊?”

    吴楚之看了看她,莞莞还是太实诚了啊,“是六句啊。”

    秦莞不服气了,她数学再差也不至于数数都不会了,“这明明就只有三……”

    她懂了,笑着捶了吴楚之一下,开开心心的写了起来。

    “再想几句出来,重复的太多不太好。”

    嗯……到西北的就“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往东南的就“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没考好的用“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关系一般的写“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关系好的呢?”

    “关系好的直接把同学录扔回去!”

    躲过秦莞的小粉拳,掐着时间,吴楚之招呼了孔昊,直接去了教师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