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六章 那这本菜谱就归我了

    此时,正是30分钟大课间的休息时光。(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还是暑假,开学就高三的学生们,自然不用下楼做广播体操。

    望着楼梯间,学弟们正在精力充沛的打闹,学妹们也离开教室出来透着气。

    恍若隔世的感觉,吴楚之微微一笑。

    尽情的闹吧,等开了学,你们估计连教室门都不愿意出了。

    沿途都有相熟的学弟学妹凑过来,和吴楚之打着招呼。

    毕竟他曾是这个学校风光无限的学生会主席。

    此时又正有全省状元的荣誉加身,更是吸引了不少学妹的目光。

    “咦,这不是我们的文科状元郎吗?”楼梯的转角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吴楚之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的英语老师张悦,抱着教案,正一脸揶揄的样子望着他。

    “小张老师,不要洗我脑袋了。”吴楚之打着招呼。

    连走几步,上前讨好般接过张悦手里的教案,一脸的狗腿样。

    张悦把教案给了吴楚之,嘴上可不留情,

    “哦呦~我怎么敢洗我们状元郎的脑袋哦,

    高中三年硬是把我这个刚毕业的小女子,骗的团团转。”

    张悦刚实习时,是在叶小米那届混的实习老师。

    她正式参加工作,就开始教吴楚之这个年级。

    这一届学生是她的第一届学生,自然用心得多。

    每一个学生什么水平,她心里一清二楚。

    吴楚之惟有苦笑,40分的水平提高,他确实没法解释。

    所以张悦认为他在控分,便是唯一看似合理的解释了。

    “小张老师,你知道的,我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英语这个学科……”

    吴楚之还是想给老师解释一下,但被张悦打断了。

    “唉……我也知道你们这些愤青的毛病,也不怪你,谁叫我们这些新手老师好骗呢?

    但吴楚之,你要记住,英语只是一门工具,它的本身并没有对错。

    用你们文科生的话,师夷长技以制夷嘛。

    英语不要放下,大学里考过四级才能拿到学位证。”

    张悦的话虽不语重心长,但里面蕴藏的满满诚意,吴楚之是能感觉到的。

    “明白了,小张老师,英语不会落下的,我还想以后出国去旅游呢。”

    吴楚之诚心实意的说着。

    师生一路交谈,一路走进文科组的办公室。

    大课间时分,所有老师都回了办公室休息。

    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

    烟瘾犯了的,就在大办公室另一边的窗边吞云吐雾。

    看见吴楚之进来了,老师们都围了过来,恭喜着他。

    历史老师陈闻之拍着他的肩膀,“小伙子,没给我丢脸!文综考的可以!”

    思想老师甘忠国闻言没好气了,“要点脸不,明明是我的功劳!吴楚之的思想一直很好!”

    在*国,是没有‘政事得以治理’这门课的,只有思想课。

    因为最高思想审查廷的走占大神不让开。

    地理老师邹开元没有吭声,他知道地理这门课一定是拖吴楚之后腿的。

    吴楚之走到邹开元的身前便是一躬,

    “谢谢邹老师为我们总结的全国各省特产图,不然我们到了考场全部抓瞎。”

    吴楚之说的是文科综合考试的第一道主观题,当时那道题就给了考生一个下马威。

    一个等高地形图,第一问是山上哪处能看见山下马路上的汽车。

    只要能看懂图,这个并不难。

    第二问是对第一问的解释,也算是送分题。

    难度是在第三问。

    题干说这个山区的特产是茶叶、柑橘、毛竹,问这个山区在哪个省?

    也许后面参加高考的学生,觉得这道题难度不过尔尔。

    但就是这道题可是把当时的考生雷坏了,全国正确率个位数。

    人们第一次发现,原来地理题还可以这样玩儿。

    这道题非常传奇,不仅仅是它的出题思路,还因为分值在印刷时印错了。

    试卷上是2分,但实际上试刷错误,本该是5分的。

    这就导致了按照卷面分数来看,这套卷子的满分是297分,算是高考的一次大事故。

    因为那年还是全国统一命题。

    事后发现时,有的省份主张这道题不算对错,统一送5分

    有的省份主张这道题正常阅卷,文综统一送3分。

    结果当时的命题组负责人,大手一挥,这道题改成5分,答对了的考生捡了大便宜。

    要知道,这一年,地理在绝大多数省份的高中,是第一次走进高考。

    况且在头一年的3+x试点中,地理是没进主观题的。

    几乎所有的地理老师在那个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学生进行系统复习。

    所以,当时的邹开元,在高考前自己费时间搞出来的全国特产图,

    对这一届七中的考生是多么的功德无量。

    邹开元见吴楚之行礼,连忙站了起来。

    他刚刚参加工作没两年,认为这是他为人师表,所应该做的。

    后面陆续进来的文科生们,见吴楚之行礼了,也纷纷的开始向邹开元行礼致谢。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邹开元连忙阻止。

    陈闻之出来打了圆场,“哈哈哈,小邹老师,他们这一拜啊,你当得起,当得起啊!”

    办公室里,师生们都笑了起来,一片的欢声笑语。

    “吴楚之,来拿你的书!”张悦从桌子下面拉出一个小箱子。

    里面全是这三年来在课堂的上,她对吴楚之的缴获。

    吴楚之也知道今天有这么回事儿,特意背了书包来装书,有些还得还到学校图书馆去。

    历史老师陈闻之凑了过去,一看就惊呆了,

    “你这英语课上看的课外书不少啊!”

    张悦酸溜溜的说,“那是,所以我这科他考的最差啊!

    你们看看他上课在看什么,《兵器知识》、《电脑报》、《浮生六记》、

    《文化苦旅》……这些我都不说了,你们看看这本!”

    大办公室众人都看了过去。

    张悦拿起一本《川菜大全》,正没好气的对着吴楚之说,

    “你看其他书,我都忍了,这本我是真忍不了!你将来是准备要当个大厨吗?”

    说着拿着书卷成棒,照着吴楚之打着,

    “叫你演我三年!平时考试就是及格边缘,说你两句你就及格多两分,

    不说你,你就差两分!上我的课你就研究厨艺!太不给我面子了!”

    众人也大笑起来,这个文科状元也太搞了点。

    吴楚之见小张老师消了气,才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张老师,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得先抓住一个人的胃……

    这本书您就留作纪念吧!”

    小张老师拿着书,若有所思,好像也有些道理哈,

    “那你签个名,这本菜谱就归我了。”